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二十八章 不负青梅等竹马

第二百二十八章 不负青梅等竹马

 热门推荐:
    腹肌饼在纳兰划落的带领下来到了牡丹阁内,墨烟岚作为女主人,过来询问到底出了什么事,纳兰划落便将事情的缘由说给了墨烟岚听,顺便将腹肌饼介绍给墨烟岚认识,墨烟岚依稀还记得腹肌饼,当年和纳兰划落成亲的时候,腹肌饼和解军两人留下的印象最为深刻。

    听完之后纳兰划落的话,墨烟岚也有一点担忧,君傲堂狼子野心,昭然若揭。百花阁虽然在洛阳占据一部分的势力范围,但是毕竟不能和君傲堂那样的势力相比。洛阳三足鼎立,但是这三足之中却没有百花阁的地位,如果不是因为百花阁全部是女流之辈,灭之在江湖上有损名声,百花阁早就被君傲堂灭了。

    三人正在交谈着,而娆娆则刚好将自己之前算的账拿过来给墨烟岚和纳兰划落过目,继续没有算完的账。但是当娆娆看见腹肌饼的那一瞬间,娆娆呆住了,手中的账册亦掉落在地。娆娆根本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那个人真的是他么,自己日思夜想的那个他么

    腹肌饼也看到了娆娆,一下子就站了起来,腹肌饼和娆娆的表情差不多,不过腹肌饼的表情充满了惊讶,这个人似曾相识,但是一瞬间脑袋空白,就是想不起来。

    娆娆眼帘模糊,心中有太多的感触,贝齿咬着下唇,似乎有着极大的隐忍一般。

    纳兰划落和墨烟岚两个人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两个人怎么了

    娆娆声音中带着悲切道:“岩哥,是你么”

    娆娆的声音传到腹肌饼的耳里,腹肌饼一下子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双眼已经流泪。在一旁的纳兰划落和墨烟岚看得惊奇不已,这个腹肌饼就是个留血都不吭声的汉子,怎么突然好端端的竟然流泪。

    腹肌饼喉咙上下动了动,然后用带着悲腔的声音道:“娆娆,是我。”

    娆娆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再也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飞奔进腹肌饼的怀抱。娆娆的眼泪还在流着,但是却是充满幸福,因为她的泪是流在了腹肌饼的肩膀上,那是她青梅竹马的恋人。

    看着两人深情地拥抱,纳兰划落和墨烟岚都没舍得打扰,静静地看着两人拥抱。

    过了良久两人才分开,娆娆声音中还带着哭腔道:“岩哥,这些年,你去了哪里”

    腹肌饼抚摸着娆娆的脸颊深情道:“这些年,我去拜师学艺了。娆娆,你变了,变得漂亮了,我差点都没有认出来,我该死。”

    纳兰划落和墨烟岚两个人看得云里雾里的,墨烟岚从来没有见过娆娆哭,记忆中,娆娆是个坚强的女孩,从来不会在人前落泪,当初自己在一群山贼手中救下她的时候,她没有一丝的害怕。

    墨烟岚道:“娆娆,你给我们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吧,我和纳兰看得云里雾里的,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

    娆娆破涕为笑道:“姐姐,你看我这高兴地过了头,都忘记给你们介绍了,这位是我的复岩哥哥,我和你说过的,我们是青梅竹马的恋人,只不过后来他去拜师学艺了,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一直到今天我才再次见到他。”

    听娆娆说完,墨烟岚和纳兰划落总算是明白了,原来腹肌饼和娆娆竟然是分别多年的青梅竹马。

    腹肌饼问道:“娆娆,你怎么会在百花阁”

    娆娆道:“当年你离开村子,说好的三年内肯定会回来,结果我等了你三年,还是没有看见你的人,当时贼匪横行,我被迫离开了村子,我被山贼抓住,后来幸好被墨姐姐所救,于是我便一直跟着墨姐姐一起,一直到墨姐姐建立了百花阁,我便成了牡丹堂堂主。”

    腹肌饼听了后,无比怜惜道:“娆娆,这些年,苦了你了,都是我不好,没有及时的回来,后来我也在寻找你的踪影,不过始终找不到,我本来都已经不报希望了,可是老天开眼,让我再次见到了你。”

    纳兰划落和墨烟岚在一旁听着,感觉多么的不可思议,这和自己的故事,何其相似,自己和纳兰也是一样,因为种种而分开了几年,最后还是重逢了。

    腹肌饼拉着娆娆的手道:“娆娆,和我说说这些年你都是怎么过的。”

    娆娆笑道:“刚好姐姐也在这里,我就将我这些年的经历用一支歌舞来表达吧,同时你们也不会听得那般无趣。”

