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零六章 天降大任于斯人

第二百零六章 天降大任于斯人

 热门推荐:
    李傲放遇袭一事,很快便传到了王佳的耳中。

    王佳觉得这是个好机会,于是王佳找到了王琛,王佳问道:“你知道李傲放遇袭一事么”

    王琛道:“这件事虽然很秘密,但是我们的探子还是打探到了,据消息,李傲放一行二十人在姑苏边界的樟树林遇袭,只剩下六个人,并且李傲放还负了伤,依大哥看来,这件事是谁做的”

    王佳略微沉吟一下道:“这件事如果我没有猜错,十有**是唐门的人做的。”

    王琛疑惑道:“为什么不是十分之十”

    王佳道:“这一次打伤李傲放的人是用剑,而唐门用的是暗器,并不是专攻剑法的家族,虽然唐歌用剑,但是谁都没有见过,因此不能够妄下定论,说不定是江家干的。”

    王琛疑惑道:“你是说鄂东浔阳江家他们有这个胆量在老虎身上拔毛”

    王佳道:“为什么不敢江家再弱也是六大世家之一,毕竟有这么多年的历史,况且江家是主攻剑法的家族。这一次李傲放遇袭,首先被怀疑的便是我们,如果他们一旦认定是我们做的,那么便加快了我们和慕容世家的冲突,而得利最大的便是江家。”

    王琛疑惑地问道:“为什么得利最大的是江家,不是唐门”

    王佳目光变得深沉道:“唐门之前将势力撤出了江南,想必是预料到了江南即将来临的纷乱,此际江南正是暴风雨来临之时,又怎么会轻易地踏足江南。而江家不同,江家地处鄂东,只有我们王家在他们的东面,其他的三面都是没有敌手的,这也是为什么百年来,江家一直能够在鄂东立足的原因。而我们王家就不同了,东有慕容世家,西有江家,南有霹雳堂,这三大世家将我们包围了起来,牵一发而动全身,我们王家的压力不小。”

    王琛突然醒悟道:“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看来一直是我小看了江家。”

    王家道:“二弟,我们是时候该为王家的未来做打算了。”

    王琛道:“不知道大哥是如何打算的”

    王佳道:“还记得淳安霹雳堂雷家么”

    王琛道:“当然记得,四月初六,霹雳堂也是一夜之间被灭,灭在南宫世家和君傲堂的合作之下。”

    王佳道:“如果只有慕容世家和我们对峙,我们还能够坚持一下,但是如果君傲堂和慕容世家联手,我们王家绝对不是对手,我们要做好两手准备。”

    王琛眉头皱了一下道:“哥,你说的两手准备,莫不是准备和江家联手,还有一个是将王家秘密转移”

    王家深感欣慰道:“对,就是这样,我打算派三第去和江家交涉,而你则将王家的一些弱小带走,如果我们一旦不幸败了,你们也能够为王家保存香火。”

    王琛立刻反对道:“我不走,要我看着你们为王家浴血奋战,而我却一个人独自偷生,我不做这苟且之事。”

    王佳叹了一口气道:“这种事,非你不可,这件事关系着王家的未来,责任重大,更何况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想想卿晨。”

    王琛一下子哑然,的确,自己不在乎生死,可是卿晨呢,自己怎么舍得让她一个人独自面对苦难

    王琛默然道:“我会好好带领族人,去一个安全的地方,只要王家没有灭,我们一定会回来,若是灭了,我们会带着你们的意志活下去。”

    王佳重重地拍了一下王琛的肩膀道:“你去吧,化整为零,带领族人离开。”

    王琛虎目有泪,擦也不擦道:“大哥,保重。”说完,王琛头也不回地走了。

    接下来,王家的一些小孩和女流之辈,都被化整为零秘密地离开了滁州。一些坚持不愿意离开的人,王琛也没有强迫,毕竟这一次出走,小孩才是关键,他们是王家的未来和希望。王琛带着这一批族人离开了皖东滁州王家,他们要去的地方是蜀中,蜀中是唐门的势力,在哪里,会有唐门的势力庇护,一般人也不敢随意地在唐门的地盘犯事,在那里躲着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王佳看着王家,突然觉得王家变得冷冷清清的,一下子欢声笑语都不见,耳边仿佛有惨嚎声,那是王家子弟战死前发出来的怒吼。王佳抬头,看着天上的太阳,蓦然间觉得有点冷,王家真的要和南宫世家一样了么

    这时,王谢已经从鄂东浔阳江家回来。王佳看着王谢一脸的郁色,便已知道结果,王谢正想开口,王佳已道:“我已知道了结果,进去吧。”

