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五十九章 人生各有各境遇

第二百五十九章 人生各有各境遇

 热门推荐:
    江湖上名声太多了,随便一个人可能都有一个名声,比如白侠纳兰,也有恶鬼十八。不同的名声,地位差距非常之明显,比如战神罗战不管在哪里,都会受到人的尊敬和供奉,但是满楼莺歌皇甫琛就不一样了,有的人看到满楼莺歌就会不高兴,甚至还会大打出手。

    名声当然有好坏,好的名声可以给你带来你想要的,给你好的名声,你在江湖的正道上便会有一席之地。当然如果是坏名声,那么带给你的便不是好事了,你会成为江湖白道中人的踏脚石,成为人人喊打的角色。但是有一种例外,便是如果你够坏,坏到足够强大,大到所有的人怕你,那么你也是成功的,在黑道中也能够呼风唤雨,万里晴空任君行。

    侍良这个病秀才并不是什么好的名声,反而有点像是别人的揶揄,病秀才当然不能够说是一个什么坏名声,因为病秀才严格说来并不不能够说是一个名声。不过,江湖既然有那么多秀才,那么多一个病秀才也无妨。

    侍良到了扬州没有过两天,就去找了个扬州最好的铁匠铺,他要去改造一把剑。侍良要改造的剑,便是风雪老人传给他的“杨柳堆烟”,杨柳堆烟很窄,大概就比食指还要窄那么一点。

    侍良将剑交给铸剑师父道:“师父,帮我把这把剑改造一下。”

    铸剑师拿起剑看了一看,道:“这是一把好剑,为什么要改”

    侍良不冷不热道:“我就是想改造一下,你只管听我的去做就行了。”

    铸剑师看侍良这个样子不再多说,问道:“不知道你要改成什么样子”

    侍良想了想道:“你帮我把这把剑套在别的剑里面,外面的剑弄得破破烂烂的都行,看上去越便宜越好。”

    铸剑师一下子便明白了侍良的话,拉起了风箱,自言自语道:“我一生铸剑无数,还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的改造,真是奇怪。”

    侍良并不关心这些,问道:“我什么时候能来拿剑”

    铸剑师道:“两个小时后,你便可以来取。”

    两个时辰后,侍良来取剑,拿起已经被改造好的剑,从表面上看,一柄残破不全的破剑。但是抽开外面的剑套,真正的“杨柳堆烟”就藏在其中,侍良对改造很是满意,于是挑了个木剑鞘,给了银子便走了。

    铸剑师看着侍良的背影,摇摇头,叹息道:“这个人一定是要去杀人,用这么阴险的剑,哎,不知道哪个倒霉鬼要死在这剑下。”

    侍良微笑着走在大街上,手拿着一柄破剑,看起来完全符合病秀才这个名声。

    茶楼是个好地方,在茶楼,只要花个几文钱,点上一杯普通的茶,只要你高兴,你可以坐上几个时辰,或者是一天都行。江湖侠客也喜欢在茶楼歇脚,当然更多的是他们喜欢去酒楼,在那些江湖豪侠看来,酒楼是最好的去处,疯侠颠圣就是这样想的,所以不管到哪里,他们第一个去的肯定是酒楼。

    不同的人是不一样的,比如楚天情不喝酒也不喝茶,侍良也不一样,他不喜欢喝酒,他更喜欢喝茶,侍良不仅仅爱喝茶,而且还对茶有很多的研究,喝什么茶用什么,他都知道,哪一种茶最适合什么时候喝,用什么东西喝,他都一清二楚,如数家珍一般。在风雪谷的时候,苏萧逸就被侍良给吓到了,竟然对茶有那么多的了解,苏萧逸都不敢相信,侍良真的会是个秀才,恐怕只有大家公子才有那个能力品尝那么多茶,也有那么多的精力研究这些茶。

    茶楼是龙蛇混杂的地方,有贵公子,也有农夫小贩,有江湖豪客,也有绿林好汉,大家都是来喝茶的,当然也有在茶楼大打出手的。当然茶楼也是消息流通最频繁的地方,一传十,十传百,自然而然所有的人都知道了。

    侍良到了茶楼,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要了壶普通的绿茶。将剑放在桌子上,静静地喝起茶来,侍良喝茶的手法很特别,很是讲究,看起来就像是王公贵子在喝茶一般,无比的优雅,虽然他一身的衣服看上去显得非常不和谐,但是这并不能够影响侍良的优雅,反而让侍良看起来有一种落难王孙的感觉。

    侍良正在喝酒间,突然有一个年轻人,一身青衣,手无长物,来到侍良的面前,也没有经过侍良的同意,就一把坐了下来。

    侍良冷冷开口道:“这是我的位子。”

    那个年轻人笑道:“可是这茶楼没有别的位子了。”

    侍良冷冷道:“那你就不喝。”

    那个年轻人笑笑道:“可是我偏偏就想喝,而且还想坐你这里和你一起喝,我知道你肯定不介意多一个人。”

