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七十六章 望穿秋水相思刀

第二百七十六章 望穿秋水相思刀

 热门推荐:
    局势一波三折,风云变幻,顷刻之间,温雷二人好不容易打出来的优势全无,双方又回到了之前的,甚至还不如之前,因为慕容秋水变得更强了。

    温冷夜和雷天龙都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虽然慕容秋水此刻变得更强,更有斗志,但是两人要做的就是将慕容秋水的斗志给熄灭,狠狠地对慕容秋水进行一番严厉的打击,将慕容秋水彻底打死,不再给慕容秋水任何回旋的余地。

    慕容秋水握着水云刀,眼神慢慢地在变化着,整个人的姿势都在不断地调整着,他要将自己调整到一个最好的状态,但是温雷二人是绝对不能够让慕容秋水将一切准备工作都做好的,那样子也就没有温雷二人什么事情了。

    一鞭一棍左右两个不同的方向向慕容秋水攻来,这一次很奇怪,慕容秋水竟然不用青天白练刀法。慕容秋水右手挥刀挡下温冷夜的索命鞭,出腿挡住雷天龙的棍,这一瞬间慕容秋水竟然挡住了当世两大高手的袭击。

    打斗远远不止这些,光拦下两人一招,这并不算什么,能做到的人很多,就算是唐家栋出马也能够接得下来。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的不让人佩服慕容秋水了。慕容秋水不仅仅是接下了两人的招式,还还了一招。就在慕容秋水用刀挡住索命鞭的时候,慕容秋水手中的刀打了一个圈,将索命鞭给紧紧地束缚住了。

    温冷夜脸色一冷,心知不好,一旦武器被对方给抓住,那么便相当于手足被人给束缚住一样。但是温冷夜却一时间没能将索命鞭从慕容秋水的手中给挣脱,温冷夜心知不好,对雷天龙道:“小心。”

    雷天龙完全不知道温冷夜所说的小心是什么,于是顺理成章地将注意力放在慕容秋水身上,防止慕容秋水突然对他发起攻击,但是温冷夜所说的小心原来是让雷天龙小心自己,因为慕容秋水借着将索命鞭给束缚之际,大力拉扯,这需要一个人极好的控制力和内力的牵引。在慕容秋水的牵引下,温冷夜不由自主地撞向雷天龙,幸好雷天龙和温冷夜两人都反应很敏捷,因此两人堪堪擦过。

    两人难免因此而搞得回头土脸,但是这一次温冷夜是真的怒了,因为他已经很久没有受到这样子的待遇了,士可忍孰不可忍。

    温冷夜起身盯着慕容秋水道:“很不错,很多年了,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将我温冷夜弄成这样子,你是第一个,很不错。”

    温冷夜的话并不是赞扬,听起来更像是一种死刑的宣判。慕容秋水对于温冷夜的话并没有什么感触,因为他相信就凭温家冷夜恐怕还不能够让他怎么样,除非来的人是温暖雨,那样子情况就不一样了,毕竟暖雨和冷夜是有着天差地别的。

    温冷夜双手一抖,手中的索命鞭像是活的一般,自动就弹到了手中。温冷夜的气势变了,变得更加的冷,就和他的名字一样。无疑温冷夜的变化让这一场打斗变得更加精彩,也更加令人心神振奋。

    看着温冷夜的变化,慕容秋水淡淡一笑,并不以为意,因为不管温冷夜怎么变化都和他无关。只要慕容秋水足够强,那么温冷夜的变化对于慕容秋水是没有任何的英雄,除非是温冷夜是发生了质的飞跃,一下子超过了慕容秋水,那样子慕容秋水只好认命。

    显然,温冷夜并没有发生质的变化,温冷夜还是温冷夜,只不过比之前厉害了许多而已,同样慕容秋水也比之前厉害了许多,因为两人又是平等的。温冷夜的整个人的攻势都不一样了,也不再讲究和雷天龙的配合,一个人狂猛地攻击着,这让雷天龙很愤怒,因为这样子原本是三人的对决变成了两个人的对决,让他看上去完全是个局外人。

    雷天龙一开始倒是想看看光凭温冷夜一个人是否能够打败慕容秋水,于是也乐于在一边观看着,但是慢慢地雷天龙发现温冷夜和慕容秋水暂时性地陷入了一种胶着状态,那只不过是慕容秋水在躲避温冷夜的锋芒,等待温冷夜锋芒一过,那么便是温冷夜失败的时候。

    温冷夜败了不要紧,关键是温冷夜既然败了,光凭雷天龙一个人是非常难将慕容秋水击败的,就算击败了慕容秋水夜是虽败犹荣,因为那样子完全可以说是车轮战赢的,赢得不光彩。雷天龙思来想去,还是决定了与其等到温冷夜被慕容秋水打败,自己一个人应对强敌,还不如现在两人及时联手,这样子也许两人还能够打败慕容秋水。

