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四十章 为爱徒用心良苦

第二百四十章 为爱徒用心良苦

 热门推荐:
    朱羽霄是众师兄弟中最为忠厚的,比老实的萧龙健还要忠厚,但是太过于忠厚并不是一件好事。

    风雪老人看着朱雨霄道:“师兄弟中你最为忠厚,为师也没有什么特别要交代的,有事情多问问你的师兄们。”

    朱羽霄道:“徒儿一定谨记,多找师兄们请教。”

    风雪老人从墙上取下一把剑,对朱羽霄道:“羽霄,这柄剑名叫“惊鸿”,是为师行走江湖时收藏的名剑,为师希望你能够像这把剑一样,成为惊鸿。”

    朱羽霄恭敬地接过剑,然后看了看剑,平淡无奇的剑鞘,朱羽霄也没有怎么将剑放在心上,但是当朱羽霄拔剑的时候,却发现了不一样的东西。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压迫的气势,当朱羽霄将“惊鸿”拔出时,惊鸿剑一出鞘,便剑如其名,真的是剑出惊鸿。剑身的光芒,让朱羽霄都快睁不开眼睛。

    风雪老人道:“这把剑已经二十年没有出过鞘。”

    朱羽霄一脸惊喜地看着“惊鸿剑”,跪倒在地道:“谢谢师父。”

    风雪老人道:“你下去吧,让龙健进来。”

    朱羽霄手拿“惊鸿剑”出去后,众师兄弟都吃了一惊,纷纷看了过来,问道:“羽霄,这柄剑是师父给你的么”

    朱羽霄兴奋道:“对,这柄叫惊鸿,师父希望我像这柄剑一样。”

    朱羽霄虽然获得了风雪老人赠予的“惊鸿剑”,众人虽然羡慕,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嫉妒。因为有的人已经有剑了,有的人相信自己也会被赠予剑。

    十三兄弟中,温夕寒的“夕影刀”、狄玉楼的“问情”、苏萧逸的“蝶恋”、顾倾城的“沧海”、朱羽霄的“惊鸿”,都是风雪老人赠与的。轩辕剑天有祖传的“英雄剑”,方戚无至今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剑,江子越有江家的传家之宝“飞云剑”,雷清玄用的是出来的时候打造的一对雷霆刀剑。

    萧龙健进入房间时,风雪老人早已经拿了一柄剑在手,待萧龙健近前。

    风雪老人道:“龙健,你过来,师兄弟中你天赋不够,进谷后,为师也没有教你些什么,很是惭愧,如今我将惊雨剑和惊雨剑谱传给你,你好好练习,将来在江湖上一定有所作为。”

    萧龙健看着宝剑和简谱,无比高兴道:“谢谢师父。”

    风雪老人道:“你出去吧,让侍良进来。”

    交代了那么多事情,风雪老人也显得略微有点累了,但是一切还没有结束,他必须要向十二个在谷中的弟子一一交代才能够休息。

    侍良还是一副老样子,看上去冰冰冷冷的,但是却又好像在笑一般。

    风雪老人看着侍良,侍良看着风雪老人,两人都没有说话。

    过了良久,风雪老人才道:“侍良,你是个怎样的人,我有时候还真的不敢肯定,你是第二个我看不透的人。”

    侍良不冷不热地问道:“那第一个看不懂的人必定是天情了吧”

    风雪老人点头道:“天情如今我已经是完全看不懂,而你,我却看得云里雾里,不能够确定你到底是哪一类人,有什么追求。看你的样子,好像是个有追求的人,又好像没有任何的心机,是在是让人看不透。”

    侍良轻轻地笑道:“师父何必这样子费尽心机地去了解每一个人,每个人都有他的**,都有他不为人知的事情,十少以前和您知无不言,如今却一句话都不说,想必便是这个道理,十少既然心中的事情不愿意让其他人知道,师父您老人家又何必费心”

    侍良的一番话成功地转移了风雪老人的注意力,并且说得风雪老人很是信服。

    风雪老人拿出了一柄剑道:“羽霄和龙健我都传了他们剑,如今我也有一把剑传给你。”

    侍良接过剑,剑身泛着青绿色的光,和其他的剑很不一样的是,这柄剑剑身很窄,就像一根柳条一样。

    风雪老人道:“这把剑很特别,它叫杨柳堆烟。”

    侍良道:“杨柳堆烟,这柄剑的名字看来很奇怪。”

    风雪老人道:“这把剑本来是要打造成一柄柳剑的,可是打着打着反而更像一把杨剑,经过万般锻炼,才有了这柄杨柳堆烟,这柄剑既有杨树的特质,又有柳树的特质,所以才会称之为杨柳堆烟。我看这柄剑适合你,便将它传给你,希望你既有杨树的刚强,又有柳树的韧性。”

    侍良抚摸着剑,良久才道:“多谢师父。”

    风雪老人叹了一口气道:“既然如此,那么你就先出去吧,也许我们师徒无缘,你始终不能够用真心对我。”

