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六十章 寂寞白雪颜如玉

第二百六十章 寂寞白雪颜如玉

 热门推荐:
    温白很不想和侍良同一个桌子,但是出于无奈,温醉酒似乎很看好侍良的样子,自己只好硬着头皮坐在这里,但是心中却充满了一股幽怨。

    侍良喝完了茶,起身便打算走,不欲与温醉酒做过多的纠缠。

    温醉酒笑道:“侍良兄走也不急着这一时,不如先喝一杯西湖龙井再走也不迟。”

    侍良道:“多谢美意,不过在下没有那个兴致,所以想离开,刚好将位子留给二位。”

    温白听着这话,就觉得有点针对自己的意思,一脸的不高兴道:“你的意思是本姑娘打扰到你喝茶的雅兴了”

    侍良道:“不敢,在下怎么敢说温姑娘。”

    侍良的一番话说得不卑不亢,但是在温白听来,就显得无比的刺耳,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子,但是温白就是心中不舒服。温白脸色白了,人如其名,温白的脸色变得雪白,而不是苍白,雪白的温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美,那就好比想是冬天里面纯白无暇的皑皑白雪一般,让人爱不释手。温白同样也是,一下子,所有的颜色都在温白的脸上,瞧上一瞧都要让人在心中回想三天。

    温白脸色白虽然很好看,但是却不是一件好事,温醉酒是最清楚的。温白和温醉酒一样,是在温夕寒之后杰出的年轻一辈,在年轻一辈中的表现特别耀眼,也是极有可能得到温字玉佩的新秀。

    老字号温家里面有这么一句话:“一寒二玉皓吟白手六七**,琴棋书画诗酒花。”

    别看着仅仅是一句话,但是这句话却代表了十八个人,这十八个人却是温家年轻一辈力量的精华所在,不出意外温家未来的领袖绝对是会在这十八个人中挑选出来。十位统领,一位统御,无一例外都会在这里面。

    也许你会意外,为什么十九个字,会代表十八个人,如果温随风没有死的话,那么应该会代表十九个人。所谓一寒便是温夕寒,二玉指温玉赋、温玉卷两兄弟,皓吟指温子皓、温子吟,白手其中的白就是在侍良面前的温白,手是温手。六七**是六道、七轩、八苦、九问,至于琴棋书画诗酒花分别是温琴、温棋、温书、温画、温习诗、温醉酒、温落花。不多不少刚好十八个人,当然这句话不会无缘无故,也不是瞎排的,这都是有一定的原因。

    这不是一句话,是两句话,一寒二玉皓吟白手六七**是一句,琴棋书画诗酒花是一句,第一句完全是按在温家的武功和地位按顺序来排的,但是第二个琴棋书画诗酒花就不一样了,这个是从两端向中间派,两端的温琴和温落花的背景和武功综合起来是最厉害的,温画最低。

    温白是温家的温白,而且还是十八新秀中的一位,排名不落后而且还是个女孩子,这么一个女孩子往往是极可怕的,因为她是温家的女儿。温家是用毒世家,温白的毒自然也不弱,不然怎么能够在温家新一辈的年轻人中脱颖而出。

    温白的毒有两种,一种是“寂寞白雪”,另一种是“颜如玉”。“寂寞白雪”只要中了此毒,整个人都会变成白雪,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的美。能够和寂寞白雪媲美的恐怕就只有“唐门白发”,唐门是暗器世家,但是这并不妨碍唐门对毒的研究,“唐门白发”是一个惊才艳艳的唐门弟子唐雪鸽制作出来的,不过这种毒药却耗尽了唐雪鸽的一生,不过也终究让他创造出了这种奇毒无比的毒药。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唐门白发”,那么便只有残忍这一个词了。唐雪鸽研究这个毒药,从黑发便成了白发,于是他将这个毒命名为白发,因为这种毒一旦中了之后,人的头发会慢慢变白,雪一样的白,毒药会耗尽一个人的生命力,头发随之变白,头发全白的时候,便是一个人死的时候。这种毒,目前唐门走只制造出减缓毒发的药,解药至今没有研究出来。

    中了“唐门白发”的人,必死无疑,就连是唐宋绝都不敢说自己能够救下来中了“唐门白发”的人,所以“唐门白发”被保存得很好,一般人是绝对拿不到的,唐门也禁止这种毒出现在江湖上,因为这样的毒在江湖上出现,并不是一件好事。这会引来正道中人的愤慨,唐门白发,也只有少部分唐门高层的人知道,就连唐门三少的唐家栋就不知道有唐门白发这样的毒药。

