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八十八章 惊天一刀定龙门

第一百八十八章 惊天一刀定龙门

 热门推荐:
    张临渊缓步走向龙有义,龙有义也是一脸杀气地看着张临渊。

    龙卢有义寒声问道:“张临渊,今夜不止你一家攻打我龙门镖局吧”

    张临渊道:“算应该说只有一家而已,毕竟我二弟也是张家的人。”

    龙有义冷冷地吐出一句话,放佛是吐出了张临渊的骨头一样,声音令人毛骨悚然:“君傲堂张翊君。”

    龙有义喉咙上下动了动,然后吐了一口浓痰,在此同时,手中的两颗铁胆飞向张临渊,带起呼呼的风声。对于龙有义的铁胆,张临渊可不敢小看,当年龙有义就是靠一双铁胆闻名江湖的,多少江洋大盗为之色变。张临渊刷刷两剑直取铁胆,铁胆打在剑身上,震得张临渊双手一麻,张临渊能够感觉到,剑身被打歪了。

    张临渊脸色凝重,这个龙有义果然不好对付。后院的战斗打得已经差不多了,在张向晚的大力清扫下,龙门镖局的弟子基本上伤亡殆尽,只剩下一个龙有义,但是就算是整个龙门镖局只剩下一个龙有义,那么龙门镖局也能够重新振作起来,因此非杀龙有义不可,而杀龙有义这个重任便交给张临渊了,张向晚带领着其他张家子弟去前院帮张翊君的忙。

    后院情形剑拔弩张,前院的情形也好不到哪里去,前院的龙门弟子人数方面占据着优势,况且发现君傲堂的人马很早,君傲堂的突袭,并没有带给龙门镖局多大的伤亡。

    前院除了一众武功高强的镖师之外,还有两个副镖主和八个镖头,这些都是一些硬角色,打起来也有点费心力。特别是那个副镖主卢大声,一把大刀让一众银翼不能抵抗,连连败退。

    张翊君走向卢大声道:“江湖有这么一句话道,要灭龙门镖局,先杀龙有义,要杀龙有义,先杀卢大声,而今天我要灭龙门镖局,那么便要杀你。”

    卢大声生硬魁梧健硕,眉宇间透露着一股英气。卢大声粗着嗓子道:“要取我卢大声的项上人头,只要你有能力,尽管来取。”

    卢大声一句来取刚出口,张翊君便动了。张翊君拔刀,出刀一气呵成,放佛这两个动作本来就是一体的。张翊君一刀挟着风雨之势袭向卢大声,卢大声的刀,特别宽厚,足足有八十斤。

    张翊君的一刀便砍在刀身上,溅出一对火花。卢大声借势反攻,但是却并不将刀拿开,而是推着刀,推向张翊君。卢大声臂力惊人,张翊君心中暗暗叫苦,自己和卢大声这等大块头比臂力明显是比不赢。但是自己一旦撤刀,卢大声的刀势必会借机反攻,而根据自己的判断,卢大声的速度绝不会慢,根本不会给自己回击的机会。

    卢大声的刀已经呼之欲出了,就等张翊君撤刀,只要张翊君一撤刀,卢大声便能够用比张翊君退得还快的刀法,一刀砍下张翊君的手。

    张翊君已经不能再退,再退便是墙壁了,恐怕到时候自己就真的输了。张翊君大喝一声,然后向前猛冲,此时张翊君好像就是一头发狂的牛,力大无穷。卢大声竟然被张翊君硬生生地冲退了一丈远,卢大声眼中有惊骇之色,这个张翊君果然不能小看。

    张翊君将卢大声逼退后,大吼一声,将刀奋力向上一扬,而卢大声的刀也刚好被这一带之力给带开了。张翊君刀扬到半空,然后用力向下一扯,卢大声眼疾身快,身子迅速向后退,整个身子都向后弓了起来。张翊君的刀锋便擦着卢大声的肚皮划过,卢大声看着被划破的衣服,脸上有冷汗滴下,自己要是再慢一分,自己便被人开膛破肚了。

    张翊君看着夜色,夜开始慢慢亮了,张翊君觉得不能再拖了,长安城内虽然大的势力不多,但是居住在长安的江湖人士还很多,更何况天亮还有官府的势力介入,到时候形势将对自己很不利。

    张翊君大吼一声:“速战速决,天亮之前结束战斗。”

    张翊君这一声怒吼,就是一个命令,深深地击打在君傲堂弟子和张家子弟的心中,他们精神一震,更加拼命了。

    张翊君又出手了,一出手便是赫赫有名的“夜战八方”,张翊君手上放佛有八把刀一样,在卢大声的眼中,张翊君不仅仅有八把刀,更有八个人。

    卢大声手中的刀握得更紧了,手心开始出汗。放佛那每一道刀风都是向自己劈来的一样,每一个刀影都是要砍向自己。卢大声这时候开始感到害怕,闯荡江湖三十年,卢大声从来没有害怕过,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在张翊君的刀下,卢大声感到了害怕。

