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借刀杀人的艺术

第一百八十三章 借刀杀人的艺术

 热门推荐:
    纳兰划落被无数的人包围着,应接不暇,由于不能下重手,一时间反被打了好几拳。

    唐家栋脸上尽是得意之色,又没有人能够牵制住唐家栋了,唐家栋在考虑是趁此机会除掉温夕寒还是削弱一下温家的力量。这一考虑下来,唐家栋就觉得头痛,这个毒手可不好下,这还真的要费一番脑子。

    唐家栋越来越觉得杀人是门艺术,借刀杀人更是门艺术,自己真的需要和好好向九哥学学。杀了温夕寒,老字号温家的人肯定不放过自己,杀多了温家的人,老字号温家和唐门的这个梁子算是彻底结下了。老字号温家那一些老怪物,没事还是不要去惹的好,毕竟温家的毒也是喝人血成名的,和唐门的暗器一样。

    唐家栋看着李傲放和张翊君的身影,心中便有了一计。自己唐门不能够陷入这场纷乱中,同时也不能够胡乱结仇,更不能够和温家这样不好惹的老牌家族结仇。但是场中却正好有一把刀,而且还是一把好刀。一把好刀的前提是快,同时不伤手,无疑君傲堂便是一把好刀,绝对够快,君傲堂杀温府的人绝对合情合理,反正他们本来就有血海深仇。

    唐家栋嘴角又有了猥琐的笑容,一看便知道这家伙肚子里的坏水又在泛滥了。

    张翊君此刻和温悲秋打得如火如荼,只是张翊君手上的功夫不如刀上的功夫,不然就凭一个温悲秋早死了。两人如今只打了个平手,张翊君心中甚为不满,杀心大现,但是李傲放却趁机提醒他,不能在众人面前杀温府的人。张翊君心中也明白,君傲堂目前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一旦将和温家好不容易平和下来的矛盾给激化了,势必会导致岭南温暖雨的怒火,如果老字号再大举派人来洛阳,势必要和自己君傲堂一决胜负,报血海深仇。

    君傲堂虽然算是羽翼丰满,但是却还不能够和老字号温家这样的老牌势力相拼,因为还不是时候,就算能够将老字号给灭了,自己也会元气大伤,这是根本划不来的。老字号温家并不是挡在自己称霸路上的人,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势力而去伤害自己的元气,智者才不去干这种愚蠢的事情。

    君傲堂如今羽翼初风,需要的就是将这些羽翼锻造成一幅铜皮铁骨,而长安便是一个好地方。张翊君想着君傲堂的未来,便有了笑容,但是就是因为想这些而分神,差点着了温悲秋的道。张翊君及时收敛心神,接下温悲秋那一掌,但是张翊君脸色变了,因为他看见唐家栋从后面攻击温悲秋。张翊君心中一阵愤怒,他张翊君和别人打架竟然还需要帮手,这无疑是在侮辱他。

    张翊君怒吼一声,将温悲秋给一掌推开,和唐家栋接了一掌,冷冷道:“我打架,不需要你来插手。”

    唐家栋悻悻道:“我这不是想让你们打得快点么”

    张翊君冷笑道:“我张翊君打架向来不需要帮手,你是认为我打不赢一个小小的温悲秋么”

    唐家栋连连摆手道:“我怎么会有那种想法,人君要打败温家的人就是看心情而已,天下间有谁能够是人君的对手,我不过是想让温悲秋死得早一点而已。”

    张翊君冷冷道:“既然没人是我的对手,那么我便不需要帮手,你还是去帮其他人吧。”

    唐家栋满脸的笑道:“好好,那我便去帮其他人。”

    唐家栋转身心里就骂开了:“嚣张什么,要不是看在你打半天都没有分出个胜负,本少爷才没有心情去帮你,要不是看在这么多人,本少爷说不定连你也一起杀了。”

    唐家栋看着温夕寒的身影,心想若是温夕寒死了也很不错,于是去帮李傲放。本来李傲放和温夕寒见招拆招打得挺舒服,突然唐家栋的加入,一下子让局势变得不平衡起来。李傲放看着唐家栋招招想置温夕寒于死地,但是唐家栋却并不直接攻击温夕寒,只是想利用自己的手杀温夕寒,一下子便明白了唐家栋的用心。

    李傲放并不是想让温夕寒死,反而还想温夕寒或者,毕竟温夕寒在洛阳,比起温伤春、温冷夜这等人来洛阳要好的多。如果温夕寒死了,温冷夜来了洛阳,那么君傲堂的日子便不好过了。温冷夜在江湖上的出名程度比起温暖雨相差无比,毕竟坐着温家第二把交椅,不仅仅如此,温冷夜的儿子还是死在了君傲堂的手上,温冷夜无论如何是要报仇的,一旦让温冷夜来了,那么君傲堂便永无宁日了。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李傲放都是不想温夕寒死的,至少是现在不能死。既然温夕寒不能死,那便让他活着,想一个人死难,想一个人活当然更难。李傲放现在反而是在保护温夕寒,虽然看起来是李傲放和唐家栋两个人夹击温夕寒,但是主要的还是唐家栋和温夕寒过招,李傲放根本就是避而不战,双手和温夕寒一交手便退。

