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八十九章 长安一夜惊天变

第一百八十九章 长安一夜惊天变

 热门推荐:
    整个前院的战斗彻底结束了,龙门镖局也差不多完了。既然是差不多,那便是还没有完,因为龙有义还没有死,龙有义没有死,那么龙门镖局便还不算完。

    张临渊和龙有义已经打了半个时辰,但是还是未分胜负,但是此刻却是张临渊占据着上风。毕竟龙有义不再那么年轻,他已经是个快六十的人了,而张临渊却刚好正值壮年,长时间的战斗,无疑对张临渊是有利的。

    龙有义的一双铁胆虽然不在手,但是他那一双无坚不摧的铁拳还是不能够让人小看的。龙有义的一双铁拳,一拳能够打穿三公分的铁板,一尺厚的城墙。即使是这样的一双铁拳也奈何不了张临渊的观海神剑,同样张临渊的观海神剑也奈何不了龙有义,两个人便这样耗着,看谁先把谁耗死。

    前院的战斗既然结束,张翊君便带着人来到了后院,观看张临渊和龙有义两个人战斗的局势。一看到张翊君带着人马出现,张临渊便面有喜色,这说明龙门镖局已经被灭了,只剩下一个老不死的龙有义了。

    龙有义的心彻底沉下去了,既然张翊君他们出现了,那么说明龙门镖局无一幸存了,那卢大声想必也死了。龙有义一拳格开张临渊的剑,然后站在原地怒吼起来:“大声,大声,你怎么就去了”

    龙有义心中充满了悲苦,连双眼都红了。龙有义怒目圆睁,睁得像牛眼那么大,然后一拳带着怒火挥出,这一拳打在张临渊的剑上,张临渊竟然被击退三尺。张临渊感觉龙有义的拳劲放佛增加了一倍,增加压力一下子变大许多。

    站在一旁的掌翊君看着这样的情形,心中放佛很清楚一样,对张向晚道:“三弟,你去帮大哥一臂之力,现在的龙有义不好杀,光凭大哥一人之力,尚还要费些时间。”

    张向晚听得张翊君的话,提剑便冲向了龙有义。原本龙有义好不容易在盛怒之下,挽回一点局势,但是随着张向晚的加入,局势一下子变得对自己颇为不利,龙有义的呼吸变得更加粗重了。

    八大神剑手,以龙有义的功夫,要以一敌二,这是一个非常严峻的挑战,更何况是配合多年的张家两兄弟,龙有义彻底失去了活的希望。这一战的结局由于张向晚的加入而彻底失去了悬念,龙有义的下场只有死,但是怎么死的便是另一回事了。

    张临渊和张向晚一联手,形势立刻直转而下,龙有义一下子被前后夹击,一时间双拳难敌四脚,龙有义身上已经怪彩,有血从身上滴下。龙有义反而毫不畏惧道:“来吧,大爷我不怕你们。”

    龙有义说完,一双铁拳便像张临渊挥去,但是由于失血过多,这一拳完全失去了准头,擦着张临渊的耳边挥了过去。而张临渊一剑刚好刺穿龙有义的胸脏,张向晚的一剑却刚好从龙有义的喉头处刺出。

    龙有义这一拳虽然没有对张临渊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是张临渊从此左耳便聋了,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

    龙有义死了,死在张临渊和张向晚两大神剑手的合击之下,龙有义也算是死得其所,死得悲壮。

    龙有义一死,龙门镖局便是彻彻底底灭了。这一夜之间,长安的三大势力皆被张翊君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灭了,这是何等的大手笔。天色刚亮,君傲堂和张家的人马便都返回了。

    这一次君傲唐和张翊君的名声再一次响亮了江湖。

    这一天,唐家栋早早地起来了,然后在院子中坐着运动,活动一下经骨。然而却有人来找唐家栋道:“舵主情十七少过去一趟。”

    唐家栋便在来人的带领下,见到了唐惊江。唐惊江一言不发地坐在椅子上,表情有点阴郁。唐家栋看着唐惊江的表情,直觉告诉他,出事了。

    唐家栋试探性地问道:“十叔,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唐惊江叹了一口气道:“龙门镖局,关家和天机宫昨天夜里,全部被灭了。”

    唐家栋心中咯噔一声响,果然和自己的设想一样,张翊君果然灭了三大势力。虽然如此,唐家栋还是有点不相信,他心中还有疑问,以君傲堂加上张府在长安的兵力,是完全不能够一夜之间灭掉三大势力的。

    唐家栋疑问道:“十叔,以君傲堂这次来长安的人马,加上张家的人马,要想在一夜之间连灭三大势力,这根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侄儿想不通他们是如何做到的。”

