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八十四章 纳兰划落显神威

第一百八十四章 纳兰划落显神威

 热门推荐:
    温夕寒不再犹豫,纵身扑向夕影刀。

    温夕寒虽然隔夕影刀只有一丈之遥,但是其中却又无数的人挡在温夕寒的面前。温夕寒出手不再畏手畏脚,一掌击开挡在自己身前的人,这些普通人又怎么会是温夕寒的对手,况且温夕寒是混乱中出手,一时间挡在温夕寒和夕影刀面前的人都屁滚尿流。

    温夕寒和夕影刀之间再没有阻碍,温夕寒李夕影刀只有一尺之遥。唐家栋看到不好,于是手一探,从怀中掏出一文钱,朝温夕寒射去,但是为时已晚。只见温夕寒单手朝刀,五指成爪,用力一吸,夕影刀便像通灵似的,自动朝温夕寒的手飞去。此时唐家栋的暗器,刚好朝温夕寒射来,温夕寒反手用刀一格,铜钱裂为两半,击中混乱的人。

    夕影刀在手,温夕寒的气势一下子便全部回来了。温夕寒单手握刀,环顾四周还在打斗的人群,温夕寒找到了纳兰划落,看来想要让人群变得安静下来,必须要让纳兰划落帮自己一把。

    温夕寒一个起落落在纳兰划落身旁,一开始纳兰划落还以为是有人偷袭,于是一掌劈过来,等看清楚后,便马上收掌,说收就收,完全是收发自如。温夕寒用夕影刀挑飞唐家栋不断射过来的铜钱道:“纳兰白侠,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我震慑一下场面”

    纳兰划落看着混乱无比的场面,一掌逼退三人,振眉道:“怎么帮”

    温夕寒道:“等会只需要纳兰白侠你用最厉害的武功将他们吓退就行了。”

    纳兰划落道:“好。”

    温夕寒将血薇剑抢在手中,交给纳兰划落道:“血薇剑暂时交给你保管,防止被这些宵小之辈给抢去了。”

    纳兰划落接过剑,赞赏道:“果然是把好剑,不过太嗜血。”

    场面纷乱的情况好了许多,因为夕影刀在温夕寒手中,血薇剑在纳兰划落手中,这两个人武功都很高,要从他们手中抢得刀剑,还要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温夕寒看着静下来的场面,一颗心总算是放下来了。但是唐家栋可不会如他们的愿,唐家栋大喊道:“别怕他们,他们就两个人,再厉害也不可能将我们这么多人打败。”

    唐家栋说完,故作样子地打出几枚暗器,众人一看唐家栋都出手了,自己还犹豫什么,只要抢到了刀剑自己就发了。众人一下子便一拥而上。纳兰划落和温夕寒脸色都变了,温夕寒看向纳兰划落,纳兰划落看向血薇剑,血薇剑绯红的光华大盛,放佛要出鞘饮血一样。

    纳兰划落眉头皱起来,血薇剑绝对不能够在自己的手中饮血,自己要是在这里滥杀无辜,肯定会为百花阁招惹来不必要的麻烦。纳兰划落将血薇剑种种地往地上一插,血薇剑插入地面一尺,只见纳兰划落大喝一声道:“纳兰指,天为谁春。”

    纳兰划落这一声纳兰指,如同一盆冷水浇在众人的头上,众人一下子为之一醒,但是刀剑的诱惑力让他们瞬间又迷失了,已经有人抓到了血薇剑,但是却拔不起来,剑插得太深了。纳兰划落的纳兰指可不是开玩笑的,点着非死即伤,但是纳兰划落会不会对着人群用呢

    唐家栋是巴不得人死得越多越好,只要不是唐门子弟就行了,管他谁死了。温夕寒很担忧,死的人不算在自己的头上,便要算在纳兰划落的头上,这无疑是将纳兰划落给拖下水了。

    纳兰划落十指蓄满了劲道,只见纳兰划落一声怒吼,十指对天,一阵弹射之下,大厅的上空的屋瓦都给打穿了,有瓦片纷纷掉下来,一开始只有盘子一样大的栋,不一会便有了饭桌一样大的动。到后来,便有了床一样大的后,到最后形成了一个一丈见方的大洞。

    房顶掉落的瓦片将下面的人打了个鸡飞狗跳,虽然不会伤到人,但是被那样一块瓦片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毕竟不是像蚊子咬了一口那么简单,一时间众人抱头鼠窜。

    经过纳兰划落的纳兰指天为谁春的威力,整个大厅上方基本算是空了,要不是纳兰划落停了下来,说不定温府的大厅都被拆了。纳兰划落一身肃杀地站在中央,脚边是血薇剑,纳兰划落一身凛冽的杀气道:“有谁还想来抢血薇剑”

