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一十四章 扇舞春秋与江山

第二百一十四章 扇舞春秋与江山

 热门推荐:
    营帐外声势震天,但是却丝毫影响不了营帐内的人。

    不管营帐外的情况怎么样,都不及营帐内的情况重要,毕竟双方的首脑才是最重要的。王佳和慕容秋水代表着双方的绝对核心和精神象征,无论哪一个死了,哪一方都会陷入一种兵败如山倒的状况。

    营帐内的局势已经变得不一样了,王佳和西门吟杏一左一右,一前一后互相夹击慕容秋水,配合之老道,仿佛一起练过十年的功夫一般。王佳和西门吟杏的配合不是偶然,他们一早已经开始配合,从西门吟杏来了王家之后,每天他们都会一起配合。因为单凭个人的能力是完全杀不了慕容秋水的,但是两个人如果没有很好的配合,那还不如一个人单打独斗来得好。

    为了击杀慕容秋水,两人已经作了很多的准备,光情景模拟,就做了很多种假设,至少已经训练了一个月。他们势在必得,他们一定不能输,因为已经没有了退路,毕竟这不是江湖比试,也不是行侠仗义,这关乎着王家这个家族的兴衰。

    慕容秋水眼中有赞赏之色,这两个人都算是一流高手,赞赏的同时,慕容秋水也在流冷汗。这两个高手的配合那么好,自己每一招都小心翼翼的,只要稍微不小心,便会给他们找到一个突破口,然后自己会输得很惨。慕容秋水虽然很想出刀,但是却被逼得根本不能用刀。

    慕容秋水心中明白,其实就算自己用刀,也不一定能够战胜这两人的联手,因为两人的配合实在是太好了,好得自己找不到突破口。更何况他们两个都是一流的高手,单打独斗虽然及不上自己,但是两人联手完全不弱于自己。

    王佳和西门吟杏的攻势愈加凶猛了,同时慕容秋水躲避起来也更加难了,更加没有空出刀。慕容秋水不出刀则已,出刀一定要有所收获,但是如今看来这很困难,甚至连拔刀的空闲都没有。

    王佳和西门吟杏两人围攻慕容秋水已经有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但是却依然没有看到什么成效,慕容秋水一直在躲,两人疲于奔波,这样子,两人体力一定会弱下去,那么便是慕容秋水反扑的时候。王佳绝对不能给慕容秋水反扑的机会,但是两人联手都赢不了,又该如何

    王佳弃剑,将长剑向慕容秋水打去,然后自袖中掏出白玉扇。王佳白玉扇掏出,眼神亮了一分,王门五绝中,王佳最擅长的便是最难的白玉扇。相比起其他的绝技,王佳的白玉扇功夫可谓是超过了任何的祖辈。在整个武林中,王佳绝对能够排进前三。

    白玉扇带着重重的扇影向慕容秋水打去,这一扇,同时,也正是因为王佳弃剑,慕容秋水得以机会拔刀。慕容秋水的刀就那样斜斜地握着,仿佛很随意的一件兵器一般,但是这个兵器却是能够让天下人俱为之胆寒的水云刀。水云刀,用深海之铁石,用高山之冰水打造,日月涵养,带着一股清冷的气息,绝对是刀中圣品,和夕影刀相比,也教之不远。

    慕容秋水身子一跃,纵刀靠近西门吟杏和王佳两人,但是王佳既然手握白玉扇,岂是能够随意让慕容秋水近身的只见慕容秋水扇子急舞,让人眼花缭乱,几道白光打向慕容秋水,慕容秋水手中的刀几个翻转,将白光截下,赫然是白骨钉。

    慕容秋水话中带着嘲笑的意味道:“王家扇法,果然厉害。”

    王佳没有答话,白玉扇在手中翻飞,手法之巧妙,变幻莫测,让人惊叹不已,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扇法

    王佳大喝一声道:“扇舞春秋。”

    仿佛是整个春秋都给这一扇给清理了一般,可见这一招气势之大,威力之强。这一招之后,王佳并没有停下来,紧接着,王佳发出了第二招,又见一声大喝:“扇舞江山。”

    第二招和第一招完全是不同的,如果说第一招“扇舞春秋”是将时间给舞到了一起,那么第二招“扇舞春秋”便是将空间舞到了一起。两招结合便是将空间和时间给结合在了一起,原本这两招是分别独立的,是王佳将这两招结合在了一起,可见王佳智慧的一斑。

    “扇舞春秋”,是将时间给连在一起了,如果一旦被击中了一下,那么你至少能给扇子打中三十下以上,那一瞬间不只是一下而已,虽然你看起来你是被扇影或者扇风给打中了,其实不然,你是被无数重叠的扇影和扇风给击中了,倘若你被白玉扇击中,肯定伤得不会那么重。

