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三十八章 乱风骤起剑神出

第二百三十八章 乱风骤起剑神出

 热门推荐:
    风雪老人的情况在众人的精心照料之下,显得慢慢的好转,竟然能够下地了,众人都很高兴,但是唯独江子越高兴不起来。江子越看着精神奕奕的风雪老人,眼中满是担忧之色。

    这一天天空晴朗,万里无云,甚至是有着暖和的阳光。风雪老人和一干徒弟等人在风雪谷中四处闲走着,谈谈心里话,显得非常快活。楚天情依旧是不在,他还是老样子,在雪峰山顶,目光沉沉如水,冰凉而悠远,像是沉寂了几千年的冰山,还将要继续沉寂下去。

    风雪谷一众人等,只有楚天情不在,为了不扫兴,江子越主动请求去雪峰山上将楚天情请下山来。

    江子越心情并不如其他人一样开心,非常沉重,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和其他师兄弟说明风雪老人的情况。江子越看到楚天情的时候,楚天情很反常地并没有练武,只是很安静地站在山顶上,不知道在看着些什么。江子越静静地走进楚天情的身边,想看看到底楚天情看到的是什么

    江子越站在楚天情身边看了一会,发现除了茫茫天下之外,什么都没有。这时楚天情突然间问了一句:“你看到了什么”

    江子越一时间还真的不好回答,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只好答道:“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楚天情听了后,并没有回音,只是继续地看着眼前。江子越无奈,只好跟着一起看眼前的景物,苍茫大地,只有悠悠的白云和湛蓝的天空,其他的再也没有了,连飞鸟都没有一只。高处不胜寒,江子越是感到了一丝的寒冷,但是这并没有什么影响,突然风起,楚天情衣袍猎猎,鬓发纷飞,眼睛依旧毫无波澜。

    站在楚天情身边的江子越可不这么想,江子越看着楚天情,觉得楚天情突然心生一种膜拜的冲动,忍不住就要跪倒在地,臣服于他。江子越一脸的震惊和不可思议地看着楚天情,这个谜一样的男子,为什么会令自己不由自主地跪拜

    江子越虽然心中很不愿意跪拜,但是双脚就是没有力量,因为一种无比强大的威压,让江子越不得不臣服。江子越心中突然生出一种感觉,乱风起,英雄出。江子越感受到了从楚天情身上传开的一种无与伦比的气势,这种气势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皇者之气,所有的一切都要在他面前臣服,绕是百般不愿,万般无奈也没有办法,只有臣服这一条路可走。

    江子越也算是一个有着傲气的人,他想立身而起,但是发现自己根本没有那个力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楚天情而已。楚天情的衣袍猎猎,像是即将要出征的大将军,突然楚天情拔剑,剑出鞘,九天惊,这一刻,天云为之色变,原本万里晴空顷刻之间便乌云四起,暗雷滚滚。

    在谷中正在闲聊的风雪老人和众弟子还在谈笑,突然顷刻间天云变色,众人都不知道发生了怎么回事,都纷纷退入房中,望着天空的变化。天上的黑云越来越多,目不能视物,雷电密布,众人仅仅只能依靠电闪之际的明亮才能够看到周身的情况。

    风雪老人喃喃道:“天有异象,必有奇变。”

    轩辕剑天问道:“师父,这个奇变是什么”

    风雪老人道:“奇变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为师也是生平第一次见到,我们先看看再说吧。”

    在楚天情身后的江子越则是最震惊的一个人,那个画面将他深深地震撼住了,就算是许多年后,他还记得那个画面,那个再也不能够出现的画面。楚天情身上的气场变得越来越强,周身的流光也越来越强,江子越被逼得只能后退,隔着楚天情一丈之遥的距离,用无比虔诚的态度观望着楚天情和这天空的异变。

    楚天情拔剑,声音不是龙吟,而是悲泣,这让江子越震惊无比,原本以为这样的出鞘会是龙吟声震九天,却原来是悲泣。楚天情身子突然骤起,直逼九天苍穹,朝着暗雷涌动的云层直击而去。

    楚天情手中的剑已经不仅仅是剑,而是一件神兵,剑身焕发着无比的光华,似要斩碎这苍穹。可是一把悲泣的剑,虽然焕发着光华,但是又如何能够令九天臣服

    江子越眼睛丝毫不敢眨,生怕漏过了任何一个精彩的画面。只见楚天情人如蛟龙一般腾空,手中的长剑光华更盛,但是还是隐没在暗雷滚滚的云中。楚天情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了黑暗的云层中,望着电闪雷鸣的黑云,江子越心中有一丝担忧,在云层中的楚天情和雷电抗衡着,还能够活着么

