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零七章 男儿膝下有黄金

第二百零七章 男儿膝下有黄金

 热门推荐:
    王佳独自一人来到西门吟杏的居处,房门紧闭,看来西门吟杏不在。既然主任不在,王佳也不好擅自推门而入,于是便在房门外等候主人归来。但是主人何时走,又会何时归来也许是一天,也许是一个月,甚至可能是一年,但是无论时间多久,王佳都要耐心地等,一直等到西门吟杏归来。

    王佳等候了许久,也不见西门吟杏归来,于是便绕着房子四处看看。走着走着,王佳走到了一片杏园,杏园外面的杏子有一批刚好是早熟,王佳伸手便摘了一颗,放心口中,恍若无人地吃了起来。

    本来以为这杏子会有一些苦涩,没想到,有的只是微酸而已,一时间王佳食指大动,又摘了几个,吃了起来。王佳杏子还没有吃完,便已听到声音,之间西门吟杏道:“一个杏子十两银子,你吃多少,赔多少。”

    王佳听见声音,立刻起身喜道:“好,不管多少银子,我都出。”

    西门吟杏哼哼了两声,没有说话,转身便想房间走去,王佳立刻跟了上去。

    西门吟杏进房后直接道:“说吧,来找我什么事情”

    王佳道:“你怎么知道我来找你不是来探望你”

    西门吟杏道:“王大家主那么忙,怎么会有空来探望我这样的闲云野鹤,说吧,什么事情。”

    王佳笑道:“既然西门兄这么爽快,那么我就说了。”说话间,王佳已然换了一副正经的表情道:“这一次我来,是想找你帮忙的。”

    西门吟杏喝了一口茶道:“帮什么忙”

    王佳道:“我们王家要和慕容世家开战,我想西门兄能够助在下一臂之力,帮助王家和慕容世家一战。”

    西门吟杏眼皮提了提道:“你们王家和慕容世家开战,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干嘛要去趟那趟浑水”

    王佳心中很平静,西门吟杏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西门吟杏并不像插足王家和慕容世家的纷争,这位这并不是什么好事,毕竟有点理智的人都知道和慕容世家为敌,并不是那么舒服的事情,无疑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王佳这个人本身也是很有傲气的,作为王家的大少爷,新一代的家主,王佳在各方面都很出色,年轻人的自傲,王佳虽然收敛,但是还是存在的。虽然王佳有傲气傲骨,但是这一切和王家的安危比起来,都不算什么,王佳宁愿放低自己的身价和傲骨,只为求得西门吟杏的援手。

    王佳缓缓起身,西门吟杏嘴角起了笑意。王佳并没有如西门吟杏所想的那样,立刻转身离开,反而令西门吟杏错愕的是,王佳突然跪了下去。

    男儿膝下有黄金,王佳这一跪,无疑比任何话都管用,彻底深深地震撼了西门吟杏。西门吟杏看着王佳坚毅的表情,缓缓开口道:“好,就凭你这一跪,上刀山,下火海,我西门吟杏也奉陪。”

    西门吟杏一边说,一边早已伸出手,将王佳拉起来,两只大手紧紧地握在一起。王佳开口道:“从这一刻起,你就是我兄弟。”

    西门吟杏嘴角笑道:“兄弟,好,从现在开始,我们是兄弟。”

    这一天,西门吟杏和王佳两人就在西门银杏的房间喝酒畅聊起来,两个人惺惺相惜,聊了许久,一整夜,房间的灯光到天明的时候才熄灭,两人也喝得烂醉,天明的时候才上床休息。

    第二天,西门吟杏便关上房门,带着祖传的乌鞘剑,和王佳一起来到了王家。王佳带着西门吟杏到了王家,没有人不对西门吟杏尊敬的。西门吟杏一时间成为了王家的贵客,就连王云灭和王辉等人都对他客气三分,西门吟杏自然知道这是他们看在自己帮助王家的份上,所以才对自己那么尊敬。

    王佳将王家和慕容世家的情形说给西门吟杏听,西门吟杏大概知道了两家的情形,王家和慕容世家各有千秋,但是慕容世家的慕容秋水却是王家最大的难题,当西门吟杏知道王佳请自己来帮忙,就是希望自己能够帮王佳一臂之力,对付慕容秋水。

    西门吟杏有点苦恼,听到慕容秋水的名字就有点头大,毕竟对手是江南第一人慕容秋水。西门吟杏问道:“除了我,还有没有别的帮手”

    王佳点头道:“有,一代少林高僧,七喜大师,神无心前辈。”

    西门吟杏眼睛眯起来道:“是拳掌双绝神无心前辈,既然有他来帮手的话,想必和慕容秋水一战还是有几分胜算的。”

    王佳迟疑了一下道:“神无心前辈喜欢云游四方,我们暂时还没有找到他。”

    西门吟杏道:“如果慕容世家发难,我们怎么应付”

    王佳道:“光凭一个慕容世家,有你我二人,也不畏惧他们,怕只怕君傲堂和慕容世家联手,那样子...”