    侍良冷笑道:“为什么,你怎么知道我不会介意”

    青衣年轻人笑道:“因为我看了看这里了位子,他们不是一群庸俗的人,就是一群凡夫俗子,只有你和他们不一样。”

    侍良冷笑一下道:“有什么不一样的,我也是个凡夫俗子。”

    青衣年轻人笑道:“自然是不一样的,从一个人喝茶的时候可以看出来一个人,你点的茶虽然不是什么好茶,但是你还是细细地喝着,好像喝着上等的好茶一样,从你喝茶的姿势和神情,加上你的穿着打扮来看,你肯定不是一个简单的人,茶楼藏龙卧虎,你就是那条藏龙。”

    年轻人一脸自信地看着侍良,看那深情,仿佛他说的一定是对的。

    侍良又喝了一口茶道:“你叫什么”

    年轻人笑道:“看来你是同意我坐这张桌子了,我叫温醉酒。”

    温醉酒转而年轻人对小二道:“小二,来壶西湖龙井。”

    小二一听,叫的是西湖龙井,看来来的一定是个贵公子,立刻高声道:“好嘞,西湖龙井一壶,马上来。”

    侍良轻笑道:“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出口便是二十两银子一壶的西湖龙井。”

    温醉酒笑道:“能够结实你这样的英雄,莫说是二十两一壶的西湖龙井,就是再上等的好茶也愿意请。”

    侍良转而问其他道:“你既然叫醉酒,为什么不去酒楼,反而来茶楼”

    温醉酒笑道:“我虽然叫温醉酒,但是我却不爱喝酒,我爱喝茶,特别是绿茶,就拿这西湖龙井来说,上好的西湖龙井扁平光滑挺直,色泽嫩绿光润,香气鲜嫩清高,滋味鲜爽甘醇,叶底细嫩呈朵。清明节前采制的龙井茶简称明前龙井,美称女儿红,诗云:“院外风荷西子笑,明前龙井女儿红。”西湖龙井一旦冲泡开来,香气清高持久,香馥若兰;汤色杏绿,清澈明亮,叶底嫩绿,匀齐成朵,芽芽直立,栩栩如生。品饮茶汤,沁人心脾,齿间流芳,回味无穷。”

    温醉酒无疑是茶道中的行家,对茶了解的细致程度,不下于侍良。看温醉酒描述西湖龙井时的神态,仿佛是正在品位一般,如临其境。

    西湖龙井一冲泡开来,果然整个茶楼都充满了这种清香,当然侍良这张桌子是最浓郁的。温醉酒又叫了一壶毛峰茉莉花茶,这让侍良感到奇怪,但是侍良没有问,温醉酒却回答了,温醉酒道:“我这壶茉莉花茶是点给小白的。”

    侍良哦了一声,并没有再出声,静静地喝自己的茶。

    温醉酒追问道:“你难道不问问小白是谁”

    侍良道:“小白是人是狗,和我又没有任何的关系,我为什么要问”

    温醉酒拍掌大笑道:“兄台这句话说得好,在下佩服。”

    温醉酒的动作,一开始让侍良不明所以,但是后来侍良明白了,彻底的明白了。有些话不是无缘无故的,有些话不是能够随便说得,因为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温醉酒话音刚落,便又一个一身白衣的女子来到了侍良面前,侍良看了女子一眼,鹅蛋脸,柳叶眉,不施粉黛,嘴唇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俏皮,煞是好看。这个女子绝对可以说是一个美女,他一进来,茶馆内所有的男人眼睛都看了过来,她就想是三月里的烟火那样美丽,那样令人充满了遐想,但是侍良仅仅是看了一眼,便没有再看下去。

    女子一把坐了下来,对着侍良道:“是你刚才说小白是人是狗和你没有任何关系的”

    侍良觉得奇怪道:“小白是人是狗,和我有什么关系”

    女子气极,指着侍良道:“我就是那个小白,你记住我是温白,温家的温白。”

    温白这句话一出口,茶馆里面把眼睛看向她的人立刻少了一半,但是还是有人看着,但是绝对没有任何的想法,因为温家的人惹不起,温家的女人更惹不起。

    侍良念了一遍:“温白,温家的温白,不认识。”

    温白深吸了一口气,手指都有点颤抖了,对着侍良道:“你这是纯心和本姑娘作对。” :\\

    侍良冷冷道:“我为什么要和你作对,我和你无缘无故。”

    温白一瞬间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来反驳,急道:“醉酒哥哥,他欺负我。”

    温醉酒笑道:“不关我的事。”

    这时,侍良说了一句话:“一个爱喝毛峰茉莉的女人,不应该是这个样子。”

    侍良这句话将温白和温醉酒都给说愣了,温白还在发愣中,仔细地想着侍良的那句话,温醉酒想想就明白过来了,笑道:“兄台说得对,还没有请教兄台高姓大名。”

    侍良冷冷道:“在下侍良。”

    温醉酒和温白这才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叫侍良,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侍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