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七十一章 慕容秋水定危局

第二百七十一章 慕容秋水定危局

 热门推荐:
    李傲放还在赶往姑苏的路上,张翊君等人在慕容世家也不是长久之计,因为看慕容余恨的样子就不像是能够安心地让君傲堂的一行人在慕容世家待下去。甚至恐怕连慕容余恨都有将君傲堂吃掉的想法,那样子君傲堂可就陷入了一种死地了。

    要想他救,必须自救,所有的人都靠不住,只有自己的实力才是真的。南宫世家的人早已经龟缩回了武夷,这笔账迟早要和他们算,而慕容世家脱离了掌控,这也是张翊君所不能够容忍的。但是人在屋檐下,张翊君还是低头了,因为他现在嚣张的资本不在手上,还在路上,一旦李傲放到来,他张翊君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背叛君傲堂的下场是怎样的。

    慕容武半夜的时候到达了卢家村,事情刻不容缓,虽然慕容秋水刚刚躺下,但是慕容武还是冒昧地将慕容秋水给喊醒了。

    慕容秋水披衣出来,看着面色焦急的慕容武问道:“管家,不知道突然间来找秋水,所谓何事”

    慕容武道:“秋水少爷,老夫请求你看在慕容世家的份上,救救慕容世家吧,这一次由于庄主没有出手帮助君傲堂,这一次张翊君带人找上了门,虽然他们人不多,但是一旦等到他们人马来齐,恐怕慕容世家就要在江湖上消失了,请求你看在老庄主和慕容世家的份上,出手帮帮慕容世家,别让君傲堂趁机将慕容世家给吞并了。”

    慕容秋水淡淡道:“余恨不是在慕容世家么,他现在是庄主,这些事情应该他去操心。”

    慕容武道:“秋水少爷,你和海棠少爷离开了慕容世家,带走了一半的人,慕容世家剩下的人根本不是君傲堂的对手,更何况现在看张翊君的样子,一旦让他缓了过来,绝对不会给慕容世家任何的机会。如果不是张翊君此刻还不知道慕容世家的内情,就凭他带来的四大凶徒,恐怕慕容世家现在早已经改姓了,老奴求求你看在自己是慕容家的子孙的份上,救救慕容世家。”

    慕容秋水斟酌良久,从怀里摸出一枚玉佩道:“你去七星镇找海棠,让他回慕容世家,我明天一早回去。”

    慕容武喜不自胜道:“好好,我立马就去七星镇找海少爷子。”

    慕容秋水看着慕容武的背影,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的确,不管慕容余恨多么可恨,但是慕容世家还是慕容世家,自己还是姓慕容的,所以家族有难,自己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袖手旁观。

    慕容秋水进屋,卢梦瑶问道:“郎君,这么晚管家找你什么事”

    慕容秋水道:“慕容世家出了点事情,我明天要赶回去一趟,很快回来,睡吧。”

    卢梦瑶听了慕容秋水的话,心便放了下来,因为慕容秋水的话从来没有食言过。

    张翊君等人已经在慕容世家待了两天了,慢慢的张翊君也发现了慕容世家的不对劲,慕容世家不应该只有这么一点人,如果慕容世家只有这么一点人,那么在灭温家之前,先拿下慕容世家岂不是一件好事所以张翊君立刻派人调查慕容世家的人手,因为神狂绝和皇甫琛一直在姑苏并没有回洛阳,因此对于慕容世家的情况也了解得差不多,一番调查发现慕容世家的双子星慕容秋水和慕容海棠竟然双双不在慕容府内。

    经过一番商讨,张翊君决定了,趁今晚夜宴的时候准备动手,因为光凭一个慕容余恨的慕容世家断然不是君傲堂剩下的人的对手。只要行动顺利,那么在明天李傲放的队伍赶到之际,慕容世家就要改名为君傲堂了。

    夜宴,张翊君很热情地和慕容余恨套近乎,两人似乎聊得很合得来,但是这一切只是表象而已,因为慕容余恨绝对不想和张翊君套近乎,而张翊君也是同样的想法。不过张翊君既然想要从慕容余恨口中套出点有用的情报来,就必须和慕容余恨说一些看起来丝毫不着边际的话题。

    张翊君说着说着,话锋一转道:“怎么不见慕容世家的双子星,我还从来没有见过慕容秋水的真面目,好想一睹为快。”

    慕容余恨心中一惊,此刻慕容秋水并不在,如何是好慕容余恨只好道:“秋水他办事情去了。”

    张翊君看慕容余恨的表情,已经知道了七八分,故意问道:“那慕容海棠呢”

    慕容余恨额头有冷汗道:“海棠和秋水一起去的。”

    一切都尽在张翊君的掌握之中,就在张翊君准备摔杯为号,趁机发难的时候,突然门外传来一阵笑声。这笑声好比一股春风,从五脏内吹起,吹得心中暖暖的,将这阴雨绵绵的阴湿之气给吹走了。