    “扇舞江山”,是一个空间的结合,由于有了扇舞春秋在前,扇舞江山的威力便被放大,所以二者才会配合无间。扇舞江山一出,整个空间好像都被压缩了一般,慕容秋水现在便是感受到了无比压力,首先是四面八方的扇影和扇风向自己击来,虽然杂乱无章,但是每一道扇风却是那么凌厉,一接便会发现,一股股的内力如同潮水般不断地袭来,慕容秋水差点没有接住。

    慕容秋水双掌蓄满内力,接着一一将这些扇风击退。虽然这些扇影和扇风凌厉,但是在慕容秋水的面前并不能够算什么。同样也是由于慕容秋水的击退,导致之后受到更大的压力。原来,之前那些被慕容秋水击退的扇风和扇影刚刚退,却突然又前进了,继续全部打响慕容秋水。

    慕容秋水震惊了,为什么突然这些扇风又回来了慕容秋水双掌挥出,当场双手一沉,差点没有接住。慕容秋水一接之下发现,这些扇风不仅仅比之前更加猛烈凌厉,而且其中还夹杂着自己刚才打出的内力,怎么会又这么奇怪的事情

    王佳一直没有停下来,扇子还在飞舞着,虽然王佳离慕容秋水有一定的距离,但是这毫不影响王佳攻击慕容秋水。慕容秋水开始用刀劈,发现刀根本挡不住这扇功,四周的压力越来越大,慕容秋水觉得自己就好像处在一个箱子里,而这个箱子在不断地缩小,就快将自己压得喘不过气来。

    慕容已经没有过多的时间来思考王佳这个扇功了,因为再迟脱身的话,自己会被压成肉饼。硬闯出去虽然是可以,但是这肯定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这明显划不来,而王佳的扇功,好似形成了一睹无形的墙一样,将慕容秋水困在其中。

    王佳只能将慕容秋水困在其中,但是却是杀不了慕容秋水,虽然只做到这样子,但是已经是很不错了,试问天下间有几个人能够困住慕容秋水

    在一旁的西门吟杏并不是看戏的,他在一旁早已经看准了时机,就等时机一到便出手,将慕容秋水格杀在剑下。西门吟杏的剑法平平无奇地刺向慕容秋水,这一招虽然不是最厉害的,但是却是最有效的,最小限度地破坏王佳的扇墙,但是却同样能够攻击到慕容秋水。

    西门吟杏的剑缓慢地刺了进来,于此同时王佳也提高了功力,让慕容秋水感受到的压力更重了一分,为了能够让西门吟杏更加好地发挥。  .{.

    慕容秋水会坐以待毙么绝对不会,慕容秋水怒吼一声,一股磅礴的内力自四肢百骸发出,冲击着王佳苦心孤诣,努力编织的一个风墙。西门吟杏的一剑和慕容秋水自身的冲击之下,王佳受到了一股反冲击力,与此同时,慕容秋水利用这微小的空隙,一刀指天冲上了天空。

    慕容秋水这一冲之下,整个人破帐篷而出,在黑夜中,显得那样无端的惊艳。这冲天的一刀,让营帐外面的人都震惊了,这样的一刀加上慕容秋水的身姿,显得是那样的完美,无懈可击。

    慕容秋水还未落地,帐篷便已经四散开来,西门吟杏和王佳并肩看着慕容秋水。两人如此好的配合,竟然也让慕容秋水逃脱了,王佳和西门吟杏心中有着无尽的不甘。但是不甘归不甘,慕容秋水已经从困境中逃了出来,再打便已经没有了那样的优势,况且王佳之前使用扇舞春秋和扇舞江山两招,消耗了极大的内力,一时间还不能够缓过来,现在情形对王家来说是绝对不利的。

    王佳扫视了一下四周和地面,觉得已经没有再打下去的必要,继续打下去,只会让王家的损失更加严重而已。自己应该回去重新思考对策,不然如果这一战硬拼下去的话,王家受不了那个惨烈的后果,虽然只是看了一眼,王佳已经知道了王家大概的伤亡情况。

    王佳手抬了起来,然后一声尖锐的啸声传出,所有的王家子弟全部向王佳靠拢。

    慕容秋水看着王佳等人的动作,便知道王佳等人要撤退。王家子弟果然在王佳的调动下,有秩序地离开慕容世家的营地。慕容秋水并没有下令追赶和拦截,首先是因为慕容秋水觉得没有这个必要。其次是因为害怕王家狗急跳墙,这样子对慕容世家来说就不利了。既然能够减少慕容世家的伤亡,慕容秋水也是很乐意的,毕竟自己这一方死多了人总是不好的,而打起来则有人则必死无疑。

    经过了这一场打斗,慕容秋水又开始重新地认识了王佳,原来王佳的白玉扇竟然是他练得最好的绝技,慕容秋水记下了那两招,扇舞春秋与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