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八十四章 偷鸡不成丢性命

第二百八十四章 偷鸡不成丢性命

 热门推荐:
    面子是一个问题,很大的问题,对于一个江湖人物来说,有时候面子比生命还重要。对于梁贤哲来说,面子虽然没有生命重要,但是还是很重要的,因为他是个有头有脸的人,并不是籍籍无名之辈。

    楚天情的冷漠出乎了梁贤哲的意料,但是梁贤哲还是要杀楚天情,杀人之前要靠近楚天情。梁贤哲一把拦在楚天情面前,跪在地上,大声道:“求你收我为徒。”

    梁贤哲用充满希冀的眼光看着楚天情,但是楚天情竟然是眉头皱了一下,然后便绕了一个弯走了过去,这让梁贤哲愣了一愣,这个天情竟然一句话都没有说就走了。

    梁贤哲不甘心自己就这样失败了,他还没有出手呢。梁贤哲不依不饶地跟了上去,打算死缠烂打,总会有机会下手。梁贤哲又跟了上去,这一次他直接抱住楚天情的脚,大喊道:“你不收我为徒,我就不松手。”

    果然,楚天情没有继续走,梁贤哲心中暗喜这是一个好机会,从怀中掏出有毒的匕首,正准备对准楚天情的脚狠狠地刺去的时候,他飞出去了。梁贤哲还没有来得及动手,楚天情早已经一脚向后踢去,毫不留情,这给了梁贤哲一种错觉,难道对方已经发现了自己

    梁贤哲被这一脚给踢了丈余远,梁贤哲心中有着一股怒火,他作为黑榜高手,竟然沦落到如此的境地。但是他还是得忍,他大喊道:“就算你踢我也好,打我也好,我就是要拜你为师。”说完便不管不顾地冲了上去,但是手中的匕首已经放好,正对着楚天情,只要楚天情不转身,必死无疑。

    但是出乎了梁贤哲的意料,楚天情竟然转身了,于是他的匕首暴露无疑,他的身份也暴露无疑。梁贤哲有些震惊,但是同样很快就镇定下来,梁贤哲要为自己找个理由,至少是对方信得过的理由。

    看着楚天情那冰冷如同刀锋的眼神,那一瞬间梁贤哲心中又产生了打退堂鼓的想法,但是他还是忍下来了,换了一副很决绝的表情道:“我要和你比试,如果你三招没有打败我,你就收我为徒。”

    梁贤哲本来想利用这一点从楚天情手中走过三招,只要三招过后,一切都好办了。但是他错了,因为三招只是他自己的想法而已,就算三招过后,他没有败,楚天情也不会理会他。梁贤哲装作丝毫不懂武功的样子,挥舞着匕首发狂似的大喊大叫地冲了上去,但是迎接他的是楚天情无情的一脚,这一脚直接让梁贤哲吐血,但是同样也是这样一脚,让梁贤哲发现楚天情并没有发现他。

    只要没有暴露,那么梁贤哲还有信心,因为他本身的武功就不弱,更何况他用的是暗器。梁贤哲又一次冲上去了,但是这一次他料到楚天情还是会用同样的招式,所以他早已经准备好向后退。果不其然,楚天情还是一脚,因为用剑绝对是对自己的侮辱,也不是每个人都值得他用剑。

    就在楚天情的脚刚触及梁贤哲的时候,梁贤哲的身子已经借力向后倒飞而去,于此同时,手中的寒星打出,速度之快,绝对不亚于唐门高手,梁贤哲的嘴边已经起笑容,他觉得对方必死无疑。但是事情有变,那些寒星竟然全部向自己打来。梁贤哲眼中充满了震惊,及时闪避,但是还是被打中了,于是赶紧吃解药。

    梁贤哲痛苦地站起来,直直地看着楚天情道:“你是什么时候看穿我的”

    楚天情并没有理会梁贤哲的质问,依旧是冷冷的模样,甚至连看都没有看梁贤哲一眼。楚天情的确一开始不知道梁贤哲,但是就在楚天情踢第二脚的时候,他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他的脚的力道还没有用出去,对方已经飞了,再加上之前的匕首,楚天情已经想到了些什么。

    楚天情竟然连看都不看梁贤哲一眼,这是一种多么的不屑,这完全是对梁贤哲的一种侮辱。梁贤哲完全咽不下这口气,梁贤哲站起来,用一种无比自傲的口气道:“我是黑榜第九的梁贤哲,我今天要你的命。”

    楚天情依旧是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地面而已。

    梁贤哲的暗器如同飞蝗急雨一般向楚天情激射而来,其他人纷纷躲避,但是楚天情却纹丝不动,完全不怕梁贤哲的暗器。剑都没有出手,只是用剑鞘几番连拨带打,没有任何的暗器能够打中楚天情,梁贤哲完全害怕了,他觉得这个人完全是个恐怖的角色,他不是对手。于是梁贤哲夺路而逃,但是楚天情断然不会让梁贤哲逃掉,这也在梁贤哲的预料之中。

