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九十章 暗流涌动江湖变

第一百九十章 暗流涌动江湖变

 热门推荐:
    唐歌从唐门赶回了洛阳。

    唐歌环顾众人,一片静谧之声。唐歌问道:“有谁知道君傲堂那一批厉害的人叫什么”

    没有人能够回答唐歌的话,站在唐歌身边的唐蛋蛋站出来道:“他们叫十六银翼,是君傲堂最新训练的一批战斗力高强的队伍,他们已经训练一年了,这一次他们的成功很大程度上依赖这支为人所不知的战力。”

    唐家栋冷汗直流,自己还跟去了长安,这一些东西自己竟然都没有查探清楚,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唐家栋问道:“九哥,那长安分舵,我们派人去么”

    唐歌喝了一口茶道:“长安突然空出那么大的一块,我们自然要派人去,我已经让玉缺从江南总舵赶了过去。我和二哥商量了一下,准备将江南的势力进行转移,根据我们的情报,江南近日不太平,即将爆发大规模的势力对决,唐门不能卷入是非中,因此江南总舵留一小部分人手留守,其他的人手全部往北调,刚好长安这一块空了出来,便让玉缺去长安接管,让他和十叔一起掌管长安的势力,有他们两个我很放心。”

    唐家栋还想说什么,但是喉咙动了动还是没有说出口。

    唐歌道:“这一次,我从唐门带了一批人过来,唐门在洛阳的势力需要增强,过一段时间我会去江南,这里的一切在三叔回来之前还是交给家栋处理。”

    唐歌这一句话无疑奠定了唐家栋在唐门中原总舵的地位,但是唐玉缺的事情同样也告诉了众人一件事情,唐门三少并不是只有一个而已。一旦不努力,很有可能随时都回有人取代你的位子,唐门并不缺人才。

    众人散去后,唐歌单独将唐家栋叫道了内房。唐歌道:“家栋,你觉得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你在洛阳这一切做得如何”

    唐家栋低头道:“九哥,我做得并不好,我没有及时判断出君傲堂对长安下手,这是我的疏忽。”

    唐歌摇摇头道:“你却的不是能力,你缺少的是眼光,独到的眼光。一个人只有能力,没有眼光,充其量只是个人才,人才是被人用的,一个人若是眼光和能力都具备,那么他便是个人物。至于是做一个人才还是做一个人物就看你个人的了,我回让蛋蛋将唐门的暗线告诉你,适当的时候,你也要和这些暗线接触一下。”

    唐家栋眼中充满感激道:“谢谢九哥。”

    唐歌拍开拍唐家栋的肩膀道:“家栋,不管你处于什么位置,你都要记住你是为唐门服务的,因此,你要记住不管是你还是玉缺,你们都是唐门重要的新人,你们对唐门来说都是不可或缺的,你懂了么。”

    唐家栋一下子便明白了唐歌的意思,唐歌的意思便是让自己以唐门为重,不要陷入内耗中。唐家栋身上惊出了一场冷汗,唐歌竟然通过自己之前在大堂上的表现,而对自己的心理的想法了如指掌,唐家栋觉得唐歌实在是有点可怕,自己如果能够达到九哥那样的境界便好了。

    岭南老字号温家,温暖雨、温冷夜。温伤春等人坐在一起。温伤春道:“君傲堂这一次一举灭了长安的三大势力,好大的手笔。”

    温暖雨道:“君傲堂的野心一向不小。”

    温冷夜冷冷道:“君傲堂当年攻打天剑山庄不是偶然,天剑山庄可以说是荆楚一富,天剑山庄灭后,他们所有的财富都被君傲堂劫掠一空,君傲堂利用这些财富一下子便壮大的实力。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千里奔袭天剑山庄,这真是一个高瞻远瞩的决定。”

    温暖雨笑道:“老五,我可很少听见你赞扬别人。”

    温冷夜继续道:“如果当初是我们温家灭了天剑山庄,那我们温家现在恐怕已经是江南第一世家了吧”

    温暖雨笑笑道:“不会的,君傲堂的好日子不会长久的。”

    温冷夜和温伤春同时问道:“大哥何处此言”

    温暖雨道:“你们还记得夕寒的师父么”

    温伤春道:“大哥说的是大名鼎鼎的晴空剑客”

    温暖雨吐了一口气道:“对,就是他,他有一个徒弟,叫天情,江湖人称刀帅的那位。据夕寒和我说,晴空剑客的第一位徒弟便是天情,比夕寒进风雪谷还早,况且夕寒说天情的功夫在他之上,夕寒甚至在天情的手上走不了一招,你们想想看,倘若有一天这个叫天情的学成出风雪谷,第一个便是找君傲堂报仇雪恨,那时便是君傲堂的噩梦。”

