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五十三章 只缘感君一回顾

第二百五十三章 只缘感君一回顾

 热门推荐:
    月舞和唐素欢两人在房间内等了许久,楚天情才从后院出来,一脸冰冷的忧伤。

    唐素欢高兴道:“十哥,我给你带吃的来了。”

    楚天情只是看了唐素欢一眼,然后便没有说话,唐素欢便知道了楚天情什么意思,这一路上跟着楚天情,只要楚天情一个眼神,唐素欢就知道了楚天情要说什么,楚天情这个眼神便是他不需要。虽然楚天情不需要,但是唐素欢还是道:“十哥,我就将食物放这里了,吃不吃随你。”

    月舞见状道:“天情,你和我一起回神水宫吧”

    楚天情缓缓地开口了:“我想在这里陪陪湮。”

    楚天情既然是这么说了,月舞就再也没有一点办法了,天情的固执她当初是见识过的,除非是湮来劝,不然光凭自己一个人完全是劝不动的。

    月舞无奈道:“既然这样,那好吧,我也不强求,我先回去了,处理完了事情,我再过来。”

    楚天情并没有回话,月舞失落地走了,唐素欢见状,觉得自己也没有必要留下来,因为楚天情根本就不和他说话。

    唐素欢也道:“十哥,那我也先告辞了。”

    楚天情完全没有理会唐素欢的话,一个人来到了床边,躺下,从腰间摸出当初自己送给湮的金香囊,自从湮死后,这个香囊楚天情一直带在身边,打开香囊,里面是一缕青丝,这是湮的头发,被楚天情用香囊保存得好好的,这是湮留给天情唯一的东西。

    楚天情小心翼翼地将香囊放在鼻尖,轻轻地嗅着,仿佛还残留着湮头发的清香。楚天情的表情似乎是在享受,但是却又有着极痛苦的样子,仿佛是有刀在拼命地割着一般。

    唐素欢走出去不多久,便看见了月舞,唐素欢问道:“你怎么在这里停下来不走了”

    月舞看起来有点失落,双手抱臂,深吸了一口气道:“我在等你。”

    唐素欢觉得有点莫名其妙道:“你要问我什么”

    月舞道:“我要问你关于天情的事情,你跟我去神水宫再说。”

    唐素欢道:“你要知道我十哥的事情,在这里问便好,为什么要去神水宫”

    月舞道:“你别管那么多,跟着我走就是了。”

    唐素欢虽然还是有疑问,但是还是跟着月舞一起去了神水宫。

    唐素欢第一次见到神水宫,被神水宫的场面给吓到了,那么宏伟壮观,整个神水宫建立在半山腰以上,气势恢宏,简直是令人心血澎湃。

    月舞一到神水宫,那些弟子一个个都恭恭敬敬地,看起来威风无比,令唐素欢羡慕无比,心想什么时候自己也可以那样子威风八面

    在月舞的带领下,唐素欢来打了一个布置精美的房间,看样子应该是书房。

    月舞随手指了一张椅子道:“坐”

    唐素欢也不拘束,也不讲理,直接地就坐了下来。

    月舞道:“你既然是天情的结拜弟弟,那么你对天情应该有一定的了解。”

    唐素欢摆手道:“不对,说起十哥,我们十三个兄弟中,还真的没有人敢说自己了解十哥。”

    月舞疑惑道:“为什么,你们不是结拜兄弟么”

    唐素欢道:“我们虽然是结拜兄弟,但是这却是因为是同一个师父的原因,再加上一些机缘巧合,所以才会结拜,我是入门最晚的。你要是问我其他人我还真的了解不少,但是十哥不管是谁都不敢说了解他,就连和十哥走得最近的六哥也不敢打包票。”

    月舞更加不明白了,急道:“你慢慢说,说清楚点,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给说清楚。”

    唐素欢道:“当初我本来只是个小混混,无意见看见了十哥那一身好轻功,于是我便跟了上去,就这样一路上跟到了风雪谷,我却被谷外的机关给拦住了...”

    看唐素欢的架势,说上三天三夜也好像说不完的样子,月舞不耐烦地打断道:“你捡重点的说,我要听有关天情的事情。”

    唐素欢一脸地无奈道:“好吧,那我就说十哥的事情,我进谷的时候,十哥已经进谷了,那时候大家都以为他是第十个进谷的,都把他当做十师兄,但是最后才发现他原来是师父的第一个弟子。但是十哥完全不在乎这些东西,所以大家还是依旧叫他十哥或者十少。”

    月舞口中念念有词道:“十少,这个称呼还挺好听的。”

    唐素欢接着道:“我看见十哥的时候,十哥就是这一副模样,所以其他的一些哥哥都不怎么待见他。二哥、七哥和大哥都先后和十哥比试过,但是无一例外都输给了十哥,从此以后都没有人找十哥比试了。十哥不仅仅是武功好,连轻功都是非常好的,他自从打败了三位哥哥后,就每天呆在雪峰山上,这雪峰山很难上上去,但是十哥却轻而易举地上去了,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才能够上去,我是非常羡慕十哥的轻功,不过现在我的轻功终于超越了十哥。”

