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冷焰宝马惹风波

第二百四十四章 冷焰宝马惹风波

 热门推荐:
    冷焰宝马发起飙来,势不可挡,江子越只坚持了一会,便被摔下马来。

    江子越被摔了下来,让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方怜羽动容了,原本以为江子越就是能够驯服这匹马的人,结果竟然不是。

    苏萧逸吃惊道:“子越,你不是骑得好好的,怎么突然间被摔了下来”

    江子越苦笑道:“看来这匹马发现我不是他的主人,所以便将我给摔下马来,看来这匹马的确是具有灵性。”

    庄主道:“老夫一生观人无数,如果连公子您都不是这匹马的主人,那老夫就想不通世间还有谁能够是这匹马的主人了。”

    方怜羽道:“虽然江公子被摔了下来,但是江公子却在马上骑了一段时间,也实在是让在下佩服得很。”

    江子越摆手道:“我都已经被摔下来了,不值一提,但是我却知道有谁能够将这匹马给驯服。”

    所有人都感兴趣了,纷纷问道:“那个能够驯服这匹马的人是谁”

    江子越静静道:“那个人便是十少。”

    苏萧逸一脸的不相信道:“十少他能够将这匹倔马给驯服”

    江子越一脸的自信道:“如果是他,他一定能。”

    方怜羽开始感兴趣了,问道:“你们说的十少是谁”

    苏萧逸随口道:“十少楚天情。”

    苏萧逸的这一个行为让江子越觉得有点不妥,十少楚天情这一次出谷,本来是没有人知道的,这一下子便将消息给泄露了,而这个方怜羽的来路不明,如果居心不良,那么对于楚天情来说是一个威胁。但是既然已经说了,那么也没有什么办法了,阻止也来不及了。

    方怜羽疑惑道:“十少楚天情,怎么没有听过江湖有这么一个人”

    马上就有人解答了方怜羽的疑惑,唐素欢兴奋道:“十哥他以前在江湖上名叫刀帅。”

    方怜羽皱眉道:“刀帅,江湖传闻不是死了么”

    唐素欢道:“我十哥,厉害得不得了,一般人哪是他的对手。”

    方怜羽心中开始有了一点思路,天剑山庄的刀帅天情没有死,如今在活着,并且最近又重出了江湖,并且一起的不止是他一个人,还有许多的兄弟,至少十一个以上。

    方怜羽顺势道:“既然你们口中的十少能够驯服这匹马,为什么不让他来试一试,也让我们开开眼界。”

    如今骑虎难下,江子越甚为头疼,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以十少的个性,绝对是不会来的,但是十少不来,萧逸难免会丢面子,这无疑会让两人的关系变得更加恶劣。

    江子越无奈道:“我去说说,看能不能将十少喊过来。”

    江子越走后,庄主招呼众人留下来吃饭,庄主也想看看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能够将这匹马给驯服。

    江子越来到了客栈,楚天情依旧还是在床上躺着,似乎还在思考着问题。

    江子越进来后,楚天情只是看了一眼,便没有再继续看他,继续去思考自己的问题。

    江子越想了许久才道:“十少,我看到了一匹马,非常之适合你,想你过去看看,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楚天情淡淡道:“不去。”

    江子越为之哑口,顿了一下道:“那匹宝马叫冷焰,日行千里,我都被他摔了下来,想让你去试试,看你能不能够将那匹马驯服。”

    楚天情转了个身,并没有继续搭理楚天情。

    江子越已经猜到了是这样的结果,无奈道:“十少,我已经和人打赌,说了你一定能够将这匹马给驯服,所以你一定要去看一看。”

    楚天情身子翻过来,看着江子越的眼神,过了一会道:“这个赌不是你打的,是他们打的。”

    江子越无奈地笑道:“果然一切都瞒不过十少的眼睛。”

    楚天情看着江子越道:“我非去不可”

    江子越到:“似乎除了你以外,没有任何的解决办法。”

    在江子越的说服之下,楚天情还是跟着江子越一起去了,虽然楚天情不愿意,但是江子越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如果是苏萧逸或者唐素欢去请的话,楚天情绝对看都不多看一眼。

    在江子越的带领下,楚天情来到了马庄,楚天情还没有进入马庄的时候,冷焰的那匹宝马突然就在马庄内咆哮起来,引得许多人来观看。

    方怜羽看着在草地内咆哮奔跑的冷焰,问道:“庄主,这匹马为什么无缘无故地咆哮起来”

    庄主问下人道:“冷焰怎么了”

    下人颤颤巍巍道:“我也不知道这匹冷焰怎么了,他突然间就发狂起来,刚才都是好好的。”

    庄主沉吟了一下道:“老夫养马也有了二十多年,虽然马庄不大,但是这样奇怪的情况还是第一次见,这匹马看样子完好无损,只是不知道为何突然间咆哮起来。”

    正在说话间,那匹冷焰突然间就安静了下来,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愣愣地望着门口的方向。众人同时看向门口的方向,感觉有点莫名其妙,不一会,一袭白衣引入眼帘,是江子越带着楚天情过来了。

    待江子越走近的时候,方怜羽才看清楚楚天情的模样,一脸冷漠的表情,一袭白衣纤尘不染,冷漠似乎是拒人千里之外,眉宇间看不见一丝的欢喜。

    方怜羽心中疑问,这就是那个刀帅天情

    正在方怜羽出神间,冷焰突然就兴奋起来,跑出了栅栏,跑向了楚天情,冷焰这一个举动,实在是让人感到惊奇,不知道冷焰想做什么。只见冷焰跑到了楚天情身边,并没有攻击楚天情,而是高兴得嘶鸣起来,围绕着楚天情打转,时不时前足离地,高高跃起,冷焰的这一系列动作实在是让人看得目瞪口呆,一匹马竟然会有这么丰富的动作表情,果真不愧是一批有灵性的马。

