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二十一章 红侠出马觅消息

第二百二十一章 红侠出马觅消息

 热门推荐:
    唐歌道:“听阁主之言,这其中还有许多未尽之言”

    莫凡道:“天情,我对他一向看好,不管是人品、家世还是武功都是无与伦比的,再加上他对我妹妹莫北很是钟情,如果他能够和我妹妹结成连理,一定是一段佳话。”

    莫凡顿了一下,看了看唐歌,在思考着要不要将剩下的话说出来。莫凡仔细地思考了一番后,还是决定将这些话说出来,毕竟以唐歌的侠名,也不会做下三滥的事情,更何况有些话放在心中,能有个人说说也不错。

    莫凡继续道:“天情之所以待在紫陌阁,无非也是因为我妹妹,莫北的原因,如果小北不是紫陌阁的人,恐怕天情早就是天高任鸟飞了,又何必待在这个小地方,籍籍无名。”

    莫凡这么一说,唐歌一下子明了了,原来天情留在碧落镇三年,竟然完全是因为一个女子,看来这个叫莫北的女人对天情来说,很重要。

    唐歌对莫凡提了个要求道:“不知打能否让我见见令妹莫北”

    莫凡思索一下道:“红侠想见见小北,自然我可以的,我让人去唤她。”

    不一会,莫北便来了。

    莫北穿着水云袖,袅袅而来,唐歌一眼看去,只觉得姿容清丽,能够算得上是个美人,但是绝对不是倾国倾城,也不算是第一美人,比莫北美的女孩,唐歌见得多了。但是唐歌能够感受到从莫北身上有一种空灵的气质,这是一般女子所没有的。

    唐歌在想,就是这么一个女孩子能够让天情在这里流连了三年,甚至连过年都不回家,这个女孩子在天情的心里到底是怎样一个地位

    莫北站在亭旁问道:“哥哥,叫我来,是什么事”

    莫凡道:“这位红侠唐歌想见见你。”

    莫北对唐歌款款地行了一礼道:“不知道红侠唐歌找小女子,所为何事”

    唐歌也还了一礼道:“在下所来,是想打探一些关于天情的消息,还望姑娘告知一二。”

    莫北听打天情的名字,一下子愣了愣,呆呆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多久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了,天情,那个白衣少年,他已经两年没有见过了,也没有听过他的声音了,天剑山庄灭了,他会去哪里

    天情这个名字像一阵风一样,一下子吹开了莫北久违的记忆,一下子所有关于天情的记忆都一一汹涌而来,脑海中充满了天情的身影,尽是天情的笑。莫北转身跑开,边跑便道:“我不知道关于他的任何事情,你们别问我。”

    莫凡和唐歌两人都面面相觑,看着莫北逃走的身影。

    唐歌喝了口茶道:“看来令妹心中有许多事情。”

    莫凡叹了口气道:“我也不知道应该如何说,她的事情,我总是不便插手的,一切便由着他自己。”

    莫北离开了湖心亭,回房,但是走着走着,却不自觉地走到了天情曾经住的房间,莫北静静地推门进去,里面早已经是没有一丝人的气息,虽然一切都还是挺干净的样子,这是因为莫凡让人定期打扫的缘故。这间房子自从天情走后,就一直没有人在这里住,莫北坐了下来,一下子便想起了那张桌子,天情曾在上面吃过自己做的面。

    思来想去,自己亲自下厨的经历,还真的只有一次,便是做了一次面而已。莫北蓦然间百感交集,曾经自己和天情关系那么要好,自己和天情的相遇,到相熟再最后便是相知。莫北不确定自己是否和天情相知,但是莫北觉得自己和天情离相知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莫北突然想,如果天情现在还在紫陌阁,会是一个怎样的情况,自己和他还会和以前那样好么莫北想着想着便开始觉得有点害怕,说不出来的未知的恐惧,但是莫北又说不出清楚到底害怕些什么

    是害怕天情会责备自己么不对,天情从来都没有责备过自己,甚至连一句语气重的话都没有说过,天情对于自己,莫北都觉得自己说不清楚,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但是有一个是清楚的,那便是只要天情在,绝对不会让自己受一丝的伤害,一丝都不会。

    莫北站起身,走到床边,然后坐了下去,突然莫北将头侧在枕头上,莫北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就是想这么做,就是想在天情睡过的床上静静地躺上一躺。

    莫北躺在天情的床上,闭上眼睛,仿佛看见了白衣的天情一般。天情玉树临风地站在自己的面前,脸上有着明朗的笑容,看着便教人心动。莫北没由来的心中一痛,天情早已经离开了紫陌阁,整个江湖也失去了天情的消息,按哥哥的说法,天情不知道是生还是死,但是不管天情是生还是死,恐怕这辈子都很难见到了吧。

    莫北还在房间中静静地想着天情的事情,湖心亭方面,莫凡还在说着天情的事情。

    唐歌问道:“依你看来,天情的功夫到了一个怎样的地步”

    莫凡道:“天情的功夫在整个碧落镇来说,那绝对是无人能敌,目前是我接触过的功夫最高的人,好像天情和夜神月比试过一次,天情赢了。”

