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三十二章 经年过少年已变

第二百三十二章 经年过少年已变

 热门推荐:
    温夕寒刚离开河边没有多久,石雨沫便来了。

    石雨沫来到河边的时候,并没有发现温夕寒,心中马上便有了一种失落,但是石雨沫却认为,温夕寒一定是有事去了,不然一定会在河边练习刀法。正是抱着这样的想法,石雨沫并没有离开,耐心地坐在河边等待温夕寒的到来。

    温夕寒到达城南的时候,温飘雪还没有到。温夕寒心中就开始莫名地烦躁起来,在桥头来回地徘徊,等了半个时辰,心中甚至在怀疑飘雪到底还来不来

    温夕寒等了一个时辰之久,温飘雪终于姗姗来迟。温夕寒一见到温飘雪就如同看见了救命稻草一样,这姑奶奶终于来了。

    温飘雪心情愉快地和温夕寒打招呼道:“夕寒,是你来接我啊,原本以为会是月月或者落花呢。”

    温夕寒强颜道:“五叔让我来接你,我出来已经两个时辰了,我们还是先回去再说了,莫让五叔他们等极了。”

    温飘雪轻轻地笑道:“你已经等了我两个时辰了么,让你等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那我们走吧。”

    温夕寒和温飘雪便动身前往温府,一路上温飘雪心情愉悦地说个不停,不知道是因为到了洛阳心情大好,还是因为看见了温夕寒而心情大好。温飘雪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听,自己一个人在岭南有多么的无趣,同龄的年轻人差不多都离开了岭南,闯江湖的闯江湖,来洛阳的来洛阳,都没有一个人可以好好说话,来了洛阳就不一样了,有这么多的温家年轻人,月月,落花,温琴和你都在这里,以后就不怕没有人陪伴了。

    温飘雪很热情,但是温夕寒却反映很冷淡。温飘雪发现了温夕寒的异样,看着温夕寒道:“夕寒,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看你这么烦躁的样子”

    温夕寒被温飘雪这句话问得一愣,自己难道烦躁么,因为等待飘雪而不耐烦么,因为要陪着飘雪回温府而感到浪费自己宝贵的时间而郁结么,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因为自己担心雨沫在河边等自己太久了么

    温夕寒口唇一张一合,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温飘雪看着温夕寒的样子,心中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以自己温大小姐的身份,夕寒竟然和自己没有什么话说,以前自己都还聊得挺开心的,如今为什么就一句话也没有。从之前到现在,温夕寒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仿佛心不在焉的样子,看着那紧蹙的眉头,似乎整个心神都在别处一样。

    温飘雪试探性地问道:“夕寒,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忙”

    温夕寒一时间没有注意,借口道:“嗯,不,不,没什么事情,我们先回去再说。”

    温夕寒一开始应承有事,但是后来却又马上说没有事,看来夕寒真的有事情,但是夕寒为什么瞒着自己

    温飘雪道:“夕寒,你要是有事情,你先去忙,我来过,知道怎么走。”

    温夕寒道:“还是我带你过去吧,五叔吩咐我的。”

    温飘雪道:“真的不用了,看你的样子,那件事一定对你很重要,碰见五叔的时候我会告诉他,你来接过我了,是我坚持自己一个人去的,你还是去做你的事情吧,晚了可不好。”

    温飘雪虽然口中这么说,但是心中却希望温夕寒能够留下来,陪着他一起去温府。温夕寒这一次之所以来洛阳,其中很大一个原因便是因为温夕寒。经过在岭南和温夕寒相处的那一段日子,加上温随风慢慢地淡出了温飘雪的记忆,温夕寒开始慢慢地走近了温飘雪的心里,但是温夕寒却被调往了洛阳,这样一来,温飘雪便见不到温夕寒。越是见不到就越想见到,看不见的想念才更加折磨人。

    正因如此,温飘雪才主动向温暖雨申请来洛阳,并且还在给温冷夜的书信中点名让温夕寒一个人来接。可是见面的情况并不如同自己所料的那样,温夕寒的心思根本都不在自己的身上,甚至连多看都没有看自己一眼。这无疑让温飘雪心中有着不悦,自己在岭南的时候,不管是哪个温家子弟,都对自己客气和青睐有加,冷傲如同温琴也对自己和颜悦色的,这个几年不在温家的温夕寒竟然对自己这样子,温飘雪心中的郁气郁结在心中。

    温夕寒冷淡的态度,让温飘雪心中不是个滋味,但是温飘雪还执拗地让温夕寒先去忙自己的事情,其实温飘雪只是想看看温夕寒会不会答应而已。让温飘雪失望的是,温夕寒还真的听话,走了,将自己一个人丢下了。

    温夕寒对温飘雪抱拳道:“飘雪,既然你这样说,我就先走了,你自己一个人回去,我回去后给你赔不是。”

