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六十六章 枭雄怒血染江南

第二百六十六章 枭雄怒血染江南

 热门推荐:
    由于张翊君一个人在江南独木难支,更何况张翊君之前因为有慕容世家和南宫世家的存在,只带了百来号人去江南,这下子限于困境,显得有点独木难支。于是张翊君向洛阳发出了一封密函,密函只有一句话:“血染江南”。

    李傲放打开密函后,叹了一口气,也许张翊君的这个行为是错的,但是李傲放绝对不会去责怪张翊君,因为他懂张翊君。世间再也没有一个人像李傲放那样懂张翊君,在君傲堂,张翊君和李傲放的地位是一样的,并没有高低之分,李傲放的话就是张翊君的话,张翊君的话就是李傲放的话,两人不是亲兄弟,却胜是亲兄弟,这是因为两人从铁与血中建立起来的情谊。

    李傲放问李源道:“如今我们君傲堂还有多少人马”

    李源道:“张堂主带走了一百人整,长安有七六十百人马,如今我们君傲堂内部可用的还有一千七百八十九的人,一些暗桩和哨点的人马没有包括。”

    李傲放道:“你去长安,带着十六银翼快马赶往江南。告诉翊君,我会带着一千人马不日就到江南,让他勿急。”

    李源抱拳道:“是,属下遵命。”

    李傲放挥挥手道:“你去吧。”

    李源快步走出,李傲放则一个人走到了后山,这里只有君傲堂堂主和护法以及长老能够进来,其他的人进不来,因为这里是君傲堂训练人手的地方。李傲放一走进树林,便立刻有人来到他的身边,听候吩咐。

    李傲放道:“让林教头过来,我有事情找他。”

    不一会,一个精壮的汉子,步伐稳健但是却没有一丝的声音,向李傲放走来。那汉子先是单膝跪地对李傲放行了一礼道:“属下林炜达拜见堂主。”

    李傲放道:“林教头不比多礼,请起。”

    林教头道:“堂主这一次来,可是检验训练情况”

    李傲放摇头道:“不,这一次我来,我要一千人,不知道多久能够凑齐”

    林教头道:“给属下半个时辰,我便能让他们全部都到这里集合。”

    李傲放道:“我给你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后,让他们在宣武广场集合,我要出兵江南。”

    林教头点头道:“是,属下一定挑选一千人,让他们在宣武广场集合。”

    李傲放道:“你去吧。”

    林教头的身影几个闪烁便消失在了树林之中,李傲放望着这一片树林,这是君傲堂练兵所在,这是君傲堂所有的实力所在。这一片山林之大,超乎想象,而这些人就在这山林中整日训练着。

    李傲放走出了山林,心中在想着,自己这一次离开洛阳,整个洛阳应该让谁来执掌

    李傲放找到了张向晚和张临渊两兄弟,说明了情况,让他们坐镇君傲堂,虽然自己的弟弟李傲鹤现在也在君傲堂内,但是李傲放却没有任何的想打让李傲鹤暂时掌管君傲堂。

    张向晚和张临渊两兄弟,都是当时不可多得的用剑好手,而且他们也是张家的人,让他们留守张家,李傲放很放心。

    李傲放带走一千人,对于整个君傲堂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因为剩下的人绝对能够将君傲堂守护得好好的。

    李傲放来到宣武广场的时候,一千人整整齐齐地站立着,没有任何一丝的噪音,李傲放对于这个结果很是满意。

    林教头走过来道:“堂主,你所要的一千人,全部在这里,全部是受了精心训练的。”

    李傲放点头道:“很好,你回到队伍中去吧。”

    林教头转身回到了自己所处的队列中,整个队伍看上去就像是军队一样。

    李傲放开始说话,所有的人都在等他说话,李傲放声音不大,但是却能够传到每一个人的耳中。众人耳边响起的是李傲放那温和有力的声音:“这一次,我们要去的地方是江南,张堂主受困于江南,需要我们的支援,我不知道这一次你们去了还能不能够活着回来,所以这一次我李某不强求任何一个人一定要去,如果愿意跟随李某一起去江南将张堂主救出困境,李某感激不尽。如果不愿意,李某也不强求,毕竟诸位的姓名是自己的,李某没有权利决定替各位做决定。”

    李傲放话还没有说完,广场立刻响起了一片宏亮声音:“誓死追随两位堂主,誓死追随两位堂主。”

    李傲放示意众人安静,然后道:“这一次去江南,很可能我们当中很多人都回不来,你们可以先回去和家人告别,然后化整为零出城,在城外的城隍庙集合。”