    卢大声开始愤怒,开始怒吼,怒骂自己。什么时候自己竟然变得这么没用,这么害怕了别人喝酒壮胆,卢大声大声地骂自己壮胆。

    经过一通大骂,卢大声已经不怕了,心中不再害怕,握刀的手也不再颤抖。卢大声并不知道张翊君的人在哪里,哪一把刀才是真实的,但是他一往无前。卢大声一刀砍向张翊君八人的中心,结果八个人全部消失了。

    张翊君心中震惊,卢大声这个莽夫竟然破了他的夜战八方。其实并不是卢大声聪明,他纯粹只是运气好,刚好碰巧将夜战八方破了而已。

    夜战八法刀法被破,张翊君便立刻换了种刀法,君临天下刀法。张翊君提刀,身子一纵,便越过众人头顶,来到了房顶。张翊君站在房顶上,用万人莫敌的语气道:“谁敢上来和我一战”

    卢大声第一个上去了,卢大声一个震大地,然后身子便像炮弹一样冲上了屋顶,而地面则被卢大声这一脚给踩裂了。

    卢大声粗声道:“我来和你打。”

    张翊君的黑发在黑夜中乱舞,眼中俾睨天下,轻蔑地看着卢大声,放佛自己便是君王。张翊君的眼神中带着一丝迷离,一分魅惑,但却有八分的君临天下的霸气。一时间,君傲堂的子弟看得呆了,黑发乱舞的张翊君站在屋顶上,便如同一个黑夜中的君王。

    卢大声看着张翊君君王般的神态,心中的气势便弱了一分。前院中的人纷纷停下来观看张翊君和卢大声这一战,这一战是前院厮杀的关键,谁胜谁负决定了整个战局的走向。就算他们想继续打,但是却一一被张翊君的气势给吸引过来,张翊君的气势,让人忍不住便有一种想臣服的冲动,不少君傲堂子弟已经跪倒在地。

    张向晚在前院中看着黑发飘飘的张翊君,竟然也有想要跪下去的冲动。张向晚对于这个二哥是极为佩服的,从小到大,二哥便具有领袖气质,天生便是孩子王。如今看来,二哥真的像个君王,甚至连君王都不一定能够二哥这般有气势。

    就在众人还在崇拜,仰慕之时,卢大声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之际,张翊君已经出刀。金麟刀发出一道耀眼的光,三道刀光自上中下劈向卢大声,卢大声斩马大刀一个回旋,接下三刀。但是这三刀只是张翊君的一个前奏而已,真正的招式却在后头。 百度嫂索 十三少剑

    张翊君人高高跃起,卢大声看过去,张翊君放佛是月中出来的一样,一弯明月之中,赫然是张翊君的身影。但是卢大声发现的时候已经太迟,这一刀卢大声已经避不过,既然避不过,那便只好硬接。不过卢大声完全没有把握,不知道自己接不接得住。不管接不接得住,卢大声还是接了,如果卢大声知道张翊君这一刀叫什么,打死他他都不会硬接这一刀。

    张翊君这一刀叫做“赢得身前身后名”。

    这一刀是天外飞来的一刀,这一刀是无可匹敌的一刀,这一刀是至死方休的一刀。但是就是这样势不可挡的一刀,卢大声竟然敢硬接。在两刀相交的一刹那,卢大声后悔了,悔得肠子都青了。但是卢大声根本没有后悔的时间,因为张翊君这一刀根本不给他时间。

    金麟刀一刀劈下,卢大声不仅仅是刀断了,整个人都裂为两半。张翊君的膝盖深深地陷入了屋顶,一时间完全不能够动弹。过了好久,张翊君才缓缓站起,但是手还在麻痹中,此刻,如果有个高手冲上屋顶,便能够随随便便地将张翊君击杀,但是人人畏惧于张翊君的气势,根本没有人敢再冲上去找张翊君决战。

    前院的人目睹了张翊君那惊天一刀,龙门弟子的心已经散了,再也没有勇气和君傲堂的人继续战下去,已经开始有人逃跑。而君傲堂和张家的子弟则是士气大震,一个个气势如虹,奋力杀敌,一些有心抵抗的龙门镖师也被打压得无还手之力。

    整个前院的战斗已经接近了尾声,只有小部分的龙门镖局的人还在奋力抵抗,不过死是迟早的事情。

    张翊君缓缓地走下屋顶,这一刻,张翊君如同君王一般,在君傲堂和张府的子弟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他们相信,君傲堂只要有张翊君在,便不会打倒,张翊君便是他们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