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零五章 皇天在上上弦月

第二百零五章 皇天在上上弦月

 热门推荐:
    唐歌仰视着李傲放,李傲放在树干上觉得那是一双从来没有见过的凌厉的眼神,如果说眼神能够杀人,自己已经死了。

    李傲放手中的剑已经握出了汗,但是他还是不敢先出手,他只能等对方先出手,后发制人。虽然说后发制人,但是也会被后发制于人,至于结果,李傲放心中一点也不知道,这是他出道以来遇见的最强的对手。

    唐歌还在仰望着李傲放,但是突然就迎风而上,整个人向李傲放冲去。这一个举动非常之大胆,李傲放居高临下,占据着绝对的优势,但是对于一个敢逆风而上的剑客,李傲放心中没有一点的欣喜,反而是害怕。一个高手敢逆风而上,不是有绝对的把握,那么便是有着无比的勇气,无论哪一种都是能够胜利的因素。

    唐歌的剑还没有出手,还是保持这剑锋下垂的姿势,李傲放的剑斜指苍天,像是劈天之剑一般。其他的人都在聚精会神地观看着,丝毫不愿意错过这样精彩的打斗。

    形势之严峻和危险,让李傲放有一种逃却的想法,但是李傲放却不能退,绝对不能退。不能退,那便只好硬着头皮上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李傲放等了许久都不见对方出手,便只好自己先出手,一招“皇天在上”从天而降,天下万物都好似在这一剑的主宰之中。

    李傲放皇天已出,但是唐歌的剑还在手中,虽未出鞘,但已出鞘。两人自半空中相遇,李傲放在上,唐歌在下,李傲放的剑仿佛是要将唐歌劈成两半,但是唐歌的剑,其他人根本看不见,不知道唐歌的剑在哪里,也不知道唐歌是要干什么。

    看不见的危险才是真的危险,看不见的剑法才是真正的剑法。李傲放现在的心很凉,因为他看不见对手的剑,而对手能够看见他的剑。两人终于在半空中相交,两把剑同时也相击了,李傲放的“皇天在上”自上而下劈,这一剑之威,可谓是切金断玉,但是这一剑在唐歌的眼中却是平平无奇。

    唐歌双眼中看不见恐惧,一道亮光从唐歌的身下向上划出,宛若划破苍穹的流星,李傲放的皇天剑法就被这样的一剑给破了。这道耀眼的光过后,李傲放和唐歌两人已然换了位置,唐歌已经站在树枝上,而李傲放则是跪伏在地上。一声清脆的咔嚓声,两柄剑同时应声而断。

    君傲堂的五名弟子看不出来胜负,但是李傲放心中却是明白,自己败了。李傲放的胸前赫然有一道鲜红的血迹,如果这一剑能够再割得深一些,那么李傲放就被开膛破肚了。

    李傲放看着自己手中的断剑,哭都哭不出来,自己手中拿的剑是宝剑,而对方所拿的只是普通的铁剑而已,但是对方竟然只是用这么一把普通的铁剑就将自己的剑给削断了,两人之间的差距显而易见,李傲放的心又凉了一分。

    李傲放并没有转身,姿势保持着不动道:“你这一招剑法叫什么”

    唐歌本来是不愿意说的,但是竟然破天荒的说了,只见唐歌缓缓道:“上弦月。”

    李傲放一边念叨一边皱眉道:“上弦月”

    唐歌没有再说什么,剑已断,并不代表两人不能够继续打。唐歌身子一跃而起,唐歌已经双指成剑,准备向李傲放击来,但是唐歌的身子降到一半的时候,又折了回去,然后一转身,飞快地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众人都大为惊异,特别是李傲放,明明对方占据着优势,为什么不对自己赶尽杀绝,难道是希望留着自己来报仇么很快,李傲放便知道了对方为什么走的原因,因为慕容秋水来了,慕容秋水一身白衣,骑着快马,飞奔而来。

    慕容秋水踏马而来,看着跪伏在地上的李傲放,身前的殷红,慕容秋水皱起了眉头。慕容秋水下马,扶起李傲放,其他人这才知道,他们心目中不可战胜的人皇李堂主竟然败了,败在别人的手上,连剑都折了。

    慕容秋水略微有点诧异道:“李堂主,你败在谁的手上”

    李傲放摇头苦笑道:“我并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只知道他用了一招上弦月的剑法将我打败了。”

    慕容秋水的眼睛像是蒙上了一层雾气,数十个名字一一现在脑海中,到底是谁能够将人皇李傲放一剑击败虽然慕容秋水也知道,高手对决,有时候就只需要一招,但是这一招的差距,显然已经够多了。

