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八十五章 赌场风云名声扬

第二百八十五章 赌场风云名声扬

 热门推荐:
    楚天情进入赌场,和大多数的赌客一样,他是来赌钱的。但是赌场又赌场的规矩,但是袁家作为老板还是能够操控一些东西的,比如赌桌上的东西。

    凤凰城比不上洛阳长安,但是也不是一个小城,因此有一定能力的人还是有的。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操盘手,自然知道如何变化局势,将赌客玩转于股掌之间,但是楚天情不是个赌客,他只是来筹银子的。

    一开始楚天情并不引人注意,直到他连赢五把之后,赌场内的人都开始注意这个人,不仅仅因为他手气好,更因为他很神,每一次都能够准确无误地押对。赌场的监场已经开始注意到了楚天情,同时袁剑风的人也来了,经过袁剑风的一番交代,监场已经知道了,于是派出了最好的操盘手出来。

    楚天情就站在那里,仿佛是一座冰山一样,冷而寒,但是不管再冷再寒也挡不住赌徒的热情,因为楚天情已经连赢六把了,一开始跟着楚天情压的人都尝到了不少的甜头。如今楚天情的台面上已经有了六百四十两,他的赌本不过是十两银子而已。

    楚天情这样子赢下去,莫说是二十两,要袁家家破人亡都很有可能,因此绝对不能够这样子下去了。监场上来笑道:“这位公子不知道有没有意愿到贵宾阁去玩几把”

    能够去赌场的贵宾阁,这是很多赌徒的梦想,没想到楚天情一点兴趣也没有,冰冷道:“不愿。”

    监场没办法,只得让金牌操盘手出马,同时监场也说了一番话,话说得虽然不重,但是赌徒们都知道,这是在警告各位不要跟着,否则吃不了兜着走。

    金牌操盘手叫金六福,在他的一双灵妙无比的手上,从来没有人赢过,至少到现在为止。金六福上来后,笑道:“这位公子今天运气不错,让我老六来陪你玩两把。”

    金六福摇骰子的本事不是盖的,一双手出神入化,只要你说一个点数,他就能够摇出来,但是这一次他碰到了楚天情。金六福在赌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像楚天情这样运气好的,他见多了,于是将一开始只是随便地摇了摇,让大家开开眼界而已。

    楚天情再一次准确无误地押对了,这让袁剑风很不高兴,于是金六福开始认真起来。金六福有意加大难度,笑道:“看公子也是道中之人,不如我们来猜点数,我摇出一个点数,公子猜,猜中了便是三倍的赔率,如何”

    楚天情没有说话,但是这样子无疑是等于默认,金六福只是冷静地将骰钟拿起来,摇了两下,并没有过多的花哨。

    金六福道:“请公子下注。”

    楚天情用剑鞘将筹码压到了三个六上面,众人一阵唏嘘,怎么可能会是三个六但是金六福却不一样,他脸上开始有冷汗。所有的人都在喊开,但是金六福的手却很沉重,他没有想到这一次的对手竟然这么强。

    面对众人的压力,金六福无奈只好将骰钟揭开,果然是三个六豹子。赌场内开始沸腾,直叹楚天情赌术高明,竟然连这样的点数都能够猜中。

    接下来的局势完全是一面倒,不管金六福如何摇,楚天情都能够准确无误地猜中点数。袁剑锋已经很不高兴了,金六福觉得自己不能够在这样子摇下去了,要做点动作才行。本来骰子摇出来的点数是二三四九点,楚天情也押了九点,但是就在金六福手碰上骰钟的那一刹那,点数变了,金六福已经看到了。脸上有着欢喜,立刻高喊道:“三个四十二点。”

    立刻有人笑了起来,笑道:“六老板,你莫非是眼花了吧,明明是二三四九点。”

    金六福赶紧低头一看,果然是九点,明明是自己将点数改变了,怎么瞬间又变了回来金六福面带冷色地看着楚天情,一定是楚天情捣的鬼,没想到楚天情的眼神和脸色比他更冷,看得金六福一阵心虚。同时,金六福也发现了为什么点数会变回去,因为他看见了楚天情的的剑柄正好抵在赌桌上。金六福一下子明白了,自己这一次遇上了一个比自己还要高明的人,自己万万不是他的对手。

    金六福擦了擦手道:“公子,赌了这么多把骰子,不如我们改赌别的,比如牌九麻将什么的”

    楚天情冷冷道:“不会。”

    楚天情的一句不会,让金六福瞬间无话可说,但是却又不能够不赌,但是继续赌下去也只是输。金六福借口小解,暂时离开了赌桌,来到了后堂,袁剑风脸色铁青。金六福硬着头皮走过去道:“六福见过少爷。”

    袁剑风怒道:“金老六,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让楚天情那小子赢那么多把”

    金六福低头道:“少爷,这一次是我金六福没用,这个人他比我厉害,我已经暗中改变了点数却被他悄无声息地变了回来,他似乎能够看穿点数,我实在是没有办法赢他。赌别的,他又不会,这样子下去,我根本没有赢的机会。”

    袁剑锋正要发怒,监场拦住道:“少爷,他们赌的时候,我们也看见了,这个楚天情把把都能够猜中,其中必有蹊跷。”