    侍良眼睛直直地看着风雪老人,然后一句话都没有说,便出了房间。

    侍良走后,便是十三唐素欢进房间。

    十三唐素欢此际刚好十八岁,是众人中年龄最小的一位,带着少年的稚气,深得风雪老人的喜爱。

    风雪老人对唐素欢道:“素欢,你的武功练得怎样了”

    唐素欢苦眉道:“不怎样,如今还是不怎么会武功。”

    风雪老人道:“那你其他功夫练得怎样”

    唐素欢道:“我轻功练得挺满意的,全谷中现在数我轻功最高,我的暗器也挺厉害的,五哥都比不过我。”

    风雪老人道:“其他的人都是练剑出身,唯有你不适合练剑,却适合练暗器,我有时候真的怀疑你是唐门的人,不然怎么会如此对暗器轻车熟路。”

    唐素欢笑道:“要是我是唐门的人就好了,可是我却不是。”

    风雪老人道:“既然你有轻功和暗器方面的特长,你就好好将这方面的特长发扬一下,你确实不适合练剑法,你对于剑法的天赋一点全无,即使是龙健也要比你高出不少。”

    唐素欢笑道:“那我就好好地练习轻功和暗器呗,争取当个轻功第一,好给师父长长脸面。”

    风雪老人笑道:“好好好,那我就等着你成为轻功第一高手,为我争争光。”

    唐素欢笑道:“好。”

    风雪老人道:“再过一段时日便是你十八岁生日了,你的十八岁贺礼,为师现在就给你。”

    唐素欢眨着眼睛问道:“师父给我的礼物是什么呀”

    风雪老人从怀中掏出一本书,递给唐素欢,唐素欢结果一看,双眼发光,这本书赫然是“随风摆柳草上飞”。

    “草上飞”是一种很普通的轻功,很多人都会,那只有初练轻功的时候才会学的轻功。“随风摆柳草上飞”比起“草上飞”那完全就不可同日而语,简直是化腐朽为神奇,一个完全是天上一个是地下。

    风雪老人笑吟吟地看着唐素欢道:“当初我得到这本轻功的后,一直没有练成,今天刚好传给你,希望你能够练成。”

    唐素欢爱不释手地抚摸着轻功,高兴道:“这下子我一定能够成为轻功第一的高手。”

    风雪老人笑道:“你去将其他师兄弟叫进来。”

    唐素欢欢快地出去喊人,而风雪老人的神情确黯淡了下来,接下来才是让他头痛的事情,只有天情没有交代了,但是天情也是最难以交代的,风雪老人一时间都不知道自己该和天情交代些什么。

    十一个人全部站在风雪老人面前,风雪老人看着这一干心爱的徒弟,道:“我恐怕时日无多了,你们在我走后就出谷吧,江湖毕竟才是你们应该去大展拳脚的地方。你们师兄弟要团结互助,虽然你们进入了江湖,也许你们以后各为其主,但是我还是不想看见你们师兄弟兵刃相见,能够不相残那么便不要相战”

    轩辕剑天道:“师父,你放心,我和大师兄一定会好好地带领师弟们,互亲互爱。”

    风雪老人转而道:“我这把老骨头,都活了六七十年,也活够了,你们只要能够在江湖上有所成就,那么我也瞑目了。”

    轩辕剑天正想安慰,风雪老人抬手阻止道:“你不用说,我对于自己的情况比谁都了解,我已经知足了。”

    风雪老人道:“我的话已经说完了,你们各自回去吧,子越留下。”

    众人各自散去后,江子越留了下来,问道:“师父让徒儿留下来,不知道为何”

    风雪老人道:“子越,你去将天情唤来,为师有几句话和他说。” 十三少剑:

    不一会,楚天情便来了,出乎江子越的意料,这一次江子越一说,风雪老人想和他说说最后的话,楚天情二话没有说,便过来了。

    整个房间内,只有楚天情和风雪老人两个,风雪老人看着满脸尽是冷漠的楚天情,无比心痛。风雪老人一个人静静道:“天情,为师恐怕熬不过今夜,你是已经完成了天击剑法,出谷后,天剑山庄的仇,你一定可以报。报完仇后,为师希望你能够忘记过去,不再纠结于仇恨中,沉首仇恨,只会让仇恨迷失了你的心智,为师看着你长大,真的不愿意看着你这样子堕落。”

    楚天情嘴唇禁抿,什么话都没有说。

    风雪老人轻轻地舒了一口气,道:“天情,他们都是你的师兄弟,为师希望你能够和把他们当做兄弟来看,毕竟我走后,他们也算你是在这个世界上的亲人。进入江湖后,你这个性子也要改一改,也不要倚仗自己武功高强,而肆意屠戮苍生,天怒人怨往往没有什么好下场。”

    楚天情依旧是什么反应都没有。

    风雪老人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道:“天情,你走近点,让为师仔细地看看。”

    出乎意料的是,这一次楚天情竟然动了,当楚天情走近的时候,风雪老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楚天情身上的两处要穴给点住了。风雪老人为什么要制住楚天情的穴道,楚天情穴道被制,但是表情却一丝都没有改变,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和面无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