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冷如冰寒如霜雪

第二百三十六章 冷如冰寒如霜雪

 热门推荐:
    朱羽霄一击不成,但是却没有发现自己身上有任何的伤,爬起来活蹦乱跳的,便有了信心再次出击。但是就在朱羽霄拳头再次击出的时候,他的手被人抓住了,朱羽霄正要勃然大怒,但是看到抓住他手的人是苏萧逸,立刻便没有了什么话。

    苏萧逸看着楚天情,表情冷冷道:“羽霄,你不是他的对手,让我来。”

    朱羽霄也知道自己一出手便先败了一招,很是丢人,见到苏萧逸出手,那么自己便只好将这个机会让给苏萧逸。不管怎么说,苏萧逸的辈分始终比自己高,还有朱羽霄虽然不甘心,不过既然苏萧逸说自己不是楚天情的对手,那么自己便是真的不是他的对手。

    苏萧逸对着楚天情道:“刚才见识了十少的腿法,如今我萧逸也想来领教一下高招,如果侥幸赢了,便当是替师父教训你,输了便是我学艺不惊,怨不得别人,与任何人都无关。”

    面对苏萧逸的话,楚天情依旧是无动于衷,甚至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楚天情还没有等苏萧逸说完,便抬脚向外面走去,这在苏萧逸看来,简直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苏萧逸怒急,在愤怒中出指,苏萧逸的指法,可有一点名堂。那是一代指法名家苏少侠传下来的孤星指法,又叫少侠指法。

    苏萧逸的指风向着楚天情打去,但是楚天情仿佛毫不知情一般,完全连看都不看,依旧是一直向外面走去。苏萧逸更加愤怒了,这个楚天情未免太过于嚣张了,竟然对自己的指法完全不放在眼中,这让苏萧逸感到自己背羞辱了一番。在第一道指风还没有打到楚天情身上的时候,苏萧逸十指激射,又打出十道指风。

    如果说之前的那一道指风只是探路的,那么后面的十道指风便真的是动真格的,恐怕就连风雪老人硬接下来也要耗费不少功力。可是楚天情却完全无视苏萧逸前前后后十一道指风,之间第一道指风打在楚天情的后背,却好像什么都没有打中,凭空消失了一般,苏萧逸知道这是楚天情用自身的内力将这一道指风给抵消了,但是能够抵消一道,又如何能够抵消后面的十道

    后面的十道指风,楚天情并没有用身体去挡,苏萧逸只看见楚天情的身形闪了一闪,然后继续向外面走去,那么自己那十道指劲到哪里去了其他人也有点看不懂,楚天情那身形闪了一闪,究竟是什么功法,竟然能够避开苏萧逸的十道孤星指。

    其他人虽然看不明白,但是江子越却是知道的,江子越涉猎丰富,对于轻功的种类知之甚详。楚天情刚才所用的轻功身法,江子越却拿不准,虽然看起来有点像“御风形影”,又有点像“移形换位”,可是要江子越说一个肯定的答案,那便是不知道。江子越可是遍览过玄微洞中所有的轻功身法,就连江子越都不知道楚天情用的是什么身法,其他人更是不得而知。

    楚天情只露了两手,便让众人知道了他的可怕,不知道楚天情的真正实力,就算是不知道,苏萧逸也不管不顾了。苏萧逸拔出挂在墙上的剑,此刻楚天情已经离开了房间,苏萧逸拔剑,然后身体激射而出,向楚天情刺去。苏萧逸出去后,众人也跟着出了房间,江子越给风雪老人把了把脉,短时间内醒不了,江子越也跟了出去,他也很关心这两人比试的结果如何。

    苏萧逸手握长剑,冷冷的目光注视着楚天情的后背,楚天情走到了院子中央,就没有走了,停了下来,也许是因为他知道苏萧逸在自己身后,不将苏萧逸解决掉是绝对不能安然地离开。楚天情缓缓地转身,此刻楚天情的目光,比冰还冷,比霜还寒,看着都不禁产生颤栗的感觉,一个人的目光怎么会那么冷

    楚天情的眼睛里面没有半点波澜,当然也没有半点神彩,甚至连活的气息都没有,那样的目光仿佛只有一个死的人才会有。楚天情目光好似在看着苏萧逸,也好似不在看着苏萧逸,那眼神根本是空洞的,无神的。

    侍良一直在看着楚天情的眼神,那一刻,侍良觉得楚天情的眼神很悠远,透着一种云荒凉的意味。侍良突然感受到一股寒冷,那寒意是从楚天情眼中传来的,侍良开始不敢看楚天情的眼睛,因为看着那样的一双眼睛,你会感受到一种莫名的彻骨寒冷,简直是心有余悸。侍良开始想不通,一个人有着这样寒冷如霜的眼神,那么他的心一定比死还要冷吧,这样冷,他又是怎么能够坚持活下来