    云层的怒吼开始慢慢变小,闪电也慢慢消失,一切都即将烟消云散,那么楚天情也将不复存在,不幸地葬生在那未知的云层中。时间过了片刻左右,峰回路转,云层突然间又起咆哮,电闪雷鸣再起,此时更胜之前,江子越严重出现了狂喜的色彩。

    黑云之中有一袭白点,后来看得渐渐清楚,那是一袭白衣,楚天情的白衣楚天情在云层中并没有死亡,没有人知道楚天情经历过什么,只知道他安然无恙地从这九天咆哮中还活着,他还活着。但是他还是没有落地,他还在云海中翻腾,他是否能够安然无恙地归来

    江子越看着云海翻腾的楚天情,突然一个名称从脑海中冒出来,剑神。江子越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到了这个词,虽然他不清楚楚天情到底能不能够活着下来,但是他相信楚天情这样骄傲的一个人,是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击败他,除非他自己。

    楚天情的剑在云层中四处翻飞,剑之威震云霄,剑之速如同流星坠落,那一袭白衣如同无敌的象征,在云海之中翻腾,暗雷虽然汹涌,雷电虽然凶猛,但是却无一能够伤及楚天情,一一被楚天情的剑接下。不仅仅如此,楚天情不单单是要接下这些来自于天地的攻击,他还要反击,楚天情剑出八方,那一刻仿佛有八个白影在云层中战斗着。

    楚天情在云层中表情坚毅,目光深远而冰冷,这冰冷仿佛都能够将这云层冻结。八个身影分而复合,又成了一个人,楚天情整个人周身仿佛出现了流光,那纯粹是用内力将自己包围起来了。楚天情的剑已经变成了耀眼的白,如同一个光柱一般,望之便觉得不能够轻易触碰。

    江子越在下面看见八个白影突然间又全部消失,片刻还不见有任何的动静,看得江子越开始有那么一丝的担心。突然,黑漆漆的云层中射出缕缕光芒,如同朝阳初升,划破天幕一般。然后接着便是一阵强烈的强光,刺得江子越眼睛都睁不开,那短短的一刹那,所有的乌云成了碎片,所有的雷电都统统烟消云散。

    待强光不那么耀眼之后,江子越再看,便看见了楚天情从半空中缓缓降落的情景。当楚天情落地之时,长剑击地,一阵气浪以剑为中心向四周四散传开,江子越被这一阵气浪给逼退了一尺,所有的草木都弯了腰,仿佛是在像楚天情臣服一样。

    这一刻,楚天情身上的君临天下的气势无人能比,江子越在心中无比的震撼,只有剑神这个名字才配得上楚天情,也唯有楚天情能够配得上剑神之名。楚天情白衣翻飞的猎动还没有停息,无不彰显着楚天情的王者之气,剑神风范。

    江子越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楚天情身上感受到一种王者的感觉,这样的一种感觉,江子越心生膜拜,这是多么荣幸能够亲眼目睹,天情剑击九天的一幕。楚天情的衣袍终于安静了下来,天空也恢复了晴朗和安静,没有狂风怒吼,没有电闪雷鸣,仿佛之前完全没有发生过什么似的。

    也许其他人会忘记这一幕,但是江子越绝对不会忘,这一幕对一个练武之人来说的震撼程度,不亚于见到神明一般。

    楚天情站在原地好久,江子越才呆呆地问道:“十少,你这一剑叫什么”

    楚天情过了一会,才用那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回答道:“九天陨灭,天陨。” 百度嫂索 十三少剑

    江子越疑惑道:“天陨是什么剑法”

    楚天情道:“天击剑法。”

    江子越问道这里,原本打算还继续问一些事情,但是唐素欢此刻已经上来了,对江子越和楚天情道:“六哥,十哥,师父让我来叫你们下山。”

    江子越这才想起来,自己之所以上山完全是为了将楚天情唤下去,如今却在山上逗留了这么久。

    看楚天情的样子,并没有打算下山的意思,唐素欢求助地看着江子越。江子越缓缓走进,在楚天情的耳边道:“师父他老人家即将西去,今天回光返照,恐怕没有多久了,希望你能够下去看看。”

    楚天情听到了这个消息,只是看了一眼江子越,然后什么话都没有说,独自转身,向山下走去。

    江子越看着楚天情的背影,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却不知道是因何而叹,这一声包含着什么是对于风雪老人即将西去的无奈,还是对于自己与楚天情的距离而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