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五十八章 一入江湖深似海

第二百五十八章 一入江湖深似海

 热门推荐:
    雷天龙和雷清玄两人相对二站,一丈的距离,周围一切都很静,仿佛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安静,两人之间的对决好像还没有完的样子。

    雷天龙的拳头上有一道白痕,但是却并没有流血,这是雷清玄的一刀所留下来的印记,但是就是那样惊人的一刀,也没能在雷天龙的拳头上留下一点伤口,雷天龙的拳头,到底有多硬,让人不得不怀疑是不是铁打的。反观雷清玄,面色正常,一脸的镇定,手中的刀握得还是那样的稳,但是如果细细看去,你会发现雷清玄的手一直在颤抖。这绝对不是害怕,这是被雷天龙那一拳击中刀刃的后果,反弹力太大,反而将自己的手臂震得麻木。

    雷天龙摇头道:“你的实力在年轻一辈中可以算是佼佼者,但是还是不行,你还要再努力几年,才能够超过我。”

    雷清玄听了这句话后,面色铁青,但是却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咬牙盯着雷天龙。

    雷天龙叹了口气道:“你这样的武功,根本报不了仇,就连我都没有把握能够打败南宫逆天。”

    雷清玄问道:“南宫逆天有多强”

    雷天龙道:“具体有多强,我不知道,反正他打败了你父亲雷逝。”

    雷清玄问道:“你能不能打赢南宫逆天”

    雷天龙看了看天空缓缓道:“能不能打赢南宫逆天我不知道,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我不是水沛的对手。”

    雷清玄皱眉道:“水沛又是谁”

    雷天龙道:“水沛是南宫世家崛起至关重要的人物,不知道南宫逆天从哪里找来这么一号人物,实力暂时没有人清楚,不过这个人绝对称得上是南宫世家最强的人。”

    雷天龙停顿了一会,看着雷清玄,眼神复杂道:“如果你想复仇,你不光光要对付南宫世家,你还需要对付君傲堂,雷家的覆灭,他们也难逃罪责。”

    雷清玄眼中的寒光更盛了一分道:“君傲堂也参与了”

    雷天龙点头道:“不错,所以雷家现在的仇家很强,如果你真的要报仇,光凭一腔热血是没有用的,你必须要将自己的武功提高,高到超越对手为止。”

    雷清玄手握成拳,握得紧紧的,都可以听到骨头发出来的声音,雷清玄在心中暗暗起誓,一定要向南宫世家和君傲堂复仇,以慰在天的雷家亡灵。

    雷天龙一下子就看穿了雷清玄的心理,声音中带着一丝疲惫道:“你先去休息吧,复仇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雷清玄在雷娇带领下,去了自己的房间,一路上,雷娇仔细地将雷家的现状说给雷清玄听。如今的雷家经过重建,以前所有的权力都变更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只要雷天龙能够为雷家复仇,那么一切都不重要了。

    雷娇问道:“你和天龙叔叔打了后,谁赢谁输”

    雷清玄道:“我和他打了个平手。”

    雷娇疑惑道:“平手”

    雷清玄道:“对,我和他打了个平手,虽然我的实力不仅仅是刚才的那些,但如果再继续打下去,我会输。我和他还是要差了一定的距离,但是我相信,给我一年的时间,我能够超越他。”

    雷娇看着雷清玄的自信,笑道:“只要你能够超越天龙叔叔,那么我们就有希望将雷家的大权从他们的手中拿回来。”

    雷清玄看了雷娇一眼道:“对于权力什么的,我没有兴趣,我最想的还是要报灭门之仇。”

    雷清玄安顿下来之后,每天便是在霹雳内练武,从来不参与雷家的重建。这种事情自然不需要雷清玄的,雷清玄只需要和雷家年轻一代的高手一起努力练功,为雷家提供一支战斗力极强的队伍出来,这才是雷家最迫切需要的。如果没有足够的武力支撑,霹雳堂雷家就算重建了第二次,还是能够被人毁掉。

    与此同时,同样在锦官城分道扬镳的侍良已经改道来到了扬州,一到扬州,侍良又将自己伪装成一个病怏怏的书生模样。用他的话来说,这样做是为了体验江湖,不露声色冷眼观江湖,这是他喜欢干的事情,也是兴趣所在。

    侍良在众师兄弟中,性格偏冷,但是比起楚天情来说,还是好太多,毕竟他不像楚天情那样子,完全是一个冰山,靠近了都会受伤。

    侍良的性格,狄玉楼曾经在聊天的时候说过这样一些话:“你不是个简单的人,虽然看起来好像世事无争,人也很安静,但是你的内心绝对不是甘愿平凡的人,你不愿意做芸芸众生中那不起眼的一个,当然你也知道自己的不足,所以你比一般人都要聪明,你清楚的知道你要做什么,你的每一件事情看起来好像没有任何的目的性,但是却又都充满了目的。”

