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三十九章 临别将去嘱遗言

第二百三十九章 临别将去嘱遗言

 热门推荐:
    山之后,并没有去见风雪老人,而是自顾自地回了房间。

    江子越将事情告诉风雪老人和其他等一干人道:“刚才的天变异常是因为十少练成了天击剑法中的九天陨灭。”

    风雪老人疑惑道:“天击剑法,我也有一定的了解,并没有这样惊天地,泣鬼神的招式也没有什么九天陨灭。”

    江子越道:“这个想来一定是十少亲自创的新招式。”

    风雪老人听了后点点头,但是心中还是对之前见到的异常深深地在心中思考着,毕竟没有亲临现场,看得不如江子越,对于一些情况并不是很了解。

    楚天情下山不久,天空开始下起雪,雪很大,简直是鹅毛大雪,很少有这么大的雪出现了,不一会,地上就茫茫一片白了。空气一下子便冷了下来,风雪老人的身体也慢慢地冷了下来,风雪老人的精神慢慢地萎靡了下来,江子越看情况就知道了师父即将快不行了。

    风雪老人自己也知道自己今天只是回光返照而已,风雪老人对于死亡并没有什么畏惧,从容赴死。风雪老人让众弟子站在房外,叫一个进来一个,一个个地嘱咐一些事情,这是自己临终的遗言。

    风雪老人对轩辕剑天道:“剑天,如今夕寒不在谷中,你便是老大,我走后,你就带着师弟们出谷吧,江湖才是你们应该去展翅飞翔的地方,我知道你心中有雄心大志,有这一群师兄弟帮你,你的雄心大志应该能够得以实现。不过为师还是要给你一句忠告,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兄弟情是兄弟情,将心比心,你自然能够获得师兄弟的支持。”

    轩辕剑天重重地点头道:“师父,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听从你的吩咐,和师兄弟们团结相爱。”

    风雪老人拍了拍轩辕剑天的肩膀道:“你出去吧,把戚无叫来。”

    轩辕剑天刚出房间,还没有说话,方戚无便已经站了起来,向房间走去。

    风雪老人看着方戚无道:“戚无,你是第三个进入师门的,我知道你也是一个有雄心大志的人,恐怕你的雄心不在剑天之下,只是你没有剑天那样有优势,剑天后面有轩辕世家给予财力的支持,同时他们还有一定的势力存在,你就不一样了,你只是一个人。从各方面来说都没有剑天有优势,我想告诫你,人活着并不仅仅是为了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能够安然快活地活着,比什么都重要,我知道我现在的话,你肯定是听不进去的,我只盼望你的雄心不要成为野心就好,以免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走上歧途。”

    方戚无心中无比的震惊,原来师父虽然不怎么教自己的武功,却将自己看得如此的通透。

    风雪老人看着方戚无震惊的眼神道:“你是不是震惊,为什么我对你内心的想法如此知悉为师当年也是从江湖中走过来的,更何况我在谷中并没有花太多的时间去督促你们练武,我更多的时候在观察你们。你的破军剑法确实是很厉害,但是在江湖中远远不能够说是最厉害的,以后你就会碰到更多的高手,师父希望你能够勤加练习,加强自己的不足之处。”

    方戚无一下子跪倒在地道:“谢谢师父教诲,徒儿一定铭记在心,绝对不辜负师父厚望。”

    风雪老人点点头道:“你出去吧。”

    方戚无出去后,进来的便是狄玉楼。狄玉楼进房中之后,看着床上的风雪老人道:“师父有什么需要吩咐的”

    风雪老人道:“玉楼,为师对你也没有什么可以交待的,好好珍惜杨姑娘,她是个好女孩,江湖虽好,还是人最重要。”

    狄玉楼道:“师父,我知道,我一定会好好珍惜樱爱的。”

    风雪老人对苏萧逸道:“萧逸,众师兄弟中你是最为活泼的一个,但是你自身的缺陷,你应该知道。”

    苏萧逸道:“徒儿知道自己身上存在什么缺陷,只是不愿意去改而已。”

    风雪老人道:“有时候,人不可能那么随心,不然肯定会付出代价的,为师希望你能够将你自己更加地完善,成为一个能够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苏萧逸道:“徒儿知道了。”

    风雪老人道:“我知道你讨厌天情,但为师希望你能够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下对天情的成见,毕竟你们结拜过,不管怎样都不要太对天情的所作所为过于计较。”

    苏萧逸本来想反驳,但是对于即将要西去的风雪老人的要求,还是不忍心当面拒绝,于是点头答应。

    苏萧逸走了出去,江子越走了进来。

    风雪老人看着江子越,目光深邃道:“子越,你的剑法如今恐怕已经不在剑天之下了吧”

    江子越道:“师父从何得知”

    风雪老人道:“你虽然一向不争强好胜,也不表露实力,但是我还是发现了,你是浔阳江家未来的继承人,你身上所会的武学之多,也足以令人吃惊,在你的身上,我隐约看到了两分天情的神彩。”

