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吞并长安雄心志

第一百八十六章 吞并长安雄心志

 热门推荐:
    半夜三更三刻,唐门的人和君傲堂人马精神已经高度集中,如果突然飞出一个人,一定会被当成君傲堂的人给处理。但是黑夜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一丝声音也没有。

    突然,大街上响起一溜脚步飞快的声音,众人心神高度集中,战事即将一触即发。但是脚步声停了,来到了唐家栋的身边。来人是唐门的探子,他在唐家栋耳边说了一句话,唐家栋当场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

    温府的人只听见唐家栋一个人在外面大骂君傲堂是一群王八蛋,妈拉个巴子等一系列粗鲁的话。过了一会,唐门的人都撤走了,只留下温府的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唐门和君傲堂搞什么名堂。

    温琴问道:“七叔,你怎么看这件事”

    温悲秋斟酌道:“也许唐门和君傲堂联手,结果君傲堂临时毁约了,没来。”

    温夕寒看着远去的唐门的人马,并没有发言,他在等温府的探子。过了好一会,温府的探子在气喘吁吁的赶来。

    温夕寒、温琴、温悲秋三人同时问道:“怎么回事,君傲堂的人马哪去了”

    探子上气不接下气道:“属下一路跟踪君傲堂的人马,发...发现他们在...在张翊君的带领下,一路向西去了,一直出了西城门,属下便回来了。”

    温夕寒三人眉头都深深地皱起了,温府在洛阳城南这一块,君傲堂的势力囊括了城北所有的地方,唐门在城东,君傲堂为什么要去城西而且还出了西城门,这君傲堂到底在搞什么鬼难道君傲堂想掩人耳目,绕过城西一圈,然后从城南对君傲堂进行攻击

    温夕寒道:“其他的探子还在继续跟踪吧”

    探子道:“我们还有一个人在继续跟着他们。”

    过了一个时辰,最后一个探子也回来了。

    只见那探子道:“属下一路跟踪君傲堂的人,发现他们出了西城门,继续一路向西,然后去了长安。”

    温夕寒问道:“他们一共有多少人”

    探子道:“一共不出百人。”

    温夕寒找到温琴和温悲秋,三人商议,温夕寒道:“你们说张翊君带领这百号人马去长安干什么”

    温琴摇头道:“我想不出来。”

    温悲秋捏着胡子道:“我想也去长安有人找他们帮忙,但是具体为什么去长安,我也不能确定。”三人商议来,商讨去,也没有商量出个结果,于是纷纷散去,一切等消息。

    天蒙蒙亮,还有着大雾,隐隐约约只看得见一些黑影,张翊君等人马便到了长安,早已经有人接应张翊君,接应张翊君的人是张翊君的堂弟,长得短小精悍,江湖人称日暮神剑张向晚。

    张翊君一群人马悄悄地进城,然后一路无人察觉进入了张家在长安的府邸。张向晚道:“哥,大哥他们早已经在等你了。”

    张翊君道:“你将他们安顿一下,我去见见大哥他们。”

    张翊君带来的人马在张府的人带领下,有条不紊地去休息,晚上将有一场大战要打。

    张翊君来到大厅,便看见一个身材高大,威武雄壮的人。那便是张翊君的大哥,观海神剑张临渊。江湖传说,观海神剑张临渊功夫已经超过了当年的晴空剑客,在当今世上在八大神剑手中排名第三,而张向晚只排名第七。能够别成为神剑手的人自然不是庸手,他们每个人都有一身不凡的功夫。

    张翊君道:“大哥,我请你帮忙的事情办妥了么”

    张临渊道:“你吩咐的事情,我早已经办妥了,就等你来了。”

    张翊君笑道:“大哥办事,总是那么让人放心,你给我说说大致情况。”

    张临渊道:“张府凑齐了百人,等你调配,长安大概有三大势力,一个是龙门镖局,他们的老局主龙有义在江湖上颇有名望,而且行镖多年,德高望重,不过他的七个分局在长安之外,我们要灭他还是很容易的,毕竟老虎已经老了。”

    张翊君点头道:“那剩下的两个呢”