    唐歌眉头轻微地皱了一下道:“天情和四大凶徒的夜神月比试过”

    莫凡道:“曾经因为四凶徒的事情,夜神月曾经来过,后来夜神月专门找天情比试过,听天情说是他赢了。”

    四大凶徒之首的夜神月竟然败在了天情的手中,看来天情的武功确实如同二哥所说的那样高强。

    唐歌突然来了兴趣道:“那你认为天情的武功比起我如何”

    莫凡看着唐歌道:“我没有见过红侠的功夫,不知道如何评价。”

    唐歌想了想,这的确也是个问题,莫凡没有见过自己的武功,但是要自己在他人面前显露自己的武功,只是为了知道天情的武功,这好像也不怎么现实。

    莫凡好像看出来了唐歌的疑虑道:“我虽然不知道你的功夫,我也对天情的功夫不太清楚,但是我知道有一个人多少可以看出来天情的武功。”

    唐歌惊奇道:“那个人是谁”

    莫凡道:“那便是小北,天情曾经教过小北一些功夫防身。”

    唐歌道:“能否让令妹出来将武功展示给我看看”

    莫凡道:“我这便去唤小北前来,红侠请稍等。”

    莫凡找到莫北的时候,莫北刚好回房。

    莫凡说明来意,莫北皱眉道:“哥哥,这件事推迟掉不就好了么”

    莫凡叹了口气道:“小北,一切怎么会如你想的那么简单,唐歌再怎么说也是唐门的总管,我们这样子拒绝他,完全是不给他面子,这一旦得罪了唐歌,整个紫陌阁恐怕都要遭殃。只要唐歌一声令下,我们紫陌阁便是会不复存在。”

    莫北略带气愤道:“唐门利害就能够恃强凌弱了么,还有没有天理”

    莫凡叹了口气道:“恃强凌弱,弱肉强食,这本来就是江湖规矩,天下之间莫不是如此。唐门在江湖上势力之大,我们一个小小的紫陌阁又怎么敢得罪他们。”

    莫北便在不情愿的情况下,陪着莫凡出来。

    唐歌见了莫北便道:“听闻天情曾经教过莫姑娘一些武功,不知道能否展示给在下一观”

    莫北道:“天情教给我的,有两种,一种是刀法,再一个便是轻功,我先给唐公子展示一下轻功。”

    唐歌点头称好。

    莫北说完便身子动了起来,心中按着天情教自己的法门,提气入虚,真气到达四肢百骸,整个身子轻盈如燕。莫北一声娇叱,身子便平地而起,一下子便如同白驹过隙一般飞了出去,转眼便回来了,手中赫然多了一株芦苇。

    唐歌忍不住拍手叫好,这眨眼之间,便是一个来回,简直如同白驹过隙一般。唐歌问道:“如此高明的轻功,不知道叫什么简直是在下平声前所未见,说之是天下第一的轻功也不为过。”

    莫北道:“这个轻功名叫纵情遗恨生死绝,天情告诉我的。”

    唐歌喃喃道:“纵情遗恨生死绝,纵情遗恨生死绝。”唐歌心中虽然有疑惑为什么是这样的名字,但是却没有继续问。

    唐歌道:“麻烦姑娘给我演示一下刀法。”

    莫北从袖中拿出刀,刀身有着一种流光涌动在上面,唐歌一看便知道是一把好刀,流光涌动,必定是一把名刀。

    唐歌问道:“莫姑娘,这把刀叫什么”

    莫北回道:“听天情说,此刀叫青城刀。”

    唐歌吃了一惊道:“青城刀是青城的镇城之刀,怎么会到了天情的手上”

    莫北道:“这个我也不知,天情没有说过,我还是将刀法展示给公子看看吧。”

    莫北开始施展起刀法来,莫北的表情变得温柔,青城刀上下翻飞,左右回旋,只见刀光一片,将莫北笼罩在其中。莫北用刀专心致志,不经意间便对其他事情浑然不知,几乎与刀融为一体。唐歌看见莫北舞刀如此专注,而且刀法还那样的不可思议,唐歌决定试探一下。 、生

    唐歌从茶杯中挑起一滴水,向莫北弹去,这一滴水,带着唐歌的内力,带起了风声,但是却没有接近莫北便被刀打落落地上。唐歌开始对这刀法感到好奇,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刀法,怎么莫北这一个不谙武功的女流之辈,用起来竟然能让自己有一种人刀合一的错觉

    莫北将刀法展示完后,唐歌拍手道:“好刀法,不知道这刀法叫什么”

    莫北道:“这刀法叫温柔刀法,如今刀法和轻功都已经展示完了,唐公子,我可以走了么”

    唐歌笑道:“唐某的要求,莫姑娘一一满足了,多谢不已,莫姑娘请自便。”

    莫北走后,唐歌便开始向莫凡请辞。唐歌道:“我想要问的事情,差不多已经问清楚了,在下告辞,多谢莫阁主和莫小姐不吝相告,在下告辞。”

    莫凡道:“我送红侠出去。”

    唐歌告别莫凡,心中有太多的想法,这个天情就算是个迷,自己也要将他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