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七十二章 三虎相斗二豹观

第二百七十二章 三虎相斗二豹观

 热门推荐:
    这一天张翊君心中格外的高兴,虽然知道夜神月受了重伤,但李傲放带着人马来了,虽然只有百来号人,但是也够了,只要李傲放来了就行了,带的人多与人少还是其次的。

    李傲放来的同时,慕容海棠也带着大批的人马从七星镇赶了回来,相比较而言,君傲堂的人马就显得有些寒碜了。这也打消了张翊君心中对慕容世家的想法,慕容世家虚弱的时期已经过了,现在也不是君傲堂能够随便捏的软柿子,慕容秋水和慕容海棠两人都在,慕容世家也开始变得不好对付了。

    既然李傲放来了,那么张翊君便不再打算再留在慕容世家,因为君傲堂现在没有实力吃掉慕容世家,难保慕容世家能够吃掉君傲堂。害人之心已经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张翊君提出了告辞,慕容余恨也没有作挽留,巴不得君傲堂的人马早点离开慕容世家。

    君傲堂的人马离开,找了一个新的地方,可以安顿的地方。李傲放经过一番交谈已经知道了江南的局势,如今君傲堂可谓是势单力孤,损失惨重,张翊君所带来的百余人已经只剩下皇甫琛几个了,十六银翼也有折损。

    李傲放语气带点痛心道:“我们这一趟来错了,不该贸贸然来的。”

    张翊君不服气道:“既然来都来了,就这么回去我绝对不愿意,江湖人会怎么看我们君傲堂”

    李傲放叹了口气道:“老字号温家就好比是一块鸡肋,食之无味,弃之不舍,虽然我们要报仇,但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们不需要急于一时。”

    张翊君盛怒道:“我报仇,十天都觉得晚,要我等那么久,绝对不可能,除非我死了。”

    没有人比李傲放更懂得张翊君,他知道张翊君是劝不回来的,所以他也没有寄希望于劝告上,所以这一次他带了足足一千人来江南,还带了四大凶徒。

    李傲放道:“老字号温家在岭南一带立足已经有好几百年的历史,要对付他们很不容易,而如今我们的盟友一个个先后背叛,我们可谓是势单力孤,正面拼,我们长途奔袭,对我们绝对不利,反面拼,我们没有任何的优势,反而是温家占据着天时地利人和,所以这一战我们没有多少的胜算,唯一的优势便是我们的队伍经过严格的训练,高手众多,这是我们唯一能够仰仗的东西了。”

    张翊君知道了李傲放已经有了对策,便问道:“我们应该和温家怎么打”

    李傲放道:“我们要将温家的人引诱出来,绝对不可以在深山密林和他们作战,这是他们的优势,我们的劣势。如果能够争取到慕容世家的帮忙,那么对我们来说绝对是一个好消息。”

    张翊君不相信道:“慕容世家还能够和我们合作不背后捅刀子就不错了。”

    李傲放道:“你错了,此刻慕容世家极有可能和我们结盟或者和温家结盟,因为唇亡齿寒。如果我们打败了温家,那么我们绝对不会放过慕容世家,如果温家赢了,那么温家也一定会一鼓作气灭掉慕容世家,一统整个江东南地区。但是如今慕容秋水和慕容海棠回来了,那么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如果我是慕容秋水,那么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一方得到胜利,因为只有任何的一方都没有赢,慕容世家才是安全的,换言之,也只有两家拼得两败俱伤,那时候才是慕容世家出面的时候,结盟是假,渔翁得利是真,我相信慕容秋水一定是这么想的。”

    果不其然,一切都被李傲放给说中了,慕容秋水、慕容海棠和慕容余恨正在商讨接下来慕容世家应该如何做。一切就真的如同李傲放说的那样,慕容世家绝对不能够让任何一方取胜,两家斗个两败俱伤这才是慕容世家想看见的。

    温家的人也没有闲着,李傲放虽然料到温家会找帮手,但是温家找的帮手并不是慕容世家,虽然派了人去慕容世家,但是那只是个幌子。温家真正的盟友是霹雳堂雷家,因为他们有着共同的仇人,只有双方有共同的仇人,才会众志成城,更何况霹雳堂雷家和君傲堂可谓是灭家之仇。

    就在君傲堂后续的人马到来之际,雷天龙所带领的三百人马也来到了姑苏边境,就等待君傲堂的人马和温家开战,然后霹雳堂以奇兵从后方杀入,杀得君傲堂一个措手不及,到时候有仇报仇,没仇报他人之仇。

    二月十五,是一个月圆之夜,同样也是个晴朗的日子,这才阴雨连绵的江南来说,是个好天气。好天气人的心情自然也会好,心情好,那么状态会很好,状态好意味着武功出于一个巅峰的状态,所以适合决战。

