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八十九章 江湖一夜恶名传

第二百八十九章 江湖一夜恶名传

 热门推荐:
    楚天情的恶名一夜之间传遍了江湖,江湖上都在疯传楚天情一夜灭人满门一百八十二口的残忍行径。第二天楚天情上街,明显很多人都怕他,看着一副沉默不语的样子,没想到竟然是杀人魔王。

    楚天情去面摊吃早餐,面摊老板竟然敢开口不卖,众人都在为老板担心,但是老板却完全不怕,嚷道:“他杀袁家一百八十二口,难道我就怕了他么”

    楚天情并没有理会老板的话,这一家不卖,自然有别的家卖,不可能每一家做生意的都不卖楚天情吃的,毕竟不怕楚天情的人还是很少。楚天情虽然吃到了早餐,但是整个凤凰城都在议论着袁家灭门一事,凤凰城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这样大的血案了。

    楚天情不管走在哪里,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着敌视的目光,整个城的人都畏惧或者仇视楚天情,但是楚天情的眼神一直都很冷,并没有因为这些人的眼光而心生什么愤怒。在楚天情的心中似乎没有愤怒二字,因为愤怒是一个没有用的东西,有时间去愤怒还不如化愤怒为动力,将自己愤怒给化解。

    楚天情依旧是回了楚家庄,这一天他准备最后一次进入密道,希望能够查探出来什么有用的东西,因为他感觉自己在凤凰城即将呆不下去了。更何况距离武林大会的时期也快到了,他要去洛阳参加武林大会。

    楚天情对于其他人对于自己的评价完全不屑一顾,但是其他人却不这么想。冷血杀手楚天情的名声传到众兄弟耳中,有的是震惊,有的是淡然,有的是惋惜,有的是后悔,有的是无奈,有的甚至是开心不已,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反应。但是毫无疑问,楚天情在江湖上的名声无疑是成为人人喊打。虽然人人喊打,但是能够打过楚天情的人又有几个

    唐宋绝收到唐歌飞鸽传书的时候,知道楚天情竟然有了冷血杀手的名声,心中先是吃了一惊,但是转而很平静,仿佛楚天情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都能够马上平静下来。本来这一次武林大会唐宋绝是不打算去的,但是就是因为楚天情得到了这样的名声,唐宋绝预料楚天情一定会去洛阳武林大会,所以唐宋绝也打算亲自去洛阳一趟。

    江子越听说冷血杀手楚天情的时候,第一个反应便是苦笑,他也毫不意外,十少要杀人根本不需要什么理由,江湖上的猜测都是虚的。只要十少想杀人,那么他便杀人,那么冷的一个人杀人需要理由么

    轩辕剑天得知楚天情成了冷血杀手时,首先担忧的是这会不会影响到少剑山庄将来的建立这才是他最关心的事情,其他的事情一概都不在他的关心之内。

    唐素欢刚到洛阳便听到了这样的一个消息,如同惊天霹雳一般在脑中炸想,他觉得自己不应该离开的,也许他还能够阻止十哥的行为。唐素欢很愤怒,觉得楚天情完全是滥杀无辜,他很后悔。

    唐素欢在洛阳城中到处问人轩辕剑天的消息,虽然没有问出轩辕剑天的消息,但是他看到了温夕寒。温夕寒一见到唐素欢格外地高兴,然后将唐素欢带到了轩辕世家,兄弟互相见了面。

    如今洛阳内已经聚集了六兄弟了,众人看到最小的唐素欢也来了,十分高兴,因为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见了,而唐素欢在众人之中算得上感情十分好。

    一番寒暄之后,方戚无第一个问道:“素欢,你不是跟着十少一起的么”

    唐素欢道:“我在碧落镇的时候就和十哥分开了,然后我一个人来的洛阳。”

    众人追问原因,唐素欢低着头将原因说了出来,众人才恍然大悟,同样也是一阵沉默,不知道应该如何应答。

    唐素欢一副很受委屈的样子道:“既然是兄弟,为何他事事都不让我知道,一路上还让我吃那么多苦,我只不过多问了两句而已,我有什么错。”

    方戚无答道:“你自然是有错,十少的事情本来就不是你的事情,虽然是兄弟,但是你也不能过问,你想想,十少有没有问过你的事情,管过你的事情”

    唐素欢低头道:“没有,十少从来没有问过我任何事情,也没有管过我。”

    方戚无接着道:“由此看来,这一件事显然是你错了,你去管十少的事情,显然你还不够分量去管他的事情,不管在身份上来说他是你十哥,从性格上来说,像十少那么冷的一个人你根本就不能去惹他,凤凰城袁家便是最好的例子。”

    唐素欢的叛逆心理又起来了,冷笑道:“难道我惹了他,他就要杀我么”

    方戚无只是冷冷地反问一句:“你以为他不敢杀你么”