    寂寞白雪颜如玉说的是温白的毒,同样也说明了温白的人。颜如玉,温白就是这么样的一个人,在温家里,有很多温氏子弟追求温白,但是这个侍良竟然是如此冷淡的态度,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侍良完全是以一种蔑视,轻视的态度看待温白,这才让温白心中很不平衡,虽然温醉酒在场,但是温白还是出手了。

    温白手一扬,几点寒光打出,侍良及时侧身,几枚木棉针侧身而过,打在柱子上,而小二正从那里经过,吓得手中的茶壶都给扔了,还好侍良及时给接住了。侍良这一个侧身,虽然算不得十分高明,但是从侧面来说无疑是体现了侍良的本领。

    温白嘴角似笑非笑,看来这个侍良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没用,至少还可以躲过自己的木棉针。虽然说温白的出手并不是为了真的出手,而是为了警告一下侍良,别将本姑娘不放在眼中。无疑温白的目的达到了,温白对自己的出手很满意。

    侍良还是走了,不过侍良在走的时候做了一件事,他用那把破剑的剑鞘敲了敲被木棉针打中的柱子,然后走了。温白并没有注意侍良的这个动作,但是温醉酒却一直看着侍良,原本被打入柱子中的木棉针被侍良这一敲,竟然有三枚木棉针给敲了出来,反弹打向温白,温醉酒手一扬,直接将这三枚木棉针给截下了。

    温白不知道温醉酒为什么要扬一下手,正想开口问,结果却看见了温醉酒手中静静躺着的木棉针,温白吸了一口冷气,如果不是温醉酒发现了这木棉针,那岂不是自己要被自己的木棉针给打中了。那一瞬间,温白眼中泛着青碧色的光芒,看那表情,仿佛是恨不得将侍良给打个千疮百孔。

    温醉酒语重心长道:“小白,江湖中卧虎藏龙,没有摸清楚别人的底细时,不要随随便便就出手,不然会像今天这样子吃亏的。”

    温白嘴一厥道:“好啦,我知道了,我的“颜如玉”还没有出手呢。”

    温醉酒道:“我知道你的“颜如玉”厉害,但是在那种高手面前,你再厉害的毒药也是没有用的。”

    温白一脸的不服道:“我堂堂温白的“寂寞白雪颜如玉”,我就不信有谁能够安然无恙地从我手下完好无损的离开。”

    温醉酒啜了一口龙井道:“江湖之大,自然有人能从你手下完好无损地离开,遇上绝顶的高手,你连出手的机会恐怕都没有。”

    温白道:“我不信,我的“寂寞白雪颜如玉”就连暖雨大伯都说了霸道无比,一般毒药不能够比拟。”

    温醉酒摇头道:“温家黑水你知道么”

    温白皱眉道:“温家黑水,那是什么”

    温醉酒道:“温家黑水可以算是温家最厉害的毒,只要沾上一点,全身流出来的血都是黑的,不再是红的,这种毒就一直在你体中腐蚀着你的血液。虽然中毒后很多人的血都会变黑,但是温家黑水的一个与众不用的特点便是无药可解。无药可解不是说有周旋的余地,可以找到解药,而是这种毒一旦中了,便再也没有解药了,就练温家统御温暖雨也没有任何的办法,无能为力,只能够为你准备后事。”

    温白听得愣住了,问道:“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过温家黑水这个毒药”

    温醉酒道:“这个毒药你自然是不知道的,我也是从我父亲那里听来的,只有温家统领级别的人才有资格接触到这样的毒。”

    温白问道:“为什么不让我们知道,我们都是温家的人。” 、生

    温醉酒叹了一口气道:“温家黑水曾经制造了一起惨剧,有一个温家长老想要谋权,于是便用了温家黑水造成死伤无数,那一次虽然被镇压下来了,但温家损失惨重,从那以后严格规定,统领以下的人不允许接触这样的毒药,因为有这样的毒药完全可以和比自己高一个级别的人战斗而丝毫不落下风。”

    温白感叹道:“原来温家还有这么厉害的毒,那江湖中有没有能够和温家黑水相提并论的毒”

    温醉酒道:“有,江湖上唯一能够和温家黑水相比并论的就是唐门白发。”

    温白一字一句道:“唐门白发那又是一种怎样的毒”

    温醉酒道:“唐门白发,我也不知道,只不过,江湖中还从来没有见过唐门的人用过这种毒,也不知道唐门白发是真是假,不过我想这总不是空穴来风,唐门应该是有唐门白发这种毒的。”

    温白听完了温醉酒的描述,心中的震撼不亚于听到自己明天就要出嫁的消息。温白在心中暗暗发誓,自己一定要变强,成为最好的用毒高手,让任何男人都不敢像侍良那样子,用轻蔑的态度对待自己。

    温醉酒看着温白的神情,仿佛是知道温白心中在想什么似的,轻轻的笑了,摇摇头,继续品尝自己的西湖龙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