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一十二章 千树寒梅压海棠

第二百一十二章 千树寒梅压海棠

 热门推荐:
    如今,两人平手一场,胜负各一场,如此算来,算是平手。

    虽然表面上是平手,但是从战局方面来看,无疑是慕容秋水更为厉害。慕容秋水不仅仅是让王佳震惊,更是让所有人都震惊了,因为他只用了一刀便击败了王佳,而王佳胜过慕容秋水的那场比试,还打了许久,如此算来,慕容秋水实际上是赢了王佳。

    西门吟杏觉得,自己和王佳两人联手,都不一定能够对付慕容秋水的刀。那究竟是一把怎样的刀,青天白练又是一种怎样的刀法这一切,都只能事后去问王佳了,但是毋庸置疑的是慕容秋水的个人实力确实非常强,强到可以影响整个战局。

    王佳和慕容秋水平手之后,事情自然不能这样随便就算了,肯定还要有人出来分个胜负,不然唯有混战,杀得血流成河分出个胜负。由于两家都不愿意在这样的情形下动手,于是两家再继续派人出来战斗。

    慕容世家的慕容海棠站了出来,慕容秋水已经打过了,和身份相当的王佳。那么接下来该换自己了,慕容海棠提剑出场,扬声问道:“第一局,双方平手,接下来,由我出战,战败的一方,今天必须先退兵。”

    王佳道:“好,输的一方,必须暂时退兵。”

    本来王琛要出战,但是西门吟杏阻止了王琛,抢先一步道:“这一战,由我来领教慕容世家的高手高招。”

    王琛见状,很是不懂,西门吟杏不管怎么说,始终不是王家的人,这一战,理应来说是自己出战,为什么西门吟杏要抢着出战但是既然西门吟杏已经开口,王琛也不再说什么,好好地站着看两人的比试。

    王琛还没有站定,王佳已经向后走来,穿过人群,王佳对王琛道:“二弟,如果等会一旦两家打起来,你将这些老百姓给保护好,将他们送回城中。”

    王琛一下子便明白了王佳所说的,点头道:“好,我这就去安排。”

    王佳点了点头,王琛的身子便隐没在人群中,王家的人群,虽然从正面上看并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那些人在站着,但是如果你从上方看,便能够发现不停的有人在穿梭着,都是王家子弟。这些子弟在王琛的调度下,有秩序地调换着位置,慢慢的,你会发现,王家子弟都几乎站在了最前面了,这样一来,最先抵抗慕容世家的便是他们,给予其他人保护。

    王琛这么做不仅仅是保护了滁州城跟随而来的百姓,更将王家子弟的作用最大化,可以用最有效的方式去御敌。王琛心中有一点不明白的是,王佳所说的如果一旦开战,这个一旦开战,是指大哥想等他们比试完后,直接发动进攻命令么

    西门吟杏和慕容海棠,两人只是互相拱了拱手,连姓名都没有报,便直接开打了。

    西门吟杏一抬手便是长剑激射而去,慕容海棠侧身避过,拔剑相击,闪身而退。接下来便是一场激战,两人打得酣畅淋漓,其他人也看得很过瘾,但是王佳内心却是着急的,这样的局势虽然打得很精彩,但是却不是他想要的,王佳所想看到的局面是西门吟杏快速地打败慕容海棠。

    场上打斗的局势经过两人的一阵互相试探之后,现在已经是真刀真枪地打了起来,局势已经变得非常火热,一个不慎,很可能会分出胜负,一败便没有翻身的机会。西门吟杏感到了一股压力,慕容海棠果然不愧是慕容世家的双子星,虽然慕容秋水那么耀眼,但是慕容海棠也是足够闪亮。

    慕容海棠也是同样的感觉,这个西门吟杏从来都没有听过,江湖从来没有这个人的消息,可是武功之高,实在是令人震惊,看上去实力比起王佳并不差。慕容秋水也开始注意起来西门吟杏,慕容秋水盯着西门吟杏的剑,这个剑法貌似有点与众不同。

    王佳的剑法让人感觉就是一个将军的剑法,征战天下,剑招凌厉凶狠,而慕容秋水的剑法则是充满了温柔,剑法中带着诗意。而西门吟杏的剑法好像在下雪,但是却又不是下雪,却带着微微的寒意,却不是那么的明显。老道有如慕容秋水和神无心都没有看出来西门吟杏的剑法到底是什么。

    慕容海棠能够感受到从西门吟杏的剑锋上传来的寒意,如果被此剑击中,那么肯定不会有活命的机会。慕容海棠觉得自己需要再拿出一点本事出来,试探武功也应该到此为止了。慕容海棠,肩膀一动,手中的剑一片光影,闪电般地击了七下。但是西门吟杏绝对不是浪得虚名,一个沉身,一瞬间挽了八个剑花。

    挽一个剑花而已,只要练过剑的人都会,但是一瞬间挽了八个,这便不简单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做到的。而且西门吟杏的这八个剑花也不是随便挽出来的,这八个剑花不仅仅挡住了慕容海棠的七击,而且还还了一击。

