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一十七章 费尽心机争权位

第二百一十七章 费尽心机争权位

 热门推荐:
    慕容龙城去世的消息已经被封锁,在没有查出来凶手之前,任何人都不得泄露这个秘密。但是时间没有不透风的墙,王仁已经将成功行刺慕容龙城的消息传给王家,但是王佳收到消息的时候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恍若失了魂。

    王佳掩面叹息,西门吟杏不知王佳为何叹气,便开口询问。王佳声音呛然道:“我六弟王仁在慕容世家卧底十四年,如今他成功地行刺了慕容龙城,但是他再也回不来了。”

    王辉道:“大哥,六弟他暗杀了慕容龙城,但是并不意味着他就被慕容秋水发现了,可能他还是安全的,我们派人去将他救回来。”

    王佳痛苦地摇头道:“来不及了,太晚了,从姑苏的书信来滁州需要四天,慕容秋水回去之后的第三天,书信就来了,说明他提前行动了,如今我们派人去姑苏,最快也需要三天,凭慕容秋水的才智,三天足以找出凶手。如果六弟能够逃脱,他一早就逃脱了,说明慕容龙城死后,他根本走不了,不然来的并不只是书信,他也应该一同回来,如今只怕是回不来了。”

    王佳此话一出,尽皆哑然,王琛道:“不管怎样,我们都需要去姑苏看看,确定一下。”

    王佳道:“这件事情,我去,我带两个人去姑苏看看情况,如果六弟他还是安全的,我想方设法也要将他带回来,就算上遗体也要带回来。”

    慕容世家内,慕容余恨还在披麻戴孝,一脸的悲愤。他虽然愤怒无比,但是他还是不知道凶手是谁,但是他却将目光看向慕容秋水,因为他怀疑就是慕容秋水派人杀了自己的父亲,想夺取家主之位。

    整个灵堂,情绪低落,众人低声哭泣,虽然点了很多檀香,因为天气原因,还是掩饰不了尸体腐烂的气味。慕容秋水面无清冷地跪在灵前,但是却在思考着,不断有人来回走动向慕容秋水报告些什么。

    慕容龙城一死,慕容余恨俨然以新家主自居。慕容余恨看着慕容秋水淡定从容的样子,很是愤怒,越看越生气,慕容余恨几番想开口,但是还是忍住了。午饭时间,众人起身向外走去,慕容余恨在也忍不住,大喊道:“慕容秋水,你打算怎样我父亲死了已经两天了,还放在灵堂上,秘不发丧,你是想让我父亲的身体变臭变烂么”

    慕容秋水停住了脚步道:“等凶手查出来的时候,便是发丧之日,我已经通知了江湖门派,帖子已经发出去了。”

    慕容余恨道:“你已经查出来了凶手”

    慕容秋水道:“没,但快了,明天就知道了。”

    慕容秋水的这番话,像是给众人打了一针强心剂,这下子大家知道了凶手是谁,一个个脸上有喜色,唯有慕容余恨还是一脸恨意。慕容余恨看着众人的情形,心中突然升起一种恐惧之意,看情形,慕容秋水深得人心。听慕容秋水的口气,俨然是新的家主,而且慕容秋水已经发帖,自己竟然不知道。

    慕容余恨觉得自己需要帮助,于是慕容秋水找到了神狂绝和皇甫琛。慕容余恨将自己的忧虑说了,皇甫琛笑道:“看来这个慕容秋水即将要做慕容世家的新家主。”

    神狂绝点头称是,附和皇甫琛的意见。

    慕容余恨听了之后,更加焦急了,问道:“两位,我请你们帮我,我绝对不能让慕容秋水把我的位子抢走,你们一定要帮我,不管你们要什么,我给什么。”

    神狂绝笑道:“公子莫慌,我们肯定会帮助你的,不过我们先看看慕容秋水的动静再说。”

    慕容余恨道:“我怎么能够不急,明天慕容秋水就找到了杀害我爹的人,只要他将凶手找出来,那么我便会完全落于下风,到时候所有的人都会支持慕容秋水,我就什么都没有了。”

    皇甫琛笑道:“慕容秋水明天才能够将凶手找出来,今天我们将凶手杀了不就可以了么”

    慕容余恨道:“你的意思是说将有嫌疑的人全部杀掉”

    皇甫琛笑道:“对,只要真正的凶手一死,死无对证,不管慕容秋水说什么都没有用,同时你振臂高呼,先声夺人这样子慕容家主还是你的囊中之物。”

    慕容余恨道:“可是,这样子真的可以帮我拿到家主之位么我爹还没有留下任何话就走了,没有他的遗言,其他人会服我么”

    神狂绝笑道:“自古以来,父业子承,老家主死了,你自然是新的家主,你是光明正大的,况且还是老家主唯一的儿子,慕容秋水和你争,并没有什么优势,再加上我们君傲堂的鼎力支持,家主之位非你莫属。”