    王谢看着王佳表情冷然,便已经知道没有再说下去的必要,便和王佳一起进了屋。

    王佳坐在椅上,王谢坐在下面。

    王佳缓缓开口道:“二弟已经带领族人去了蜀中,如今王家之内就剩下我们了。”

    王谢道:“我回来的时候,在路上遇见了他们。”

    王佳叹了一口气道:“三地,你去将其他人召集过来。”

    王谢应承了一声,然后便出去了,整个房间内只剩下王佳一个人。王佳开始觉得疲惫,家主根本不是召集之前想的那么风光,那么容易,自己开始理解自己父亲的疲累。王佳只觉得有千斤的重担压在肩上,整个家族,上千人的性命都在自己手中。他们的存亡,全部都依赖于自己,自己一个小小的错误,很可能导致灭族之祸。

    王佳坐在椅上,想着想着,竟然睡着了。王佳做了两个梦,一个是梦见自己骑着宝马,手拿长剑,在大道上驰骋。遇见一群强盗,然后自己扬眉剑出鞘,三两下就将他们打得屁滚尿流,然后自己再马上快意地笑。另一个,王佳梦见了自己的父亲,王宗道看着年轻的儿子,然后道:“佳儿,你要好好保护王家,带领族人好好地生存下去。”

    王佳醒后,愣愣地看着房梁,看不清表情。

    过了一会,在王谢的召集之下,王家的一些重要的人物都全部来齐了。

    王佳看着众人,过了徐久才缓缓开口道:“关于慕容世家和我们王家要开战的事情,我想听听你们的看法。”

    王云灭资历最长,因此第一个发话,王云灭道:“看如今的形势,我们和慕容世家一战实在难免,慕容世家虽然为江南第一世家,但是我们王家还是能够与之一战。日前,李傲放在姑苏地界遇伏,凶手尚未查清,慕容世家也有一定的嫌疑,虽然慕容世家和君傲堂联姻,但是君傲堂在一开始之初,绝对不会派自己的势力来帮助慕容世家,因此我们要是先发制人,主动出击,后果尚未可知。”

    王云灭的一番话,无疑给予了其他人信心,一时间众人纷纷发表自己的意见,总体说来,众人都觉得王家的前景很好,未必会输给慕容世家,毕竟王家在人数上面占据着优势。

    王佳在上面看着众人,他身为王家的家主,看得自然要比其他人远,不可能像其他人那样只看到己方的优势,而看不到己方的弱点。王佳停顿了好久才道:“慕容世家,有慕容秋水和慕容海棠二人,这两个人,我最多能够和慕容海棠一战,慕容秋水我实在是没有把握能够战胜他。”

    王佳这番话,像是一瓢冷水,一下子将众人的热情给浇灭了。的确,光慕容秋水来说,整个王家恐怕无人是其对手,放眼整个江南,说慕容楸水是江南第一人都不为过。慕容秋水年纪轻轻,而年过五十的慕容龙城都已经不是他的对手,如此惊艳绝绝的高手将是王家致命的存在。虽然王家在人数占据着优势,但是没有人能够抵御住慕容秋水,那么再多的人都只是炮灰。

    王谢和王琛并称为王家的两大智囊,王谢惊喜地喊道:“我们可以找神无心前辈帮忙,有他在,我们就不惧怕慕容秋水了。” 嫂索十三少剑

    王谢的话无疑是提醒了众人,的确,神无心曾经答应了做王家的长老,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找神无心帮忙,王家的人仿佛一下子看见了希望。不仅仅如此,王佳还想到了一个人,西门吟杏,一代剑神西门吹雪的后人,有了西门吟杏和神无心的帮忙,王家终于可以说是有足够的实力和慕容世家一战。

    王佳道:“三弟,你带人去无忧谷找神前辈,我则用神前辈留下的信鸽,联系他,请他来帮忙。”

    王谢道:“好,我这就带人出发,去无忧谷找神前辈。”

    王谢走了,带着众人的希冀,大家都希望王谢能够及早地找到神无心,如果神无心来得太晚,那么王家也将不存在了。

    众人散去,王佳站在院落中,晴朗的天空,没有太阳,却显得有点闷热,看来即将有一场暴风雨来临。王佳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够找到西门吟杏,但是不管找不找得到,他都要去找一找,这件事事关王家的存亡。

    有了神无心和西门吟杏的帮助,王家一定能够渡过这次的难关,王佳甚至在考虑,要不要让王琛回来。

    王佳一步步地走出王府,微风吹来,王佳的眉头缓缓地舒展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