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三十七章 当神已无能为力

第二百三十七章 当神已无能为力

 热门推荐:
    侍良开始奇怪,天情为什么会这个样子这完全不符合情理,侍良开始对这个冷若冰霜的十少感兴趣。

    侍良经过一系列的收集,最后得到的情报是这样的,十少楚天情是天剑山庄三公子,从小跟着师傅在风雪谷中学艺,天资聪颖,深得风雪老人喜欢。出谷不久,便获得刀帅之名,如此说来也应该算是功成名就,但是天剑山庄却突然发生劫难,全家惨死,按道理,楚天情应该会有强烈的报复**,脑海中整天会想着如何报仇,但是侍良从上山以后,就没有发现过楚天情有任何报仇的行动,任何人都没有看出来楚天情想要报仇。

    如果说楚天情不思报仇是因为从小和家人分离,对家人没有什么情感,但是对于亲如父子的风雪老人,楚天情也是这般冷漠,这样子就说不过去了。听说,楚天情在风雪谷的时候,和风雪老人的关系好得不得了,并且在风雪谷的时候的楚天情还会笑,风雪老人还赞誉他笑的时候很好看。但是十几个师兄弟还重来没有哪一个人见过楚天情笑,哪怕是露出一丝的笑容。

    侍良问顾倾城道:“八哥,你说十少为什么会这般冷漠”

    顾倾城回答道:“这个我也不知道,你怎么突然间对天情的事情这么感兴趣,以前你在大伙中都是不怎么说话的。”

    侍良笑笑道:“就是突然间对十少感兴趣了,所以才想问问关于他的事情,我只是不爱说话而已。”

    顾倾城突然自顾自道:“十少这个人像是一个迷,让人完全看不懂。他就像是突然间飘落人间的冰雪,自冷自寒。”

    侍良听了后,感觉有点莫名其妙,问道:“八哥何出此言”

    顾倾城笑道:“你自己慢慢地就发现了。”

    顾倾城说完这话便走了,留下侍良一个人站在原地,不知所以。

    侍良盯着顾倾城消失的背影,过了好久才道:“我看,你也是个迷。”

    楚天情离开了院落,便继续上了雪峰山,雪峰山上只有山顶上还有一些零星的残雪。这如今虽然已经是初秋,长安已经有雪了,但是还没有下到雪峰山来,不过也快了。没有积雪的雪峰山显得特别的萧瑟和荒凉,整个山头望去都是空空的,这空空的山头却正像楚天情的内心一样,茫茫心房,空空如也,只有漫天无边的孤寂和寒冷。

    十三个师兄弟中,和楚天情关系比较好的要数江子越,因为他来看楚天情练剑是最多的,同时也经常会请教一些问题,楚天情并不怎么回答他,相反是经常不回答他。虽然楚天情反应冷淡,但是这对于江子越想要接触楚天情并没有什么冲突之处,楚天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江子越完全不在乎,反正不管你怎样,楚天情永远都是那一副模样,也不可能对你笑一笑,但是江子越反而习惯了冷漠的楚天情。

    楚天情虽然不回答江子越,但是江子越总是靠着自己估摸的情况而得知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不仅仅如此,对于江子越来说,对他影响最大的人反而是楚天情,并不是风雪老人,虽然风雪老人教过他一些东西,不过风雪老人还是主张个人自己去摸索武学的世界,并不是完全的授之以鱼。

    江子越从观察楚天情的练武,而从中吸取适合自己的东西,久而久之,江子越的层次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境界。对于这个境界,江子越才接触到,并不了解,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走,但是江子越却感觉这个境界能够给他带来一个质的飞跃,这一切都要归功于楚天情。如果没有楚天情,就没有现在的江子越,更不可能有以后的剑仙六少江子越。

    风雪老人的情况一直都比较差,但是总算还是稳定下来了,师兄弟中知道医术的除了江子越,还有一个人,那便是顾倾城,因为顾倾城原本是唐门十六少唐渊,在唐门中的人多多少少对毒都有一定的了解,毒药本一家,自然而然对医术有了解。

    师兄弟二人一直在忙于用各种药材,希望能够将风雪老人的生命延长一天算一天。在两人的精心照料下,轮流照顾,不分昼夜。风雪老人终于醒了过来,但是每天昏睡的时间还是很长,气色也是非常的不好,面容苍白,这一切的迹象都显示着风雪老人即将西去的迹象。

    风雪老人醒过来后,虽然顾倾城和江子越安慰他,但是风雪老人本身对医理有一定的了解,对自身的情况更是清楚。知道自己的时日无多,风雪老人也在思考着自己的后事,自己一旦西去之后,这些弟子应该怎么办