    经过神狂绝和皇甫琛两个人的诱导,慕容余恨开始相信慕容世家的家主之位非自己莫属。所有的一切明天自然而然会有个结果,但是今天晚上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慕容余恨走后,神狂绝和皇甫琛两个人细细商量起来,神狂绝道:“我们已经证实,杀慕容龙城的人并不是我们的人,那么一定是其他家族的人,既然嫌疑人全部被软禁起来,那么我们只需要杀掉所有人便好了,这样子慕容秋水并拿不出什么有力的证据,一切形势都会改变。”

    第二天一早,慕容世家有头有脸的人物都聚集在了一起,等待慕容秋水找出杀害慕容龙城的凶手。但是慕容海棠的匆匆来报,让慕容秋水的表情瞬间暗了下去。慕容秋水跟着慕容海棠急忙忙地走了,当慕容秋水看到所有嫌疑人的尸体时,慕容秋水的眼神刺痛了,其中只有一个是凶手,但是其他的人全部是无辜的,如今也一样死了,这是他的错,是他差得太慢,是他不够谨慎,竟然没有想到慕容世家里面还有其他的人。

    慕容秋水拖着略显疲惫的身子再次来到大厅的时候,慕容世家所有的人都在等待慕容秋水,慕容秋水踟蹰,但是还是说出了口道:“十几名嫌疑人全部死了,没有一个活口。”

    慕容秋水此话一出,引起轩然大波,众人纷纷议论,到底是谁那么心狠手辣,竟然要杀这么多人灭口。

    慕容秋水道:“我已经查清楚了凶手,但是如今凶手被杀,恐怕他们的背后还有更深的人。”

    慕容秋水此话一出,立刻遭到了慕容余恨强烈的反对。

    慕容余恨道:“慕容秋水,那你倒是说说凶手是谁”

    慕容秋水道:“凶手是慕容仁华,他是奸细...”

    慕容秋水话还没有说完,慕容余恨已经打断,断然不能让慕容秋水将一切说得那么顺利。

    慕容余恨嚷嚷道:“现在人死了,不管你说谁是凶手谁是奸细都可以了,死无对证,岁你怎么说,你说什么是什么。”

    慕容余恨一番咄咄逼人的话,让众人觉得有理,人都死了,死无对证,不管慕容秋水怎么说,别人都拿他没有办法。

    慕容秋水还没有开口反驳,慕容余恨道:“我甚至怀疑,这些人都是你杀了灭口。”

    慕容海棠反驳道:“秋水哥怎么会杀他们灭口秋水哥又不是杀害家主的凶手。”

    慕容余恨道:“怎么不可能,他趁我们不在,派心腹杀掉我父亲,如今要追查凶手,他就将所有的嫌犯都杀掉。”

    慕容海棠当场揪住了慕容余恨的衣襟道:“你再诋毁秋水哥,我就和你拼了。”

    慕容余恨一掌拍过去,打开慕容海棠的手,骂道:“小心你的手,别忘了,慕容秋水说凶手是慕容仁华,而慕容仁华就是他的心腹。”

    慕容余恨此话一出,全场沉默,的确慕容仁华确实是慕容秋水的心腹,如今慕容余恨这么一说,大家都突然间明了,加上慕容余恨这么一渲染,慕容秋水确实是有几分嫌疑。

    慕容秋水神情安静,什么话都没有说。

    慕容余恨明显不会放弃这么好的落井下石的机会,趁机道:“慕容秋水贼喊捉贼,自己派人杀了我父亲,然后再杀掉凶手,这样子什么事情都和他没有关系了,这一步可谓毒辣至极。”

    慕容余恨的话,让很多人都开始动摇,不再完全信任慕容秋水。慕容海棠大喊道:“不可能,秋水哥一心为了慕容世家,怎么会做出暗杀老家主这种事情,况且秋水哥也没有杀老家主的动机和目的。”

    慕容余恨笑了一笑道:“慕容秋水真的没有目的么他杀我爹就是为了想要当新家主。” 、生

    慕容海棠听了之后,反而笑道:“以秋水哥的才能,当慕容世家的家主绰绰有余,如果他想当,早就是了。”

    慕容余恨道:“对,他要是想当,早就是了,但是正是因为我爹还活着,所以他当不成,但是又不能够逼我爹主动传位给他,所以便派人暗杀我爹。更何况我爹一早已经立下了遗言,说百年之后,传位于我。”

    慕容海棠道:“慕容老家主怎么可能会传位给你,就凭你的能力,比起我都不如。”

    慕容余恨从袖子中掏出一封信道:“这是我爹留下的,不信你看。”

    慕容海棠接过一看,果然是慕容龙城的字迹,慕容海棠瞪大了眼睛,反复地看了两遍,没有发现一丝临摹的迹象。

    慕容海棠将书信交给其他人看,一个个点头道果真是老家主的字迹。

    一直没有发言的慕容秋水看着场中的情形,眉头微皱,轻轻地咳了一声,打破了这份吵闹。所有的人都安静下来,看着慕容秋水,想知道慕容秋水接下来打算怎么做,如何处理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