    唐惊江缓缓开口道:“听说他们有十六个穿银白色衣服的人,他们武功高强,天机宫光他们十六个人便灭了,至于他们十六个人叫什么目前还不清楚。”

    唐家栋问答:“十叔,依您看君傲堂此战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君傲堂的总部在洛阳,并不是长安,他们费尽心机要清扫长安势力这是为何”

    唐惊江道:“狡兔三窟,君傲堂这样做有两个目的,一是扩大势力和名声,二来是为了给自己留条后路。岭南老字号的那群人迟早会和君傲堂一战,毕竟温暖雨和温冷夜也不是吃闲饭的,温家的底蕴深厚,完全不怕君傲堂,反而是君傲堂更怕温家的那些老不死。更何况有张家的势力在长安,可以为君傲堂留出一条后路,也是一条活路,不仅仅如此,还给君傲堂开阔了一片新的天地。”

    唐家栋一副请教的语气道:“那依十叔看,我们应该怎么做”

    唐惊江闭目想了一会道:“我们先静观其变,然后将此事通知给老家知道,老家会做出决策。如果老家决定进入长安,那么自然会派人来长安驰援,如果不打算踏足长安的势力范围,那么我们应该低调行事,不能让人发现我们,这样才是最有利的。”

    唐家栋若有所思,如果唐门打算踏足长安这块势力范围,那么会派谁来不踏足,那么长安岂不是君傲堂的天下虽然长安是天子脚下,但是对于江湖人士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区别,只是一些行动不再可以那么名目张胆,还要受到官府的限制而已。

    唐家栋在想,唐门是不是势力范围太过于广泛了,才导致真正的势力范围只有蜀中那一块小地方而已

    君傲堂联合张家的实力,一夜之间灭了长安城的三大势力,让整个江湖都慰为吃惊。

    温夕寒和温琴等人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顾忌了一个夜晚的君傲堂竟然是去攻打了长安,而且还一夜之间灭了长安城的三大势力。温夕寒等人只感到心惊胆寒,如果君傲堂是对自己出手,光凭自己手上的这点人能够抵挡得住君傲堂的大举进攻么

    温夕寒心中没有底,十有**是挡不住的,温夕寒在想,温府的防卫真的是要加强了,君傲堂的野心在一天天地膨胀,现在虽然没有对温府下手,但是这一天迟早会到来,早一天做好准备,便多一分生存的机会。

    温琴和温悲秋开始重新布置和加大对温府的布防,确保温府所有的人能够在外敌入侵的第一时间内有效地组织起来,抵御外敌,保卫温府。

    岭南武夷南宫世家,南宫逆天收到了君傲堂攻占长安的消息,脸上不禁现一抹笑意。

    南宫逆天对水沛道:“君傲堂已经开始行动了,作为君傲堂的盟友,我们是不是也该有点动作”

    水沛依旧还是在抱头睡觉,身上盖着厚重而暖和的披风道:“这是你们的事,不关我的事,你想做便做,我只想睡觉而已。”说完便又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南宫逆天看着水沛,摇摇头,恐怕天下间比他还会睡觉的人恐怕不多,可是这样的一个人如果要是有着自己这样的雄心那该有多好

    君傲堂的人马,除了十六银翼和丁健留在了长安以外,其他的人马都已经回到了洛阳。李傲放专程带领人手出来迎接张翊君等人。  . 首发

    李傲放笑道:“恭喜你们大胜归来。”

    张翊君很开怀地笑道:“我们进去说。”

    李傲放一进房间便问张翊君战况如何,张翊君道:“这一战,我们灭了长安城的三大势力,长安城彻底算是空了。虽然我们拿下了整个长安,但是我们的损失还是高了一些,张家的人手折损了一半,我们去的人手折损了将近四分之一,还好十六银翼一个都没有事,他们十六个人便几乎灭了整个天机宫,只要好好对他们进行训练,那么假以时日,这将是我们一支战斗力非常高的奇兵。”

    李傲放点头道:“我们的损失还可以接受,同时我们还需要派人去将长安的势力给接管了,不然一旦让那些地盘空着,不出两天,便有其他的势力进入,抢先一步占有我们打下的江山。”

    张翊君点头道:“这些事情就交给你了,我需要好好休息一下,实在是有点疲乏了。”

    李傲放呵呵笑道:“你去休息吧,这些事情便交给我来处理,你放心好了。”

    张翊君拖着略微有点疲惫的身子,走进了房间。李傲放则起身望着外面的天空,李傲放想,君傲堂在一天天地壮大,洛阳这块地盘已经装不下君傲堂这只大鸟了,君傲堂养精蓄锐,韬光养晦已久,是时候要做出一些事情了,不知道南边的那位盟友怎么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