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四十九章 追忆年华唯天情

第二百四十九章 追忆年华唯天情

 热门推荐:
    楚天情只在唐家堡呆了一夜,第二天早上,便早早地和唐宋绝辞行。唐宋绝本来给楚天情准备了一匹好马,但是楚天情拒绝了,唐宋绝没有问楚天情为什么不要马,而选择步行。出乎唐宋绝的意料,楚天情竟然告诉了唐宋绝原因:“我去的地方不适合骑马,何必让马受苦。”

    楚天情这一句话,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却在唐宋绝心中激起了无限的欢喜,唐宋绝笑了,看着楚天情的背影笑了,他认识的刀帅果然还是刀帅,只不过名字多了一个楚字,性格也大变,但是一个人的某些本质的东西,楚天情还是没有变,只要这个本质不变,那么楚天情还是以前的楚天情。

    楚天情带着唐素欢一路继续南行,去苗疆,走着走着,唐素欢发现,骑马走简直是个累赘,难怪十哥不骑马。两人在丛林中走着,而唐素欢则万分苦恼,丛林低矮,道路狭窄,马匹不易通过,人走得很焦躁,马也不好受。因为唐素欢的强行拉扯,马早已经是伤痕累累。

    楚天情看着拉不动马的唐素欢道:“既然马不愿意跟着你走下去,你为何还要强拉,只会给它带来伤害。”

    楚天情说完这句话,便不再理会唐素欢,一个人向前走去,而唐素欢思考楚天情的话良久,毕竟这匹马跟着唐素欢走了也有一段时间了,让他就这样离开实在是舍不得,但是不把马放掉,只会给马带来更大的伤害。唐素欢无奈,只要挥泪告别的心爱的马,将马赶走,然后自己一溜烟跟上楚天情。

    楚天情一走,唐宋绝便交给唐歌一项绝密的任务,只有唐歌一个人能够知道的任务。那便是去查探一下关于楚天情所有的消息,要最完整的消息。

    唐歌走了,虽然不久就要过年,但是唐歌还是快马加鞭地离开了,他要去查探楚天情的过去的经历,查明楚天情性格大变的原因,只有找到了原因,那么便好对付了。

    唐歌来到了碧落镇,当初楚天情消失在江湖中,自己并没有仔细去查探,当时自己并没有将这个楚天情放在心中,如今看来,这个楚天情是个不简单的人物,需要好好去打探一下他的过去。

    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唐歌如今要做的事情,便是打探楚天情所有的底细,因为将来谁也说不定楚天情便会和唐门为敌。虽然唐宋绝并没有这个意思,但是这却是唐歌自己的意思,唐宋绝对于楚天情的那种感情,唐歌是再清楚不过了,那种英雄的惺惺相惜,不过,唐歌不是唐宋绝,所以唐歌也不会因为和楚天情惺惺相惜而不去顾全大局。唐歌觉得,唐宋绝在楚天情身上始终带了一点个人感彩,做事情不那么果断,对于楚天情的事情总是太过于私人化了。

    唐歌来到了碧落镇,唐歌已经是第二次来,同样都是为了楚天情的事情。上一次虽然打听到了很多东西,但是也有许多没有打听到的事情,这一次唐歌需要打听的就是上次没有打听到的消息。

    唐歌这一次并没有去找夏宇,因为唐歌觉得在夏宇那里,并不能够问出来多少东西,这一次唐歌来找的人只有莫凡一个,莫凡看样子和楚天情关系还不错,而且楚天情在紫陌阁住了三年,想必莫凡对楚天情这三年是非常之了解。

    莫凡对于唐歌的再次到访,也是吃惊不已,笑道:“红侠再次光临紫陌阁,真是蓬荜生辉,来年必交好运。”

    唐歌笑道:“本来年关将至,唐某也不便叨扰,但是实在是有些事情想请教一下莫阁主,唐某还是冒昧来了,请见谅。”

    莫凡笑道:“红侠说的哪里话,里面请。”

    两人一边走一边交谈,莫凡笑道:“红侠这一次来,想必还是因为天情的事情”

    唐歌看了莫凡一眼道:“莫阁主眼光之高,实在是让在下佩服。”

    莫凡摇摇头道:“并不是我眼光高,而是上一次你来是因为天情,这一次想必也是因为天情。”

    唐歌感兴趣道:“噢,为什么会是这样,阁主是否能和在下说说”

    莫凡道:“碧落镇只是个很小的镇,在江湖上也不是很有名声,如果不是天情,恐怕这里早已经是荒无人烟的荒镇了。天情对于碧落镇意义特殊,红侠上一次来问天情的情况,这一次肯定也是问天情无疑。”

    唐歌拍掌笑道:“莫阁主果然猜得不错,我这一次来,就是因为天情的事情,不过天情不再叫天情,他已经改名叫楚天情,他重出江湖了。”

