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二十七章 莫名其妙的追杀

第二百二十七章 莫名其妙的追杀

 热门推荐:
    腹肌饼的疑问,解军并没有解答。对于留下来的原因,解军心里比谁都清楚,那便是因为周智代,但是这个原因,解军绝对不会对任何人说,包括腹肌饼。

    解军留了下来,腹肌饼在周府住了几天就走了,因为腹肌饼是在是不习惯在别人的门下过生活。

    解军在周府受到了极高的待遇,同样解军也非常卖力,积极地帮周智代出谋划策。解军希望自己能够成为周智代不可或缺的帮手,虽然周智代的却是巾帼不让须眉,但是如果周智代能力太过于突出,那么便没有自己的事情了,自己也就不能接触到周智代,更何谈进一步发展。

    解军不管怎样,在江湖上还是有着侠名,有着一手的真功夫,周智代在解军的全力协助下,一时间在长安坐大,声势无人能力。这让君傲堂的日子就不好过了,周家的声势日大,这无疑危及到君傲堂在长安的势力范围,因此君傲堂不得分出精力才处理长安的事务,这又减缓了君傲堂对江南的出师。

    对于解军的尽心尽力辅助,周智代是个聪明的女子,更何况解军并不掩饰自己钟情于周智代的心思。周智代知道解军的心思,但是周智代并不说破,也不表露出来,装作毫不知晓。一时间,两人之间出现一种微妙的暧昧关系,正是这种关系,将两个人系在了一起。

    腹肌饼离开了周府,一个人继续在天下间四处游荡,在长安逗留了一段时日,四处欣赏风景,和品位美酒佳肴。夏至的时候,腹肌饼孤身一人来到了洛阳,不过此时,腹肌饼却被人给盯上了。因为解军帮助周家打击君傲堂势力的原因,而疯侠和颠圣两人一向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但是如今为何疯侠为周家的人效力

    君傲堂的人想找到腹肌饼,将这件事情问清楚,就算问不清楚,那么便将腹肌饼给擒了,那是,解军必定会投鼠忌器。

    腹肌饼春风满面地走在朱雀大街上,这是不知道弟多少次来,但是却是很久没有来了,上一次来还是因为纳兰划落成亲,如今已经有两年了。腹肌饼决定去找纳兰划落,因此他问了路后,便朝牡丹阁走去,与他一起的还有君傲堂在暗中的好手。

    腹肌饼一路心情愉悦地在路上走着,就在快到牡丹阁的时候,突然腹肌饼不走了。腹肌饼站在原地,然后转身用粗犷的嗓子道:“跟在我后面的那些孙子,还不现身,难道要爷爷我将你们给揪出来。”

    腹肌饼这一句话刚说完,腹肌饼的眼前立刻出现了十个人,装扮各异,但是有一种东西却是一模一样的,那便是给人的感觉。任何一个人看到这十个人都会觉得这十个人不是好人,要么是打家劫舍的匪徒,要么就是要干伤天害理的事情。十个人都是全身黑衣,恨不得黑得和锅底一样,别人越是看不出来越好。

    为首的黑衣人对腹肌饼行了一礼道:“在下君傲堂安小猎,奉堂主之命,请颠圣复大侠前往君傲堂一叙。”

    腹肌饼笑道:“你们君傲堂就是这样的请人的方式么”

    安小猎听了腹肌饼的话,手中的刀又握紧了几分,安小猎一边观察着腹肌饼,一边道:“如果复大侠愿意跟着我们走,我们自然以礼相待,如果不肯,那么我们只好动用武力请复大侠去君傲堂住上几天。”

    腹肌饼听后,哈哈一笑道:“就凭你们这几个杂碎,也能够和大爷我叫嚣”

    安小猎不再说话,一挥手,十个人立刻将腹肌饼围了起来,五柄剑,五把刀。

    腹肌饼看了这阵势,便知道这一定是一个战阵,自己绝对不能够掉以轻心,不然绝对够自己喝一壶的。

    安小猎打了一个手势,十个人立刻对腹肌饼发动了攻势,刀剑虽然多,但是却一点都不乱,整齐而有序,这明显是经过专人训练,不然不可能默契度这么高。一时间,腹肌饼反而被刺伤了好几处,虽然是皮外伤,但是还是火辣辣的痛。最要命的不是这些伤,而是腹肌饼根本拿这些刀剑没有办法,只是成为众人的靶子而已。

    腹肌饼心中暗暗叫苦,这些人还真的不是一般的麻烦,看来今天很有可能栽在这里。但是骨子里的豪气,让腹肌饼很是不甘,于是奋起反抗。腹肌饼一拳逼退两名剑手后,突然对着面前大喊一声道:“张翊君,你来得正好,老子我要和你拼了。”说罢,挥拳便要打,君傲堂的众人听见张翊君来了,习惯性地回头,而腹肌饼就趁着这个机会,飞似地逃了,一路发足狂奔。

