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唐门二圣四少爷

第二百四十八章 唐门二圣四少爷

 热门推荐:
    唐宋绝带着楚天情返回唐家堡,唐宋绝以最高的规格接待了楚天情,这让其他人很是费解,但是唐歌却是明白的,以楚天情这样的人,用最高的规格接待,首先是因为唐宋绝和楚天情有过交情,其次便是楚天情承受得起这样的规格。

    唐宋绝陪着楚天情站在唐家堡的最高处,看着错落有致的房屋,形成一个天然的防御格局,一般人根本无法攻陷进来。唐宋绝指着唐家堡的建筑,一一地为楚天情讲解着,唐宋绝并不担心楚天情会泄露关于唐家堡的秘密,因为楚天情是楚天情。

    唐宋绝虽然兴致勃勃地讲解着,但是楚天情却好像根本没有心思在听,仿佛灵魂出窍一般,早已经神游到远方。

    唐宋绝专门在落雨亭设宴,这个宴,只有唐宋绝和楚天情两个人,就连唐歌都没有去。

    唐宋绝给楚天情斟酒,却听楚天情道:“我只喝水不喝酒。”

    唐宋绝的手顿了一下,然后缓缓地放下了,眼神带着忧郁道:“酒越喝越暖,水越喝越凉。”如今已经是寒冬腊月,楚天情竟然只喝水,不喝酒,唐宋绝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却能够感受到从楚天情身上传来的那种深沉的悲伤。

    唐宋绝长叹一口气道:“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是至少我们曾经是朋友,如今我们还能够坐在这里一起,也算是种缘分。”

    楚天情没有说话。

    风起了,天空开始下起了雪,楚天情一直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眼神冰凉。

    唐宋绝对楚天情道:“天情,如今你重出江湖,身负家族仇恨,君傲堂如今势力庞大,凭你一人之力,恐怕难以报仇,我可以用唐门的力量帮助你复仇。”

    楚天情没有答话,看眼神仿佛就根本没有在听唐宋绝的话。不过虽然楚天情没有说话,但是却已经给了回答,唐宋绝疑惑,为什么楚天情会不想报仇,一个人背负着家族被灭的仇恨,只要他还是个人,只要他还有点人性,那么他一定会复仇,又怎么会这样子无动于衷,唐宋绝觉得自己实在是看不懂楚天情。

    唐宋绝叹了一口气道:“我还是看不懂你,算了,我们还是好好地吃饭喝酒吧。”

    两人就这样一直坐到了雪落才离开。

    唐宋绝一回书房,便看见了唐歌,唐歌等他已经等了很久。这一次唐歌并没有穿红衣,穿的是一件白袍,穿白袍的唐歌比传红袍的唐歌显得更加英气逼人。

    唐歌开口道:“怎样”

    唐宋绝摇头:“没办法,我看不透他,他好像连报仇的想法都没有。”

    唐歌皱眉道:“我这里打听出来了一些关于他的消息。”

    唐宋绝道:“说来听听。”

    唐歌缓慢地开口,说得很细致:“楚天情,是晴空剑客心怀若谷的第十个弟子,晴空剑客共有十三个弟子,唐素欢是第十三个,但是轻功却是第一的。晴空剑客日前已经仙逝,十三个弟子才纷纷出谷,江湖恐怕因此而掀起一片风波。就我个人而言,我不是楚天情的对手,如果我预料不假,我最多能撑二十招。”

    唐宋绝眉头皱了一下到:“连你也只能撑二十招么”

    唐歌点头道:“楚天情的剑法实在是太过于利害,和我相比,我只能够仰望,虽然我和他只交手了一招,但是其中的差距却是明显的。”

    唐宋绝问道:“晴空剑客是怎么会突然就仙逝”

    唐歌道:“听唐素欢说,晴空剑客是因为练功而走火入魔才导致损了心脉,这才死的。”

    唐宋绝听了唐歌的话后,思考了良久道:“将这条命令发布下去,所有的唐门子弟都不允许和楚天情为敌,否则一律家法处置。”

    唐歌听了这句话,觉得似乎有不妥之意,但是还是没有说什么,只道:“好,我会将这个命令发下去。”

    唐宋绝道:“加紧搜集一下唐素欢口中的晴空剑客的十三个弟子的情报,这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

    唐歌道:“这个我知道,请放心,我已经安排蛋蛋去打探了。”

    唐宋绝道:“好了,就这些事情了,你还有没有什么事情要说”

    唐歌道:“没有。”

    唐宋绝声音有气无力道:“那你出去吧,我去休息了。”

    唐歌虽然疑惑,唐宋绝一向休息得很晚,很少会见到有气无力的样子,但是唐歌并没有多问,有些事情不该问便不问,这才是聪明人的做法。

    第二天,所有的唐门中人都手到了一个消息,不允许和楚天情为敌,甚至是为难都不允许,而且无论楚天情有什么要求,都必须要尽量满足,而且这还是个命令。对于唐宋绝的这个命令很多唐门子弟都纷纷表示不解,跑过来质问唐歌为什么会有这么一条奇怪的命令,唐歌的回答是:“你们不需要知道为什么,只需要照做就行了,以后自然会知道。”

