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五十章 当时不知君深意

第二百五十章 当时不知君深意

 热门推荐:
    经过莫凡慢慢地阐述他所知道的天情和莫北之间的事情,唐歌开始知道莫北对于天情的意义,但是具体莫北在天情心中的分量还是要去找莫北询问一下。

    唐歌有一处不明了,为什么莫北对天情来说那么重要的样子,按莫凡所说天情深爱着莫北,为何要去苗疆,娶其他的人为妻,这其中的缘由令人费解。

    唐歌问道:“那莫北如今在哪里,可否让他来与我见一见。”

    莫凡道:“小北如今嫁给了夏语雪。”

    唐歌心中突然间就来了兴趣,这下子看起来有点意思了。

    唐歌了解到这里,已经差不多了,决定去找莫北谈谈。

    唐歌道:“告辞,多谢相告。”

    莫凡拱了拱手和唐歌告别,唐歌走后,莫凡看着唐歌的背影,生出一种深深的乏力感,这一刻,莫凡非常之想念天情,如果天情在的话,自己也不用这么无奈吧,对于唐门的强势,自己不得不低头。莫凡叹了口气,慢慢地转身,心中想着唐歌说的天情重出江湖了,莫凡不知道天情会不会还回紫陌阁,心中也分不清楚到底是希望天情回来还是不回来。

    唐歌拜会了夏宇,说明了来意,想找夏语雪夫妇,问一些问题。

    夏宇很是欢迎,一口便答应下来了,和唐门交好,对于馆来说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夏宇让唐歌坐一坐,便去让人找夏语雪,当时夏语雪正在和莫北在后院中对诗词。

    夏语雪听到夏宇让他去前厅,有点事情,夏语雪来到了前厅,便看到了唐歌,夏语雪心中是不喜欢唐歌的,也许是因为唐歌身上那一身耀眼的红色,也许是因为唐歌这个人。

    夏宇对夏语雪道:“语雪,红侠找你有点事情。”

    夏语雪行了一礼问道:“不知道红侠大驾光临,找在下有什么事情”

    唐歌问道:“莫北如今在馆么”

    夏语雪眼神一敛,回道:“莫北如今是在下的妻子,自然是在馆内。”

    唐歌道:“在下找莫北有点事情想问,不知道夏公子能否带路”

    唐歌既然这么说,夏语雪也没什么可以反驳的,从个人方面来看,夏语雪是不希望唐歌见到莫北的,莫北对于夏语雪就像是独一无二的珍宝一样,被其他的男人看了一眼,仿佛都是一种损失一样。但是碍于唐家的实力,自己又不能够让唐歌进去,不管是任何的理由恐怕都不行,唐歌想要做的事情,目前还没有做不到的,这一点夏语雪是有所耳闻的。

    夏语雪无奈道:“内人在后院,请唐公子跟我去后院。”

    夏语雪带着唐歌离开了前厅,夏宇看着唐歌的身影,也有一种乏力的感觉,唐歌有什么要求,自己只能尽量满足,不管是合不合理,毕竟唐歌的名声和唐门的实力都摆在那里,自己一个小小的馆根本没有办法和他抗衡。即使是夏语雪如今已经练成了七式,恐怕也不是唐歌的对手,馆毕竟只是个二流的势力,而唐门却是一等一的大家族。

    唐歌见到了莫北,这是唐歌第二次见到莫北,第一次见到莫北的时候,莫北给唐歌的感觉是虽然不是非常美的人,但是却有着一种其他人没有的空灵的气质,如今第二次见到又有了不同的感觉,这一次莫北给唐歌的感觉就想是一朵盛开的花一样,温婉美丽,让人忍不住动心。莫北脸上的笑靥如同冬日里的暖阳,又像是温泉一般,让人忍不住触摸。

    夏语雪对莫北道:“红侠唐歌找你有点事。”

    莫北听得莫名其妙,她并不认识唐歌,也不记得唐歌。

    唐歌笑道:“莫北姑娘,好久不见,别来无恙,我们这可是第二次见面了。”

    莫北看着唐歌,听得唐歌这次一说,想起来了,上次在紫陌阁中问自己关于天情的问题的那个唐门的人。

    莫北直接地问道:“你找我想问什么”

