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零一章 细腻心思伤了人

第二百零一章 细腻心思伤了人

 热门推荐:
    人是最奇怪的生物,再没有任何一种生物会比人还复杂,也不会像人这样有心机和城府。

    慕容雨痕也没有想到自己的想法会变得如此之快,那么令自己措不及防。

    慕容雨痕看着窗外的月光,弥漫了一地,像泪珠一般,洒落心上,倒映一地心上伤。

    慕容雨痕怔怔地问自己,如果自己真的放弃慕容秋水,自己会怎样慕容雨痕不敢去想,也不知道如何去面对,她害怕那个答案。

    慕容雨痕突然觉得自己长大了,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小女孩,也不再黏着慕容秋水,因为她觉得慕容秋水和自己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任凭自己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和慕容秋水在一起。既然不能够在一起,那么就分离,慕容雨痕觉得自己不应该再执着于从前,要放眼未来。

    这一些便是慕容雨痕想了一夜的结果,她终于成长,但是成长所带来的痛苦却是痛彻心扉的。虽然她没有说出来,但是心中的苦没有人知道,没有人知道她经历了怎样的生死,才能做出那样的决定。

    慕容雨痕的一个决定改变了她的性格,同时也改变了她整个命运,不仅仅如此,她还将慕容世家和君傲堂两个势力给联合在了一起,改变了真个江湖的势力格局。也是因为她,慕容世家和君傲堂结亲,从此,南宫世家、慕容世家和君傲堂三者的势力可谓是称雄于江湖,无敌于天下,没有任何一个世家的实力能够与之相抗,就算是强如唐门温家也敌不过。

    第二天一大早,慕容雨痕便找到了慕容龙城。

    慕容雨痕一脸平静道:“爹,我想嫁人了。”

    慕容龙城听了后,捋着胡须笑呵呵道:“痕儿长大了,想嫁人了。”

    慕容雨痕道:“我要嫁给张翊君。”

    慕容龙城当场愣住了,自己的女儿想嫁给张翊君,作为一个父亲的第一反应,慕容龙城是不愿意的。慕容龙城认真地问慕容雨痕道:“痕儿,这件事你可要想清楚,你真的要嫁给张翊君”

    慕容雨痕很平静道:“我想得很清楚,要嫁给张翊君。”

    慕容龙城仔细地看着慕容雨痕,然后叹了一口气道:“痕儿,当初你娘死的早,我忙于事务,也一直没有空管你,但是对于你的婚姻,我并不想将它作为一个政治婚姻。”

    慕容雨痕打断道:“爹,这是女儿自己的要求,女儿这么大了,哥哥没有什么用,女儿也应该帮爹分担一些重担,我嫁给张翊君,无疑会让我们慕容世家变得强大,而我又找到了一个好的婆家,两全其美。”

    慕容龙城看着自己的女儿,蓦然间发现自己的女儿是真的长大了,知道为自己分担重担了。慕容龙城百感交集,老泪纵横,将慕容雨痕揽在怀里道:“痕儿,委屈你了。”

    慕容雨痕静静地待在慕容龙城的怀里,什么表情的言语都没有。

    管家慕容武带着书信去了洛阳。

    张翊君和李傲放收到慕容龙城的书信的时候,两人均是大吃一惊。慕容世家这一步棋是打算干什么,以慕容世家的实力怎么会突然间和君傲堂联姻李傲放和张翊君两人都有点想不通,于是问慕容武道:“以慕容世家的实力为何突然间想要和我们君傲堂联姻”

    慕容武道:“这一切只因为我们的雨痕小姐仰慕人君的风采,所以想要嫁给人君,因此家主特命在下带书信前来,想和君傲堂结为秦晋之好。”

    张翊君和李傲放两人对视一眼,那是彼此都明白的眼神,这是一个稳赚不赔的生意,对君傲堂的称霸天下来说,非常有利。

    张翊君笑道:“多谢慕容小姐的厚爱,在下一定会挑选一个黄道吉日,带上彩礼前去姑苏慕容,亲自迎娶慕容小姐,至于一些详细的内容,麻烦慕容总管和右护法李源细细蹉商。”

    慕容武道:“好,人君果然爽快,磋商完在下可以早日回去复命,就等人君派人来迎娶我家小姐。”

    张翊君笑道:“好好好,总管请今天留下休息,明天一早,在下便为总管践行。”

    慕容武进了内堂和李源磋商去了,李傲放和张翊君则在大厅内商量着。

    张翊君摩挲着下巴道:“慕容龙城这老狐狸,这一步棋是想干什么,他不会无缘无故送一个女儿给我们。”