    不仅仅如此,有时候温夕寒来不及避开唐家栋的招式,李傲放还要出手帮温夕寒。李傲放想想就好笑,自己明明看起来是要杀温夕寒的,反而现在是在救温夕寒。

    唐家栋越打越感觉不对劲,看着李傲放一脸温和的笑,唐家栋一下子心知肚明,心中暗骂:“李傲放这老狐狸,在和自己打一样的主意,哼,真是不要脸。”

    温夕寒心中是非常的郁闷,自己明明是被两个人合围,但是两个人都不对自己下手,但是自己又不能够击败两人,想想就郁闷。温夕寒此时特别怀念自己的夕影刀,如果夕影刀在手,那么此刻的情形,一切都会不一样,可是这两人断然不会让自己拿到夕影刀。

    唐家栋一边打,一边越来越没有心思,竟然开始和李傲放聊起天来。

    唐家栋道:“不知道李堂主是何方人士”

    李傲放笑道:“在下祖籍河北。”

    唐家栋笑道:“原来是河北啊,好地方,人杰地灵啊。”

    李傲放笑道:“过奖过奖,听说唐公子用的武器是一杆枪,叫百裂天变”

    唐家栋笑道:“我是有一杆枪叫百裂天变。”

    李傲放笑道:“好像见识一下那杆名为百裂的枪,想必一定让人打开眼界。”

    唐家栋笑道:“我那杆枪,自然可以让李堂主大开眼界。”

    李傲放故作惊讶道:“那在下一定要看看那杆枪了。”

    唐家栋豪气千丈道:“可惜今天出门出得急,并没有带在身上,不然一定让李堂主见识一下什么叫百裂天变。”

    李傲放呵呵一笑,心想这个唐家栋的枪,必定有所名堂,不然唐家栋不会那么自信。

    唐家栋问道:“听说李堂主的剑法叫皇天剑法不知可否告知一二”

    李傲放心道:“好聪明的人,刚刚透露了自己的消息,却又借此来套自己的消息。”

    李傲放呵呵一笑道:“皇天剑法,普天之下莫非皇土,天下之兵莫非王臣,这便是皇天剑法。”

    唐家栋脸带失望道:“这便是皇天剑法”

    李傲放点头,唐家栋失望道:“这未免太让人失望了。”唐家栋口中虽然这么说,但是心中却早就骂开了,李傲放真是奸诈的小人。这一场博弈下来,无疑唐家栋是输了,毕竟唐家栋在江湖的时间远不如李傲放,假以时日,唐家栋一定会比李傲放更加优秀。

    唐家栋和李傲放两个人的话,在温夕寒的耳中听来,越来越不是滋味,自己竟然完全被这两人给忽视了。温夕寒气极反笑,自己失去了夕影刀竟然弱到了这个地步么 ~ .. 更新快

    温夕寒无疑是被自己这个发现给震惊到了,这样子完全不行,如果有一天夕影刀真的不在自己身边,那么自己还能有什么用温夕寒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太过于依赖夕影刀了

    温夕寒开始退出战局,望向安然静立在大厅中的夕影刀。而李傲放和唐家栋两个人,谁也没有去找温夕寒,反而听停了下来,攀谈起来,看样子竟然聊得十分投机,其实不然,心中说不定就是尔虞我诈,恨不得将对方杀死。

    温夕寒望着夕影刀,突然目光就温柔了起来,自己的确太过于依赖夕影刀了,没有了夕影刀,自己几乎都快忘了怎么和人用拳脚功夫比试了。就在这时,温夕寒想起了风雪谷,想起了风雪老人,想起了楚天情。

    对于楚天情,温夕寒是佩服不已的,楚天情不仅仅刀法好,在江湖上有刀帅之名,而且剑法更在刀法之上,让人吃惊不已。风雪老人曾说过天情的轻功很好,温夕寒在想,楚天情是怎么才能那么优秀的如果楚天情在这里,想必这些人都不敢心生抢刀剑的心。的确,若是楚天情在此,绝对是没有人敢来抢刀剑,在楚天情面前抢东西,无疑是找死。

    温夕寒幽幽地叹了口气,自己实在是还需要努力,提高自己,不然凭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还是不能够报仇。温夕寒看向正在聊天的李傲放和唐家栋,心想,如果不是他们两个想互相利用,恐怕自己造已经死了。

    温夕寒觉得自己报仇的路好遥远,自己就凭刚才和李傲放一战,便能够感受到自己和李傲放的差距。温夕寒的心开始沉淀,开始认为报仇是件长远的事情,不然凭十少楚天情的功夫,一早就找君傲堂报仇了。看来楚天情是师父最满意的弟子,并不是没有原因的,楚天情果然想得比自己要长远,看问题也看得比自己透彻。

    温夕寒望着夕影刀,一下子便看清了自己将来的路,那一条充满未知的路,只有自己一个人慢慢地摸索着前进,没有人能够帮助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