    唐歌看到了莫北,已经觉得什么问题都不用问了,一切的答案隐隐约约自己已经猜到了。

    唐歌看着夏语雪,忍不住便将夏语雪和楚天情拿来比较,唐歌从一个男人的角度方面看,无疑楚天情的武功是比夏语雪要强,江湖阅历什么的也是夏语雪不能比的,两人同样都是白衣,不过楚天情完全是一块冰,而夏语雪虽然白,但是却不冷,反而很暖。从一个女人的角度看,楚天情和夏语雪无疑都是俊逸不凡的人,但是楚天情和夏语雪相比,夏语雪在外形方面更加俊美一些,而楚天情则是线条更加坚毅一些。

    唐歌决心试探一下夏语雪和莫北之间的感情,于是突然间就对莫北出手,这一下子让夏语雪和莫北两人都大吃了一惊。夏语雪立刻拦下了唐歌的掌,挡在了莫北的面前,黑着脸道:“红侠,你这是什么意思”

    唐歌笑笑,并没有回答,直接攻向夏语雪,两人交手的速度很快,但是很明显,唐歌技高一筹,夏语雪处于被打压的状态。莫北在一旁看得很焦急,但是莫北却不会武功,她唯一会的便是天情教过她的温柔刀法,没有刀,那便是完全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其次便是天情教过的轻功,但是轻功再好,也不能够挡住唐歌。

    莫北焦急得在原地跺脚,这一切唐歌都看在眼中,唐歌由于上次见过莫北的武功,这一次很想看看莫北会是如何救夏语雪的。夏语雪脸上的表情又悲又愤,但是夏语雪整个心思都放在了莫北的身上,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才是最危险的。

    全神贯注的夏语雪都不是唐歌的对手,更何况心不在焉的夏语雪,很快夏语雪便被唐歌逼得节节败退,但是夏语雪却没有还手之力,莫北看在心中很是焦急,突然急中生智,莫北转身回到房间中,去拿那把刀,天情送给她的青城刀,莫北在拿到刀的那一刻,心中突然起了一丝涟漪,脑海中掠过天情白色的身影,面庞带着忧伤。

    屋外,唐歌并不急于将夏语雪打败,夏语雪悲愤道:“红侠,你这是什么意思”

    唐歌随意道:“并没有什么意思。”

    突然天边掠起一道青丽色的刀光,唐歌及时闪身避过,竟然是莫北手持青城刀来救夏语雪。夏语雪眼中充满了震惊,心中一时间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悲哀,自己竟然需要莫北来救自己,真的是惭愧无比。

    唐歌眼中充满了笑意,这情况越来越有意思了,于此同时,唐歌的出手也更加重了,夏语雪还没有来及调整自己的状态,连心神都还没有收敛起来,就被唐歌一掌给击晕了。

    莫北看到夏语雪晕了过去,眼中带着怒意,但是脑子却无比的冷静,绝不贸然轻近。

    唐歌上一次看过莫北的武功,所以这一次想彻底地试一试莫北的武功,于是唐歌出手了。唐歌一个“飞星传恨”,莫北并没有慌乱,按照天情教他的,不要去管其他的事物和人,一心用自己的温柔刀法,唐歌的“恨”却无法传到莫北身侧。唐歌眼中有着喜悦的光,眼前的莫北给了他太多的不可思议,慢慢地唐歌明白了为什么楚天情会喜欢上莫北,而且还用情至深。

    两人你来我往,唐歌始终无法攻进:

    莫北听得呆了,问道:“这么贵重的东西,天情为什么给我呢”

    唐歌想了想道:“我想,他是想让这块玉佩保护你吧,你有这块玉佩在手,更何况他还教了你轻功和刀法,那些小毛贼不是你的对手,有点名声的人看到这块玉佩就知道惹不起,一般来说没有人能够对你不利。”

    莫北静静地听着,并没有发表什么言论。

    唐歌觉得事情完全办好了,自己想要了解的事情,已经充分了解清楚了,便打算离开,但是离开之前,唐歌想到了什么似的,转身对莫北道:“你有这块玉佩,如果你需要帮忙,你只需要找到唐门的人,我们会尽全力给你帮助。”

    莫北听了后,木讷道:“谢谢。”

    唐歌走了,带着让他满意的答案走了。

    莫北站在原地,手捏着玉佩,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也许是在想着天情将玉佩送给自己的那一幕。莫北好像回到了四年前的那个晚上,仿佛看见了天情睡在自己青藤阁前的台阶上,想着想着,莫北眼眶不禁开始充满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