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师兄弟矛盾激化

第二百三十五章 师兄弟矛盾激化

 热门推荐:
    如今已经渐渐进入秋天,而温夕寒和石雨沫两个人正在恋爱得火热,简直是如胶似漆,如火如荼,两人沉醉在甜蜜的幸福中,好生令人羡慕。

    风雪谷方面可就不那么乐观了,风雪谷出了事,不,严格来说是风雪老人出了事情。风雪老人练功的时候走火入魔,受了很严重的伤,损了心脉。以风雪老人的武功和看破红尘的心态,为什么还要去练武,为什么还会走火入魔,这一点令人很是费解,众弟子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都很错愕,都是一脸的不相信。

    众人纷纷来到风雪老人的床前,当时顾倾城正在给风雪老人诊断。诊断结果出来后,众师兄弟纷纷不相信,以师父的武功和修为,怎么会无端端地走火入魔,更何况师父他老人家早已经不练武功了。

    江子越道:“师父最近在修炼一种武功,叫灵犀神功。”

    轩辕剑天问道:“师父为什么要修炼武功,以他的修为完全不需要练武了,师父他老人家早已经退出了江湖。”

    江子越道:“师父他老人家修炼武功,主要是为了天情,师父想将这门功夫练好,传给天情。”

    众人听了后各自的反应不一,有的是羡慕,有的是眼红嫉妒,同样是徒弟,为什么对十少楚天情那么好为了楚天情而置已于不顾。但是也有的并不在乎,比如七少雷清玄。他认为一个人能够学到多少武功,完全看自己的本事,如果没有本事,就算是风雪老人教了,也不一定能够学会。

    就拿风雪老人毕生收藏的武学来说,玄微洞中的武学何止百种种类繁多,简直是令人目不暇接,但是十三个师兄弟中除了天情,还没有听说有谁将其中全部看完的,跟别谈什么学会了。师父修炼武功给天情也是情有可原的,毕竟天情的天赋高于其他人,再加上天情有着血海深仇在身。

    风雪老人已经沉睡,面色惨白,没有血色,看样子情况非常之不乐观。

    方戚无问道:“老六,师父他老人家的情况到底怎么样,我看他的样子好像伤得很重。”

    江子越神色黯然道:“不瞒大家,师父这一次损了心脉,可能时日无多,最多熬不过三个月。”

    众人一听,如同噩耗一般,这一个消息如同锤子一样敲在众人的心中。有人开始将这一切归结于十少楚天情的过错,众人才发现十少竟然不在,师父病重,他这个罪魁祸首竟然不在。

    五少苏萧逸带着怒气道:“这个天情还真的把自己当一回事了,师父为了他都成了这个样子,他竟然不闻不问,真是岂有此理。”

    其他人虽然觉得苏萧逸的话过激了点,但是说的却是实话,天情确实不该在这个时候不出现。江子越叹气了一声,对唐素欢道:“素欢,你去山顶将十少唤下来,说是师父病重。”

    唐素欢低头应了一声,便如同一阵风一般出去了。唐素欢离开后,众人都沉默没有说话,有人在询问江子越风雪老人的病情,有没有好转的可能。

    江子越无奈地摇头道:“不可能了,师父走火入魔,损了心脉,没有当场死亡,全是依赖于师父五十年的内功修为,不然换做常人,早已经一命呜呼了。”

    轩辕剑天道:“我们用灵丹妙药能不能够将师父的伤给治好”

    江子越听了后,摇头道:“就算是神丹妙药都没有用了,有也只能短暂地延续一下而已,并不能够治疗根本。”

    听到风雪老人绝无好转的机会,房间内的气氛又沉闷了一分,一片死寂,各自都在心中不知道想些什么。半个时辰后,十少楚天情来了,还是那副千古不变的表情。

    楚天情看着气氛一片死寂,然后便看见了床上面目苍白的风雪老人。楚天情一句话都没有说,连开口的意思都没有,江子越好像能够懂楚天情似的,一早便将风雪老人的情况都说了出来。但是听到了风雪老人情况的楚天情还是无动于衷,已经开始有人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了。

    冷漠有如侍良也觉得作为风雪老人最疼爱的弟子,不应该对师父的病情不管不顾,这样的冷漠简直是冷血,没有人性。

    苏萧逸是第一个按捺不住心中怒火的,苏萧逸想着平时风雪老人和自己一起那快乐的画面,自己是个孤儿,而风雪老人就像是自己的父亲一样,虽然苏萧逸平时玩世不恭,但是对风雪老人绝对是尊敬有加。

    苏萧逸站出来,指着楚天情道:“师父他老人家弄成这个样子,完全是因为你,如今你竟然如此不闻不问,不管不顾,你还是不是人”

