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一十一章 将军百战穿软剑

第二百一十一章 将军百战穿软剑

 热门推荐:
    慕容秋水自腰中抽出一把软剑,所有的慕容子弟都震惊了,谁都不知道慕容秋水除了精通刀法之外,竟然还会剑法,而且还用的是软剑,而剑就缠在腰中。

    剑法之中,最难练的便属于软件,因为刚度不够,非常难以掌握。不会用的人只会伤己,根本无法伤人。王佳眼神凝重,慕容秋水会使软剑这一个消息,王仁并没有报告过来,看来这个消息连王仁都不知道。

    王佳也抽出了自己的剑,剑身长而宽,带着寒气,泛着精铁的冷光,是一柄征战沙场的名剑,这把剑是王家祖传的剑,剑名“将军”。王家还有一柄刀,叫“沙场”。“将军”,“沙场”是王家的家宝。

    慕容秋水看见王佳手中的剑,当场肃然起敬道:“将军宝剑,今日一见,实在是好剑,让在下叹服。”

    王佳道:“出招吧,让我见识一下姑苏慕容秋水的剑法。”

    两人不再答话,这样的战斗不容分心,稍微的分神便能够决定胜负。慕容秋水手腕一抖,手中的软剑像绳子一样,向王佳缠去。王佳反应也是极快的,将军一震,嗡嗡的声音传开来,像是将军的怒吼,众人才领略道名剑“将军的厉害”,同时也知道了这柄为什么会叫将军。

    古诗云:“将军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誓不还。”

    慕容秋水的软剑一碰见“将军”,在气势上便弱了一分,将军凛冽的寒气,让软件根本无法缠绕。慕容秋水微咦了一声,眉头皱了一下,但是历来的自傲让慕容秋水不愿意就这样放弃。于是慕容秋水打算强攻,慕容秋水手臂一振,软件竟然直挺挺起来,像一柄铁剑一般,王佳一看便知道慕容秋水这是靠深厚的内力让软剑直立起来。

    两柄剑就这样硬生生地相遇,然后相斗,两人剑招速度之快,只教人叹服,旁观的人,目力稍微低一点的人根本看不清他们的剑影。两人相斗到后面,只看得见无数的剑影和火星四溅。

    一开始两人快速地交锋,但是没有分出胜负,转而剑招变得缓慢,但是绝对不慢,比起之前的剑影如飞,现在可以看得见剑招,不知道两人是打得累了,所以会慢下来,还是因为两人在积蓄力量或试探对方。

    王佳心中无比的震撼,自己虽然剑法不是最厉害的,但是在自己众多的武功中,剑法也是排第二的,如今已经打了这么久,凭借着祖传的将军,竟然还是没有能够将慕容秋水打败,那慕容秋水的刀法到底到了什么境界

    慕容秋水经过这一阵激斗,觉得自己还是不适合剑法,刀法还是比较适合自己。

    慕容秋水剑身一抖,像灵蛇一般缠了上去,软剑不再直挺,毕竟那样子耗费的内力过剧,等下子还要打第三场,还要保存体力,这一场自己注定赢不了。

    王佳握剑的手又紧了一分,将军的气势又浓了一分,仿佛所有的兵器都要在它的面前低下头。王佳身形一晃,晃过软剑,向慕容秋水迎来,慕容秋水反应更快,在王佳还没有晃的时候,已经侧飞而去,王佳便扑了一个空。但是王佳角还未落地,身子已经改变方向,双足刚点地,猛的一发力,整个人便向慕容秋水弹去。

    慕容秋水身子突然就拔高,王佳瞳孔收缩,慕容秋水用的轻功赫然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因为慕容秋水的身体向上升了三下。慕容秋水的身子在极高处停下来,然后整个身子倒转,头朝下,手中的软剑,舞成一个圈,向王佳笼罩来。

    王佳蓦然有一种中了圈套的感觉,因为他发现不管自己朝那个方向躲避,都是在慕容秋水的剑下,受到慕容秋水的袭击。既然没有地方可以躲避,那么便不躲,王佳便站在剑圈的中央等待着慕容秋水的剑攻下来。

    在慕容秋水的剑离王佳头顶只有三尺的时候,王佳动了,他向下蹲了下去,不要以为王佳这一招是为了躲避。只见王佳身形突然一低,然后一脚狠狠地跺在地面上,立刻地面出现了一个五公分深的脚印。而王佳也凭借着这一脚之力,整个人向上冲去,这样一来,优势又在王佳的手中。

    一瞬间,局势突然变化,让众人看得目不暇接,神无心对王佳直点头,反应果然够快,不愧是王家年轻一辈最优秀的人,如果给予足够的时间,王佳的成就一定会很非凡,一定能够将王家这个家族给振兴起来,因此不管怎样,自己都要帮助王佳将王家给保住,不能够让慕容世家和君傲堂的计划得逞。

    慕容秋水整个人旋转着向王佳笼罩而去,突然一柄剑从中破空而出,幸好慕容秋水反应够快,只要慢一分,不然那一剑一定穿身而过。慕容秋水想停下来,但是由于身体的惯性,还是在旋转着。慕容秋水用尽全身的力量强行阻止自己的身体继续旋转,这一个急停竟然停住了,不得不让人佩服。