    很多人对这个命令表示不满,其中最为强烈的是唐宋绝的弟弟,排行第四,唐门的人都称他为唐四少爷。唐门三少中的唐七也只能称为唐七公子,但是唐四却被称为唐四少爷,可见唐四在唐门中的地位之尊崇。

    唐四少爷在唐门中一向是要什么有什么的,自己的父亲是唐门门主,自己的哥哥也是,便注定了唐四的身份和其他人不一般。唐四少爷并不是一个空架子,论本事,恐怕唐门三少中没有人能够比得上唐四少爷。唐四少爷当年也和唐歌竞争过唐门外务总管的位置,不过败了而已,唐四少爷的暗器在唐门之中也是极为可怕的存在,多数人只知道唐四少爷的暗器叫“唐死”,但是还真的没有人亲眼见过唐四少爷的暗器。

    唐四少爷之所以神秘,是因为他严格控制了自己的消息,不让任何人知道。唐四少爷虽然厉害,但是却不及另外两个人,另外两个人便是唐门花了大量的人力和武力培养的天才,有着唐门二圣之称唐朝和唐笑。唐朝和唐笑远没有唐四少爷那样神秘,唐四少爷性格阴鸷,如同黑暗中的毒蛇一样。唐朝和唐笑就不一样了,仿佛就是两道阳光,给人暖暖的感觉。

    唐四少爷的父亲是唐天殇,是上上任的唐门门主,唐朝虽然在唐歌这一辈中排行八十三,但唐朝有个很出名的哥哥,叫唐门,无人不知其名,唐朝的父亲便是唐尧,比唐天殇还要前一任的门主,唐四少爷在唐门中虽然嚣张,但是看到了唐朝还是要很尊敬,不仅仅是因为唐朝的身份比他还要尊贵,更是因为他的暗器比不过唐朝的“万佛朝宗”。

    唐笑在年轻的一辈中排行五十二,而且唐笑的背景比唐朝和四少爷的背景都要弱一些,但是却绝不是随便一个人能够比拟的。他的父亲便是在唐尧那一辈中排行第二的唐影,唐影的“含沙射影”早已经传给了唐笑,别看唐笑一直是笑着的,但是杀起人来,绝对会比唐四少爷要心狠手辣。

    唐四少爷对于唐宋绝的命令很是不服气,但是唐朝对于唐宋绝的命令却很服从。

    唐笑和唐朝聊天,唐笑道:“啊朝,你说二哥为什么会颁布这么一条莫名其妙的命令”

    唐朝抿了一口茶道:“不管二哥说的是什么命令,我们只需要遵从就是,不要违背他的话就对了。”

    唐笑很是疑惑,心中也很不理解道:“这个楚天情名不见经传,看上去也没有什么厉害的,我想不通为什么我们不能够与他为敌,还要无条件地帮他,我们唐门又不是做善事的地方。”

    唐朝笑笑道:“我问你,你打得过二哥么”

    唐笑低下头道:“我和二哥比试过,我不是他的对手。”

    唐朝笑道:“我也和二哥比试过,我也不是他的对手,既然我们不是二哥的对手,那么二哥的决定绝对是正确的,不要去质疑二哥的话,我们只需要遵从就是了,二哥自然有他的道理,我们只需要做好分内之事就行了。”

    唐笑道:“可是我还是没有看出来这个楚天情对我们唐门来说有什么利用价值。”

    唐朝笑道:“楚天情有没有利用价值,二哥比我们更清楚,有些事情不知道是件好事,我们又不是要做唐门门主,要知道那么多事情干什么”

    唐笑听了唐朝的话,想想也对,在唐门中不是自己的事情,不要去管,这绝对是不错的。既然唐宋绝下了这个命令,自己遵从就好了,反正自己也不是唐宋绝的对手,想起唐宋绝的暗器,唐笑就不禁害怕起来,那绝对是在和阎王打交道,唐笑这一辈子都不愿意碰上唐宋绝那样的对手。

    唐朝和唐笑是唐门老一辈,花了无数的人力、物力、财力、精力,苦心孤诣调教出来的唐门二圣主,实力之强,犹在唐歌之上,但是就是这么强的两个人,还不是唐宋绝的对手,那么唐宋绝的暗器到底是达到了怎样的一个程度,唐宋绝的实力又到了怎样的一个层次

    恐怕唐宋绝的实力已经是唐门的最高峰,既然是唐门最厉害的人做出来的决定,那么一定不会错,楚天情一定惹不得,一定要有求必应。但是唐四少爷就是不信邪,所以唐四少爷以后才用自己的生命去验证了唐宋绝的决策无一错误,楚天情真的是个惹不得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