    方戚无的话问得唐素欢一愣,如果当天自己对楚天情出手,楚天情会不会对自己出手结果唐素欢不敢想,他一点都不敢去想那个答案,因为答案太可怕。

    气氛一下子变得冰冷,温夕寒最为老大,自然要将局面缓和。

    温夕寒拍了拍唐素欢的肩膀道:“素欢,等十少来了洛阳,你好好地和他道个歉,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大家还是兄弟,师父尸骨未寒,我们就闹分裂,未免太对不起他老人家。更何况我觉得天情并没有做错什么,他是在告诉你江湖道理,让你吃苦,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不让你知道他的事情,这是行走江湖必须知道的东西。他人之事莫管,因为你没有能力管,多管闲事只会给你招惹来杀身之祸,只是你江湖阅历太浅,不懂这些而已。”

    温夕寒的话让唐素欢整个人都迷茫了,怎么在他看来不恰当的事情,在温夕寒口中显得那样的合情合理,一切都是自己的错。唐素话的确也找不到任何的理由来反驳,唯有低头不语。温夕寒的一番话同样也给了萧龙健和朱羽霄一些提示,江湖险恶。

    温夕寒叹了一口气道:“你们不懂,天情并不是第一次进入江湖,如果你们能够跟着他一定能够学到很多东西。”

    这时唐素欢开口道:“我承认是我的错,我想过了十哥确实在不知不觉中教了我许多东西,教会了我在野外生存,没有银子的时候如何用最快的方法得到盘缠。”

    温夕寒叹了一口气道:“其实,在我们当中,能够跟着十少是一种莫大的好处,你有这个优势没有利用好,恐怕十少那个性子,你以后都不可能从他身上学到什么东西了。”

    唐素欢很惭愧地低下头,温夕寒的这番话也不是随便说的,方戚无和轩辕剑天都能够明白温夕寒话中的意思。

    温夕寒继而又说了一句饶有深意的话:“十少一定是一个能够一飞冲天的人物,我们都只能够仰望他。”

    朱羽霄不解地问道:“为什么”

    方戚无替温夕寒答道:“因为十少冷血,加之他武功高强,江湖中能够是他对手的恐怕没有几个。”

    朱羽霄道:“我还是不理解,也不相信江湖中没有几个人能够是他的对手。”

    方戚无道:“一个人冷血无情,武功高强,他已经具备了一飞冲天的能力,更何况冷血无情的十少已经没有了弱点,他要飞,谁也拦不住。就算是兄弟他照样能杀,谁能够拦得住他”

    朱羽霄道:“我也没有看出来十少的武功有多么的高强,只是非常冷而已。”

    方戚无提醒道:“你别忘了黑榜排名第五的西山双鬼兄弟就被他杀了,还有第九的笑面杀人梁贤哲,这些人都不是泛泛之辈。”

    朱羽霄沉默了,他再也没有什么话可以反驳了。

    众人散去,轩辕见天和方戚无两人凑到了一起,方戚无仿佛看穿了轩辕剑天的心思道:“你是在担心天情冷血杀手的名声会影响到以后少剑山庄的建立和发展” 本书醉快更新##

    轩辕剑天点头道:“我很担心按照十少这样子发展下去,他会与整个江湖为敌,到时候我们少剑山庄难免会受到牵连。”

    方戚无道:“这个你大可放心,通过素欢的阐述,我觉得十少并不是没有理智的人,他只是非常冷血而已,但是我们好好地加以利用,让他专门负责杀手的训练,我们少剑山庄的战斗力绝对会提高不少,别忘了江湖上杀人多了去的人可是多得是,凶名又怎样君傲堂不是照样招揽了四大凶徒,如果你没有实力,名声再好也没有用,就像鼎剑阁一样,唯有实力才是真理。”

    方戚无的话说得一点都没有错,江湖上弱肉强食,谁是强者谁便是真理,这个道理不管是放在江湖上,还是放到国家上都是对的,弱者是没有说话的权力的。

    如今虽然楚天情外号叫冷血杀手,凤凰城的人都避之不及,黑道上的价格越开越高如今已经是高到了三十万两白银。但是这一切都对楚天情没有影响,他还是活得好好的,黑道上有多少名声比楚天情还要坏的人不是照样活得好好的,也不见得有人就要对他们喊打喊杀。

    一个反贼,谋朝篡位,在他成功之前,他便是一个反贼,在他成功之后他就是王,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一朝一夕之间评论一个人的对错是多么愚蠢的事情,评论一个人的对错只能是因为一个人的所作所为。不能够因为一件事情而否定一个人,同样也不能够因为一件事情而去肯定一个人。

    楚天情现在恶名昭著,谁知道他以后的名声又会有怎样的改变,也许他突然间杀了黑道第一人,变成人人景仰的大侠,是不是又该改口称楚天情为楚大侠名声并不能够说明什么本质问题,只是代表着一个人的现状,有多少人一生有许许多多的名声,有好有坏,当然除非那个人一生都是臭名昭著,那没什么可说的。

    现在的楚天情也许名声很坏,但是难保有一天楚天情名声会变好,好到让所有的人都景仰,这一切都尚未可知。评论一个人要等到尘埃落定之后才能够对他进行全面性的评价,不然任何的评价都是片面的,楚天情也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