    腹肌饼还没有跑出两步远,安小猎等人已经发现被骗了,立刻在腹肌饼身后穷追不舍。于是在朱雀大街上出现了这样的一幕,一个人在前面狂奔,后面十个凶神恶煞的人在后面追。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江湖仇杀,纷纷出来看热闹,腹肌饼心中却在骂开了,看毛线啊看,老子就快被砍死了,都没有一个人来救老子。

    腹肌饼过了朱雀大街,便跑到了牡丹阁附近的牡丹街。腹肌饼知道这一处是百花阁的地盘,君傲堂的人再嚣张,也不敢那么随意在百花阁的地盘撒野,更何况要是纳兰划落在的话,还可以帮自己解围,反手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不得不说腹肌饼运气好,纳兰划落此时和墨烟岚正好在牡丹阁上和娆娆在合计着百花阁的开支。有人汇报,在街上有人被追杀,而这里就是百花阁的地盘,纳兰划落和墨烟岚两个人则出去看看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娆娆不谙武功,便没有出去,在房间内整理账务。

    纳兰划落刚出去的时候,还没有看清楚被追的人长什么模样,只是站在楼上看着,并没有打算出手的意思。因为被追的是个男的,和百花阁并没有什么关系,看样子是被仇家追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纳兰划落虽然是白侠,但是如今也算是百花阁的人,并不能像以前那样随心所欲,毕竟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连累百花阁其他的人,这始终不是纳兰划落希望看见的。

    腹肌饼终究还是没有跑赢,不是因为腿少了,而是因为腹肌饼跑累了。腹肌饼刚停下来,便立刻被十个人给围住了。安小猎阴沉着脸道:“复大侠,你想好了是跟着我们回去,还是让我们将你捆回去”

    腹肌饼呵呵地笑了,看到腹肌饼的笑,安小猎本以为腹肌饼会聪明点乖乖地去君傲堂,没想到腹肌饼突然面目狰狞道:“去你妈的,老子死也不受你们威胁,大不了拼了,杀一个不亏,杀两个还赚一个,老子还从来没有怕过什么。”

    腹肌饼这一声去你妈的,声音之高可谓是无人能比,却正是这一声去你妈的,让纳兰划落听出来这声音是腹肌饼的声音,而腹肌饼也因此躲过了一劫。

    腹肌饼话音刚落,拳头就挥出去了,第一个人反应不及,被一拳打飞,撞在墙上,差点没有将墙壁撞塌。但是腹肌饼也就第一拳起了一点作用,到了后面,腹肌饼根本就没有勇武之地,只能一味地闪躲。

    眼看腹肌饼就要被一举成擒了,纳兰划落在楼上一个纵跃,从天而降,落在了腹肌饼的身边。

    安小猎是认得纳兰划落的,纳兰划落的突然出现,让他头疼不已,本来对付一个腹肌饼还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如今来了一个纳兰划落,这事情就不好办了,不是因为害怕纳兰划落,而是此处正是百花阁的地盘,强龙不压地头蛇,在百花阁的地盘和纳兰划落发生冲突,那绝对是不明智的。

    腹肌饼一看到纳兰划落,一下子便信心满满,拍着纳兰划落的肩膀道:“划落,你小子终于出现了。”

    纳兰划落道:“你为什么会被追杀”

    腹肌饼摊手道:“我也不知道,我在街上走得好好的,发现他们跟踪我,他们一出来便说要请我去君傲堂,我当场和他们打了起来,没想打他们还有点扎手,我一时间还不是唐门的对手。”

    安小猎打断了两人的谈话道:“纳兰公子,我奉劝你最好别插手这件事情,我们君傲堂并不希望和百花阁发生矛盾。”

    纳兰划落笑道:“若是别人,我就不管了,但是今天这事情我管定了。” 嫂索十三少剑

    安小猎眼睛闪烁不定,过了一会才道:“看样子,白侠今天是要管定了,既然这样,兄弟我们就卖白侠一个面子,我们撤。”

    安小猎说完这句话,君傲堂其他的人马上就撤得干干净净,仿佛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安小猎本来已经走了,但是忽而转身对纳兰划落说了一句:“纳兰公子,今天的事情,我们君傲堂记下了。”

    纳兰划落漫不经心道:“随意。”

    待安小猎走后,纳兰划落才道:“饼子,你是怎么得罪君傲堂这些瘟神的”

    腹肌饼挠着头道:“我并没有得罪他们啊,我才刚刚来洛阳,怎么会和他们发生冲突,我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

    纳兰划落听了腹肌饼的话,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既然腹肌饼没有惹君傲堂的麻烦,那么君傲堂找腹肌饼的麻烦是为了什么,这一次会不会给百花阁带来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