    侍良笑了笑道:“然后呢”

    狄玉楼道:“你虽然看起来是平易近人,很善良,但是内心却有着邪恶的一面。你是一个非常矛盾的人,你性格中,孤僻非常明显,但是你有非常的有脑子,善言辞,多机变,这原本是孤僻的性格所不具备的,有时候我真的看不懂你,也许是你的城府太深,也许是我道行太浅。”

    侍良听了狄玉楼的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从来没有想到,狄玉楼竟然会将自己看的如此通透,原本以为狄玉楼在风雪谷里面,整天除了和杨樱爱卿卿我我之外,就没有干过其他的正事,看来自己错得离谱,没想到狄玉楼观察自己竟然观察得这么仔细。

    侍良并不想知道狄玉楼是怎么看出来自己性格的,这一切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有第一个人看穿了自己,那么就会有第二个人看穿自己,如何才能够不让自己被别人看穿,这才是侍良需要考虑的第一件事情。虽然说一山更有一山高,只要让自己更高,超越所有人的高度,那么自然而然没有人看得穿自己。没有人看穿自己,那么自己便是最神秘的,最不为人知的,一个人只有在别人不知道你的深浅的时候,才是最厉害的,因为你手中有着别人不知道的致命王牌。

    一个人如果被别人知道得一清二楚,那么那个人的高度也高不到哪里去。十三个兄弟中,侍良一直在冷眼观察着,每一个人都在他的观察中,这是一种乐趣。侍良的出来的结论是十三唐素欢是脑子最为单纯的,其次是朱羽霄和萧龙健。侍良甚至有一种很奇怪的想法,那么单纯的人,为什么还要去江湖,为什么还要去送死,思想那么单纯的人,就应该好好在家里务农,安安分分的,不要踏足是非之地,而江湖就是个是非之地。

    侍良自认为是个城府极深的人,在师兄弟中,城府能够和自己一拼的人不多,也就三哥方戚无,八哥顾倾城,只有一个人城府比自己深。那个人便是楚天情,侍良能够感觉得出来,楚天情的城府,比任何人都深,别看楚天情两眼根本就不动,但是其中的深度简直是深不可测。侍良有一次经过楚天情身旁,盯着楚天情看,突然楚天情看了侍良一眼,侍良觉得像是被两道冰锥穿过了身体一样,感到蚀骨的寒冷。  . 首发

    只是那么一次经历,侍良就能够判断出来,楚天情的城府比自己深太多,自己根本不可企及。当然,像楚天情那样冰冷的人,侍良也不用去防备,且不谈防不防得住,而是根本就没有必要防。

    侍良一个人走在扬州城里,一身朴素的衣衫,看上去完全就是个穷酸秀才。但是这个秀才可不是一般的秀才,当然江湖上也不知一个秀才,稍微有点名气的,比如摇扇秀才、玉面秀才、风流探花等等都是秀才。有些秀才是可以随便欺负的,谁都知道书生手无缚鸡之力,但是也有秀才不是一般的人能够惹的,比如病秀才侍良。

    病秀才是侍良刚进扬州的时候,别人在调笑间给他取的外号,侍良并不生气,反而有点高兴,有外号至少还说明有人看你,知道你。如果一个人无名无姓,别人都不知道你是叫啊猫还是啊狗,那样的人活着反而和死了没有什么区别。

    江湖是重名声的,侍良有了这个病秀才是名声,也不知道是件好事还是坏事。有外号说明别人对你的认同,虽然认同不同于认可,但是至少还算是让侍良挺开心的。同样,有名号也是一件坏事,因为一旦有了名号,那么久会有人来找你比武,哪怕是以生命为代价,还是会有人源源不断的来,因为打败了你,那么他就能够得到一个比你还要响亮的名声。

    在江湖里,名声是什么,名声是一切,能够给你带来地位、权势、金钱、美女、荣华富贵、所有的一切,只要是你想要的,你就可以得到,哪怕是天上的星星。但是这一切都有一个前提,你必须有一个响亮的名声,足以让人心甘情愿地给你这一切的名声,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很多人对名声的追求大于生命,追求名声的人多了,名声自然也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名声难得,但是不是不可得,只要你有足够的能力和足够的智慧,你自然就能够获得名声。侍良如今得了病秀才这个名声,对他来说是好还是坏呢谁也说不清楚,也许是好也许是坏,但是至于到底是好是坏,这一切都要看侍良的把握。

    一件看上去对自己不利的事情,一个懂得把握机会的人,会懂得利用不利形势使之变得对自己有利,同样,不会把握机会的人,只会将事情办得越来越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