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梦假泪真魂归兮

第二百一十六章 梦假泪真魂归兮

 热门推荐:
    慕容世家竟然就这样退兵了,神狂觉和皇甫琛虽然很不甘,但是也没有办法,毕竟自己不是慕容世家的人,人微言轻,只不过张翊君和李傲放的话就不一样了。

    张翊君和李傲放给他们两人的任务是帮助慕容世家灭掉王家,在同时,君傲堂也派出了杀手,趁慕容世家的高手都不在的时候,暗杀慕容龙城。如今,那个杀手想必已经出手了,神狂绝和皇甫琛商议,就算是没有将王家打下来,也没有关系,只要慕容龙城一死,造成慕容世家的内乱,那么便能够辅助慕容余恨上位。

    只要慕容余恨稳稳地坐稳慕容世家的位子,那么慕容世家便是君傲堂的一只听话的狗。神狂绝和皇甫琛两个人决定了,就算是回到了慕容世家,慕容龙城没死,也要让他死,不然君傲堂的计划不能够得逞。

    皇甫琛将目光望向了慕容余恨,他能够感受出来慕容余恨对慕容秋水是极度的憎恨和嫉妒,看慕容秋水的眼光都是仇视的。这对他们两人来说是个好的机会,只要能够控制住慕容余恨,那么所有的难题都引刃而解了。

    入夜,慕容世家的人马在皖东地界驻扎,虽然此地是皖东,但是慕容海棠还是不敢大意,还是派了人四处巡逻。皇甫琛和神狂绝两人则躲过巡逻的守卫,偷偷地进入了慕容余恨的营帐。因为慕容余恨讨厌慕容秋水,因此两人的营帐隔了很远,但是这也是给了两人机会。

    对于君傲堂的两个人突然的到来,慕容余恨略微有点吃惊,不明白这两个人来找自己是干嘛的。

    慕容余恨沉着脸道:“你们两个人来,有什么事么”

    皇甫琛一惯地笑道:“我们来,自然是受了我们堂主所托,也就是你妹夫人君张翊君。”

    慕容余恨听了后,放下了戒备,问道:“受了他什么嘱托”

    皇甫琛道:“通过夫人的话,我们堂主知道慕容秋水有想要抢夺慕容家主的想法,于是堂主便派了我们来帮你一把,绝对不能够让慕容秋水那种小人将慕容世家的家主之位抢去。”

    慕容余恨咆哮起来:“慕容秋水那分家的杂碎也敢觊觎家主之位”

    神狂绝在旁边浇冷水道:“慕容老家主人已经老了,而慕容秋水却正是年轻的时候,慕容秋水听说在慕容世家内,极得人心,如果慕容老家主一死,那么慕容秋水一定会站出来和公子你抢这个位置,而慕容秋水的功夫那么高,公子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慕容余恨叫了起来:“我父亲说了,会将家主之位传给我。”

    皇甫琛不冷不热道:“如果慕容老家主来不及传位,便突然死了呢”

    慕容余恨睁大了眼睛,突然有点懂了道:“你的意思是说,慕容秋水要对我父亲动手”

    皇甫琛道:“如果杀掉慕容老家主,我便能够取而代之,我要是慕容秋水,我早就那么做了,更何况这一次慕容世家的主力基本都被调走了,连你也不在慕容老家主的身边,慕容秋水要是动手了你也不会知道,到时候振臂一呼,或者假传圣旨,慕容世家便是慕容秋水的了,而公子你一定不会被慕容秋水留着,一定会被慕容秋水杀掉,让人误以为你的死只是个意外,比如是毒死。”

    慕容余恨眼珠子告诉地转了起来,一下子像霜打的茄子一样,一屁股坐在床上。慕容余恨被皇甫琛和神狂绝两人的一番言语故意的诱导之下,完全走入了一条困境之中。慕容余恨现在脑海中想的全部是慕容秋水要杀掉自己的父亲,然后将慕容世家家主的位子给夺走,而自己却要被慕容秋水毒死。

    慕容余恨越想越恨,但是一种无力的恐惧感袭来,自己虽然已经很勤奋地练习慕容世家的功夫,但是却还远远不是慕容秋水的对手,若是父亲突然撒手而去,自己一定抢不过慕容秋水,自己应该怎么办

    慕容余恨抓着自己的头发,一脸的痛苦,那种未知的恐慌的折磨,已经快让慕容余恨崩溃。慕容余恨自言自语道:“我应该怎么办,慕容秋水一定会杀了我,抢走家主之位的,我应该怎么办”

    皇甫琛不失时机道:“慕容公子,不要怕,我们堂主早就想到了这个问题,因此派我们来便是为了帮助你坐稳慕容家主的位子。”

    慕容余恨一脸疑惑道:“你们以前不是说要帮助慕容秋水的么”