    莫凡一脸说不出的惊喜和震惊道:“天情他重出江湖了天情他重出江湖了”

    唐歌点头道:“不错,天情他确实已经重出江湖,不过他现在叫楚天情。”

    莫凡喃喃道:“楚天情,楚天情,天情为什么要叫楚天情”

    唐歌摇头道:“这个在下也不清楚,我这一次想问阁主的问题便是楚天情的性格为什么会大变,是不是在碧落镇的时候想必其中缘由阁主也知道一二”

    莫凡脸上不胜的伤感,过了很久才道:“说起天情性格大变,确实是在碧落镇,而且还是在紫陌阁,这个说来话就长了。”

    莫凡说了整整一个时辰,但是唐歌却听了许多没有用的话,但是唐歌还是听到了有用的话。

    莫凡道:“那一次,天情变得很沉寂,人也不爱说话,还搬出紫陌阁住了一段日子,虽然最后回来了,但是不久后,便向我辞行了,再见到他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年的年底了,那时候天情完全变了一个人,变得冷漠,变得寡言少语,我记得以前天情虽然不是那么爱说话,但是绝度不是个不说话的人。再次回到紫陌阁的天情,仿佛是一句话都不会说了,整天都是那一副表情。”

    唐歌问道:“那天情在这一年多一点的时间里面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莫凡道:“我也不知道天情在这离开的一年多里面经历了什么,我问过他,他也没说。不过,我却知道在这一年多里面,天情遭遇了无比惨烈的事情。”

    唐歌皱眉问道:“怎么说”

    莫凡道:“我曾经看过天情的身体,那身体布满了伤痕,完全找不到一块好的肌肤,我难以想象天情是经历了怎样的惨状,以天情的功夫竟然还能够遭受那么重的伤,我实在是想不到。”

    唐歌道:“天情身上有很多伤”

    莫凡点头道:“天情身上的伤痕绝度不下百出,他的前胸后背,都几乎没有一处完整的皮肤,到处都是触目惊心的伤痕。”

    唐歌深吸了一口气,完全不理解,以楚天情的武功,怎么会受伤之处多达百余条唐歌心中充满了疑惑,决心要探明一下这些情况。

    唐歌知道楚天情曾经有过一个妻子,很可能是苗疆人,这是唐宋绝告诉他的,问道:“那天情是不是有一个妻子”

    莫凡眼中有着疑惑,但是还是回答道:“天情的确是有一个妻子,是苗疆人,叫湮,天情的伤也是在苗疆弄的。”

    唐歌一下子来了兴趣,问道:“你说天情的妻子叫湮,他的一身伤也是在苗疆弄的”

    莫凡看了看唐歌,心中在想着到底要不要继续将事情说出来,记过一番盘桓,莫凡还是决定说出来,毕竟唐歌既然已经知道天情有妻子,想必这一定是天情告诉的,不然没有人会知道这一点。如果自己不说,以唐门的实力,恐怕就要被唐门盯上了,不管是出于私心还是什么,莫凡都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

    莫凡道:“我一直很好奇,红侠唐歌为什么要问天情的事情。”

    唐歌笑了笑,对于莫凡的心思,唐歌再清楚不过了。

    唐歌道:“不是我想问天情的事情,而是我二哥想知道天情的事情,天情和是二哥是朋友,刀帅之名还是我二哥起的,天情前几天才从唐家堡离开,我二哥想了解一下天情性格变化的原因。”

    莫凡听了后,心中震撼不已,开口道:“原来刀帅之名竟然是唐门一绝的唐门主起的,实在是教人吃惊不已,天情竟然还和唐门主是朋友。”

    唐歌感慨道:“我当初听了也很吃惊,我二哥竟然会和一个普普通通的刀帅有交情,实在是让人捉摸不透。”

    莫凡似有感慨道:“天情这个人还真的是个充满迷雾的人呢,一般人还真的难以了解他。他年纪轻轻的时候便和唐门主有交情,这是多少人都羡慕不来的。” ~:

    唐歌笑笑道:“我们还是回归正题,说说天情的妻子和天情的伤吧。”

    莫凡道:“天情的伤,是因为他的妻子。天情这也没有和我说得太过于详细,大概就是天情的妻子被神水宫给擒了,然后天情为了救妻而弄得一身伤,但是天情的妻子还是没有活下来,也许这便是天情性格大变的原因。”

    唐歌点点头,听了这么久,终于找到了症结所在,天情的性情大变是因为妻子被杀,所以才会变得如此冷漠,不言不语。

    唐歌继续问道:“听说天情差一点便成为了你的妹夫,这是怎么一回事”

    莫凡道:“这个说来话就长了,还得从天情刚来的时候说起。”

    唐歌笑道:“不要紧,慢慢说,反正我有时间。”

    莫凡打算继续说,并没有什么保留和欺骗,因为对方是唐歌,唐门的唐歌,最优秀最年轻的外务总管,任何假话都骗不过他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