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二十六章 英雄不过美人关

第二百二十六章 英雄不过美人关

 热门推荐:
    君傲堂原本计划长安定,出兵江南,拿洛阳,挥师北上,一统江湖,但是一切只是想得太好了。君傲堂遇到的麻烦远远地比想象中的要多,因此减缓了君傲堂的计划。

    光是因为长安的事情,君傲堂就忙碌了三个月之久,才将长安稳定下来。自从长安的势力被消灭后,立刻就有其他的势力进驻长安这块天子脚下的地方。主要是两个势力,一个是蜀中唐门,这是一个难缠的对手,君傲堂听到就头痛不已。另一个便是帝胄后裔河北周家的周智代带着周家的势力进入了长安。

    如今长安的情形变得和洛阳一样了,都是三分天下的局面。说起河北周家,一开始君傲堂并没有将他们放在眼中,但是后来却发现这个周家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世家,他们是帝胄后裔,不仅仅如此,周智代还是个人物,但是竟然却是个女的,这一点出乎了所有的人的意料。

    周家竟然出了一个领袖般的女孩子,而且还很优秀,这是让所有的江湖豪侠都吃惊的事情,一时间这个周智代的名声之大,无人能及。也正是因为这个周智代和唐门的人,才让君傲堂在长安纠缠了三个月,最后还是接受了三足鼎立的局面。

    以君傲堂的实力,要将周家的势力赶出长安,还是能够做到了,就算是将唐门的势力赶出去也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但是这样子却是得不偿失。君傲堂如今得罪的势力,结下的仇家已经够多了,树敌太多毕竟不是一件好事。江湖还是要讲求民心的,如果所有人都反对君傲堂,那么就算君傲堂再强,也会被众人拖下水,更何况现在君傲堂并不是最强的存在,至少君傲堂实力还不够强,还不能够做到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天下。

    该放手的时候就该放手,君傲堂并不想将自己陷入无谓的争夺中,那样子只会将自己拖进无限的消耗之中。但是这个周智代的出现,无疑是让长安一时间成为了江湖人物聚集的地方,人人都想目睹一下这个周智代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子,竟然让君傲堂都知难而退,是在是巾帼不让须眉。

    腹肌饼和解军无疑是去了,哪里有热闹,哪里就能够看见他们两个人的身影。他们简直无所不在,解军和腹肌饼两人来到了长安,当时两人一路上挥霍无度,钱财早已经花得一文不剩,但是还好已经到了长安。只要到了长安,那么一切便都没有什么问题了,腹肌饼有那么一句话:“有人的地方还怕找不到钱么”

    解军觉得,自己和腹肌饼还是应该去劫富济贫,贫当然是指他和腹肌饼两个人。对此,腹肌饼大为不赞同,认为自己就算是再没有钱,哪怕是欠了一屁股债,也不能说是贫。江湖人物怎么能够说是贫,说出去多么丢人,不管怎么样,他腹肌饼好歹也是一代大侠。照人借点钱不过是江湖救急而已,他可不是解军那样的文盲。

    解军听了后,哼哼了两声,想当初他还是个探花呢,只不过看不惯官场上的尔虞我诈,所以才弃文从武,在江湖中闯出了一些名堂,人称疯侠。不过解军是真疯还是假疯,他心中比谁都清楚。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两人就这样来到了周府,周智代一听是疯侠和颠圣两人拜访,立刻出门迎接。

    这是解军第一次看见周智代,当时确确实实让解军惊艳了,解军从来没有看见一个女子能够那样的飒爽英姿,那样的英气逼人。那一刻,解军觉得自己的心房像是被什么击中了一样,软软的,好似喝醉了一般。解军觉得这一定是梦,不然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奇女子

    可是耳边传来腹肌饼聒噪的声音,让解军十分清醒,这不是梦,这是真实的。解军还是第一次觉得腹肌饼的声音不聒噪,因为这让解军知道了眼前所见的并不是梦,是真实的美好。

    解军觉得自己是喜欢上了眼前的这位女子,解军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衣服穿得不够端正,不够干净。腹肌饼狠狠地喊了一声军疯子,才将解军唤回神来。解军回过神来发现眼前的女子正在询问自己的名字,解军急忙回答道:“我叫解军,解甲归田的解,将军的军。”

    解军说完后,问了一句:“不知道姑娘芳名。”

    解军刚说完,周智代一脸疑惑道:“我刚才自报过了家门,解大侠难道没有听见”

