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心有灵犀一点痛

第二百二十四章 心有灵犀一点痛

 热门推荐:
    元宵一过,夏语雪就在夏宇的陪同下,带着彩礼来到紫陌阁提亲。

    对于夏语雪的提亲,整个紫陌阁都没有多大的反应,这件事早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如今唯一的问题便是莫北会不会答应

    对于莫北的想法,夏语雪是不知道的,根本就摸不透。虽然也和莫北相处了那么久,但是莫北就像个迷一样,让夏语雪欲罢不能。夏语雪看着莫北,就像雾里看花一样,有一种朦胧的美,而夏语雪就沉浸在这种美里。

    莫北得知夏语雪来提亲后,心中还是有着惊喜的感觉,心中有着小小的欢呼雀跃。这是女儿家的常态,有人像自己提亲,谁会不高兴呢

    莫北在丫鬟的带领下来到大厅,夏语雪和莫凡等人已经等了有一会了。

    夏语雪一见到莫北心神激荡,立刻站起来道:“莫北,你来啦。”

    莫北点头示意,没有回话。

    莫凡对着莫北道:“小北,今天夏语雪来提亲,这件事我就看看你的想法。”

    莫北看着莫凡又看了看夏语雪,过了良久道:“我还要考虑下。”

    听了这句话,夏语雪脸色紧张,生怕莫北不答应一样。夏宇和莫凡就没有什么反应了,夏宇和莫凡闲聊着一些无关痛痒的事情。

    莫北道:“我先离开一下。”

    莫北不等众人回答,便已经先行地离开。

    莫北一个人在紫陌阁中慢慢地走着,走到后院,那株桃花的枝桠已经伸进了院子。莫北想起,当年天情教自己轻功的时候,便是从树上摘了一朵桃花送给自己。莫北想着想着,就不断地想到了以前的片段,和天情在一起的片段。

    莫北不知不觉便走到了天情的房间,莫北抬头发现自己竟然走到了天情的房间,那一刻,莫北的心湖出现了涟漪,莫北惯性地伸手推门,但是却突然有一种想法,怎么又走到了天情的房间,正是这种想法,让她收回了放在门上的手。

    莫北有点倦意地转身,轻轻地舒了一口气,然后四处望了望,随意地挑了个方向走去。莫北走着走着,来到了莫言住的庭院,当时莫言正在给花草松土。

    莫北清脆地喊了一声:“爹。”

    莫言看见了莫北,便放下了手中的药锄,和煦地笑了起来。

    莫言对莫北道:“小北,你怎么来了。”

    莫北道:“我就是来看看爹你。”

    莫言点头颔首,但是接着便问道:“今天不是夏语雪来提亲的日子么,你怎么有空来我这里”

    莫北一脸的平静道:“爹,女儿不知道该不该接受夏语雪的提亲。”

    莫言道:“有什么问题和爹说说,为什么会不知道该不该接受夏语雪的提亲”

    莫北蹙眉道:“我就是不知道该不该接受他的提亲。”

    莫言坐了下来,招呼着莫北坐在旁边,然后道:“你哥和我说过你的事情,本来婚姻大事,父母做主,但是父母毕竟是父母,对于你们子女的想法有时候不太了解,所以有些事情,我就不插手了,我将你的婚姻交给你自己来抉择。”

    莫北蹙眉道:“可是我还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莫言叹了一口气道:“婚姻之事,关乎一辈子,夏语雪钟情于你,如今他来提亲,想看的便是你的想法。至于答不答应便是看你的想法,如果你答应,说明你也钟情于他,两情相悦,皆大欢喜。如若你不钟情于他,那么便拒绝他,对你对他都好。”

    莫北愁苦道:“可我不知道我是不是钟情于他。”

    莫言疑惑道:“钟情便是钟情,不钟情便是不钟情,怎么会不知道”

    莫北偏着头道:“对于夏语雪,我实在是说不清楚,有时候我的确会思念他,但是有时候,我又不会思念他。对于他的感觉,说是爱,又不是,说完全莫言感觉,那又不对,具体是什么我也琢磨不透。有时候我在他身边会很高兴,但是有时候又不会显得那么高兴。”

    莫言听了后,眉头皱得深深的。

    莫言叹了口气道:“小北,还记得你母亲么”

    莫北道:“娘,我记得啊。”

    莫言道:“你娘和我一开始也不是两情相悦,我们只是因为长辈的的婚约才在一起,但是我们婚后也很幸福,两人相爱,和和睦睦,相敬如宾,只是你娘去得有点早了,才留下我一个人,我到现在还很想念你娘。”

    莫北听完莫言的话,似乎有点懂了,婚姻有时候不一定需要两情相悦,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父亲想说的就是这个。

