>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卑鄙无耻自小人

第一百八十二章 卑鄙无耻自小人

 热门推荐:
    张翊君一招没有得手,便和温悲秋缠斗起来,虽然温悲秋手上功夫很高,但是张翊君并不是要打败温悲秋,他只要缠住温悲秋就行了,毕竟在温府内杀了温悲秋的话,矛盾一下子激化,本来自己和温家就有仇,温府的子弟都会找自己拼命,自己才不想给自己惹来那么多无谓的麻烦。

    温悲秋一旦被拖住,其他人便动手了,纷纷向刀剑掠去。有些人并不向刀剑掠去,自己要抢刀剑,那么身边都是自己的敌人,因此先解决敌人再说,一时间大厅内,很多先和身边的人打了起来,不断有人被踢出大厅。温夕寒还没有吩咐好,便有人给扔出来了,六人一时间大为惊奇,这人不是应该跑出来么,怎么都是被扔出来了

    温夕寒好不容易避过被扔出去的人,进来的时候只看见混乱不已的场面。除了君傲堂和唐门的人,其他的人纷纷都打起来,就算你不想打,可是偏偏有人找你打,就那那个于显雄来说,他根本没有想过要抢刀剑,但是他站在那里被无缘无故地打了三拳,吃了三脚。如果不是兵器早就在进府的时候给收了,自己岂不是要吃上几刀子

    于显雄想到这里,心中颇为不平衡,为什么自己无缘无故要被人打,想到这里,他再也不管了,也投身道打架的大军中。唐家栋脸上一脸的笑,看着那些打架的人,对唐烁道:“去把刀剑一起取来,小心在四周的温府的人。”

    唐烁应了一声,便向刀剑走去,唐烁知道自己并不是要去偷刀剑,自己只是要将隐藏在四面八方的温府的人给吸引出来。只要引出来这些人,那么自然会有人去对付他们,果然,当温烁好无阻拦地来到刀剑旁时,四面八方至少有二十名温府子弟出来截击,但是他们却过不来,已经至少有两个唐门弟子去拦住一个人。

    当温府弟子被截住的时候,温夕寒此刻正好进来了,唐家栋没有再动了。他要将这个机会让给别人,比如说李傲放。李傲放背向温夕寒,并没有看见温夕寒进来,看见唐家栋并没有出手拿刀剑,此刻已经根本不是抢了,随便一拿,便能够拿到手。

    就在李傲放手要触到夕影刀的时候,突然伸出一只手,截住了李傲放,原来温夕寒已经来了。

    李傲放呵呵笑道:“温公子已经回来了,我刚好想替你保管一下夕影刀。”

    温夕寒冷冷道:“恐怕是据为己有吧。”

    李傲放若有所思道:“据为己有,这个提议不错,那我就据为己有吧。”说罢,便出手,一掌拍向温夕寒。李傲放心想如果能够趁机将温夕寒打死,这对温府来说,绝对是一个打击。于是,李傲放的出手又加重了一分力道,温夕寒感受到压力越来越大。

    唐家栋看着大厅内的情形,此际自己出手,想必没有人会拦住自己。于是对身后的佩笛鸣萧和唐烁道:“门外有五人,你们假装倒飞出去,然后对他们出手,将他们缠住,能杀则杀之。”原来,唐家栋一直关注着温夕寒的一举一动,当温夕寒带着温琴等人来时,唐家栋已经知道,因此让佩笛鸣萧和唐烁出去牵制住外面的五人。

    如今温府的人都被牵制住了,已经没有人可以拦住自己了。唐家栋慢慢地向夕影刀和血薇剑走去,唐家栋之所以走得很慢,是因为肯定还有温府的高手没有出面。果不其然,几个老一辈的温府高手终于出手,但是唐家栋却毫不慌张,已经有唐门子弟和君傲堂弟子出手拦截,每个温府的高手,至少碰上了四个人。

    这下子就真的没有人拦住自己了,唐家栋脸上开始有了笑容,那是春风得意的笑。唐家栋伸手就要将一对刀剑拿在手中,突然有两根手指夹住了唐家栋的左手。唐家栋立刻连右手的动作都放开了,那个人既然能够用两根手指夹住自己的左手,那么自己的右手便不能再继续下去。

    唐家栋右手竖指成剑向来人刺去,但是却被那人的掌心给挡住了,一股柔和的内力阻止唐家栋的手指继续前进。唐家栋斜过头,俾睨地看去,这一看之下,唐家栋的眼神马上换了,换成一副尊敬的眼神。原来,夹住唐家栋手指的竟然是纳兰划落,白侠纳兰划落竟然也在这里,唐家栋心中懊恼,为什么自己之前没有发现他。

    唐家栋硬着头皮呵呵笑道:“白侠也在,是来拿夕影刀和血薇剑的么”

    纳兰划落和煦地笑道:“我自然不是来抢刀剑的,我是来阻止你的。”

    唐家栋笑道:“我有什么好阻止的。”

