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二十三章 恨不是两小无猜

第二百二十三章 恨不是两小无猜

 热门推荐:
    转眼便又是一个除夕夜将至。

    这个除夕一过,莫北便二十岁了。

    本来莫北都已经快遗忘了天情,但是自从上次唐歌来过之后,提及天情后,莫北的脑海中时不时会出现天情的身影,甚至偶尔还会主动想起天情以前的事情。莫北不强迫自己去忘掉天情,因为莫北知道如果自己真的可以忘掉一个人,那么早就忘掉了。而天情自己已经有两年没有听过这个名字,突然间听到,一切都如潮水般袭来。

    莫北知道自己一时间恐怕难以忘掉天情,只能够寄希望于时光,也许时光会让自己忘了天情。莫北每天还是和往常一样,不一样的是夏语雪会经常过来看望自己,偶尔带点讨人喜欢的小东西。

    夏语雪对于自己的心思,莫北再也清楚不过了,不过莫北好似没有了第一次遇见夏语雪时的那种心动。莫北也说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反正自己心跳就不再如同小鹿乱撞,就算站在夏语雪身旁,自己的心跳也很平静,不再有波澜。

    夏语雪此际已经练成了完整的剑法,最后一式夏雨雪也在莫北的帮助下完成了。夏语雪对于莫北的心,可谓是众人皆知,对于夏语雪的殷勤,莫北的反应淡淡的,若即若离,既不过分亲密,也不太疏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莫北会是个玩弄感情的风月老手,夏语雪相信莫北绝对不会是那样的人。

    其实,其他的人都不懂莫北,就连看起来挺懂莫北的夏语雪也不懂。莫北心中的苦闷无人可说,偶尔会找找莫凡,但是莫凡毕竟是自己的哥哥,事物缠身,也没有太多闲暇的时间来猜想自己的女儿心思。

    莫北心中苦闷,对于夏语雪之所以若即若离,是因为莫北心中拿不定主意。对于夏语雪的情感,莫北已经不知道该叫什么了,自己还喜欢夏语雪么好像没有想象中那么喜欢,但是自己却又不讨厌夏语雪,正是因为这一切的烦恼,让莫北心中乱透了。

    天情这个名字重新进入了莫北的生活,让莫北平静的心湖泛起了涟漪。对于天情,莫北因为夏姗那件事而对天情心生芥蒂,不过这么久过去了,芥蒂也消失了。如今莫北有时候会很想见见天情,就算是一面也好,不过就算是一面也见不到了。莫北在想,当初哪件事,是不是自己对天情说的话太重了

    过完这个除夕,莫北也二十岁了,也到了该出嫁的年龄。整个紫陌阁的人都在盼着莫北出嫁,而莫北能够嫁的人,放眼整个碧落镇便只有夏语雪一个人和莫北般配。夏语雪作为碧落镇的新一代的年轻才俊之首,再加上心仪莫北已久,馆的家世和紫陌阁刚好是门当户对。

    夏语雪和莫北被许多人都看好,认为这会是一对佳人。

    夏语雪自从练成了整套的剑法,变得非常有空,几乎每天都会到紫陌阁找莫北,约莫北出去散步聊天之类的事情。莫北只要不是不想去,便都会答应。

    这一天,夏语雪邀莫北出去,两人一路上慢慢地散步。夏语雪口气温柔和缓地说着话,说一些见闻和莫北聊一些琐碎的事情,尽量使莫北不会感觉到烦闷。走着走着,夏雨雪突然说了一句:“我打算等元宵一过,就去紫陌阁提亲。”

    夏语雪此话一出,莫北当场吓了一跳,夏语雪要向自己提亲,自己应该怎么办莫北的第一个反应不是高兴,而是怎么办。这一点莫北自己都没有发现,如果是天情提出来这个话,莫北又是怎样的反应不管莫北是怎样的反应,天情都不可能看到,因为天情没有这样的机会。

    莫北口齿不清道:“这件事我还没有想好,我不知道。”

    夏语雪听了后,以为是莫北害羞的表现,笑道:“不急,这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足以想清楚了。”

    夏语雪将莫北送回紫陌阁后,莫北一个人便陷入了烦恼。夏语雪就要来紫陌阁提亲了,自己应该怎么办是拒绝还是答应莫北心中根本不知道答案,乱得就像一团麻。

    莫北一个人呆呆地望着天空,妄想在黑色的夜空中找到一个答案,可是黑夜沉沉,只有黑,没有莫北想要的答案。莫北最后还是将此事告诉了莫凡,莫凡静静地听完莫北的话。

    过了良久,莫凡才开口道:“小北,你的确也到了该出嫁的年龄,夏语雪也是一个很优秀的年轻人,不管家世还是个人都非常优秀,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但是,两人在一起重要的是情投意合,如果你们两个人没有感情,你们是不可能走下去的,到时候受伤的只会是你,你到底愿不愿意嫁给夏语雪,还是要看你个人的选择,你说不嫁那便不嫁,你的婚姻大事你做主。”