    唐素欢接着道:“十哥他在雪峰山上一待就是三年,我想不通十哥是怎么熬过来的,雪峰山上那么冷,终年积雪,我上去过两次,冻得不行了。”

    月舞打断道:“你说天情在雪峰山上待了三年”

    唐素欢点头道:“对,十哥每天都上去,风雪无阻。十哥是个非常冷漠的人,兄弟中也没有人愿意多和十哥打交道,很多人都不喜欢十哥,十二个人中,只有六哥和十哥走得近,经常去雪峰山上看十哥练剑。十哥的冷漠是对所有人的,不仅仅是我们,就连从小将十哥养大的师父都不理睬。”

    月舞听得眉头深深地皱在了一起,心中说不出来的痛苦。

    唐素欢继续道:“无论什么欢庆的节日,十哥都不和我们在一起,就算是新年也是一样,一个人吃东西,吃饭就走,也不喝酒。哦,对了,十哥不喝酒,也不喝茶,只喝水,就连下雪天都是喝水。”

    月舞听得心头一惊,那就好比是突然有雷打在心脏上面,一下子月舞连呼吸都忘记了。天情只喝水,一个男人按理来说应该是爱喝酒的,但是天情不喝酒,连茶都不喝,喝的竟然只有水。水越喝越凉,天情的心到底是有多冷,才会一直喝水

    唐素欢突然想起什么道:“对了,我突然间忘了说一件事,十哥全家在除夕那天被人灭了,好像只有他一个人活着。”

    听得这个消息,月舞开始有点明白了,湮死后,天情就开始变得沉默寡言,然后回家之后经历了全家被灭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么,那一瞬间月舞都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怎样才能够让天情变得和以前一样。

    唐素欢自言自语道:“不过说来也很奇怪,大伙都以为十哥一出谷便回去报仇,但是一路上,我根本就没有看出来十哥想要报仇的意思,提都没有见他提过。”

    月舞是知道天情的想法的,全家都被杀了,竟然完全不思报仇,月舞问道:“你们是不是一出谷就来了苗疆”

    唐素欢点头道:“不是,我们中途路过唐门,在唐家堡留了一个晚上,便来了苗疆。”

    月舞一下子就明白了,知道了在天情心目中还是湮要重要,不然天情一定会和以前一样,第一个就去报仇。想想天情当初为了湮,不怕一切,奋不顾身,单剑匹马就上了神水宫,如果要是自己是湮,死了也值了。至于天情为什么不去报仇,这个月舞一时间还真的不确定,也许是因为对手太强大了,也许是因为对手太强大了,也许是因为湮在天情的心目中比报仇还要重要。不过,在月舞的想法中,月舞还是觉得天情不去报仇,一定是因为湮,天情很久没有见过湮了,所以才想来看看湮,仇肯定会报的,天情绝对不是那种寡情的人。

    月舞问道:“还有没有关于天情的事情”

    唐素欢想想道:“好像就这些了,至少我只知道这些了,其他的事情我都一概不知,甚至连十哥什么时候有妻子,叫什么我都不知道。”

    月舞神色寂寥道:“我知道,天情是四年前的初春来的苗疆,然后遇见了湮,便和湮成了亲,之后因为种种原因,湮死了,然后天情便离开了苗疆。”

    唐素欢问道:“没有了就这么一点” 十三少剑:

    月舞不愿意多提及有关湮,道:“没有了,就这么一点,他们成亲没有几个月,湮就出事了。”

    唐素欢终于知道了关于楚天情妻子的事情,心中沾沾自喜。

    月舞知道了天情的事情,对天情不在苗疆的这段日子也多了一点了解,也算了明白天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月舞对于天情的事情知道得越多,心中越是苦闷。

    月舞对唐素欢道:“你先在神水宫住下,明天我们再一起去山下去见你十哥。”

    在下人的带领下,唐素欢离开了房间,只有月舞一个人在房间中呆着,这下子更显孤寂。月舞也不知道自己知道天情这么多事情是好是坏,如果不知道这么多事情,自己还可以抱着希望,如今知道得越多,绝望也越大。天情对湮那么念念不忘,三年都过去了依然爱得如此深刻,这样子,让月舞觉得不管自己怎样,这辈子都不可能获得天情的垂爱。

    另一方面,知道了天情冷漠的根源,自己也能够帮助天情走出冷漠,让天情恢复以前的样子,变得和湮在一起的时候那样温暖阳光。可是这一切都是未知的,月舞毕竟不是湮,天情的性情又大变,况且天情不是一般的男子,月舞实在是对自己没有什么把握。

    月舞这一刻只想笑,苦笑,笑命运弄人,为什么这么捉弄自己,只缘感君一回顾,思君朝朝与暮暮,一个天情让自己这般痛苦,简直是痛不欲生。上天就是这么残忍,给你希望的同时又让你绝望,让你既高兴又痛苦。面对这那些未知的恐惧,月舞多么希望能够像湮那样在天情的怀抱里面获得支持,给自己信念支撑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