    腹肌饼、纳兰划落和墨烟岚三人纷纷赞同,于是娆娆便开始在房间中央跳起舞来。娆娆那如同仙乐一般的歌声便从房间里面传开来。

    风吹沙蝶恋花千古佳话似水中月情迷着镜中花竹篱笆木琵琶拱桥月下谁在弹唱思念远方牵挂

    那年仲夏你背上行囊离开家古道旁我欲语泪先下庙里求签我哭诉青梅等竹马求菩萨保佑我俩

    不停的猜猜猜又卜了一卦吉凶祸福还是担惊受怕对你的爱爱爱望断了天涯造化弄人缘分阴错阳差

    风吹沙蝶恋花千古佳话似水中月情迷着镜中花竹篱笆木琵琶拱桥月下谁在弹唱思念远方牵挂

    那年仲夏你背上行囊离开家古道旁我欲语泪先下田里庄稼收获了一茬又一茬而我们何时发芽

    不停的猜猜猜又卜了一卦吉凶祸福还是担惊受怕对你的爱爱爱望断了天涯造化弄人缘分阴错阳差

    猜猜猜又卜了一卦是上上签可还是放不下对你的爱爱挨过几个冬夏日夜思念祈求别再变卦娆娆那深情而又飘渺的歌声,传入在场三个人的耳中,三个人都在静静地听着,没有任何一个人开口打算断娆娆的歌声。腹肌饼早已经是听得泪流满面,这样的深情,是自己所没有预想到的,这样的深情,自己竟然这么幸运能够拥有。腹肌饼这一刻下定决心,这辈子,绝对不和娆娆分离,就算是死也绝对不分离。

    娆娆不仅仅是歌深情,连舞都表现出了对腹肌饼那不可割舍的爱,墨烟岚和纳兰划落看到这里,心中无比的感动。墨烟岚拉了拉纳兰划落的袖子,示意纳兰划落和自己一起离开,把空间和时间留给这一对久别重逢的恋人。

    纳兰划落见到墨烟岚拉自己的袖子,加上眉头的示意,一下子便理解了墨烟岚的意思是自己两个人出去,纳兰划落微笑着拉着墨烟岚的手,出了房间,将房门关好,让这一对久别的恋人能够好好地聚一聚。

    纳兰划落和墨烟岚出去之后,娆娆也停止了歌舞,静静地看着腹肌饼,而腹肌饼也在看着娆娆。此时不需要任何的言语,所有的感情都能够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出,那是爱,刻骨铭心的爱,海枯石烂,至死不渝。

    娆娆一等腹肌饼便是等了七年之久,人生有多少个七年

    腹肌饼揽着娆绕无比责备道:“娆娆,这七年来,让你受苦了,是我不好。”

    娆娆用手挡住腹肌饼的唇道:“岩哥,这一切都过去了,我们就不要再提了,现在我们不是在一起了么”

    腹肌饼无限感慨道:“是啊,经历了这么久,我们终究还是在一起了,感谢上苍,让我还能够遇见你。”

    娆娆听了后,无比的甜蜜,整个人都在腹肌饼的怀里,显得那么的幸福,那么的高兴。

    房间内,充满了绵绵的情意,教人羡慕不已。

    傍晚时分,两人才从房间内出来,纳兰划落和墨烟岚早已经准备好了酒宴,准备为两人重逢而庆祝一番,其他几位堂主听了墨烟岚的话,都为娆娆感到高兴,同时也敬佩和羡慕不已。难得娆娆能够为了复岩等上七年,而七年了,复岩也没有变心,这样的真情,世间少有,众姐妹都真心地位娆娆祝福,相信,娆娆和复岩一定会幸福。

    娆娆和腹肌饼一起来到饭桌,娆娆首先便开口道:“我有件事想告诉大家,这个牡丹堂堂主我不能再当了。”

    娆娆的话一出口,便受到了众人的疑问,娆娆连忙解释道:“各位姐妹先听我解释,我和岩哥商量好了,打算回家乡看看,毕竟出来这么多年,都没有回去看过,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也许就不回来了。账簿我都已经清算好了,就放在我的房间里面,而牡丹堂不能一日无主,所以只能让其他人接替我的职位了。” 嫂索十三少剑

    其他人还有一些异议,但是被墨烟岚一口挡了下来。

    墨烟岚道:“娆娆,你只管和你的岩哥哥一起去,牡丹堂我自然会派人接手,不管怎样,百花阁至始至终都是你的家,你要是想我们了就回来看看,我们都在这里,祝你们幸福。”

    娆娆感动得无言以对,端起一杯酒道:“所有的话尽在不言重,各位姐妹的恩情,我娆娆一辈子都会记在心中,永世不忘。”

    一时间内,充满了依依不舍的离别之情,每个人的眼眶都是红红的,特别是娆娆的眼眶。

    娆娆最后和腹肌饼一起走了,墨烟岚和纳兰划落送他们出了洛阳古道。

    看着娆娆和腹肌饼的身影,墨烟岚问了纳兰划落这样一句:“划落,他们会幸福的吧”

    纳兰划落揽过墨烟岚道:“他们一定会幸福,我们也会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