    梁贤哲已经准备好了,在楚天情追上来之际,反身给予楚天情致命一击。但是他有一点估计错了,楚天情远比他想象中要快,武功要高。就在梁贤哲反身准备给予楚天情致命一击的时候,冰冷的剑已经刺入了他的心脏。梁贤哲连喊的声音都没有,脸上有着无尽的痛苦,原来死亡的滋味这么难受,但是他已经不能够再享受活着的美好。

    黑榜第九的梁贤哲也死在了楚天情手里,这令袁剑风和何无常两人甚为震惊,梁贤哲的一举一动两人作为局中人看得一清二楚,换做一个普通人,恐怕早已经死在了梁贤哲的手里,但是楚天情却不是一个普通人,因为他连普通人的感情都没有,没有一丝的怜悯,没有任何的感情。

    何无常叹息道:“袁公子,对不住了,没想到连黑榜第九的笑面杀人都死了,恐怕要找黑榜上有实力的高手来才行。”

    袁剑风道:“那就拜托何兄帮我找到更厉害的高手来,明天就是三天之限,我要先去稳住楚天情。”

    何无常道:“这个就请公子放心,包在何某人的身上。”

    洛阳君傲堂收到了天情出现在凤凰城的消息,张翊君问李傲放道:“傲放,当年天剑山庄的余孽出现了,你看我们应该怎么处理”

    李傲放问道:“是哪一个”

    张翊君道:“是刀帅天情。”说罢将迷信给李傲放看,李傲放眉头一皱,想起了当年的情景,刀帅天情匆忙之间通过密道逃离,所展现出来的绝世轻功,让李傲放现在还铭记于心。

    李傲放看完后并没有急于表态道:“既然他出现了,却没有第一个找上我们,我们何不先等等,摸透了他的底细再说。袁家不过是想利用我们为他们除去麻烦而已,我们不急,等那个天情到了洛阳找上我们的时候再动手也不迟,我们现在的关键是武林大会。”

    君傲堂给的回应让袁家洛阳方面的人很是惊讶不已,君傲堂竟然不打算插手此事,于是飞鸽速度将这一个重要的消息带回凤凰城。

    第三天,楚天情再次来到袁家,袁崇文早已经和袁剑风商议好了对策。

    楚天情见到了袁家父子,楚天情只是说了一句话:“三天期限已到。”

    袁崇文笑道:“天情世侄,要我们搬出去也不难,但是天剑山庄经过我一番大力修建才有如今这个样子,我白花花的银子花出去了,怎能凭你一句话就可以让给你”

    本来以为楚天情会有反应,没想到楚天情什么反应都没有,袁剑风只好接道:“要我们搬出去也不难,偌大一个山庄,我们修建总共用了二十多万两银子,看在世交的份上,便宜点,只需要你筹足二十万两银子,我们就立刻搬出去。”

    楚天情并没有说什么,没有反对也没有答应,只是静静地转身离开了袁府。

    袁崇文大喜道:“这一招果然管用,就算天情武功再高,也不能够明着抢。”

    袁剑风纠正道:“父亲,天情现在叫楚天情,你可知道原因” 嫂索十三少剑

    袁崇文思索了一阵道:“楚天情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天剑山庄和什么姓楚的有联系,大概是他行走江湖用的名字吧。”

    袁剑风点点头道:“我这就派人去跟踪他,看他到底去哪里筹这二十万两银子。”

    袁崇文点头道:“我去找严陈两个员外商议一下。”

    袁剑风点头,父子两人分头行动。

    楚天情听了袁家父子的要求之后,不反对,因为他觉得这个要求很合理,于是他去筹银子。但是楚天情在凤凰城并不认识什么大富人家,更何况凤凰城的三个富人都不会借钱给他,能够帮助楚天情的人比如唐宋绝却在蜀中,远水解不了近渴,楚天情到底会怎么去筹这二十万两银子

    袁家的人跟踪楚天情来到了城东袁家的一家赌场,楚天情到赌场去干什么,赌场又不是他开的,怎么会借钱给他的确赌场虽然不是楚天情开的,但是赌场有楚天情需要的东西。赌场别的东西不多,钱是最多的,因此楚天情绝对是来对了地方,因为楚天情除了功夫高强之外,他在赌场内从来没有输过。

    袁家父子并不了解楚天情,所以对于听到楚天情去了袁家的赌场,当时就笑开了,这个楚天情还妄想在自己的赌场赢钱,简直是痴人说梦。袁剑风也亲自跟到了赌场,他要看一看楚天情到底是如何在袁家的手段下如何在袁家的赌场赢二十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