    只见那爽朗温润的笑声笑道:“今日有幸,竟然能够一睹张堂主和四大高手的风采,果真是一饱眼福。”

    张翊君听着这声音,瞳孔收缩,他知道门外来的人绝对不简单,绝对是慕容秋水或着慕容海棠其中一个,竟然能够未进屋便说出了己方的人名。既然慕容秋水和慕容海棠在慕容世家内,那么也不便贸然行动,先摸清楚对方的虚实再说。

    在张翊君刚做完决定的时候,慕容秋水便已经踏进了客厅内,慕容余恨看见了慕容秋水,脸上有一种如获大赦的表情。

    慕容秋水很自然地在慕容余恨身旁坐下,端起酒杯道:“在下来晚了,先自罚一杯。”

    就在这交错之间,皇甫琛已经告诉了张翊君眼前的这个人是慕容秋水。酒席上坐的人并不多,君傲堂的人除了四大凶徒便只有皇甫琛,因为其他的人都在准备随时将慕容世家血洗,但是迟迟不见声音。

    张翊君端着酒杯起身笑道:“这位公子气度不凡,风度翩翩,让在下惊为天人,一定是慕容家的慕容秋水公子,我敬你一杯。”

    慕容秋水笑道:“不敢当,竟然劳烦张堂主亲自敬酒,荣幸之至。”

    两只酒杯碰到一起,虽然没有一丝声音,但是明眼人绝对能够看得出来,两只拳头交锋都比这要激烈,两人的酒杯一直贴在一起,两人已经开始比试了,但是很久过去了,双方都是纹丝不动。

    张翊君心中有的只是震撼,慕容秋水看年纪不过二十出头,内力修为竟然如此之高,看他和自己拼斗的样子,没有丝毫的问题,这实在是让张翊君有点无法接受。

    慕容余恨看着两人的情况,虽然知道慕容秋水不至于落败,但是目前君傲堂高手如云,如果慕容秋水有什么闪失,这对慕容世家来说可就亏大了,所以为了慕容秋水和自己的慕容世家着想,慕容余恨要打破两人的比试,绝对不能够让慕容秋水和张翊君这样子比拼下去。

    慕容余恨起身打算两人道:“既然是喝酒,那么我也敬两人一杯。”说完便那酒杯碰上去,慕容秋水和张翊君两人立刻将各自的内力收了起来,因为慕容余恨这么做,一个不小心,很可能让自己内力岔气,到时候因此伤了经脉可划不来。

    张翊君笑道:“慕容秋水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慕容秋水笑答:“人君也不遑多让,教在下钦佩不已。”

    两人互相寒暄着,然后一顿饭吃得平淡无奇。

    张翊君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所有重要的人都在那里等待张翊君的发号施令。

    丁健第一个问道:“堂主,我们是否发动攻击”

    张翊君摇头道:“不行,慕容秋水回来了,我刚才也和他比试过了,他的内力绝对不在我之下,恐怕武功也是不俗。慕容秋水和慕容海棠一向孟不离焦,焦不离孟,恐怕慕容海棠也回来了,只怕我们无法得手,我们还是先等等吧,等傲放来了再说。” 、生

    夜神月有点不服气道:“你既然那么怕,就让我出手去试试慕容秋水的斤两。”

    张翊君并没有阻拦夜神月,夜神月是四大凶徒之首,让他去试一试也好,自己也很想知道到底慕容秋水的武功是一个什么样的水平。

    君傲堂众人散去,半夜三更时分,突然间呼声四起,纷纷喊道:“有刺客。”

    看样子,夜神月果真去试探慕容秋水的底细了,不过到底情况怎样现在谁也不清楚,只有夜神月自己清楚。如果再给夜神月一次机会,夜神月绝对不会再去找慕容秋水试探一下底细,因为慕容秋水超乎想象中的强,至少比自己强。那一夜,自己只攻了三招,就受伤了,而且还是很严重的伤。

    第二天,所有的人都知道了慕容秋水遇袭一事,不过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件事情是谁干的,于是大家装模作样,演演戏就得了。最不好过的便是夜神月,他看上去面若紫金,仿佛随时都有死掉的可能性。他觉得庆幸的是幸好是晚上,慕容秋水没有带刀,只给了他一掌,所以他还能够活着。

    四大凶徒之首的夜神月的下场,君傲堂众人都是心有余悸,这个慕容秋水果然不是一般人物,竟然能够在三招之内重创四大凶徒中的夜神月,绝对不是好惹的货色。夜神月已经为自己的行动付出了代价,幸好君傲堂众人昨天没有轻举妄动,不然绝对是损失惨重。

    慕容秋水的真正实力到底怎样,成为了君傲堂众人心中的一个谜,而且这个谜对于君傲堂的决定至关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