    西门吟杏打断道:“我现在有点不想听了,改天再说吧,我先去休息。”

    王佳欲言又止道:“好,我带你去。”

    西门吟杏跟着王佳来到房间,王佳道:“我的房间就在你的隔壁,有什么事情,你可以随时喊我。”

    西门吟杏道:“好,你去处理其他事情吧。”

    王佳走后,西门吟杏一个人躺在床上,静静地思考着,对于慕容世家和君傲堂,毕竟还是有一些了解。西门吟杏在脑中思索着,自己来帮王佳的忙是不是对的。

    西门吟杏想起了自己的女孩,烽火凉杏,那个美丽的女孩,一生中的最爱。自己当初就是因为帮江湖朋友的忙,而引起别人的仇杀,但是那些人杀不了自己,便对凉杏下手,等自己赶到的时候,见到的只是凉杏冰冷的尸身。从那以后,西门吟杏再也不想管其他人的事情了,但是这一次因为王佳的一跪,自己又破坏了自己诺言。

    西门吟杏觉得反正凉杏已经不在了,自己从此孤身一人,也没有什么好牵挂的,也没有什么好害怕的,索性好好地和慕容秋水大干一场,就算是死在慕容秋水的手上,也算是一件好事,毕竟能够和凉杏相见了。

    西门吟杏躺在床上,想着慕容世家和王家的事情,但是却缓缓地睡着了。西门吟杏做了一个梦,梦到了凉杏,凉杏一点都没有变,还是那么快乐,还是那么美丽。但是这一切自己都已经见不到了,西门吟杏蓦然间有一种想要掉泪的冲动,但是一瞬间又将眼泪给逼了回去。

    西门吟杏起身,朝着室外走去,黄昏微黄的光笼罩着大地。西门吟杏刚出门,便已经有下人在等候,西门吟杏一出来,下人便问道:“西门公子,请问有什么吩咐么”

    西门吟杏道:“没有,我只想四处走走。”

    下人应承了一声,然后又静静地站立在西门吟杏的身后。

    西门走了几步,发现那个下人始终不远不近地跟着,西门吟杏停步,转身问道:“你为什么一直跟着我”

    下人道:“小人名叫王安,家主吩咐小的要用最高的规格接待您,只要您有什么吩咐,小的要在第一时间内给办到或着通知他。”

    西门吟杏心想道:“以最高的规格接待么。”

    西门吟杏道:“你不要跟着我就行了,我自己就四处走走。”

    王安道:“是,西门公子。”

    西门吟杏一个人悠闲地闲逛,不知不觉地走到着,听见有人练武的声音,便依着声音寻去。走进一座院落,发现原来是王佳在练武,不过这个院子附近都看不见人影。

    西门吟杏轻轻地走了进去,没有发出一丝的声响,而一心专注于练武的王佳并没有发觉有人走了进来。西门吟杏就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王佳练剑,王佳的剑法,稳中有奇,奇中生变,可谓是一流的剑法。这一切并没有让西门吟杏感觉有什么特别的,王家的剑法自然是上乘的剑法,不然王家也不会是江南一大世家,不过最后一招却是让西门吟杏震撼不已,那一剑可谓是剑中之帅,仿佛天下间的剑都是受那一剑指挥一样。

    王佳练完剑后,一下子便发现了西门吟杏,王佳立刻迎了上来,笑道:“你第一次来,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西门吟杏道:“我走着走着,就走到这里了。你刚才的最后一剑叫什么”

    王佳道:“那一剑是王家剑法中的最后一式之一,王剑所指。”

    西门吟杏眉头皱了一下道:“最后一式之一难道还有之二么”

    王佳点头道:“不错,是还有之二,之二是王师点将,刀法有一招是王刀所向。”

    西门吟杏笑道:“王门五绝,刀剑擒拿手,棍棒白玉扇,果然名不虚传,听说五绝你都会。” :\\

    王佳道:“怎么可能,五绝我虽然都有涉猎,但是不可能全部都精通,我最多就回其中的二三门而已,要想精通所有的全部,我至少还需要再练上二十年才能做到。”

    西门吟杏道:“那你的武功如今到了什么地步”

    王佳道:“我的武功现在和你的功夫差不多,如果我出奇招的话,也许能够险胜于你,但是我绝对不是慕容秋水的对手。”

    西门吟杏问道:“那慕容秋水如今已经到了什么地步”

    王佳道:“据我所知,慕容秋水目前尚未败过,只能用深不可测来形容,谁也不知道慕容秋水的武功有多高,我只知道他的轻功很高,是踏雪无痕。”

    西门吟杏吸了一口气道:“踏雪无痕么。”

    两人相视,再也没有说话,彼时已经不需要言语,慕容秋水之可怕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