    楚天情头抬了一下,然后扫过众人,接着便又没有看众人。江子越在楚天情眼睛扫过的时候,看着那一双冰冷而无神的眼睛,心中甚至有一丝心痛的感觉。自己经常去雪峰山上看楚天情练功,每一次看的感受都差不多,剑意侵心蚀骨。楚天情永远都是那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江子越从来都没有见过楚天情笑,哪怕是一次都没有。

    一个人如果生命中失去了欢笑,那么他存在的意义在哪里,又是什么东西能够支撑着让他活下去江子越甚至有一种感觉,楚天情便是一个行尸走肉一般的存在,只不过楚天情还活着而已,不过虽然活着,但是却和死了没有什么区别。

    苏萧逸盯着楚天情,并没有什么犹豫,手一抖,长剑出手,向楚天情刺去,这一见刺出十三个剑花。楚天情依旧没有什么动静,静静地站在那里,仿佛整个天地都和他格格不入的样子。眼看楚天情并没有打算接苏萧逸的招,眼见苏萧逸的长剑就要刺入楚天情的身体,苏萧逸的剑被劫了下来。

    出乎意料,楚天情并没有出手,出手将苏萧逸的剑拦截下来的人竟然是顾倾城。

    苏萧逸寒着脸道:“老八,你这是干什么,为什么挡住我,不让我教训他”

    顾倾城似笑非笑,带着一丝的无奈道:“五哥,我不赞同你的想法,不管十少怎样子,都是十少的事,在师父没有说话之前,我们都不能对他怎样,最重要的是,你根本不是十少的对手。”

    苏萧逸依旧是寒着脸道:“不打过怎么知道在打之前谁胜谁负都是未知的,我也不是软柿子。”

    顾倾城道:“不用打都知道,你绝非十少的对手,也许大哥或者二哥才有可能和十少较量一下,或许连师父都不是十少的对手,师父曾经说过,十少的功夫如今已经不在他之下,你可打得过师父”

    顾倾城的一番话说得苏萧逸哑口无言,自己不管怎样都是打不过师父的,除非让自己再练个十年八载。顾倾城说得没错,现在苏萧逸的功夫虽然说是不差,但是在众师兄弟中,首推温夕寒的武功,他已经达到了人刀合一的境界,虽然自从人刀合一后没有和楚天情较量过,但是楚天情的那一招“天下有雪”,至今还被惊为天人。

    轩辕剑天的剑气如今已是不弱,当初也曾败在楚天情手下,而且轩辕剑天的轩辕剑法也有小成,这么说来,十三师兄弟中能够和楚天情一战的还真的只有大少温夕寒和二少轩辕剑天了,其他人根本不是楚天情的对手。倘若楚天情要是真的对苏萧逸出手,那么苏萧逸必败无疑,但是顾倾城却认为苏萧逸并不是简简单单的败了就没事了。 ~ .. 更新快

    楚天情出手的结果绝对非常严重,当初楚天情回风雪谷的时候,就是顾倾城和楚天情第一次碰面的,那时候楚天情给顾倾城的感觉就是冰冰冷冷的,虽然两年多过去了,但是楚天情却是一点都没有变,脸上的表情都是一模一样的,也是一点笑容都没有,冷如冰,寒如霜。

    这样一个冰冷的人出手,恐怕苏萧逸会性命不保,正是因为出于这种担心,顾倾城才会出手阻拦苏萧逸和楚天情两人之间的战火点燃。顾倾城肯定,如果楚天情出手的话,必定会有人会死,因为楚天情和众人并没有太深的兄弟情,就算是平时见到了,楚天情也从来不打招呼,仿佛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就算是大过年的,也不见他脸上有什么笑容,也不会和师兄弟一起娱乐。

    既然没有太深的情谊,那么楚天情要是动手,绝对不会手下留情,高手过招,死伤虽然在所难免,但是楚天情要是和苏萧逸过招,那么苏萧逸便死定了,神仙也救不活了。

    顾倾城的出手拦住了苏萧逸,同时也让众人意识到了他们不是楚天情对手这一点,但是如果是众人联手的话,想必楚天情便不是众人的敌手了吧

    苏萧逸还是心有不甘,就这样让楚天情走了,如此不尊重师长的人,不好好教训一番怎么能够咽得下这口气

    顾倾城的一番话让众人暂时冷静了下来,楚天情见苏萧逸没有动手,于是又缓缓地转身,向雪峰山的方向走去,身后的一切都仿佛和他无关似的,刚才也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楚天情走了,背影给人一种无限寥落的感觉,简直是比雪还要寂寞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