    解军脸红了,支支吾吾道:“这个,在下刚才一时走神,万分抱歉。”

    腹肌饼发现解军竟然脸红了,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般,大叫道:“大家快来看啊,疯侠解军竟然脸红了,大家快来看啊。”

    解军连忙将腹肌饼的嘴巴捂了起来,向周智代道:“你别听着家伙瞎说。”

    周智代看着眼前的这两个人,扑哧地笑了出来,眼前的这两个人虽然都是成名的大侠,但是却是像个大男孩一样,活脱脱的两个活宝。

    周智代这一笑的娇羞,让解军的整个人如同雷击一样,当场站立着一动不动,那一刻时间仿佛静止,整个天地间解军只看得见周智代那娇羞的一笑。其他的事情,解军都看不见了,其他的声音,解军都听不见了。直到周智代手指着腹肌饼,解军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一直捂着腹肌饼的嘴,捂得紧紧的,腹肌饼都快要开始翻白眼了。

    解军松开了手,腹肌饼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待呼吸缓和后,一拳擂了过来,嚷嚷道:“你是想谋杀啊。”

    周智代看着眼前的两个活宝,只想笑,但是腹肌饼发现解军并不和往常那样和自己胡闹,变得一本正经的,一时间也觉得索然无味。

    周智代道:“在下周智代。”

    周智代这一声自报家门,那清脆的声音,如同莺歌黄鹂一样悦耳,让解军听得魂都出了窍。解军顺口就接了一句:“绝代有佳人,智谋擒千军。一见倾人城,再见倾人国。”

    周智代听了此话后,表情变了变,但是即刻便恢复了正常。但是腹肌饼就不一样,腹肌饼像是捡到金子一样,大喊起来:“你这是发神经了吧”

    解军一本正经道:“别闹,办正事要紧。”

    腹肌饼虽然还想继续,但是解军完全不配合,腹肌饼无奈只好回归到正事上面。

    腹肌饼转而对周智代道:“我们此次来,主要是想周女侠帮个忙,人有三急,周家财大气粗,还望周女侠江湖救急。”

    腹肌饼这一番话说得行云流水,丝毫没有一点的不好意思,很是心安理得。但是解军就苦恼了,这个烧饼,怎么能够这么说,这完全是在败坏自己的形象。周姑娘会怎么看自己,认为自己只是个四处打秋风的无赖大侠

    解军心中焦急了起来,万一周姑娘这么想呢,那么自己的形象在周姑娘的心目中岂不是一落千丈解军小心翼翼地看着周智代的表情,周智代只是轻轻地笑着,并没有什么厌恶的表情,这样子解军就放心了。

    周智代请解军和腹肌饼进大厅一叙,两人欣然接受。

    周智代有意拉拢二人,便道:“二位何以需要江湖救急”

    腹肌饼道:“出门在外,难免有所急,而我们又不是抢劫之辈,所以便想到来贵府救急。”

    周智代道:“这个好说,我立刻吩咐下人给两位准备一些银两,以救二位之急。”

    腹肌饼粗犷的声音道:“周女侠果然快人快语,实在是让人钦佩。”

    周智代道:“哪里,这换做其他人,也会这么做。另外我想请两位帮个忙,不知道二位能否答应”

    腹肌饼道:“不知道你想我们帮你什么” ~ .. 更新快

    腹肌饼和周智代谈话的期间,解军一直没有说话,一直到后来才发表一些意见,似神游却又不似神游。

    周智代目光闪烁了几下,然后才道:“小女子知道二位喜欢行走江湖,居无定所,但是不知道两位有没有兴趣留下来,做周家的供奉”

    周智代的话一说出口,腹肌饼的脸色就变了,周智代这无非是想拉拢二人,希望二人能够为周家出力,但是他颠圣是什么人,岂是随便就做人供奉之辈。

    腹肌饼沉吟了一下道:“我们两个人,云游天下惯了,只怕是不适合做供奉,周姑娘的好意,心领了。”

    腹肌饼是拒绝了,但是解军却答应了。只见解军道:“好,在下便答应周女侠所托,江湖走得多了,也有点累了,找个地方休息一下也挺好,在下就留在周府做一名供奉。”

    周智代本来见到腹肌饼拒绝了,不报什么希望了,结果解军竟然答应了留下来,做周家的供奉,这无疑是始料未及的好消息,疯侠和颠圣,能够留住其一已经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对周家大有裨益。

    对于解军留了下来,腹肌饼是充满了不解和疑问,为什么老朋友解军会选择留下来,这完全不和情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