    似乎温家的人并不打算利用地利,打算再宽阔的平原坡地上和君傲堂的人马决一死战。这刚好正中君傲堂的下怀,于是君傲堂的人马很高兴地和温家的人在宽阔的平原上展开决斗。李傲放始终觉得温家的人放弃地利这一点有点不妥当,但是却一时间没有想出来到底是哪一点不对劲。

    二月十五,双方正式交战,但是交战的明显不止两方,应该说是有三方,因为霹雳堂的人马正在君傲堂人马的后方发动攻击。如果说更加严格地说,这场战斗的参与者应该是有五方的人马,除去温家、雷家、君傲堂、还有在两旁观战的慕容世家和唐门。

    双方的交战比的不仅仅是一个战力的高低,同时比的也是运筹帷幄,什么样的人应该派到什么位置去对付什么人,绝对不允许对方高手肆意地屠杀己方的弱小,因为杀敌一千自损一千的事情,换做一个傻瓜都不会干。这不是同归于尽,所以能不死尽量不死,活着便是有生的力量。

    双方运筹帷幄之人都是头脑极为聪明之人,而且双方的人马都是受过严密的训练,虽然君傲堂的人马在队伍上略胜一筹,但是温家在兵器上占据着优势,所以两者扯平。双方你来我往,互有伤亡,但是形势却很焦灼,并没有一方有很大的优势,但是这样子下去,君傲堂迟早是撑不住的,因为君傲堂的人马充其量也只有一千人出头,但是温家的人绝对不止一千人。

    唐歌率领一干唐门子弟正在高坡上观战,唐家栋问道:“二哥,你说哪一方会占据上风”所有人都看着唐歌,包括唐四少爷,虽然唐四少爷并不怎么看得起唐歌,但是还是佩服唐歌的,毕竟不是所有的人能够像唐歌那样,年纪轻轻就成为了唐门的外务总管,比如他自己就做不到。

    唐歌道:“目前看来,君傲堂出于下风,他们打不起消耗,因为人手充其量也只有一千人,而温家不仅仅是只有温家的人,在君傲堂的后方还有一个霹雳堂雷家的雷天龙。”

    唐家栋等人顺着唐歌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在君傲堂的后方,一队人马正向君傲堂逼近。

    唐家栋道:“看来这一次君傲堂必败无疑了。”

    唐歌摇头道:“不一定,这一场占据的最大变数不在他们厮杀的三方,而是在于我们对面的慕容秋水。”

    唐家栋疑惑道:“为什么又和慕容世家有关,而不是我们唐门”

    唐歌还没有开口,唐四少爷已经开口讥讽道:“蠢货。”

    唐家栋一听火冒三丈,正想反驳,但是对上了唐四少爷那样的眼神,立刻便没有任何的勇气了,因为相比起唐四少爷,唐家栋还是不敢惹的。

    唐歌道:“我们唐门只是一个旁观者,我们并不是要来影响战局的,我们充其量是来打扫战场的,将还没有死的人全部杀死,这才是我们的任务。慕容世家不同,有慕容秋水在,他绝对可以影响战局,他帮助君傲堂,那么君傲堂则败不了,反之他帮助温家,那么君傲堂这一次是有来无回。” 嫂索十三少剑

    唐歌的一番分析和李傲放没有丝毫的出入,可见两人都想打了一处,也证实两人都非一般人物。

    如今这一场战斗的所有关键都在于慕容秋水身上,慕容秋水的决定能够对整个江湖的局势都有影响。因此,这个决定甚为关键,慕容余恨虽然是家主,但是他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只好求助于慕容秋水。

    慕容余恨站在慕容秋水身边问道:“秋水,我们应该怎么办,我们要帮谁”

    慕容秋水淡淡道:“两者都帮,也两不相帮。”

    慕容余恨有点听不懂,还想继续问,慕容海棠已经解释道:“他们这一战,绝对不能够让他们分出胜负,但是要尽可能地削弱他们三家的实力,这样子慕容世家才能够更加安全,一旦他们没有什么损失,那么他们随时都有可能在打完之后调转枪头来对付我们。”

    慕容海棠这么一说,慕容余恨算是彻底明白了,同时也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自己怜慕容海棠都不如,这个家主之位确实不应该让自己来坐。慕容余恨心中也想过为了慕容世家着想,将家主之位传给慕容秋水活着慕容海棠任何一个,但是心中却还是对于那种权力念念不忘,毕竟好不容易到手的东西,又要亲手送给别人,换做任何人恐怕都会心生不舍。

    人都是有贪心的,同样也正是这种贪心,葬送了慕容余恨,而使得慕容世家焕然一新,慕容海棠后来成为了家主,重新将江南第一世家的位置坐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