    纳兰划落笑道:“这刀剑既然在温夕寒手中,那么就是他的,更何况他都已经说明了刀剑来历,非偷非抢,你又怎能擅自抢走”

    唐家栋嘿嘿一笑道:“你刚才也看见了,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这血薇剑的来历,更何况说不定他说的全是谎话,假话,他并不是晴空剑客的弟子,这刀剑只是他抢来偷来的而已。”

    纳兰划落笑道:“这些事情自然不老唐门三少心,自然会有人查清楚,更何况你又怎么知道这刀剑不是他光明正大得来的,你又怎么说他说的是假话”

    唐家栋鼻子一样笑道:“这个嘛,不老白侠担心,就算我不抢,别人也会抢,与其落在别人的手中,还不如落在我的手中。”

    纳兰划落笑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唐家栋笑道:“我看白侠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吧。”说罢,手狠狠地一拂,换做普通人,被唐家栋这一拂,必定双臂皆断。但是对方是纳兰划落、只见纳兰划落变指为刀,及时一侧,唐家栋这一拂便拂在手刀之上,唐家栋的嘴角吸了一口冷气,就差没有当场跳起来。唐家栋立刻收手,那一拂就如同击在铁板上,差一点唐家栋的骨头都要断了。

    唐家栋气急反笑道:“好一个白侠纳兰划落。”唐家栋心知自己手上的功夫断然敌不过纳兰划落,而自己的百裂枪没有带来,不能够和纳兰划落正面一战。不能战,那便不战,傻瓜才在自己不利的情况下和别人打。

    唐家栋开始转而对身边的人笑道:“嘿,你去过百花阁么,听说那里的女人滋味不错。”

    那人停下来津津有味道:“我去过百花阁,那里的女人确实一个个美貌如花,特别是那个阁主墨烟岚,长得可真的是漂亮啊,若是能够让我一亲芳泽,死都情愿啊。”那人还在幻想中,完全没有注意到纳兰划落铁青的脸色。

    纳兰划落没有想到唐家栋竟然如此卑鄙,打不过竟然做出如此为人所不耻的事情。

    纳兰划落冷冷道:“卑鄙。”

    唐家栋反而哈哈一笑道:“能够看到白侠如此脸色,就算卑鄙点又怎样,真的是舒畅啊”

    纳兰划落一指向唐家栋点去,唐家栋如此机警,又怎么会让纳兰划落点到。只见唐家栋随手一抓,便有一个人挡在纳兰划落的面前,纳兰划落及时收指,不然那个人肯定被一指穿心。

    唐家栋很是高兴,大笑道:“有本事你就来杀我,别忘了你还有个百花阁。”

    纳兰划落听了唐家栋此话,心一惊,当场便没有追逐唐家栋,此处人群密集,自己一不小心便会误杀无辜,而唐家栋这等卑鄙小人,自然会用这些无辜的人做挡箭牌,自己反而畏手畏脚,最重要的是,如果一旦没有将唐家栋格杀当场,依唐家栋的性子,肯定会寻求报复,到时候会连累百花阁的那些无辜的人,但是一旦将唐家栋格杀在此,势必会激怒,就算是唐歌也保不了自己,到时候整个百花阁都会遭到唐门的报复,下场之惨不敢想象。

    纳兰划落停了下来,不再找唐家栋的麻烦。唐家栋冷眼看着纳兰划落道:“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

    纳兰划落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江湖人的本分。”

    唐家栋知道不管自己怎么激怒纳兰划落都没有办法,不如将局面弄得越乱越好,于是唐家栋加入了战局,虽然唐家栋没有带暗器,拳脚功夫也比不上纳兰划落,但是唐家栋的功夫还是不容小觑的。

    唐家栋一加入战场,被打飞的人就多了起来,但是这些人不是飞出去,而是飞向了纳兰划落和那对刀剑。偷袭这种事情,江湖正义人士是不耻的,但是唐家栋却没有什么觉得不好意思的,只要杀了温家的人就行了,谁还去管那么多,只有赢着才有说话的份,输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在唐家栋的一阵大力推动下,局面变得更加混乱,唐家栋也无意杀那些普通人物,因为杀起来太麻烦,不将他们全杀杀绝,就是给自己找麻烦,唐家栋才不愿意到处都是自己的仇家。

    唐家栋想干的事情便是想多死几个温家的人,和几个普通人,最好这些人都不是死在自己的手上,死在温家的手上和君傲堂的手上都是件好事,死在纳兰划落的手上,自己就笑得更开心了,谁让他之前阻止自己来着。

    唐家栋在笑,很高兴的笑,因为他看见纳兰划落已经开始应接不暇了,飞向他的人越来越多,而那些人被纳兰划落救下后,见纳兰划落竟然不对付他们,于是开始放心大胆地抢起刀剑来,这一下子纳兰划落可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唐家栋差点笑趴在地上,这就是报应,谁让他之前阻止自己来着,这场热闹真的是越来越好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