    众人经过刚才的那个场面,纷纷对纳兰划落害怕不已,对血薇剑立刻没有什么想法。血薇剑虽好,但是命毕竟还是更为珍贵的,况且自己根本不是纳兰划落的对手,去抢剑无异于送死。杂乱的场面被纳兰划落用这样的方法给震慑住了,有的人已经开始离开大厅,唐家栋看着这些无为之辈,心中计算了一下,算时间他们应该已经好了。

    唐家栋站出来笑道:“既然纳兰白侠打算做温府的走狗,那么在下便给温府一个面子,我们走。”唐家栋一挥手,那些唐门子弟立刻有序地跟在唐家栋身后。

    唐家栋的话无疑是想羞辱纳兰划落一番,但是纳兰划落还没有来得及发作,唐家栋已经带人离开了大厅。李傲放和张翊君两人见唐家栋已经带着唐门子弟离开,心想也是时候离开了,这场热闹已经看得差不多了,结尾的时候便不好看了。于是,李傲放和张翊君也提出告辞,温夕寒并没有打算拦住他们的想法,毕竟温府上下如今已经乱成这个样子了。

    唐门子弟和君傲堂弟子一离开,温府顿时为之清静和宽松不少,但是观看刀剑显然已经是不能够继续下去了。

    想要对付一个人,有很多种方法。如果对方是个小人,那么就要用对付小人的办法,如果对方是个名人,那么就要将他的名声搞烂,搞臭。唐家栋心中很是生纳兰划落的气,今天要不是纳兰划落从中作梗,温府今天绝对会有一场非常好看的戏,结果一切都让纳兰划落给破坏了。

    唐家栋在心中狠狠地骂开来:“妈拉个巴子,你当初成亲都是老子给你维护的安全,如今竟然敢来破坏老子的好事。”唐家栋心中忿忿不平,决定报复纳兰划落。纳兰划落是个名人,对付他,那么就用最下三滥的手段便行了,去你妈的江湖道义。

    唐家栋出了温府,在外面的人还是那么多。唐家栋眼珠子一转,大声道:“大家不要等了,温夕寒小家子气,连刀剑都不肯让我们看,说什么无名之徒也想看宝刀宝剑,只有打下才能看,完全是个势利小人。”众人听得一片哗然,温府的人竟然是这个样子,怎么可能众人纷纷表示不相信,但是唐家栋才不会理会,这一次唐家栋不再自己出面。

    唐家栋对身后的唐门子弟吩咐:“你们混入人群中,大肆宣扬纳兰划落是温府的走狗。”于是人群中传来越来越多的声音,都在说纳兰划落是温府的走狗,骂声四起。唐家栋得意地笑起来,哼,谁让纳兰划落和本少爷做对,和我作对的人都不得好死。

    人群中毕竟还是有些正义人士,不相信这些空穴来风,于是便去温府,要求进府一看,结果被告知恕不接待,而且纳兰划落还在温府内和温夕寒详谈甚欢。一下子,大部分人便都相信了纳兰划落是温府的走狗,温府的人真的是个势利小人,一下子原本将温府包围的人群便走光了。

    唐门和君傲堂这一次无疑都是有收获的,不仅仅羞辱了一下温府和纳兰划落,打伤了几个温家的人,更重要的是他们两个势力的人都潜入了温府的资料存放地,在里面大肆地捣鼓了一番,收获颇丰。而这一切,温府的人还不知道,被蒙在鼓里,当温府的人发现的时候,一定会大吃一惊。

    纳兰划落在院落中拜别温夕寒,温夕寒道:“今天真的非常感谢纳兰白侠,如果不是你,小弟还真的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是好,说不定连刀剑都要被抢去。”  .  十三少剑 更新快

    纳兰划落笑道:“温少侠也不惶多让,之前在大厅中的领袖风范,在下都看在眼里,假以时日,温少侠一定会大有作为。”

    温夕寒道:“今天府中杂乱,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处理,就不招待纳兰白侠了,在下改天一定登门拜谢,专程请白侠过府一叙。”

    纳兰划落笑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在下先行告退。”

    纳兰划落走后,温夕寒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温府被这群人一搅,也不知道情况怎么了,自己急需去查清楚。

    在温府的众人清点之下,大致的情况出来了。温家子弟伤三十六人,轻伤二十八人,重伤八人,死亡六人。房子各有损耗,情况各不相同,大厅的损坏程度最为严重,几乎快要坍塌。

    温夕寒在院子中听得这些报告,脸色铁青,这一切原本都好好的,如今却变成了这个样子,责任完全在于自己。温夕寒长吸了一口气,深感自己的不足,如果是五叔温冷夜在,五叔一定会处理得很好。

    温琴脸色铁青,急匆匆地向温夕寒奔来,附在温夕寒耳边说了两句话,温夕寒脸色大变,立刻跟着温琴一起消失在院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