    莫北辞别莫言,一个人走到了湖心亭,坐在亭子里,手托香腮,望着冰凉的湖面出神。

    莫北心想,要是两个姐姐在,多好,她们一定会给自己想以个好的办法。

    莫北开始慢慢地思考夏语雪这件事情,对于夏语雪,莫北觉得自己不能说是完全不喜欢,不管怎样,自己和夏语雪相处了这么久的时间,多多少少总是会有着一些感受。夏语雪的确是个优秀的人,武功好,人又好,似乎没有什么缺点,至少自己没有看出来。夏语雪对于自己的关心和在意都是其他人不能比的,除了家人还没有人对自己这么好过。

    这样想来,嫁给夏语雪似乎是最好的选择,但是,莫北却忘了一个人,天情。如果莫北当时想起了天情,那么也许莫北的想法又会不一样了,那么后来的结局也会完全不一样。夏语雪和天情两个人相比较而言,夏语雪完全是比不上天情的。天情可以为莫北放弃所有,放弃家族和家人,放弃所有的名利,甚至是自己都放下,但是夏语雪就做不到,夏语雪可以放弃名利,但是却放不下家族和家人。

    因为,天情和夏语雪两个人是在截然不同的环境下成长的,天情对于家族什么的没有一个概念,相反,夏语雪从小就被教育着,要以家族利益为重,保护族人。而风雪老人教给天情的便是痛快地活着,不要在意世俗,按着自己的意愿去活。虽然天情最后并不是如风雪老人所说的那样,痛快地活着,但是这并不影响天情爱情至上的人生观。

    莫北想起了自己第一次见到夏语雪的时候的情景,那一次看见夏语雪,夏语雪身穿雪白的白衣,完全是一个翩翩佳公子,那时自己的眼神为之一亮,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感觉就消失了,再也没有了,那只是一时的心动么后来,夏语雪频繁地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说完全没有感觉,那是骗人的,但是对于夏语雪的感觉究竟是什么,莫北还真的不太清楚。

    这一次,莫北通过细细的思考,终于将这一点给想通了。自己对于夏语雪,并不讨厌,甚至还有一点喜欢,但是不知道为何没有预料中的那么多,那其他的一部分到底去了哪里莫北同时也发现了一点,原来以为的那些事情,慢慢的会变化,变得自己都不知道,原本以为自己一切都知道,如今才发现自己真的有许多事情都不知道。 、生

    这两年来,夏语雪一直在自己的身边,对自己关怀备至,自己和夏语雪相处也很愉快,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这样看来嫁给夏语雪似乎是一件很合理的事情,两人这样子也算是水到渠成,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就算是不嫁给夏语雪,但是放眼望去,自己好像没有第二个可以嫁的人,更何况父母的事迹也说明了,两个人结婚以后是截然不同的,就算是一开始没有感情,那么到了后来也会慢慢地产生感情,更何况自己对于夏语雪是有感情的,并非是毫无感情,虽然不是青梅竹马,但至少不会是没有感觉,毕竟当初也曾心动过。

    思绪想到这里,莫北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到底要不要嫁给夏语雪,莫北心中已经明了。那便是嫁,嫁给夏语雪似乎是最好的选择了,自己也是时候嫁人了,这一切都显得合情合理,莫北也没有发现有什么问题。

    莫北又回到了大厅,夏语雪正在焦急地来回走动着,莫凡和夏宇还在交谈着。莫北看着来回走动的夏语雪,心中突然有一丝暖暖的感觉,夏语雪这么在乎自己,自己的确很幸福,嫁给夏语雪看来是个正确的选择。

    夏语雪看见了莫北出来,立马就迎了上去,急切道:“莫北,怎么样,你答应了么”

    莫北看着夏语雪充满真诚而满怀期冀的眼神,迟缓地点点头。看见莫北点头,夏语雪的心花像是炸开了一样,有着无限的喜悦,那一刻好像金榜题名,那一刻好似洞房花烛,任何言语都不足以诉说夏语雪当时的高兴。夏语雪就差没有当场将莫北抱起来了,莫北看着夏语雪高兴的样子,脸上也有着开心的笑容。

    整个大厅内都充满了喜悦,一段姻缘总是令人开心的。但是在远方的风雪谷,雪峰山上,楚天情正在练剑,突然没由来的心中一痛,一个踉跄,楚天情跪倒在地,左手狠狠地揪着胸膛,好似心脏被人狠狠地刺了一剑似的,痛极,大口地喘着粗气。

    楚天情右手以剑撑地,缓慢地起身,仿佛痛楚还在,但是却不知道这痛楚从何而来。楚天情深深地吸一口冷空气,冷空气灌入肺中,突然楚天情猛然吐了一口血。血在雪地上分外的妖红,但是这口血吐完,楚天情便恢复了正常,也不在有痛楚,继续练起了剑,但是心中有一处却隐隐作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