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五十四章 一夜独坐到天明

第二百五十四章 一夜独坐到天明

 热门推荐:
    除夕夜,夜晚灯火通明,这个节日,所有的人都在狂欢,但是楚天情却一个人静静地陪在湮的墓前,整夜楚天情都没有闭眼,眼神没有光彩,仿佛是中了魔一般。

    楚天情一遍又一遍地回想自己和湮的过去,想着便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往事不堪回首。楚天情的眉宇深深地凝在了一起,那仿佛是一辈子的忧愁都凝结在了一起,楚天情长久地叹息,眼神黯淡无光,痴痴地望着墓碑上的字,久久无言。

    楚天情一遍又一遍地来回抚摸墓碑上的字,仿佛是在和湮做告别一般,楚天情低语,静静地道:“湮,我要离开了,我一定会再回来。”

    月舞一夜没有睡,第二天一大早,就将唐素欢拉了起来,带着食物下了神水宫。

    月舞来到天情和湮的房子的时候,便看见天情一直站在湮的墓前,看天情衣服上的露水,天情这肯定是一夜没睡,站在墓前站了一夜,月舞看见后,瞬间眼圈红了,带着哭腔道:“天情,你这样子湮看到了也会伤心的,何必伤害自己的身体”

    楚天情并没有理会月舞的话,只是冷冷道:“月舞,你出去一下,让十三进来,我有话对他说。”

    月舞很听从楚天情的话,转身出去,将唐素欢叫了进来。

    唐素欢道:“十哥,找我什么事情”

    楚天情声音带着一种飘渺,却没有丝毫的伤感,一切都很宁静,只有楚天情一个人的声音:“我死后,把我带回这里,和湮同葬。”

    楚天情话说完了,脸上的表情冷静得出奇,丝毫不像是在开玩笑。

    唐素欢结结巴巴道:“十哥,你在说什么”

    楚天情又是一如以往冷冷的声音道:“你不用管我在说什么,你只要按我说的去做就行了,把我和湮葬在一起。”

    月舞本来在房间内,但是却一直在听着天情和唐素欢的对话,月舞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冲进了后院,对这天情急切地问道:“天情,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知道你要死你一定是在吓我对不对”

    楚天情看着月舞眼中满是关切的眼神道:“我今天就要离开苗疆,我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做。”

    楚天情并没有告诉月舞原因,同样也不会告诉任何人原因,因为有些事情只要自己知道就好,更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人会让天情主动去说原因。

    月舞眼泪一下子便流了出来,抱着天情的腰哭道:“为什么这么快又要离开,我好不容易等到了你,你就这样子离开,湮都已经离开了这么久,为什么你这般念念不忘”

    楚天情只说了一句话,这句话让月舞彻底的绝望,松开了抱着楚天情的双臂。

    楚天情缓缓地开口,语气中带着无限的伤感道:“湮是我的妻子,唯一的妻子。”

    月舞脸上的泪痕犹在,看得唐素话都不忍心了,真不知道十哥的心肠是什么做的,竟然能够这样无动于衷。

    楚天情并没有理会唐素欢和月舞两个人的表情和动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道:“十三,我们走。”

    月舞急了,一下子就抓住了天情的手臂道:“天情,你带我走好不好,你带我走,我放下这里的一切跟你走。”

    楚天情回过头看着苦苦哀求自己的月舞,看了很久,最后还是开口道:“这里有你的子民,他们需要你,你不可能放得下他们,再者我也不会接受你,你跟在我的身边只能是更加痛苦,你不仅仅不更够成为我的帮助,而且还可能成为我的负累。”

    月舞被楚天情这一番话说得呆在原地,原来自己在他的心目中只是个负累么就在月舞的失神间,楚天情将手臂从月舞的手中抽离,然后毅然转身走了。月舞一下子伏倒在地,忍不住痛哭起来,背部不住地抽动,声音无比的哀伤凄凉,比北国的雪,高山的冰还要凉。

    月舞努力地抬头,看着楚天情那雪白的背影,越走越远,心中的痛楚越来越大,伸手想抓,却抓住的只是一团空气。唐素欢看得不知所措,这一切都发生得太突然了,唐素欢才刚十九岁而已,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应付这场面。只好笨手笨脚地将月舞扶起来,安慰道:“月舞姐姐,我十哥一向都是这个样子,你别见外。”

    月舞痛苦地摇头道:“我知道的,不是他的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原因,是我遇见他太晚,是我注定和他没有缘份。我不怪任何人,这一切都是命,我改变不了命运,就只能够接受命运。”

    唐素欢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但是楚天情已经走得没有影了,唐素欢道:“月舞姐姐,你先回去吧,十哥已经走了,我也要追上十哥,我想十哥肯定还会回来的。”

    月舞一个人呆在原地道:“回不回来恐怕都一样了,没有什么区别了,不管怎么变,他都不会再喜欢任何的女子了。”

    唐素欢看着一脸消沉的月舞,又望了望楚天情消失的背影,心里急道:“月舞姐姐,我先去追赶十哥了,我怕和十哥走丢了,你还是先回去吧,保重。”