    慕容秋水的身子虽然停住了不继续向下,但是由于惯性和冲击力,加上慕容秋水自身的蓄意而为,慕容秋水斜飞了出去,刚好落在自己的马上。虽然慕容秋水人避开了这一剑,但是他的衣服却没有避过,他的衣服被剑划开了一个大口子,这说明王佳只差那么一点,仅仅是一分,便能够将慕容秋水击伤,甚至能够杀了慕容秋水,因此王佳在心中是无比遗憾的,自己还是太过于急躁了,如果自己再慢一点,等一等,慕容秋水绝对避不过自己这神来一剑。

    慕容秋水借力飞回自己的马上,这一招也足以让人惊艳,这需要多么好的控制力。不一会,便又慕容子弟为慕容秋水送来了一件新的白衣,不管怎样,都不会让慕容秋水穿着破衣去战斗,而慕容秋水也借这一段时间和王佳聊了起来。

    慕容秋水笑道:“王兄的剑法,恐怕还没有全部露出来吧在下还想讨教两招。”

    王佳不怒也不笑道:“既然慕容公子肯赏脸,在下自当奉陪。”

    慕容秋水换过衣服,身子上抬,脚才马鞍,向王佳直飞而去。慕容秋水右手疾挥,剑影纵横交错,一连出了三十七剑,但是王家只用了一剑便接下了这三十七剑。西门吟杏看得一清二楚,王佳只用了一剑,用的是王剑所指。

    面对慕容秋水纵横交错的剑影,王佳缓缓拔剑,一剑平淡无奇,直生生地向前刺去。这一剑,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平庸之人自然见平庸。王琛的表情是激动的,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因为这是王家剑法中的绝技,王剑所指。而很多人看着这一剑,纷纷觉得王佳是山穷水尽了,没有什么能力了。

    有话说,真理是握在大部分的人手中,也有话说,真理握在少部分的人手中。其实,这些话,都他妈的是扯淡,狗屁不通的话,什么依据都没有。真理只有一个,那便是对的,所谓的大部分和少部分只不过是刚好凑巧而已,真理哪来那么明显的界限之分

    两剑相交,那么到底是谁输了剑影散去,只见两剑竟然连在了一起,剑又怎么会连在一起但是两柄剑真的是连在了一起,只见慕容秋水的软剑被“将军”从中穿过,这一剑赫然便是王剑所指。

    慕容秋水面不改色道:“想必这一剑必定是王家剑法中的王剑所指了。”

    王佳道:“正是。”

    慕容秋水笑道:“输给了王剑所指,我输得也不冤,下一场我们比刀吧。”之前没有掌握主动权,下一场一定要掌握主动权,不然如果王佳提出比扇功,那么自己必输无疑。

    由于慕容秋水提出比刀法,王佳在众人面前,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毕竟自己已经用了两次机会,最后一次机会让给慕容秋水选择,很合理。

    王佳道:“好,既然慕容公子想比刀法,我自然奉陪。”

    慕容秋水笑道:“好,那么请出招吧。” 本书醉快更新##

    王琛已经将刀递给了王佳,刀便是和“将军”齐名的“沙场”。而慕容秋水拿的只是一把青色的弯刀,但是看起来好像不够弯,一尺三分长。刚好可以放进袖子中,但是慕容秋水的这把刀却不是袖中刀,楚天情送给莫北的那柄青城刀才是袖中刀。

    慕容秋水的刀法天下有名,但是慕容秋水的刀却是很少见人,因为慕容秋水一般不带刀。王佳握刀便主动出击了,对面慕容秋水的刀法,绝对不能够让慕容秋水占据先机,不然要想扭转局势那便比登天还难。

    王佳的刀,快而猛,无刚不折,遇强更强,这一刀无比凌厉地向慕容秋水砍去,但是这一刀却没有了结果。因为慕容秋水出刀了,慕容秋水跃身发出一刀,这一刀有着横扫千军的动作,但是气势却一点也没有,看起来软软弱弱的。

    其他人也许以为这一刀根本是故作声势,但是只有王佳知道这一刀的厉害。王佳感觉自己的刀砍出去,就不见了,接着自己看见了一片青碧色的天空,而这天空里飞过一道白光。王佳脑袋里嗡嗡作响,只有一个念头,自己败了。

    王佳站立不动,“沙场”也无力地垂了下来,慕容秋水也已经收刀。众人不明白为什么王佳和慕容秋水竟然不打了,直到过了良久,王佳开口说:“我输了。”众人更加迷糊了,但是慕容子弟却清楚得很,因为王佳的胸前的衣服,有一道很大的口子,还有着一丝血迹。

    王佳动作迟缓地转身,众人才发现王佳的胸前的口子,这才知道为什么王佳会说自己败了。对于慕容秋水一刀击败了王佳,留给众人的只有无比的震惊。王佳走了几步,突然转头问道:“慕容公子,你那一刀是不是叫青天白练”

    慕容秋水听后,面容震惊,吐了一口气道:“我和别人过招以来,你是第一个说出我刀法的人。”原来,青天白练不仅仅是招式,更是慕容秋水的刀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