    雷天龙身在局外,能够将形势看得清楚,但是温冷夜此刻头脑却不是那么清醒,没有意识到问题的关键所在,一心执着于要将慕容秋水打败,也根本不去理会雷天龙想要和自己的配合,这让雷天龙郁闷无比,同时也很愤怒。

    雷天龙好歹也是霹雳堂雷家的家主,竟然遭到这样的无视,雷天龙心中忿忿不平,于是索性不打了,做起了一个旁观者。

    慕容秋水看着温冷夜和雷天龙的神情,轻轻地笑了起来,有这么好的机会,他绝对不会再给温冷夜和雷天龙两人任何的机会反扑。慕容秋水不再施展青天白练,因为他知道青天白练对于温冷夜和雷天龙这样的高手来说并不管用,虽然说如果一直用青天白练,也许能够趁温冷夜不备,将温冷夜打败,但是那并不是慕容秋水所想要的,太浪费时间了。

    慕容秋水打算用自己最新创出来的刀法来对付温冷夜,慕容秋水一出刀,很多人都能够感觉到刀法明显的不同,青天白练走的是快疾的路线,而慕容秋水的这一套刀法却无比的缓慢,慢得就像是流水一般缓慢,你甚至可以看清楚刀的每一个路径。

    这么缓慢的刀法对温冷夜这样的高手有效么有,绝对有效,因为你虽然看上去刀很慢,其实你看到的只不过是刀的残影而已。等你看到刀的时候,刀已经不在这里了,正如当你看到刀的时候,刀已经到了你的脖子。温冷夜现在就是这种冰冷的感觉,他感觉刀就在眼前,然后自己一鞭打去,却打空了,完全不知道打到了何处。

    温冷夜开始害怕,开始迷茫,他一生在江湖闯荡三十余年,什么事情没有见过,就是没有见过眼前这么奇怪的事情。温冷夜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慕容秋水就在自己的前方,自己却好像怎么都打不到慕容秋水一般。

    这并不是慕容秋水在装神弄鬼,而是一种刀法的境界,慕容秋水用自己的刀给自己创造了一个世界,这个世界几乎就是在慕容秋水的手中掌控的,你也可以说这个世界是虚幻的,利用你视觉上的一个虚幻来战胜你,但是不得不说这是慕容秋水的本事。其实看上去也并不是那么的神奇,只不过你看到刀的时候刀已经不在原地了,你不知道到底是刀快还是刀慢。

    不过有一点就是,慕容秋水这个刀法很高明,让温冷夜开始有一种害怕的感觉,有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温冷夜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他已经失去了方向,失去了目标,慕容秋水从精神上将温冷夜给彻底击溃了。慕容秋水轻而易举地将温冷夜的性命玩弄于股掌之中,但是却并不杀掉,因为温冷夜不能死,慕容世家还不想和温家发生冲突。 十三少剑:

    温冷夜已经彻底败了,现在形同废人,眼睛无神,呆呆地望着前方,不过温暖雨一定会将温冷夜给治好的。温冷夜败了,接下来便是轮到了雷天龙,雷天龙心中清楚,如果自己不突破温冷夜刚才遇见的事情,那么自己也会变得和温冷夜一样,痴痴呆呆的。雷天龙绝对不允许他变成温冷夜那样,所以他一定不能够像温冷夜那样不知不觉就落入了对方的陷阱之中。

    雷天龙问道:“慕容秋水,你刚才的刀法叫什么”

    慕容秋水并没有将这当做一个机密,直接回答道:“望穿秋水,相思断肠,我叫它相思刀法。”

    雷天龙口中喃喃道:“相思刀法、相思刀法。”一下子相思刀法便四处传开来,唐歌听见之后笑道:“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好一个相思刀法,慕容秋水果然不愧是江南第一人。”

    慕容秋水的相思刀法,张翊君之前也见识过了,凭心而论,张翊君也不知道自己的君临天下刀法是不是能够战胜相思刀法,也许最多两者只能够打个平手。张翊君这一刻才真正的知道了慕容秋水这个角色是有多么的厉害,他开始正视这个对手。张翊君的手也有点痒了,很想上前和慕容秋水一战,但是眼前的情况却只能让他在心中多忍受一段时间了。

    对于雷天龙来说,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他,此刻竟然心中有了一丝的不安,他也不清楚自己为何会感到不安,这绝对不是雷天龙应该有的个性。雷天龙经过一番深思熟虑,还是决定放弃棒,放下武器的雷天龙并不代表没有武器,一双拳头就是他最好的武器,也是最原始的武器,没有什么武器比拳头更加无可挑剔了。

    雷天龙将要用他那一双肉拳去应对慕容秋水那柄可怕的刀,如果你问雷天龙有几分把握,雷天龙可以告诉你他半分把握都没有,但是就算是没有半分把握也要和慕容秋水一战,因为有的事情只有打过才知道结果,没有打过你永远也不知道是谁更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