    金六福突然像是想起来什么,大叫道:“我明白了,一定是这样子。”

    袁剑风道:“你明白什么”

    金六福道:“我师父曾经和我说过,骰子这一行可谓是赌术中最没有特色,但是同时也是最有特色的。”

    金六福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袁剑风不耐烦地打断了,金六福道:“我师父说过,一个人的内力达到一定的程度,他能够听出来骰子的点数,楚天情一定是听出来了,所以他才能够把把都准确地猜出来。”

    袁剑风急道:“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金六福道:“只要我们摇骰子的时候没有声音,那么他就听不见了,这样子就行了,他每把都压,我们只要赢一把就行了。”

    袁剑锋道:“那你会无声摇骰子”

    金六福道:“我不会,可是我知道严家的赌场的严老鬼会。”

    监场道:“我也知道此人,他最大的本事就在于无声摇骰,他摇的骰子你听不到任何声音。”

    袁剑风大怒道:“你还不赶紧去将此人请来,你是想等楚天情将这个赌场都赢走么”

    严老鬼还在来的路上,金六福只能在赌场内苦苦地拖延时间,不知不觉,楚天情已经有了十万两银子了。整个赌场都是沸腾的,众人开始奉楚天情为赌神了,众人都很期待接下来楚天情还会不会一直赢下去。金六福已经不敢再摇下一把了,因为下一把实在是输不起,如果下一把输掉,那么便是一把输三十万,这个数目实在是太大。

    众人都催促着金六福摇下一把,但是金六福的手迟迟不敢动,严老鬼终于来了,金六福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金六福将如今的形势告诉严老鬼,严老鬼整个人瘦得很,简直是骨瘦如材,严老鬼用着鹰隼一样的目光盯着楚天情,但是楚天情却看都没有看严老鬼一眼。

    严老鬼有点不高兴,沉声道:“现在的年轻人见到老人家也不知道问个好,简直是太没有礼貌了。”

    没想到楚天情竟然口气比他还要狂要冷,楚天情冷冷道:“你不配。”

    严老鬼气极反笑道:“好好好,那老夫就让你知道我配不配。”

    严老鬼出手了,骰钟在他的手中不停地转动着,但是至始至终都没有听到骰子的声音,众人都静得出奇,但是还是没有声音,偶尔有的也只是衣袖的声音。这下子让众人大开眼界了,怎么可能摇骰子没有声音,莫非骰钟内没有骰子

    有人将这种说法给说了出来,但是被严老鬼一口给否决了,骰钟内的确有骰子,虽然在摇的过程中没有声音,但是楚天情还是听到了骰钟在接触到桌面时候发出的轻微的声音。

    但是只是听到了一声而已,这无疑对楚天情来说也有着不小的难度。严老鬼对于自己的这一手绝技非常之满意,不过他还要加注码。

    严老鬼笑道:“这一次我们赌点刺激的,如果你赢了我额外赔你一双手,你输了你就当场砍掉双手。”

    严老鬼的这一番话说得自信无比,毫无疑问是要置楚天情于死地。一众赌徒都在等着楚天情的回应,楚天情并没有关注严老鬼的问题,他只是将所有的心思放在了骰钟上面。楚天情手提着剑,眼睛丝毫不动地看着骰钟。

    正当所有的人不耐烦之际,楚天情开口了,只见楚天情缓慢道:“三个一三点。”

    楚天情这一句话说出来就如同惊天霹雳一般在严老鬼的耳边响起,这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听出来我这无声的摇骰

    众人都在叫嚣着,开,开,开,但是严老鬼已经呆在了原地,仿佛是死了一般。立刻有人道:“你们这赌场难道想一直这样子么”

    监场无奈地看着袁剑风,袁剑风点点头。

    监场满脸是汗走到荷官的位置,右手缓慢地伸向骰钟,骰钟被揭开,竟然是三个骰子叠在了一起,但是最上面的那个是一点。监场的手都在颤抖,这么多双眼睛,想出千都出不了。监场将第一颗骰子拿了下来,第二颗也是一,此时袁剑风的身子都在颤抖,监场都快虚脱了。

    所有的人都屏气凝神,只有楚天情的表情淡然,仿佛早已经知道了结果。当监场将最后一颗骰子放下来的时候,众赌徒都发疯了,果然是一点,三个一三点,这样子的骰子竟然都能够猜对,这个人一定是赌场之神。

    有人叫嚣道:“严老鬼,这下子你输了,应该砍掉双手。”

    众人纷纷叫道,对对,砍掉双手。

    严老鬼突然一口血直接吐在赌桌上,然后倒在了桌面上,监场连忙查探,结果竟然死了。监场望了望袁剑风,袁剑锋只是狠狠地骂了一声,银子还是要赔的,不然袁家以后的赌场生意都不用开了。

    当监场将四十万两银票交到楚天情手上的时候,一双手都在颤抖着,这可是这个赌场一年的盈利啊,就这样子没有了。但是这不是关键的,关键的是让楚天情筹足了二十万,而且还多了二十万。

    袁剑风的策略已经失败了,楚天情将这些银票拿到袁府的时候,袁剑风又应该如何应付打又打不赢,而且对方又凑足了银子。与此同时,楚天情的名声也传了出去,众人开始慢慢地知道了楚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