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零二章 敌我相对不容活

第二百零二章 敌我相对不容活

 热门推荐:
    慕容雨痕要嫁给张翊君,这在慕容雨痕看来,自己只是随便找了个人嫁了而已,而张翊君也刚好够优秀,不仅仅如此,还对家族有帮助,何乐而不为。

    在其他人开看来,事情并不那么简单,这意味着江湖势力的联合,意味着江湖中又要再起风云。

    江南六大世家,除去已经灭了的霹雳堂雷家,剩下还有五大世家,南宫世家和慕容世家俨然和君傲堂已经达成了某种协议,因此,江南六大世家只剩下三大世家,分别是老字号温家、鄂东浔阳江家、皖东滁州王家。

    慕容世家将要和君傲堂联姻的消息一传出来,最为担心的便是王家。王佳在大厅的太师椅上坐着,静静地听着王琛的汇报。

    王琛道:“我亲自去姑苏打听了一番,这一次他们两家联姻,竟然是慕容世家主动提出来的。以慕容世家的实力,竟然还主动和君傲堂这样的势力联姻,按我的推测,想必慕容世家是受到南宫世家的影响,慕容世家想通过联姻,和君傲堂借兵,攻打我们王家,这样一来一箭双雕,既能够消除我们在慕容世家旁边的危机,同样也解决了后顾之忧。”

    王佳嗯了一声,然后问王云灭道:“叔父可有什么意见”

    王云灭道:“啊琛分析得都很到位,我没有什么想补充的。”

    王佳眉头微敛道:“我最想知道的是慕容秋水的想法,为何有慕容秋水在,还需要和君傲堂联姻,难道慕容秋水真的打算对我们王家下手”

    众人哑然,的确,慕容世家最可怕的人便是慕容秋水,只要知道了慕容秋水的想法,那么一切便好办了。可是现在却不知道慕容秋水的想法是怎样的,这个联姻是慕容秋水提出来的么是,那么说明慕容秋水真的决定对王家下手了,如果不是,那么便是其他人的主意,只要不是慕容秋水的主意,那么事情还不那么难对付。

    并不是王家的人害怕慕容秋水,实在是慕容秋水太可怕。

    王佳对王谢道:“你去将慕容秋水的资料拿出来一下。”

    王谢转身便快速地离开了大厅,然后半盏茶的时间便回来了,手中拿着一个薄薄的本子。

    王谢道:“这便是对慕容秋水的记载。”

    王佳道:“你念出来听听。”

    王谢开始念了起来,大厅一片寂静,全部都在细细地听着。

    书上这样记载着:“慕容世家有慕容秋水其人,辰时生,生相属龙,五行水、土、木。慕容秋水出生于慕容世家分支,因此身份地微,远不及嫡传宗室。但是慕容秋水天赋卓绝,十二岁初露锋芒,在慕容世家子弟的比武中一举夺魁,夺得慕容少年郎的名号。十四岁单刀匹马清扫雁荡三寇、太湖五怪、最为厉害的是击杀了当时在太湖水域横行的水鬼阴刘枫,一时间慕容秋水之名在江湖中崛起,纷纷有人去慕容世家找慕容秋水挑战,但是无一例外,都败在慕容秋水手中,据记录,慕容秋水出道至今,未逢一败。”

    王琛问道:“未逢一败么”

    王谢道:“是的,不管对手强还是弱,慕容秋水都未逢一败,如今已经没有人去找慕容秋水挑战。慕容秋水爱穿白衣,用刀,至于慕容秋水的刀法,除了众所周知的秋水刀法之外,其他的不得而知,慕容秋水所用的轻功便是江湖上鲜有人会的踏雪无痕。”

    王佳嘴角起轻轻的笑道:“踏雪无痕,好个慕容秋水。”

    王谢继续道:“慕容秋水十八岁的时候,已经成为慕容世家第一高手,据说曾经私下打败过慕容龙城。除此之外,慕容世家也因为慕容秋水的能征善战,姑苏慕容世家附近的一些势力早已经被清扫干净,因此慕容世家才会被称为江南第一世家。因为慕容iqushui国人的才能,因此慕容秋水在慕容世家内的地位仅次于慕容龙城,甚至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慕容秋水才是慕容世家的支柱,俨然已经取代了慕容龙城在慕容世家的地位,慕容世家有这么一句传言,慕容秋水早已经是慕容世家的家主,只是慕容秋水还没有动手而已。”

    王佳眼眸闪现出一抹精光,低沉的声音带点沙哑道:“既然慕容秋水是慕容世家家主的不二人选,那么我们找出他们家的第二个人,这样子就好办了,只需要将慕容秋水陷入慕容世家的权利争夺中,那么慕容世家自己便首先陷入内耗之中,无暇他顾。”

    王琛转而对王佳道:“哥,慕容龙城的儿子一直对慕容秋水恨之入骨,我们可以利用这个矛盾,大力支持慕容余恨,让他和慕容秋水相斗,同时利用啊仁潜伏在慕容山庄的优势,我们甚至可以来一招反客为主。”