    张临渊道:“剩下的两个一个是关西关家,掌家的是关放鹤,关夜舞两兄妹。他们在长安也有一些年份了,虽然还有点底子,但是毕竟独木难支,消灭他们也不是问题,只有最后一个才有点扎手。”

    张翊君疑惑地哦了一声,然后才道:“这最后一个势力,便是长安实力最弱,势力范围却最大,但是却最不好惹的无机宫,他们背后有官府的势力撑腰,因此在长安横行霸道,无所不为,但是却没有人敢将他们怎么样,江湖正义人士不屑加入,因此加入的都是一些泼皮无赖和黑道的大盗奸贼等人,但是你唯一要注意的便是他们的宫主长孙无机,此人是个人物,很有两下子。”

    张翊君点头,爆发出豪气万丈的豪气道:“那我们兵分两路,我带人去无机宫,你带人去关家,处理完后,会师龙门镖局。我们一夜之间要灭掉长安的三大势力,我们要执掌长安的天下。”

    张临渊笑道:“好,我们就这么办,什么时候出发”

    张翊君道:“半夜三更的时候,正是人睡得最死的时候,我们就在那时候发动攻击,然后天明时分,整个长安都是我们的了。”

    张府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整个长安都没有多大的变化,放佛还是和昨天一样,行人熙熙攘攘,各有笑容。但是今夜之后,整个长安城的势力格局都会发生变化。

    此刻的洛阳,温府的人只知道张翊君带着百来人去了长安,除此之外,一概不知。而唐家栋则亲自带人到了长安,这里有唐门的一个分舵,他想来长安瞧瞧到底张翊君一行人昨天晚上不趁机攻打温府是为了什么。

    唐门长安分舵,执掌这里的是唐惊江,唐门七惊中的老大。唐惊江已经是白发苍苍了和唐惊失比起来,实在是有点老了,虽然只大两岁。

    唐家栋拱手道:“小侄家栋,拜见十叔。”

    唐惊江脸上并无笑意道:“你来长安所为何事” :\\

    唐家栋恭敬道:“小侄一路跟随张翊君百人,来到长安,想看看张翊君在长安是想干什么。”

    唐惊江看了一眼唐家栋道:“张府的势力,去年的时候便迁入了长安,君傲堂狼子野心,想必是要来长安一争天下,毕竟长安太过于安静了。”

    唐家栋问道:“那依十叔看,君傲堂这一次想打哪个势力的主意”

    唐惊江沉思良久才道:“依你所说,张翊君这一次只带了百人来,而张府的势力也不过百来人,他们能够消灭的是关家,关家在里面虽然不是最弱,但是综合来看,还是最弱的。天机宫有官府势力保护,龙门镖局的底子很雄厚,而且还是个硬骨头,不好啃。但是我也略微听说过这个张翊君,很早便在江湖成名,而且野心非常之大,想必他这一次来长安,不会只对一家下手。”

    唐家栋听得唐惊江的话,然后自己陷入了沉思。唐家栋在想,如果自己是张翊君,自己会对那个势力动手,这一番假设下来,让唐家栋吓了一大跳,自己竟然想一口气灭掉长安所有的势力,我的乖乖,唐家栋的心脏一时间好像承受不了这个吓人的想法。唐家栋知道自己有点狂,但是却是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原来竟然有这么疯狂的想法。

    唐家栋开始沉思,张翊君会不会真的如自己所想的那样,一口气灭掉长安所有的势力唐家栋开始摇头,不会,张翊君此次只带了一百来人,就算加上张府的人总共不过两百来人,光这两百来人便想灭掉长安三大势力,这简直是痴人说梦,除非他们每个都以一当十。

    唐家栋想,张翊君肯定会对一个势力下手,然后立稳脚跟,对下一个对手下手,这是君傲堂的一贯作风。唐家栋望着天空,在想着,以张翊君的个性,应该会在今天晚上发动攻击,然后明天在整个长安人人都会知道这件事情。唐家栋笑了笑,对自己的推测很满意,到底是哪个势力会在今天晚上消失在繁华的长安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