    莫北仔细地想了想莫凡的话,觉得一点用都没有,自己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才来问哥哥的,如今莫凡又将难题丢回给了莫北。所有的事情还是得莫北一个人解决,两个姐姐又不在身边,不能给自己出谋划策,不然自己也一定不会那么难做选择。

    莫北此刻突然想到天情,天情在的话,一定会给自己出一个主意的吧虽然莫北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但是脑海中就是突然有了这个想法。莫北想到这里,又想起了天情说过他已经有了妻子,心中没由来的有一出空空的,失落落的,始终提不起来兴致,带着淡淡的伤感。天情已经有了妻子,如今想必应该会和他的妻子在一起吧

    莫北想到这里,不再多想,决心不去想天情的事情,毕竟两个人已经无关了,各自有各自的生活,也不一定能够再相见,多想无益。虽然莫北心中是这么想的,但是为什么这么想,莫北始终都没有想过。如果莫北能够好好地去想一想,敢于去面对关于天情的事情,以莫北的聪颖,一定会发现些什么,但是莫北却一直在逃避,不愿意直面有关天情的事情,所以莫北一直没有了解到自己内心深处真正的想法,一直到很久以后,莫北才发现,自己原来不知不觉竟然已经和天情离得那么远。

    莫北虽然一时间对于夏语雪的提亲不知道怎么办,但是车到山前必有路。随着夏语雪的空闲时间增多,频繁地来找莫北,夏语雪本来人就不差,加上花心思在莫北的身上,很快两人之间的关系出现了一个良好的前景。莫北和夏语雪待在一起的时候,有时也会开怀大笑了。

    随着慢慢地和夏语雪接触,莫北发现夏语雪的一些优秀的地方,同时也正是因为夏语雪的不知不觉的渗透,莫北开始慢慢地淡忘了天情。无人提起,只会偶尔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会想起那个白衣的少年。

    随着夏语雪又再一次地重新占据着莫北的心田,莫北想起天情的次数越来越少,到后来莫北很少会想起天情。相反的,几乎整天看见的都是夏雨雪,反而有时候会梦见夏语雪。

    这一切的慢慢改变,莫北也发现了,但是莫北并没有阻止这个改变的发生。莫北是清醒的,思想是理性的,莫北知道自己迟早要嫁,也不可能待在紫陌阁一辈子。但是自己要嫁给谁呢,虽然这个让自己决定,可以莫北真的有点不敢决定,如果决定错了,那么这一切都会是自作自受,所有的苦只能自己背。

    莫北将心中的顾虑说给夏语雪听,夏语雪听后一本正经道:“把你交托给我,我一定能够让你幸福,我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相信我,我是你可以信任的人,同样也是可以陪你终老的人,我夏语雪发誓我会照顾你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莫北看着夏语雪真诚的眼神,那一刻,莫北是真的相信了,真的有点动心了。莫北缓慢地将头靠近夏语雪的怀里,夏语雪也很配合地伸出手,但是就在莫北的头快要触及夏语雪胸膛的时候,莫北仿佛突然惊醒一般,挣脱出了夏语雪的怀抱,向后退去。 ~:

    莫北退后的一刹那,夏语雪的眼神中充满了痛苦和失望。

    莫北一便退一边道:“不,我还没有想好,你让我好好考虑一下。”

    听得莫北这么说,夏语雪心中的石头总算是暂时放下了,重重地舒了一大口气。

    夏语雪笑道:“好,婚姻大事毕竟要好好考虑一番,我等你的消息,我们出来这么久了,我送你回去吧。”

    莫北道:“好,那我们先回去,其他的事情等我想清楚了再说。”

    夏语雪陪伴着莫北回到紫陌阁,然后一个人告别。走在路上,夏语雪的脸上说不出来是高兴还是难过,看莫北的反应,自己十分可能成功,但是莫北后来却不是一样反应,两种反应的相差,让自己一下子从天堂掉入了地狱。

    夏语雪不知道莫北心中怎么想的,因为夏语雪的确是摸不透,也猜不透莫北的心思,唯有让莫北亲自告诉自己,自己才能够知晓,或者是当自己更加了解莫北的时候,只恨不是两小无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