    慕容海棠身子疾退,一剑刺中剑花正中心,剑花立消。慕容海棠开口道:“你刚才的那一招,想必便是千树万树梨花开吧”

    西门吟杏道:“你那七击想必就是七星海棠,你还有暗器七星海棠没有用,对不对”

    慕容海棠脸上掩饰不住的震惊,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用暗器七星海棠”

    西门吟杏低低地笑道:“慕容海棠的七星海棠,在江湖上如此鼎鼎有名,我又怎么会不知道”

    慕容海棠突然觉得自己犯了一个错误,常识性的错误,既然王家和慕容世家开打,肯定会将自己和慕容秋水的资料调查清楚。慕容海棠还在思索着,西门吟杏的剑已经开始攻了过来,剑法快而狠,绝对不给人喘息的机会,一旦击上,肯定不留活口。

    慕容秋水在一旁一直盯着西门吟杏的剑法看,慕容秋水慢慢地开始有了点眉目,知道西门吟杏的剑法了。

    西门吟杏和慕容海棠两个人的打斗已经进入了一个白热化的状态,随时都是分出胜负的关键,此刻绝对不能够有人打扰,一旦被影响,那么那个人随时都可能输掉。

    两人的额头都已经流出了微微的汗珠,两人已经打了很久了,但是如今从形势看来,两人并没有谁能够占得一星半点的优势。但是两人真正的实力到底有没有露出来呢答案是肯定的,没有,两人虽然战斗到了白热化的地步,但是毕竟谁都赢不了谁,两人都想看看对方最后的底牌是什么,希望为自己多争取一分赢的机会。

    两人还在继续打斗着,不分胜负,但是众人都已经开始不耐烦了,处于一种情绪烦躁的时候。已经开始有人起哄,叫嚣着:“既然打不赢就下去,别在场上丢人现眼。”

    众人的声音,并没有对两人造成多大的影响,但是无疑却加快了两人的对决。完全没有影响也是不可能的,多多少少总是有一点影响的,就拿慕容海棠来说,他承载了许多的压力,作为这次慕容世家行动的总负责人,如果战败了无疑是对自己形象的一个打击,更重要的是会严重地打击慕容世家的士气。

    慕容海棠更加觉得自己需要赢得这一场胜利,但是正是由于慕容海棠想得太多,所以失去了一个先机。于慕容海棠完全不一样的是,西门吟杏根本就没有去想那么多,因为他没有什么负担,他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就是结果只有一个,自己赢,不管怎样,自己都不会输。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慕容海棠先失一招,只是慢了一下而已。然后便先机尽失,再后来便没有获得先机。虽然发现了自己的疏忽,慕容海棠想尽力夺回机会,但是他发现不管他多么努力,都是徒劳,因为西门吟杏根本不给他机会。

    这样子下去,败定了,慕容海棠心中在狂呼着。于是慕容海棠决定放手一博,成败在此一举。慕容海棠孤注一掷的一剑击出,但是却是一点效果都没有,只见西门吟杏一剑仿佛从九天来,又仿佛从北国的冰天雪地里来,一下子便让江南成为了冬天。慕容海棠对剑法多多少少也有一些了解,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奇怪的剑法。

    慕容海棠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已经发现自己败了,因为慕容秋水出手了。也正是因为慕容秋水的出手,才救了慕容海棠一命,不然慕容海棠已经死在了西门吟杏的剑下。慕容海棠惊出了一身冷汗,之前的情况竟然这么凶险,那究竟是什么剑法,竟然能够让自己一瞬间陷入了迟钝。

    慕容秋水出手救下了慕容海棠,正面对着西门吟杏,然后缓缓开口道:“你刚才所用的剑法,是千树寒梅吧” 百度嫂索 十三少剑

    西门吟杏一脸的震惊道:“你怎么知道”

    慕容秋水的这番话,实在是让西门吟杏震惊,因为千树寒梅这一招,他才刚用而已,就连王佳也不知道,而慕容秋水竟然能够在短短的时间给推测出来,这是何等的能力

    慕容秋水淡淡道:“我一直在观察你的剑法,当你用出这一招的时候,我就基本上猜到了,你是一代剑神西门吹雪的后人吧”

    慕容秋水此话一出,所有人都震惊了,除了王佳,因为这一点,王佳早已经知道了。但是除了王佳,王家其他人谁都不知道,西门吟杏竟然是西门吹雪的后人。而这个消息,王佳守口如瓶,如今却被慕容秋水一口给揭露了,王佳是何等的震惊,目光又低沉了一分,这个慕容秋水实在是超乎了自己的想象。

    既然身份已经被人猜出来了,西门吟杏也不再否认什么,收剑道:“我是西门吟杏。”

    慕容秋水点头笑道:“原来是西门吟杏公子,一代剑神之后,失敬失敬。”

    西门吟杏什么话都没有答,自顾自地走回队伍之中,虽然这一战赢了,但是没有杀掉慕容海棠,还是让西门吟杏心中微微有着芥蒂,心情不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