    唐素欢不等月舞回答,便一个展步掠了出去,速度很快,一溜烟就消失在了月舞的视线中,月舞一下子坐在地上,吃吃地笑了起来,但是瞬间又双手捧脸大哭起来,仿佛是要将所有的伤心都哭出来一样,心中积累了太多的悲伤。月舞坐在地上,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已经傍晚,月舞一点感觉都没有,只是感觉双脚的神经都已经麻痹了,痛苦也没有了感觉。月舞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一点痛楚都没有,同样也一点感觉都没有,整个人是轻飘飘的,连痛苦都是轻飘飘的。

    这时,山林中传来呼唤自己的声音,那是神水宫弟子找来了,月舞惨笑起来,天情将一切都看透了,自己的确是放不下神水宫的弟子,放不下苗族的子民。但是天情既然看得出自己放不下这些子民,这些弟子,同样也应该看得出来,他在自己心中的分量是最重要的,为了天情,自己连神水宫主都可以放弃,可是为什么天情还是断然拒绝了自己,难道自己想陪在天情的身边都是一种奢望么

    月舞惨笑,罢了罢了,既然这样,自己还是去好好地做自己的神水宫宫主吧,这一辈子也就这样吧。天黑了,同时月舞心中的天地也黑了,再也看不到光明,以前楚天情是她的光明,让自己能够看见希望,但是这一次楚天情却走了,不仅仅如此,还残忍地连最后的光亮都给带走了,从此月舞的世界里面,只有一篇漆黑,黑得令人害怕,令人心疼。

    唐素欢没有跑多久就追上了楚天情,楚天情走得并不快,缓慢地走着,仿佛是在和苗疆告别一般。

    唐素欢追上楚天情,然后试探性地问道:“十哥,我们就这样走了,不管月舞姐姐了么”

    楚天情并没有回答唐素欢的问题,但是唐素欢却已经知道了答案,不说话便是楚天情的答案。

    楚天情在前面缓慢地走着,但是越走到后面,速度开始快了起来,唐素欢在楚天情的身后亦步亦趋地跟随着。楚天情一句话都没有说,唐素欢也不敢多说什么,虽然很想说话,但是还是因为楚天情身上的那股寒冷,最后还是选择了明智地闭上嘴,安静地跟在楚天情的身后。唐素欢开始后悔,为什么自己一时间兴起,想要跟着十哥一起出来闯荡江湖,这完全是给自己找罪受,如果是跟着五哥或者是其他的哥哥,情况也不会这么糟糕。

    两人走着走着,唐素欢慢慢地发现了不对劲,这并不来苗疆的那条路,唐素欢叫了出来道:“十哥,这条路好像不是回中原的路。”

    楚天情淡淡道:“我们这是去南疆。”

    唐素欢疑惑不解,不回中原,去南疆干什么,唐素欢正想问,但是突然间想到了自己就算了问了,十哥也不会告诉自己,还是不要问了好,只要跟着十哥就行了,至于要去哪里做什么都不是自己的事情。  .  十三少剑 更新快

    两人走了一天,也没有走到一个可以休息的地方,唐素欢此时又累又饿,还好一路上可以有一些小溪可以喝水,不然唐素欢觉得自己一定会死在路上。唐素欢看着楚天情,楚天情仿佛一点事情都没有,一路上也没有看见楚天情喝水,吃东西,还有十哥已经几天没有吃东西了,昨夜也是一夜未睡,但是为什么十哥的精神这么好,难道十哥的身体是铁打的不成。虽然唐素欢很奇怪,但是却没有那个勇气去问楚天情。

    已经黑夜了,完全看不见太阳了,再过半个时辰就连手指都看不见了,唐素欢着急了,问道:“十哥,我们什么时候能够走到客栈要是找不到客栈,我们可就要睡在这荒郊野外了。”

    楚天情声音带着一丝疲倦,并不是因为身体上的疲倦,而是因为唐素欢的这句话,楚天情冷冷道:“这一路上没有客栈,要睡就在树干上睡。”

    唐素欢大声地啊了一声,仿佛是受了很大的刺激一样,说话都变得结结巴巴的:“我们睡树干,不是吧,树干能睡人么,这么冷的天”

    楚天情并没有理会唐素欢的话,一个人径直地上了一颗大树,然后就躺在树干上面。

    楚天情的动作,把唐素欢看傻了,十哥还真的在树干上睡觉,那自己怎么办,自己在树干上,一定会摔个半死的,再说了,在树干上怎么睡得安稳唐素欢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自己不适合楚天情那样的方法。

    唐素欢去找了一堆干柴,将火生了起来,围着树底,自己就在火堆旁边睡,唐素欢一边烤着火,心中一边在后悔不已,抬头望望楚天情,十哥好像已经睡着了,一点动静也没有。看看火堆,然后看看自己今夜的床,唐素欢心中有苦说不出,真的不应该跟着十哥一起走江湖的,这下子傻眼了,今晚可要怎么睡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