    温伤春不相信地质疑:“我看未必见得,就算那个天情学成出谷,而君傲两人绝不是泛泛之辈,更何况君傲堂中还有战神罗战这种厉害的人物,难以对付。”

    温暖雨笑笑道:“风雪谷不仅仅如此,晴空剑客有十三个徒弟,其中有雷家的人,也有鄂东浔阳江家未来的接班人,如果这个天情是个能够好好运用自己手中的力量的人,那么他要击败君傲堂绝对不会是难事。”

    温冷夜疑惑道:“大哥,为什么你今天一反常态,对那个在江湖上早已经消声匿迹的天情如此情有独钟”

    温暖雨道:“并不是我对他情有独钟,而是夕寒提醒我的。夕寒曾经提醒过我,不管怎么样,一定不要让温家的子弟去惹恼天情,因为这个天情太可怕。你们还知道夕寒手中的夕影刀么”

    温冷夜道:“记得,怎么了”

    温暖雨道:“这把刀,原本是晴空剑客留给天情的,但是那个天情却没有要,因为他改用剑了。”

    温伤春道:“他用剑再正常不过了,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啊,更何况他本来便是天剑山庄的人。”

    温暖雨目光有点遥远道:“夕寒的刀法,五弟你看过。夕寒在天情的手下最多走不多十招,这是他自己说的,还有一点,天情的剑法比他的刀法还要好。”

    温冷夜的眼睛更加寒了,仿佛能够结冰。温伤春的目光也变得柔和,笑了起来,笑道:“这么看来,这个刀帅天情还是有点意思的,剑法高明,但是却故意不用,反而去用刀法。一时间我也想见见这位刀帅天情了,想看看他是个怎么厉害法。”

    温暖雨眼中有笑意道:“好久没有看见这样有天赋的年轻人了,如果他是温家的人那该多好啊。”

    温冷夜有点嗤之以鼻道:“难道老字号温家的年轻人都比不上那个天情”

    温暖雨望了望天空道:“我还记得夕寒当时的原话,十个我也比不上一个天情,天情若是进入江湖,整个江湖都是要被他踏在脚下的。”

    温冷夜和温伤春两人都沉默了,显然温夕寒对于天情的评价非常高,高到一个惊人的地步。

    温暖雨突然也发现了不对劲,笑道:“你看我们,本来是说君傲堂的,结果怎么说着说着便说到了天情。”

    温暖雨道:“洛阳如今的局势大为不同,我们和君傲堂有血海深仇,而唐门从上一次夕寒寄来的信件中说,唐门根本就是想隔岸观火,趁机捡个便宜,希望我们和君傲堂斗个两败俱伤。夕寒说他请求老家派人去,光他和老七几个人,无法应付君傲堂和唐门两个势力带来的压力,我打算让五弟你去幕后主持洛阳的大局。”

    温冷夜目光深沉如水,想起了自己的儿子,温随风。温冷夜道:“好,我去洛阳。”

    温暖雨点头道:“你去洛阳,我便放心了,我相信你,洛阳的那批新人需要对他们好好培养一番,才能够成为我们老温家需要的人才。”

    温冷夜点头道:“好,我过两天就启程,将手上的事情移交后便出发。”

    姑苏慕容世家,慕容秋水此时却不在慕容世家内。

    慕容海棠正到处找慕容秋水,他要将君傲堂一举灭了长安城三大势力的消息告诉慕容秋水,不过慕容秋水过完了元宵便很少在家,经常出去,要见上慕容秋水一面也变得很艰难。  . 首发

    慕容秋水回到慕容山庄的时候,慕容龙城也找到了慕容秋水。慕容龙城问道:“秋水,关于君傲堂这一次行动,你有什么看法”

    慕容秋水道:“君傲堂雄心勃勃,四处攻打自然很正常,长安势力薄弱,刚好入侵,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

    慕容龙城皱起眉头道:“秋水,你变了,你以前对于这种事情总是很上心,但是如今对这些事情豪不关心。”

    慕容秋水脸上有淡淡的笑道:“君傲堂在洛阳那一片天空都没有弄清楚,我们又何必担心他们会来对付我们呢自然会有人让君傲堂的人忙碌起来,我们只要好好地发展我们的就行了,自身不强大,不管外物怎么样都是没有用的。”

    慕容龙城听了后,脸色有点红,他看问题竟然没有慕容秋水透彻,是自己的眼高手低了么

    慕容秋水舒了一口气道:“如今江南的局势需要注意的便是南宫世家,听说他们和君傲堂结盟了,既然是结盟,想必南宫世家负责江南这一块的势力,而君傲堂负责江北的地方,两者合作,共谋天下,南宫世家才是我们的心腹大患。”

    慕容龙城听了后,若有所思,慕容秋水静静地起身,然后走了出去。三月的阳光真的是温暖啊,不知道梦瑶在做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