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三十章 情不知所起当初

第二百三十章 情不知所起当初

 热门推荐:
    温夕寒在洛阳待了一年多,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温夕寒深感自己的无力,自从血薇剑一事过去后,温夕寒一直在洛阳勤练刀法。

    温夕寒曾经三番五次地想去刺杀张翊君和李傲放二人,但是在无数次的策划之后,温夕寒一次都没有得手。虽然温夕寒已经能够和夕影刀人刀合一,但是张翊君和李傲放实在是太强,功夫更在温夕寒之上。有一次好时机,温夕寒出手,结果却被打得重伤而归,从那以后,温夕寒明白了一个道理,不管自己的行刺计划如何的天衣无缝,只要自己的功夫相差君傲二人,那绝对是不可能将他们暗杀掉,毕竟自己不是专业的杀手。

    自从知道自己不能够将君傲二人打败后,温夕寒每天早九晚五地练习武功,而因为温冷夜的到来,也给了温夕寒一个充足的时间,不然温夕寒光是处理洛阳温府的事情就足以让温夕寒忙到焦头烂额。

    温夕寒一年来刀法进步很少,自从和夕影刀心灵相通之后,温夕寒就感觉自己的刀法已经不能够再继续进步了,就算是进步,也如同滴水一样,那样子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够超过张翊君。温夕寒心中很是焦急,但是却无计可施,整个温家都没有对刀法很是精通的人,可以人可以教给自己一些什么,一切都只能靠自己去摸索。

    自己摸索虽然是可行,但是对于急于复仇的温夕寒来说,太慢了,别人等得起,他等不起,所以必须要用最快的时间复仇。温夕寒停在这个瓶颈停了一年多之久,心中的焦躁感日与剧增,这样子下去,温夕寒看不见希望,那么便只有绝望。

    如果报不了家父之仇,温夕寒都不知道自己有什么脸面活下去,为人子不能够为父报仇,这是一种怎样的耻辱有何面目面对泉下之父

    石雨沫来洛阳的目的便是帮助张翊君,可是她发现君傲堂根本不需要她做些什么。以前在南疆的时候,石雨沫每天只知道练剑,如今到了洛阳,她发现自己除了练剑,就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可以干了,分外感觉无聊和空虚。

    张翊君娶了慕容雨痕后,石雨沫没事还可以和慕容雨痕聊聊天,以打发时日。石雨沫曾经提出想去江湖上走走,四处见识一下,但是师兄张翊君没有同意。虽然在死磨硬泡之下,张翊君无奈同意了,但是却只能让石雨沫去长安看看,还派人从暗中保护石雨沫,这让石雨沫感觉分外的无趣。

    石雨沫又一次找到了张翊君,石雨沫因为在洛阳君傲堂待了也有一年多了,和众人都混熟了,同时也显现出她可爱的一面,似乎完全不像是血薇剑主。

    石雨沫摇着张翊君的手臂道:“师兄,你就找点事情给我做嘛,我每天呆在这里都快闷死了。”

    张翊君笑道:“不让你做事情,还不好么”

    石雨沫撇嘴道:“当然不好,我每天在这里呆着,一点事情都没有,都快发霉了。”

    张翊君道:“你可以找雨痕一起聊天啊,逛街啊,多好。”

    石雨沫道:“不好,逛多了会逆,雨痕姐姐和我一样无聊,只不过她不说出来而已。”

    张翊君道:“那依你的想法,你想做什么”

    石雨沫道:“师父说,你这里需要人手,让我来帮你忙,我想帮你忙。”

    张翊君道:“那你就帮我多陪陪雨痕,我忙,没有功夫陪她。”

    石雨沫的小脸瞬间拉长了,苦着脸道:“要陪,你自己陪,我才不陪呢。”

    石雨沫说完,便气呼呼地走了。

    张翊君看着走远的石雨沫,笑着摇头,心里叹息道:“你以为我不想让你帮我做事情,只不过你现在不需要你做事情而已,温夕寒还等着让你帮我解决呢。”

    石雨沫一个人气呼呼地走出君傲堂,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不觉已经走了好远,走到了洛河边。看着风光大好的洛河,石雨沫瞬间心情大好,沿着河边慢慢地走着,欣赏沿岸的风景。

    石雨沫走着走着,便发现了在河边竟然有人练武功,石雨沫好奇地走上去,发现,在练武功的那个人竟然是拿着夕影刀的温夕寒。

    石雨沫走近,然后愉快地和温夕寒打招呼道:“哎,你在练刀啊”

    温夕寒这时才发现有人,发现竟然是石雨沫。温夕寒吃惊道:“你怎么在这里”