    王佳点头道:“这的确是可以,但是啊仁那步棋,不到关键还是不要动用,我们用了十几年的心血,才让他成功地埋进了慕容世家,绝对不可以泄露出去。至于慕容余恨这件事情,你和啊辉一起去,慕容余恨绝对是能够为我所用的一颗棋子。”

    王家的人还在继续商量,但是所商讨的问题,全是机密,在场的人全部是王家的高层,因此这个他们谈话的内容也是绝密的。

    慕容世家,慕容海棠和慕容秋水正在喝茶。

    慕容海棠道:“秋水,你说雨痕这丫头突然自愿嫁给张翊君,这到底是为了什么以我们慕容家的实力,完全不需要君傲堂的帮忙,就算是要灭掉王家,凭我们自身的能力,只需要多一些时间便可以做到。”

    慕容秋水叹了口气道:“女儿心事几人知,就算明了又如何。桃花总惹离别恨,一枝一叶总关情。”

    慕容海棠懂了,沉默无语。

    慕容秋水望着茫茫的江面道:“我所担心的问题是,君傲堂野心勃勃,他们和慕容家联姻,这是一个好机会,可以利用这个机会,侵蚀慕容家的实力,同时还可以吞并慕容家的势力,以君傲堂和南宫世家两个势力的能力,完全一口气将我们的慕容世家吞并。”

    慕容海棠道:“君傲堂有那个能力么”

    慕容秋水道:“海棠,千万不要小看了君傲堂,张翊君和李傲放两个人不在你我之下,皆是人中龙虎的人物。从他们派来的死间来看,君傲堂的野心之大,令人害怕,从我们的人传来的情报看,君傲堂的实力雄厚,兵力充足,完全是可以一举灭掉我们慕容世家,战神罗战竟然也被君傲堂收揽了,不能小看他们。”

    慕容海棠吃惊道:“你是说二十年前横扫江湖的战神罗战”

    慕容秋水点头道:“对,就是他,我们所知道的有限,其他利害的高手,被君傲堂招揽了多少,我们也不知道,但是他们人数越多,我们慕容世家的处境越不好办。虽然他们现在和我们联姻结盟,但是这些不过是一纸协议,当他们想吞并我们慕容世家的时候,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慕容海棠略显愤怒道:“君傲堂难道就一点也不遵循江湖规矩么”

    慕容秋水道:“江湖,强拳便是规矩,谁的拳头硬,谁便能够说话,就算是我们有理又怎样,江湖才不是个讲理的地方。所谓的对错,是无数人的鲜血堆积起来的,我们慕容世家如果是不因为有着百年的根基,如今恐怕早就像天剑山庄那样,虽然以前名气很大,但是一夜之间,说灭就灭,而灭他们的正是君傲堂。”

    慕容海棠很羡慕慕容秋水,有些问题,自己虽然也想到了,但是却还是没有慕容秋水想得那般周到和长远。

    慕容余恨心中充满了愤怒,正如其名,所剩的只有恨。慕容余恨虽然没有慕容秋水和慕容海棠两人那么杰出,但是有些事情还是知道的。对于慕容雨痕要嫁给张翊君一事,慕容余恨就很愤怒,虽然自己还不了解内情,但是却能够断定这完全是一桩政治婚姻。

    慕容余恨虽然在慕容世家的人缘没有慕容海棠和慕容秋水好,也没有那么亲和,但是毕竟慕容雨痕还是他的亲妹妹。因此两个人的关系还是非常好的。慕容余恨很不高兴自己妹妹要作为一个政治的牺牲品嫁到洛阳去,于是他去找了慕容龙城。

    慕容龙城不满皱纹的脸庞仿佛又深了一道,变得越发沧桑。

    面对慕容余恨的质疑,慕容龙城叹了一口气道:“我当然不愿意让自己的女儿做一个政治的牺牲品,但是要嫁给张翊君却是雨痕她自己提出来的要求,任凭我们怎么劝说都没有用。”

    慕容余恨一脸不信道:“这个是雨痕自己提出来的要求她怎么能够有这样的想法” 、生

    慕容余恨找到了慕容雨痕,大声地质问道:“小痕,你为什么要嫁给张翊君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

    慕容雨痕反而轻描淡写道:“张翊君是我选的,有什么不好,既可以为自己找个好夫君,而且还能够帮助家族,何乐而不为”

    慕容余恨摇头道:“小痕,这样子你有没有考虑过你自己”

    慕容雨痕轻笑起来,有一种一笑百媚生的感觉,简直就要颠倒众生。

    慕容雨痕笑道:“我自己,那又有什么所谓”

    慕容余恨无言以对,两人之间一阵长久的沉默。

    慕容余恨感觉自己和妹妹就像是两条即将要溺水的鱼一样,明明就要被溺死了,但是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然后等待的未知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