    李傲放眉头紧锁道:“我也看不懂慕容家这一步棋是想干什么,慕容世家已经隐约成为江南六大世家之首,虽然暗中的实力可能不及唐门和温家,但是明面上的实力却是最强的,根本不需要和君傲堂联姻,但是这一次却主动找上我们,难道慕容世家想联合我们君傲唐的力量,一统江南”

    张翊君道:“这个不好说,毕竟一统江南,光靠慕容世家是办不到的,虽然慕容世家有野心,但是一直以来,他们都自称一派,从来没有什么联姻的事情,再加上如今南宫世家已经和我们结盟,慕容世家要结盟也应该是找其他世家,难道是想和我们三分天下”

    李傲放抬起了头,望着远方道:“这些都只是我们的猜测而已,我们走一步,看一步,看看慕容世家到底是想做什么,如果慕容世家真的是想三分天下,对我们也是非常有利的。一旦真正地结亲,君傲堂、南宫世家和慕容世家三大势力联合在一起,这将是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我们称霸江湖的梦又进了一步。”

    张翊君忍不住笑道:“若真的是那样,不出三年,天下将为你我两人所有。慕容龙城的儿子,慕容余恨是一个废物,我们只需要将慕容龙城弄死,然后扶持慕容余恨上位,那么我们便可以控整个慕容世家,不费吹灰之力便将慕容世家纳入囊中,我们君傲堂便所向披靡了。”

    李傲放道:“但愿吧,毕竟慕容世家还有个慕容秋水,以他的能力肯定不会让我们轻易得手,我们需要从长计议,如何掠夺慕容世家的基业,然后逐步实现我们称霸江湖的梦。”

    很快,君傲堂和慕容世家联姻的消息传遍了整个江湖,一时间江湖的人都在讨论这个政治联姻。

    慕容秋水知道了这个消息,便去找到了慕容雨痕,当时慕容雨痕正在亭子里喂鱼。

    慕容秋水的声音还是那么的轻柔,一点都没有变,像清风一样吹拂着耳朵。

    慕容秋水道:“小雨,我去问了伯父,他说要嫁给张翊君是你自愿的。”

    慕容雨痕淡淡道:“嗯。”然后继续喂自己的鱼。

    慕容秋水的眉头就蹙了起来,像是有着无尽的哀伤。慕容秋水目有苦涩道:“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决定”

    慕容雨痕还是看着湖中的鱼,过了许久才回道:“每个人就像是一条鱼,希望有人来给自己喂食,但是让没有人来给自己喂食的时候,便要自己主动地去寻找食物,不然就会饿死。我一直跟在你的背后,只看得见你的背影,虽然我努力,但是却始终无法看见你的脸,看不见希望,便只有绝望,我不想坐以待毙,便提前给自己找条出路,将自己放生。”

    慕容秋水道:“怎么会看不见希望,便是绝望,况且你也不是鱼,不会坐以待毙。”

    慕容雨痕怔怔道:“看不见希望,那还能看见什么如果我说我要你娶我,你会娶我么”

    慕容雨痕突如其来的一问,将慕容秋水给难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慕容雨痕看着慕容秋水,突然就轻轻地笑了起来:“你不会对不对以前你身边没有人的时候,我还幻想着有一天你会喜欢上我,你会娶我,但是现在,我发现你看卢梦瑶的眼神不一样了,你以前看我的时候,眼里有的是关切、关心、但是没有爱,而你看卢梦瑶的眼神却是爱。我知道就算没有卢梦瑶的出现,你也不会爱上我对不对,毕竟你只是把我当做一个小妹妹来看,这样的你,又如何让我看到希望” 十三少剑:

    慕容秋水叹了一口气,伸出手,轻轻地摩挲着慕容雨痕的秀发道:“小雨,你真的长大了,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小女孩了。”

    慕容雨痕笑了起来道:“我早就应该长大了,那样就不会有那么多的自作多情和自以为是。以前总是在想,自己还是有可能和你在一起的,结果发现这是一个永远不可能的事情,一切都是自己的幻想而已,如今梦醒了,也该清醒了,不能再沉浸在无休止的梦中。”

    慕容秋水眸子如水,静静地看着慕容雨痕,为慕容雨痕撩了一下发丝,然后轻轻道:“小雨,对不起。”

    慕容雨痕轻笑道:“没有什么对不起,你并没有对不起我,你也没有承诺过我什么,无需道歉,你只是我的哥哥而已。”

    慕容秋水苦笑,什么话都没有说出口,感情的事情毕竟不能勉强,虽然自己看着慕容雨痕长大,自己也不能够给她什么承诺,毕竟自己爱的是卢梦瑶。

    慕容秋水走了,带着一丝疲惫离开了。慕容雨痕看着慕容秋水的背影,无端地就泪雨倾盆,用微不可查的声音道:“别了,秋水哥哥。”

    多情自古空余恨,温柔围困一座城。沉默转身夜太冷,细腻心思伤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