    就算是苏萧逸如此强烈的责骂,楚天情还是无动于衷,表情都没有变,仿佛这些事情都和他无关似的。

    苏萧逸简直是气急败坏,指着楚天情道:“师父他真的是瞎了眼,收了你这个白眼狼做徒弟。”

    苏萧逸这样子的破口大骂也不能够让楚天情有所动容,实在是让众人有点吃惊。轩辕剑天也实在是看不下去,他也站了出来道:“十少,虽然你是进谷最早,但是也不能够对师父他老人家这个样子,更何况他还是最疼爱你的。”

    绕是温夕寒走后,十二个师兄弟的领头羊的轩辕剑天的话也没有能够让楚天情有所改变,楚天情还是表情淡淡的,透着一种冷漠。

    楚天情看完风雪老人的情况,便缓缓转身,看样子是准备离开房间。之前楚天情什么表情都没有已经让一干师兄弟很生气,如今楚天情竟然看了一眼便想走,这是何等的冷漠,这一下子将众师兄弟都给激怒了。

    众人忍无可忍,纷纷指责,除了江子越没有说话,但是楚天情仿佛对这些指责都视而不见,当做空气一般。江子越看着楚天情,虽然江子越有一点理解楚天情,但是还是不赞同楚天情的做法,毕竟这样子实在是不该,于是江子越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

    面对众人的指责,楚天情还是无动于衷,看样子根本就是不屑。朱羽霄为人正直,虽然自己的辈分比起楚天情只高了一分,但是脾气却不低。

    朱羽霄捏着巨大的拳头,向楚天情挥来道:“我今天就替师父教训教训你这个不识好歹的东西。”

    朱羽霄的出手倒是让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这拳头来得疾迅无比,一般人绝对躲不过这拳头,但是如果要硬接的话,肯定是要吃亏的,聪明的人绝对不硬接。不仅仅如此,更令人吃惊的是,按道理苏萧逸才应该是第一个出手的人,但是朱羽霄竟然抢先一步了,这是在是让众人有点惊讶,别看平时老九衣服忠厚的样子,在这个时刻却如此的英勇,实在是让人刮目相看。

    十二少侍良一直靠着墙壁,看着朱羽霄对楚天情动手,侍良的嘴角竟然有着微微的笑意,仿佛看好戏一般。 、生

    面对朱羽霄这迅疾无比,重若雷霆的一拳,楚天情的表情依旧是没有什么,还是那样冷漠。但是侍良却在楚天情的眼中看到了一丝闪烁掠过,但是这一丝闪烁究竟是什么,侍良在匆忙中一时竟然看不出来。侍良在心中深深地被震惊了,自己竟然第一次看不透一个人的眼神,以前自己一向将这个算作自己独家的本领。

    自己看一个人的眼睛,便能够轻而易举地看穿那个人的一切,那个人在自己的面前将无所遁形。但是在楚天情的眼中,侍良看不到一丝的心痛和担忧,那完全是楚天情眼中没有的东西,楚天情眼中有的只是冷漠,但侍良始终感觉有一种满身疲累的遣倦在楚天情的眼中,至于楚天情的眼中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感觉,侍良实在是想不通,难道是自己猜错了

    朱羽霄看着楚天情避都不避,心中的怒火更加盛了,手中的拳头不禁又加快了几分,劲道也加重了几分。就在朱羽霄自信满满地以为自己一定能够击中楚天情的时候,突然一阵剧痛传来,朱羽霄的身体重重的飞了起来,然后摔在了地上。

    朱羽霄一脸的愤怒,一脸的不置信,楚天情这是如何攻击到自己的,自己完全没有看到他的出手。朱羽霄没有看见,但是其他的人却看得一清二楚,虽然其他人不怎么喜欢楚天情,但是还是不得不对楚天情那一脚大赞一声,好漂亮的一脚。楚天情那一脚出脚之快,比起朱羽霄,朱羽霄的速度根本不算什么了。

    楚天情的那一脚,在场的人无不叹服,那样干净利落的一脚,那样帅气的一脚,一脚致命,绝对不拖泥带水。雷清玄是众师兄弟中最尚武的人,对于腿法也有研究,雷清玄认为,如果让自己来踢同样的一脚,自己绝对踢得没有楚天情那样好。不管是气势还是劲道都是不能比的。

    朱羽霄被踢倒后,立即站了起来,对着楚天情道:“别以为打倒了我,我就会服你,我还是看不惯你,我还要教训你。”

    楚天情那一脚不光是在气势上不可比拟,更重要的是,这一脚竟然没让朱羽霄受到任何的伤害,虽然朱羽霄感到很痛,可是完全是个没事人一样,立刻就从地上站了起来。这样才让众人震撼无比,楚天情的腿法竟然到了收发自如的境界,想伤人便伤人,这是令人何等的望尘莫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