    风雪老人叫来了轩辕剑天,对轩辕剑天道:“剑天,如今夕寒早已经离开了风雪谷,你便是谷中的老大,我西归之后,你有什么打算”

    轩辕剑天看着风雪老人的眼睛,那眼睛里面是一种期待,师父对自己的期待,轩辕剑天道:“我打算进入江湖后,将十三个师兄弟召集到一起,建立一个少剑山庄,这个想法当初是戚无提出来的。”

    风雪老人听了后,沉思了一会点点头道:“你们都是为师的弟子,夕寒走后,你便是老大,我希望你能够好好带领他们,保护他们,素欢和龙健他们进师门晚,功夫上面也不如你们,在闯江湖的时候,你们多照顾照顾他们,别让他们出事。”

    轩辕剑天重重地点头道:“师父,我一定会的。”

    风雪老人道:“这样子,我就放心了。”

    随着风雪老人的时日无多,各师兄弟每天都来风雪老人的床前,陪着风雪老人说说话,聊聊天,气氛一直都很好,偶尔还会出现很开怀的大笑。不管师兄弟之间的感情怎样,众人和风雪老人的关系都一直很好,有的甚至是亲如父子,但是唯独单单楚天情不一样。虽然以前风雪老人说楚天情和他亲得比父子还亲,但是如今看来陌生的比陌生人还要陌生。

    十三个师兄弟,除了远在洛阳的温夕寒不知道风雪老人的情况,没有来探望,便只有楚天情没有去了,其他的十一个人基本上每天都会去看望风雪老人,和风雪老人说说话,绝对不会让风雪老人觉得空虚无聊,每天都能够让风雪老人保持一个良好的精神状态。

    风雪老人也发现了楚天情没有来看自己,风雪老人问唐素欢道:“天情呢,他在干嘛,怎么不见他来”

    唐素欢回答道:“十少他一直在雪峰山上,除了上次您昏迷的时候来了一次便再也没有来过了,还和五哥萧逸大打出手,最后还是八哥出手阻止了,不过之后,十少就一直没有来过。” :\\

    风雪老人听了后,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感觉,总觉得不是个滋味,自己对于这个徒弟是最为疼爱的,但是自从天剑山庄被灭后,天情的性格完全大变,变得自己完全不认识,都不敢承认,这个就是原本自己那个可爱乖巧,让自己骄傲无比的徒弟。最初的幸福如今成了风雪老人最大的痛楚,这一点是始料未及的,也是风雪老人感到痛苦的根源。

    风雪老人自从在风雪谷隐居之后便看淡了世事,但是唯独因为楚天情而愁眉不展,一干徒弟中,风雪老人最担心的还是楚天情,其他的人风雪老人都觉得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自己死后,楚天情这个样子,在江湖中恐怕得罪的人不在少数,更何况他还背负着深仇大恨,风雪老人很担心楚天情会不得善终。

    江湖毕竟是江湖,不是风雪谷,可以让楚天情那样子随心所欲,在风雪谷内,楚天情那样冷漠的态度,就算是师兄弟都会对他出手,更何况是江湖中人。

    如果让风雪老人明天就西去,风雪老人唯一的牵挂就是楚天情,天情是他看着长大的,看着天情从八岁一直到十三岁,这近三年来,楚天情的情况自己一直看在心里,但是自己却不知道如何才能够帮助自己这个徒弟走出困境,也不知道如何才能够改变这个徒弟,让他看起来不那么冷漠,看起来随和一点,和其他师兄弟更好地相处。

    风雪老人毕竟看着楚天情长大的,对楚天情的了解也比其他人深刻,于其他人感受不一样的是,风雪老人觉得楚天情这个孩子心中承载了太多的苦,可是他又不愿意和任何人说,任何事情都是一个人放在心中,谁也不告诉,任何的情绪也不表露在脸上。天情这孩子是在是太苦了,现在连自己也从来没有天情的笑。以前天情的笑是非常之好看,如今想看都看不到,只能够在脑海中缅怀。

    风雪老人想着楚天情,不知不觉便忍不住掉泪,他对于这个徒弟无可奈何,帮不了他任何事情。天助自助者,楚天情唯有自救才能够救自己,不然任何人都救不了他,即使是风雪老人这样迫切地想帮助楚天情也帮不了,所有的成败都在于楚天情自己。

    楚天情要是想走围困住他的城,那么他便能够走出来,要是楚天情不想走,那么就算是神也无能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