    冷焰高兴地将头贴向楚天情,显得尤为亲昵,但是楚天情却不这么觉得,楚天情觉得有点厌烦,袖子一挥,冷焰竟然被楚天情给挥离了三尺远。最让人惊奇的是,这匹马竟然不生气,一点都不暴躁,反而又屁颠屁颠地跑到了楚天情的身边,只是这一次不再用头拱楚天情,也不再贴着楚天情,温驯地跟在楚天情的身后。

    冷焰的行为让众人叹为观止,忍不住惊奇,庄主激动道:“老夫从来还没有看见过这样的事情,既然这匹马和公子这么有缘,我便将这匹马卖与公子。”

    楚天情冷冷道:“我不要。”

    楚天情说完便转身走了,千里马千金难求,如今竟然有人不要,这实在是让人有点吃惊。那个庄主热脸贴冷屁股,脸上甚是没有光彩,有点不开心,心想,别说你不想买,我还不想卖呢。

    方怜羽看着离去的楚天情,心中无比的震撼,楚天情的个性实在是让方怜羽不得不佩服,这样冷酷的性格实在是让自己钦佩不已。不仅仅是楚天情的个性,还有楚天情的个人能力,还没有上马,那匹冷焰竟然已经乖乖地驯服了,可见这样的一个人是有多么的令人惊奇。

    方怜羽心中对楚天情感兴趣极了,非常地想了解一下楚天情这个人,不管以怎样的手段。

    苏萧逸对于这个结果还是挺满意的,至少和方怜羽的打赌没有输。

    苏萧逸道:“我就说了我们中肯定有人能够驯服这匹马,怎样,看到了吧。”

    方怜羽道:“我确实是看到了,我输得心服口服,心悦诚服。”

    虽然是打赌赢了,但是两人之间并没有下什么赌注,这样子显得有点索然无味。

    最后,苏萧逸等人还是买了四匹马,因为十少之前摆明了不要马,买了也是没有用,于是四人便骑着四匹马回了客栈。

    方怜羽也没有买下那匹冷焰,因为那匹马买回去也只是废马,完全骑不了,没有什么用。方怜羽还是对楚天情这个人感兴趣,隐隐约约感觉楚天情绝对是个高手,方怜羽便悄悄地跟了上去。

    方怜羽对于自己的跟踪术还是很自信的,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被发现了,而且还不是楚天情发现的他,是那个叫江子越的人发现了。

    苏萧逸一行人就在快要到客栈的时候,江子越突然说后面有人跟踪,这把苏萧逸给吓了一跳。

    苏萧逸看了看行人匆匆的接道,并没有什么可疑的人道:“老六,身后没有人,是你多虑了吧”

    雷清玄也道:“我也没有感觉到有人跟踪。”

    江子越坚定不移道:“绝对有人跟踪,虽然藏匿的技术很好,但是还是被我发现了。”

    苏萧逸道:“既然如此,那么你说说跟踪的人是谁”

    江子越想了想道:“如果我猜得没错,那么跟踪的人便是在马庄上遇见的方怜羽。”

    苏萧逸眼睛眯起来道:“是他在跟踪我们他为什么要跟踪我们”

    江子越道:“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跟踪我们,但是我有很大的把握是他。”

    苏萧逸道:“那我们先躲起来,看看到底是谁跟踪我们。”

    四人便假装继续走,但是却已经走过了客栈,慢慢地走着,竟然来到了一出空旷的地方,方怜羽要是继续跟,绝对没有藏匿的地方,但是方怜羽完全没有察觉,还是一路跟了过来。等方怜羽发现中了圈套的时候,已经太迟了,苏萧逸等人早已经发现了果真是方怜羽跟着自己。

    苏萧逸很不友善道:“你跟着我们到底是想做什么”

    方怜羽笑道:“谁说我是跟着你们了,这条路难道就只能你们走么,难道我就走不得么”

    苏萧逸道:“天下间那么多路,你为何偏偏和我们同一路”

    方怜羽笑道:“和你们一路犯法么”

    苏萧逸还待说些什么,江子越却已经打断道:“你跟着我们,我倒是不介意,只不过如果你继续跟着,恐怕有性命之忧,我们不管你,可是不代表十少会放过你。”

    对于江子越的话,方怜羽并不是很在乎,但是一想到楚天情那冰冷的眼神,方怜羽就觉得有点害怕,那样的眼神确实不是一般人能够有的。

    方怜羽沉思了一会道:“好,我不跟着便罢,我又一个问题,你叫什么,凭我的跟踪术,竟然还能够被你察觉。”

    江子越道:“我叫江子越。”

    方怜羽一脸的吃惊表情道:“你莫不是浔阳江家的江子越” 十三少剑:

    江子越道:“正是在下。”

    方怜羽笑道:“果然不愧是浔阳江家的大公子,在下输得心服口服,在下告辞。”

    方怜羽走后,苏萧逸看着方怜羽的背影道:“这个人是神经病吧”

    江子越道:“这个人才真的是个老江湖,希望这个人不是要对我们不利,不然我们的日子可不好过。”

    苏萧逸道:“就凭他,能够对我们怎样”

    江子越道:“不要小看每一个人,每一个人都可能是致命的关键。”

    两人继续说了两句,四人便返回了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