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再见恍若隔世人

第二百五十五章 再见恍若隔世人

 热门推荐:
    唐素欢整个晚上都没有睡好,又饿又冷,早上楚天情从树上下来的时候,唐素欢整个人蜷缩成一团,缩在树干旁边,柴火早已经熄灭了。

    楚天情看这地上的唐素欢,眼神一直是冰冷的,并没有什么触动。楚天情坐在旁边等了半个时辰,唐素欢还是没有醒,楚天情等不下去了。楚天情走到唐素欢身边,用剑柄杵了杵唐素欢,可是唐素欢睡得正香,楚天情皱了皱眉,将剑柄伸进了唐素欢的领口。

    唐素欢一下子就惊醒了,从地上跳了起来,正睡得温暖的样子,突然间来了个冰冷的东西,换谁谁都睡不着了。

    唐素欢一脸苦恼道:“十哥,你在搞什么,我睡得正香呢。”

    楚天情冷冷道:“我们该走了。”

    唐素欢这是才发现好冷啊,为什么晚上在平地上睡觉这么暖和,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这么冷,不由得将衣服裹了裹,迅速地跟了上去。

    走着走着,唐素欢的饥饿感就上来了,于此同时还有疲倦,但是却只能强忍着,楚天情一路上走得很快。唐素欢走着走着,一把坐在地上,苦着脸道:“十哥,我实在是走不动了,我们究竟是要去哪里啊”

    楚天情道:“快了,我们快到大理了,你要是想在这里,你就在这里吧。”

    楚天情果然丝毫不等唐素欢,唐素欢无奈,只好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提着一双比铅还重的腿,一步一步地向前迈。

    唐素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走到了大理城,看到城门的那一刻,唐素欢仿佛是看到了救星,一下子大喊道:“终于走到了,终于可以吃东西了。”刚说完便一溜烟跑进了城,将楚天情甩在了身后,那速度完全比兔子还要快。唐素欢一进城便看到了一家面点铺,马上坐了下来,大喊道:“老板,来三碗面,我要吃个饱。”

    楚天情慢慢地走到面店铺的时候,唐素欢已经吃完了第一碗面,正在吃第二碗面。楚天情刚准备说话,老板已经端了第三碗面来,放在楚天情的面前。楚天情正要开口,唐素欢已经将面抢了过去,开始大吃特吃起来,看得老板目瞪口呆。

    老板问楚天情道:“客倌,我再重新给你下吧。”

    楚天情道:“不用了,我不吃。”

    唐素欢终于将三大碗面全部吃完了,满足地打了个饱嗝,世间再也没有比这个更加幸福的事情了。

    楚天情道:“吃完了,就走吧。”

    唐素欢吃完后,感觉自己又活了过来,付完钱便跟上了楚天情,唐素欢的问题又来了,问道:“十哥,我们这又是去哪里”

    楚天情又是没有回答,唐素欢心里很是无奈,看来自己还是不要问问题的好,问了也是白问,十哥又不会告诉自己。在楚天情的带领下,两人来到段府,楚天情径直向府内走去,却没有遭到家丁的阻拦,这让唐素欢很是奇怪,难道十哥认识这里的主人

    楚天情不进没有遭到阻拦,而且还受到了礼待,家丁对楚天情非常尊敬,然后引着楚天情进了府内,唐素欢跟了上去,却遭到了阻拦。

    唐素欢急道:“我和他是一起的,他是我十哥。”

    家丁望向了楚天情,楚天情点头,家丁这才放开唐素欢。

    两人在家丁的带领下,来到了内院,当时段天涯正在院中练剑,突然间看见了楚天情,段天涯一时间高兴得简直不知道干什么了,也忘记了笑,一下子冲了过来,紧紧地抱住了楚天情。激动得只拍楚天情的后背,无比高兴道:“天情,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会有事的,肯定不会出事的。”

    楚天情的表情是僵硬的,并没有什么笑容,段天涯也不以为然,像天情那样经历了那么多事情的人,有这样的表情再也正常不过,毕竟天情那些悲惨的事情,自己多多少少都知道。

    段天涯拉着天情道:“你这一走就是三年多,可想死我了,这次来,我肯定要好好地为你接风洗尘,我们好久没有见面了。”

    楚天情并没有回答段天涯的话,而是问道:“我丈人怎样了”

    段天涯的的笑容明显的僵硬了一下,然后神色有点惭愧道:“你丈人他老人家,因为得知女儿去世,加上身体并不是很好,所以在去年的时候去世了。至于你的大舅子,他回了苗疆,并没有留在南疆,我也没有阻拦。”

    楚天情缓慢道:“我知道了,谢谢你。”

    段天涯笑道:“我们之间还谈什么谢字。”

    段天涯正要拉着楚天情进入房内,突然发现站在楚天情身后侧的唐素欢问道:“这位是”

    唐素欢抢着道:“我叫唐素欢,他是我十哥。”

    段天涯疑惑道:“十哥”

    唐素欢一路上都没有人可以说话,这好不容易可以有人说话,抢道:“我师父有十三个徒弟,我排行十三。”