    皇甫琛笑道:“那些话是说给慕容秋水听的,因为我们一直在被监视着,今天我们好不容易避过耳目,才能够见到慕容公子。你想,我们堂主是你的妹夫,我们自然是要帮你的,怎么会帮慕容秋水”

    慕容余恨一想,对,毕竟张翊君是自己的妹夫,不管怎样,都没有理由去帮助慕容秋水。

    慕容余恨心放了下来,转而问道:“你们打算怎么帮助我们”

    皇甫琛道:“这一次王家没有攻打下来,回到慕容世家之后,慕容秋水很可能提前发动夺位,毕竟能够调动这么多慕容世家的高手的机会并不多,而我们需要做的便是在慕容秋水回到慕容府之前,让老家主传位给你。只要老家主说了传位给你,那么你便是名正言顺的,到时候慕容世家的人会有很多人支持你,而慕容秋水要是想抢夺的话,君傲堂便有了出兵帮助你击败慕容秋水的名号。”

    慕容余恨道:“可是,洛阳道姑苏这么远,要等君傲堂的人马来,我恐怕早就被慕容秋水杀了。”

    神狂绝道:“这个公子请放心,我们已经有高手在姑苏,我们会保护公子,绝对不会让慕容秋水杀害公子,我们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公子你,然后帮助你坐稳慕容家主的位置。”

    慕容余恨听得这么一说,立刻就放下心来。

    慕容余恨高兴起来,神狂绝和皇甫琛自然也高兴起来,这样一来君傲堂的目的达成了,需要做的事情便是看好戏。

    慕容秋水等人还没有到达慕容府,但是慕容府内却发生了重大的变化,这个变化让所有人都错愕不已。慕容龙城死了,被人给暗杀了,就在自己的书房内被人给悄无声息地毒死了。

    从表面看去,慕容龙城死的时候很安详,一点痛苦都没有。慕容余恨看着亡父的尸体,双眼血红,一副要杀人偿命的样子看着慕容秋水,慕容秋水被这眼神看得很不舒服。神狂绝和皇甫琛交换了一个眼神,自己早已经送回消息让君傲堂的七杀手暂停行动,但是慕容龙城还是死了,慕容龙城的死到底和七杀手有没有关系 百度嫂索 十三少剑

    慕容秋水开始着手调查慕容龙城的死因,所有能够接近慕容龙城的人都受到了调查。王仁当然也在其中,王仁在慕容世家内叫慕容仁华,和慕容秋水一样是分家的人,不过慕容仁华在慕容世家中却是个跑腿的,同时也是最好打探消息的,并不起眼。不过慕容仁华因为和慕容秋水同样是分家的人,因此和慕容秋水关系还不错,所有人都当他是慕容秋水的人。

    对于这一个误认,王仁是很乐意接受的,毕竟不是坏事。这一次,王仁利用自己可以靠近慕容龙城的机会,在慕容龙城的茶中下毒,将慕容龙城给毒死了。王仁这一切只是为了将慕容世家弄乱,让慕容秋水无法两头兼顾,同时他也知道慕容余恨和慕容秋水的矛盾由来已久,慕容龙城一死,矛盾激化,慕容世家一定会陷入内乱,那时王家的危机立刻就消除了。

    由于王家的消息并没有及时传到王仁的手中,当慕容龙城死后,王仁才收到王佳的消息,王家的危机已经消除了。王仁看着手中的纸条,苦笑起来,然后将纸条缓缓地放入口中。王仁叹了一口气,在慕容世家内做死间已经有十四年了,如今这个日子恐怕要到头了。

    虽然自己暗杀慕容龙城的时候没有人在场,也没有留下任何证据,但是只要是慕容秋水,一定能够找出来自己。因为他是慕容秋水,没有和慕容秋水接触过,不知道慕容秋水的可怕,君傲堂以前在慕容世家安插的十六个死间,一个个全部被慕容秋水找出来,然后悄无声息地杀掉。这些王仁都是看在眼中的,有时候,王仁都害怕自己突然某一天就被慕容秋水发现了,然后自己便死了。

    果不其然,慕容秋水一回来,王仁和其他几个能够接触到慕容龙城的人都被隔离了起来。虽然是被隔离起来,但是却只是在自己的房间里面,不过却被限制了行动,所有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监视着。

    王仁躺在床上,轻轻地舒气,看来自己卧底的日子快要完结了,要是能够回滁州王家看看大哥和卿晨他们就好了,那样自己也没有什么遗憾了。王仁开始睡着,然后做了一个梦,梦中自己回到了王家,接受众人热烈的欢迎,自己终于回了王家,王仁不禁高兴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突然一切都消失了,那些笑容都没有了,王仁惊醒,却发现脸颊还趟着泪,梦是假的,但是眼泪却是真实的,何时会回家呢,亦或者魂归来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