    经过一番思考,慕容秋水脑海中的人名一一划去,只剩下几个人选,唐歌赫然在列,但是这些话,慕容秋水是不会和李傲放说的,虽然两家现在是结盟了,但是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翻脸了,况且,以李傲放的能力,要想到究竟是谁会来暗杀自己,也不是件很难的事情,难只是难在没有证据,一切都只是一个推测和个人猜想而已,没有说服力。

    慕容秋水并没有对这件事情发表什么意见和看法,只是询问李傲放需不需要去慕容府修养一下,李傲放拒绝了,笑道:“这点小伤,还不碍事,我们自己带了药,有劳慕容公子费心了。”

    慕容秋水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便回去了。”

    慕容秋水说完便踏马而去,一时间有点让人想不通慕容秋水究竟是来干嘛的慕容秋水跑过来,什么事情都没有做,然后又走了,李傲放甚至有点狐疑,这个蒙面黑衣人到底是不是慕容世家派来的慕容秋水来只是为了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出事了,他们有没有得手。

    李傲放细细地思索了一番,旋即发现慕容世家能够与自己一战的恐怕也就三个人而已,首先便是慕容秋水,然后便是慕容海棠,最后才是慕容龙城,但是这三个人都不可能是凶手。慕容秋水事后才出来,慕容海棠去了洛阳,而慕容龙城明显不是自己的对手,并且慕容龙城的实力没有那么强劲。

    李傲放捂着伤口,然后带领着残余的手下,将尸体收敛好,一路慢慢地回洛阳。一路上,李傲放都在想着,到底是谁能够有如此锋利的剑法,竟然能够一剑击毁了自己的“皇天在上”。同时,是谁要暗杀自己,自己死后对谁是最有利的。经过一番的斟酌之后,李傲放心中只剩下两个目标。

    整个江湖中,便只有两个家族才会想杀掉自己。一个是蜀中唐门,虽然之前在江南的线报传来消息,唐门将在江南的势力全部撤走,但是这并不是意味着唐门放弃了江南,也许唐门只是预见了江南即将纷乱的局面,提前保存实力,将唐门的兵力撤到了其他的地方,以退为进。

    剩下的一个家族便是皖东滁州王家,王家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实力并不强大,特别是王宗道兄弟遭伏杀之后,王家在江湖上也并没有什么出色的事迹传出,反而有点隐匿于江湖的味道,几乎都听不到王家的消息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王家能够被小看,再怎么说王家也是在皖东滁州立足已久,王门五绝,“刀剑擒拿手,棍棒白玉扇”享誉江湖。

    李傲放只觉得莫名的心烦,江湖这点破事,还真的不好想,但是自己又不得不想。所有的事情就像个蜘蛛网一样,丝丝缠绕,想起来都头疼。说起王家,李傲放还真的不了解多少,因为李傲放和张翊君之前一直都没有将王家放在眼里,毕竟在江南的六大世家中,王家还是排名倒数第二的。如今看来,王家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弱。

    李傲放虽然很怀疑是王家派人做的这件事情,但是对于王家的剑法,李傲放并不了解,这些事情还需要等回到洛阳再派人做调查。对于唐门,李傲放虽然也是怀疑,但是疑虑还是少了许多,毕竟唐门暗器,名震天下,唐门的人要真的是想要对付自己,恐怕光凭自己这几个人,加上对方的埋伏,自己肯定活着回不了洛阳。

    唐歌来到飞来峰客栈的时候,唐家栋和其他人早已经等在哪里。唐家栋看到唐歌来,急切地问道:“九哥,李傲放怎样了”

    唐歌面色有点苍白,开口缓慢道:“李傲放中了我一剑,但是我也被他的皇天剑法给震伤了。” ~ .. 更新快

    唐家栋疑惑道:“九哥,为什么你不让我们留下来帮忙有我们在,肯定教李傲放他们一行人有来无回。”

    唐歌拍着唐家栋的肩膀道:“家栋,有些人活着比死了更加有用,李傲放现在还不能死,他活着远比死了更有用,所以他要活着,更何况就算是我想杀了他也杀不了,后来,慕容秋水来了。”

    唐家栋疑惑道:“慕容秋水也来了他来做什么”

    唐歌悠然道:“我也不知道慕容秋水来干什么,我也不清楚慕容秋水是怎么知道我们的行动的,但是这件事说明了一件事情,我们唐门之中很可能有慕容世家的奸细。”

    唐家栋震惊道:“怎么可能,我们唐门一向只有唐门子弟,怎么可能会有奸细的存在”

    唐歌道:“唐门子弟也是人,只要是人,便会有弱点,有弱点便容易被收买,就算是唐门子弟也不例外。”

    唐歌的这一句话,让唐家栋陷入了沉思,唐歌又教了他一些宝贵的东西,这些东西是别人通过血的教训总结出来的,如今自己能够得到直接的提点,唐家栋自然是很感激,对唐歌的敬佩也越来越敬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