    江子越道:“不敢,比起十少我还相差甚远。”

    风雪老人望着窗外道:“天情如今是你们当中武功最高之人,如果我的判断没有错,以后能够和天情距离最近的便是你了。”

    江子越听了此话,并没有什么表情起伏,一直静静地听风雪老人说着。

    风雪老人道:“你一直在观察着天情练剑,我偶尔也会上去看看天情练剑,每次都会看见你在,我就知道你的未来一定不可估量。”

    江子越震惊道:“师父,你什么时候上去看过我怎么一直没有发现”

    风雪老人道:“我上去的时候,你当然没有发现,不过天情一定知道我去了。跟强者,必定能有所得,你一直在跟着天情在雪峰山上,天情以后恐怕是整个天地都不能够阻挡他,他从来没有令我失望。假以时日,你一定能够在剑道上面有所成就。”

    江子越默然,问道:“师父,如果我以后遇到了屏障我该怎么办”

    风雪老人想想道:“如果遇到了阻碍,你去找天情吧,他肯定能够帮助你,他如今早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超越了我,我已经不是他的对手。”

    江子越道:“师父,你什么时候和天情比试过”

    风雪老人道:“去年除夕的时候,吃过饭后,我曾经找过天情比试过一场,天情用了十三招打败了我。”

    江子越脸上掩饰不住的震惊,喃喃道:“十三招就打败了师父,这怎么可能”

    风雪老人道:“我曾说过天情的天赋百年难得一遇,他的天赋超过你们所有人,十三招打败我,还不是我最满意的,我原本预计他十招内击败我的。”

    江子越震惊道:“十招,十招怎么可能”

    风雪老人道:“十招自然是可能的,天情的天击剑法不再是以前的天击剑法,白天的时候,天情的那一招九天陨灭实在是超出了我的意料,他的天击剑法完全完成,如今是真正的天击了。”

    江子越道:“那天情其他的招式呢”

    风雪老人道:“我也不知道,天情从来没有说过,就连九天陨灭都是听你说的。所以我希望你以后能够多和天情接触一下,多开导一下他,避免他走错路。”

    江子越道:“以天情的个性,恐怕不会听我的。”

    风雪老人无奈道:“我也不知道谁的话,天情会听,但是总算有个人能够代替我看看他,能帮的时候帮一把。”

    江子越点头,然后起身出去。江子越在房间中待的时间最长,令其他师兄弟都有点疑惑,后听江子越说:“师父叫我,主要问了我关于天情的一些事情。”

    众人一下子释然了,师父关心天情是不用说的事情,就连萧逸也交代了天情的事情。

    风雪老人看着雷清玄道:“清玄,你的性格和戚无差不多,但是你现在有勇无谋,你好好向戚无学学,一个有勇无谋的人只能是成为他人利用的棋子。”

    雷清玄道:“多谢师父,但是我并不想改。”

    风雪老人道:“江湖不是过家家,怎么能够让你那么随性,就算你不愿意改,想保持你的本性,江湖还是逼得你改变。”

    雷清玄沉默,雷清玄和风雪老人的关系一向很一般,对于风雪老人的话,雷清玄并不是很乐意听,雷清玄表面上答应了,但心中却是否定的。可是,在多年以后,雷清玄再次祭拜风雪老人的时候,对这个师父心怀无比的愧疚,感慨当年师父眼光的独到性。

    雷清玄走后,进来的是顾倾城。

    风雪老人看着顾倾城良久道:“倾城,你是因为什么原因离开了唐门”

    顾倾城震惊,风雪老人怎么知道自己是唐门的人,顾倾城心中还想掩饰一下,但是还是放弃了,风雪老人是何等的人物,既然能够知道自己是唐门的人,不管自己说什么都骗不过。 ~ .. 更新快

    顾倾城道:“因为我父亲的原因,他逼我娶一个我不喜欢的人,我便离开了唐门,化名顾倾城,我本名唐渊,家父唐世松。”

    风雪老人道:“你的事情我并不想多问,毕竟这是你自己的事情,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还是回去看看吧,毕竟你们还是父子。”

    顾倾城听后不语,风雪老人叹了口气道:“我从你的剑法中看得出来,你一定还有个恋人在远方,他们等你已经很久了,何必让他们再等,人生短短几十年,没有多少时间。”

    顾倾城点头道:“徒儿一定谨遵师命。”

    风雪老人道:“众徒弟中,你的性格最容易变换不定,走得好将来能够走入正道,万一走得不好,你很容易走入歧途,为师不希望看到你以后成为众矢之的。”

    顾倾城看着风雪老人,眼中充满了惊讶道:“这一切师父怎么看得这么清楚。”

    风雪老人道:“我毕竟是你师父,我毕竟活了这么多年,有些事情自然知晓,你又怎么能够逃过我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