    李傲放看着散去的人群,叹息了一声,这一群都是热血的汉子,这一次去江南,李傲放心中也不知道到底能够回来多少人,也许会全军覆没在江南也不一定,毕竟老字号温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而君傲堂这一次对付的人还不止一个,还有慕容世家和南宫世家。

    李傲放思来想去,觉得带一千人去还是少了,虽然张翊君身边有神狂绝、皇甫琛、卓凌山、张不悟、柳残雪这样的好手,但是毕竟双拳难敌四脚,更何况温家用毒的功夫出神入化,更是不易对付。

    李傲放来到了小楼,小楼虽然叫小楼,但是却一点也不小,反而很大,这里可以说就连皇宫恐怕也比不上。当然这里的人也是非同一般的人,能够住在小楼里的人,在江湖上都是举足轻重的人。战神罗战就住在这小楼里,但是李傲放来找的不是罗战,因为没有必要让罗战出手,更何况真的打起来,一个罗战未必有四大凶徒有用,所以李傲放是来找四大凶徒的。

    四大凶徒分别是夜神月、赵游侠、李傲鹤、华司徒。这四个人见人怕的凶暴之徒,竟然全部都为君傲堂效力,君傲堂的真正实力到底有多强,恐怕只有李傲放和张翊君两个人知道。

    李傲放虽然是君傲堂堂主,但是对于四大凶徒却是客客气气的,因为四凶徒除了自己的弟弟李傲鹤之外,其他的三个随时都可能翻脸,因为对他们来说,信誉就是狗屁一样的东西,所以他们从来不遵守信誉,也许他们今天为君傲堂效力,明天就为唐门效力了。

    但是既然他们在君傲堂内,暂时也没有找到更好的去处,吃人家最短,拿人家手软,因此对于李傲放的要求,他们还是答应了,更何况能够顺路去江南玩一玩,还能够和温家的高手交手,何乐而不为。

    四大凶徒虽然答应去江南,但是却不和李傲放一路,因为他们四人一路的话,更好。对于这方面的要求,李傲放豪不介意,只要他们能够准时到达江南就行了。

    君傲堂的一千人成功地化整为零出了洛阳,温府的人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但是这一点却被唐门的人发现了。唐歌此际还在蜀中,并没有来洛阳,在洛阳掌权的唐玉缺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并没有太过于在意,因为他知道唐歌一定会知道李傲放为什么会带那么多人离开洛阳,因此他只需要等待从唐门来的命令就行了。

    蜀中唐家堡,唐歌收到了江南来的信鸽,知道了江南事变,温冷夜回了老字号,唐歌便想到了洛阳。

    唐歌和唐宋绝两人正在商议着江南事变,信函上将江南发生的事情说得一清二楚,唐歌道:“这是一个好机会,我们应该把握住这个机会,对君傲堂进行打击。”

    唐宋绝问道:“如何打击”

    唐歌道:“张翊君被困于江南,李傲放一定会派人援救,李傲放也一定会去,只是不知道会带多少人去。如果洛阳君傲堂势力虚弱,我们可以一举拿下君傲堂,顺路将洛阳温府给灭掉,整个洛阳便姓唐了。如果洛阳君傲堂并没有带走多少人,那么我们再半路伏击他们二人,只要君傲二人一死,君傲堂自灭。”

    唐宋绝道:“照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做”

    唐歌道:“双管齐下,一路人去江南,一路人去洛阳。” 百度嫂索 十三少剑

    唐宋绝道:“按你说,该谁去洛阳,谁去江南”

    唐歌想都没有想道:“啊朝、啊笑两个人去洛阳即可,其他的人和我一起去江南。”

    唐宋绝点头道:“好,那你安心地去吧。”

    唐歌去了江南,带了五十二名唐家子弟,虽然只有五十二人,但是绝对比五百二十个人都有用。因为这一批人是唐门年轻一辈中的精英,其中有唐门秘密训练已久的唐门十三鹰、唐门五花、唐四少爷、唐家栋、唐烁、唐友、唐恨、唐愁、唐风、唐水、唐琴、唐威...等等。

    这一行五十三人,绝对比五百三十个人还有用,杀伤力绝对不下于五百三十人。

    这一个春天的江南,确实是非常热闹,几乎是所有的人都来了江南,有君傲堂、唐门、慕容世家、南宫世家、还有本来就在江南的老字号温家。这一次群雄聚会于洛阳,会流多少血,死多少人谁都不知道,因为这么多的势力混杂进来,让原本就复杂的局势变得更加复杂,稍不小心就是血流成河的局面。

    作为首脑,身上肩负的压力绝对是最大的,因为握在自己手上的是一条又一条的生命,一个不小心,便会让已方陷入万劫不复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