    石雨沫道:“我沿着河边走,就走到了这里,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温夕寒道:“我偶尔会来河边练刀。”

    石雨沫道:“那你的刀法练得怎么样”

    温夕寒道:“不怎样,很差。”

    石雨沫笑道:“怎么会,我刚才看你练刀的样子,看起来很厉害。”

    温夕寒没有理会石雨沫的话,转而问道:“你怎么还在洛阳我还以为你早已经离开了洛阳”

    石雨沫笑着问道:“我一直在洛阳这里,我师兄在这里,我来帮他的忙。”

    温夕寒疑惑道:“你师兄”

    石雨沫道:“我师兄便是江湖人称人君的张翊君。”

    温夕寒听了后吃了一大惊,当场表情严肃起来,用着敌视的目光看着石雨沫。但是温夕寒从石雨沫的脸上并没有看出任何的动机,那是完全不带任何伤害之意的,有着一种纯净无暇。

    石雨沫也发现了温夕寒的异常,便问道:“你怎么了”

    温夕寒脸色恢复正常道:“没,没什么。”虽然温夕寒嘴上是这么说,但是脑海却在飞速地转动着,这个血薇剑主竟然是张翊君的师妹,她来洛阳是为帮张翊君。既然她是张翊君的师妹,那么上次血薇剑的事情应该是张翊君策划,利用她的血薇剑来趁机刺探温府的情况。

    如此说来,自己一开始便陷入了一个早已经设好的局,中了君傲堂的圈套。这一刻,温夕寒彻底醒悟了,在心中无比的自责,自己竟然如此疏忽大意,一直没有去追查这个突然间出现的血薇剑主的情报。

    突然,温夕寒心中又有了一个想法,既然张翊君可以利用她而刺探温府的情况,那么自己也能够利用她去查探君傲堂和张翊君的情报。心中计策已出,温夕寒开始耐心地和石雨沫聊天,纯粹是为了消除石雨沫的戒心。但是温夕寒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这样的一个决定,让自己和石雨沫的生命纠缠在了一起,斩不断,理还乱。

    石雨沫一时间也没有将温夕寒的表情变化放在心中,还是开开心心地和温夕寒聊着天。石雨沫不知道为什么,对温夕寒完全没有防备之心,也许是温夕寒看起来像是一个好人,也许是石雨沫对谁都没有防备之心。以上的理由都有,不过石雨沫还是认为别人对她没有什么利益可图,因此也不需要有什么防备之心,虽然师父告诉她,江湖险恶,但是石雨沫到洛阳后,就没有发现险恶,因此师父的告诫早已经抛到九霄云外。

    石雨沫一开始和温夕寒聊着聊着,便干脆坐在了河边。两人越聊越投机,简直是相见恨晚的样子。其实,事实当然不是这样子,出于石雨沫的无心和温夕寒的有意,因此才会让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不然肯定不会聊得那么投机。

    温夕寒和石雨沫两人慢慢地聊着,温夕寒几乎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因为只有这样子,才能够彻底消除石雨沫的戒心,这样子自己才有可能从石雨沫身上探听到有关君傲堂的消息。温夕寒的动机虽然是这样子,但是却在聊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地就将一些真话给说了出去,同时也是在这一个不知不觉的过程中,对石雨沫产生了微妙的情感。 :\\

    而石雨沫则是找到了一个能够陪她说话的人,好久没有找到一个人能够这样子痛痛快快,舒舒服服地说话了。在君傲堂中,虽然人多,但是其他人不是因为自己的身份特俗,而畏惧和自己说话,有的人完全就是敷衍自己,虽然慕容雨痕也是女孩子,但是慕容雨痕一直是愁眉不展的,因此自己一直都找不到一个可以真心说话的人。

    两人说着说着,不知不觉,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两人同时发现这个情况,原来不知不觉已经天黑了,温夕寒道:“石姑娘,我们就聊到这里吧。”

    石雨沫高兴地点头道:“好,再晚的话,我师兄估计会派人来找我了。”

    两人相视一笑,然后转身,温夕寒刚走没有两步,便听见身后传来石雨沫的悦耳声音道:“温公子,明天在这里,我还能够再见到你么”

    温夕寒没有丝毫犹豫道:“当然可以。”

    石雨沫得到肯定的回答,便高兴地转身,带着愉悦,欢快地一步一跳地走了温夕寒看着消失在视线中的石雨沫,嘴角起了笑容,但是石雨沫最后那一步一跳的身影却深深地留在了温夕寒的脑海里。

    温夕寒突然就迫不及待地想明天到来,很想再次看见石雨沫,虽然温夕寒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但是脑海中就是会莫名其妙地想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