    段天涯疑惑道:“晴空大侠什么时候有那么多的徒弟”

    这时楚天情开口了,声音中带着无限的疲惫一样,还夹杂着一点苍老道:“那是后来的事情。”

    楚天情这么一说,段天涯已经猜到了一个大概,同时也听出来了天情声音中的疲倦,于是笑道:“这些都先放一边,刚好正午,我为你们接风洗尘,好好休息一下再说。”

    这时候段天涯才仔细地观察楚天情和唐素欢两人,发现唐素欢灰头土脸的,一身的泥土。而楚天情身上很干净,但是面容憔悴,眼眶深陷。段天涯没有再问,一看便心知肚明。

    段天涯先是安排让两人洗了个热水澡,然后准备了一顿丰盛的午餐。当唐素欢洗完在下人的带领下到客厅的时候,看到一桌子好吃的时候,口水都流了出来,但是之前刚吃了三大碗面,这下子这么多好吃的怎么吃得了,开始有点后悔之前不该吃那么多的。

    段天涯端坐在主位上,对着唐素欢友善地打招呼,唐素欢也和段天涯打招呼。

    段天涯问道:“你说你是天情的师弟”

    唐素欢摆手道:“不对,严格来说,应该是结拜弟弟,因为我们十三人结拜过。”

    段天涯道:“我记得好像晴空剑客只有天情一个徒弟。”

    唐素欢道:“那是以前,十哥出谷之后,师父又收了一些弟子,我进谷的时候就有了十二个。”

    段天涯奇怪道:“你们这结拜是按年龄来的么”

    唐素欢道:“不是,是按进谷时间来的,本来十哥应该是最大的,但是因为大家都把他看成是十师兄,加上十哥也没有任何的反对,所以十哥排行第十。”

    段天涯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唐素欢叫楚天情十哥了。

    两人正在谈话间,楚天情洗好了出来,虽然洗过澡之后,整个人都换了一副模样,但是还是没有多大的改变,依旧是一身白衣,眼眶还是深陷,面容稍微有了一点精神,但是还是难掩憔悴。

    段天涯端起酒杯道:“来,我们先干一杯,算是为你接风洗尘。”

    楚天情并没有端起酒杯,让段天涯的酒杯端在半空中,不知道如何是好。

    唐素欢道:“我十哥不喝酒的,他只喝水。”

    唐素欢的话刚说完,楚天情便已经端起了酒杯,一口喝干了,只是喝完了后,剧烈地咳嗽起来,仿佛喝的不是酒,而是毒药一般。

    段天涯端着酒杯看着天情良久,才一口喝下,段天涯命人将天情面前的酒杯换掉,给天情上了一杯茶,唐素欢又道:“十哥他也不喝茶,只喝水。”

    唐素欢的话无疑是对的,段天涯又让人换了水来。对于天情不喝酒,不喝茶,只喝水,段天涯多少是有点知道的,毕竟自己经历的事情多。对于天情,段天涯也不强迫,也不在乎什么面子之类的问题,那些东西都是表面的,他不是讲究那些东西的人。 、生

    三个人都没有说话,场面很安静,楚天情很自然地吃东西,仿佛这是在自己的家一样,并不需要客气什么。唐素欢还有点踟蹰,主人没有动筷子,自己还是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在段天涯看来,心中还是很安慰的,天情并没有把自己当做外人。段天涯有一筷没一筷地吃着,时不时和唐素欢碰个杯。

    唐素欢则是开怀大吃,之前吃了三大碗面,过了一阵子,肚子消化了一些,这下子,这么多好吃的东西一定要吃个够,不然太浪费了。楚天情吃东西很斯文,甚至可以用秀气来说,一点声音都没有,连喝汤都没有声音,仿佛一个淑女一般。但是楚天情那个样子绝对不像个淑女,反而像是训练有素的杀手一般,神情冷然,一口一口,慢条斯理,不慌不忙地吃着。

    楚天情吃的并不算多,两碗米饭,一些菜,比平时稍微多一点点而已。唐素欢则不一样了,他虽然之前吃了,但是现在又大吃特吃,吃到实在是塞都塞不住了才停下来。

    段天涯看着唐素欢和天情两个人的样子,好生觉得奇怪,为什么性格差距这么大的两个人能够走到一起,特别是天情现在这个样子。不过说起来,在唐素欢的身上,还看到了一点天情以前的影子。

    两人吃完后,先后都去休息了,在段天涯安排的房间。

    天情这一次的改变之大,虽然在情理之中,但是出乎了段天涯的意料之外。段天涯毕竟不知道天情回中原,除了天剑山庄覆灭之外,天情还经历过什么,看来一切都只有去问那个叫唐素欢的少年了。

    段天涯深深地叹了口气,感到了一种莫名的烦躁。这一次再见天情,段天涯最深的一个感受便是再见恍若隔世一般。为什么天情变得这么冷漠,连对着自己都是这样冷漠,冷漠到骨子里,尽管自己不介意,但是心中还是不好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