    温夕寒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走着走着,便心急火燎地跑。温飘雪看着温夕寒的身影,心中有着浓浓的醋意,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凭空地吃醋,但是温飘雪心中就是不舒服,这个温夕寒还真的没有将他这个大小姐看在眼中。

    温飘雪突然心中很想看看温夕寒到底要忙什么,于是便施展轻功,一阵风似地跟了上去。温飘雪发现,温夕寒心急火燎地跑到洛河边,四处张望,徘徊地走来走去,仿佛在找人似的,可是洛河边却一个人影都没有,反而洛河中有几个小孩子在光溜溜地洗澡。这让温飘雪看得脸红了,但是又不能不盯着温夕寒,生怕他一个转眼便看不到人影了,因此感到甚为尴尬。

    温夕寒在洛河便徘徊了一阵,发现并没有看见石雨沫的身影。温夕寒心中开始犯嘀咕,雨沫会不会没有来河边等自己,而是去了茶楼想到这里,温夕寒便向茶楼赶去,温飘雪自然在后面跟着,换做平时,温夕寒一定能够发现自己身后有人跟着,但是今天温夕寒所有的心思都在石雨沫的身上,并没有发现身后有人一直在跟着自己。

    温夕寒到了茶楼后,直奔自己昨天去的雅间,但是里面却是有人。温夕寒道歉后边找到了掌柜问道:“掌柜,昨天和我一起来的女孩今天有没有来过”

    掌柜看着温夕寒道:“温公子,原来是你啊,那位姑娘来过,还专门问你来没有,她刚离开半个时辰不到。”

    温夕寒听到石雨沫来过茶楼找自己,心中像是吃了蜜一样,有着甜蜜的感觉,但是石雨沫来了后又走了,这让温夕寒的心瞬间又感到有点失落。

    温夕寒继续问道:“那她有没有留下什么话”

    掌柜想了想道:“那位姑娘说她黄昏的时候再去河边,让你下午不要在河边等她。”

    温夕寒听了后,心中高兴得不得了,心中在想,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她约我黄昏的时候见面,她约我黄昏的时候见面,温夕寒不知道心中为什么这么高兴,但是心中就是充满了莫名的喜悦。想到此刻离黄昏还早,温夕寒打算先回一趟温府,这样子也能和温冷夜有个交代。

    温夕寒和掌柜的对话,被在店外的温飘雪听得一清二楚。这下子,温飘雪明白了温夕寒口中所说的事情是什么了,原来竟然是和一个女孩子约会。温飘雪不高兴了,温夕寒竟然因为和女孩子约会,而将自己忽略了。温飘雪正在生气之间,突然醒悟,温夕寒竟然和女孩子约会,那么说明了什么,这说明温夕寒有了恋人了

    温夕寒已经有了恋人,她叫什么,长什么模样,有自己漂亮么他们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已经多久了,感情到了怎样一个地步瞬间关于温夕寒和那个女孩子的问题,接二连三地出现在温飘雪的脑海中,温飘雪想得头都大了,眉头都蹙了起来。

    当温夕寒离开茶楼的时候,温飘雪已经提前一步离开,跟踪温夕寒到这里,已经没有必要再跟下去了,再跟下去势必会被温夕寒发现。温飘雪心想着,温夕寒肯定会回温府看看自己到了温府没有,那么自己便要在温夕寒之前到达温府。 ~ .. 更新快

    温夕寒回到温府的时候,温冷夜正和温飘雪在大厅里面说着话,温琴等人知道温飘雪来了,也来看望。反倒是去接温飘雪的温夕寒来得最晚。

    温夕寒回来便先向温冷夜行了一礼道:“五叔,我来迟了。”

    温冷夜笑道:“你来得并不晚,飘雪说她见过你了,你去办一件事情,飘雪这刚到没有多久,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回来了。”

    温飘雪则是一脸微笑地坐在椅子上,仿佛对温夕寒去干了什么一无所知的样子。

    温夕寒本应该回答,但是一时间温夕寒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不管怎样的回答都始终不合适。飘雪按道理应该会比自己至少早半个时辰回来,如今自己却只比飘雪晚了一会。说是去办事情,如果是重要的事情,怎么会这么快就办完了,既然是这么快就能够办完的事情,为什么不等将温飘雪接回来再去办

    温夕寒越想,心中越惊,以温冷夜的精明,怎么会不发现这其中的问题温夕寒看了看温冷夜的眼睛,有冷汗冒出,看温冷夜的眼神,那根本就是洞悉一切的眼神,看样子温冷夜眼睛知道有问题,只不过这么多人,温冷夜没有当众说出来而已。

    温飘雪看着温夕寒冒冷汗的样子,忍不住就想笑,但是还是忍住了,心中的小恶魔却开心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