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九十一章 一剑钟情舍生死

第二百九十一章 一剑钟情舍生死

 热门推荐:
    武林大会在即,天下群雄纷纷开始动身前往洛阳,因为再不动身,恐怕就只能赶上洛阳武林大会谢幕了。

    一直在无忧谷的狄玉楼也带着杨樱爱踏上了去洛阳的路,狄玉楼有了杨樱爱,便再也不需要什么江湖名声了,这一次他去洛阳主要是参加兄弟之间的重逢,难得十三个兄弟都能够齐集洛阳,这一次自己肯定要去的。一路上有着杨樱爱的陪伴,路上倒也十分快活。

    顾倾城回了蜀中,首先便是找到了自己的恋人凌升烟,经过很长的思考,最后还是没有打算回唐门,因为他不知道唐世松已经原谅了他,害怕唐门会对心爱之人下杀手,所以一直在小小的村子,过着平静的生活。但是洛阳之行势在必行,因为那是众兄弟约定的日子,同时顾倾城心中还有着江湖热血,有着男儿梦。加之凌升烟也很支持顾倾城,所以顾倾城也带着心爱之人来到了洛阳。

    侍良当初并没有接受温醉酒之约,提前去洛阳,正是因为侍良留了下来,才让他有了后面的一番境遇。侍良自从藏在破剑中的杨柳堆烟被发现之后,便没有再隐藏着。江南武林的人因为侍良挑战张翊君一事知道了有这么一个人,从而名声大噪,人人都知道他叫侍良,手拿一柄杨柳堆烟,人称杨柳剑客。

    因为一柄剑,侍良收到了众人的关注,同样也是因为这柄剑,给他带来了无尽的麻烦。每天都有人不断地找他挑战,侍良很不愿意被这些人纠缠,但是不管他躲到了哪里,始终都躲不了。但是幸好因为武林大会之事,许多人都赶着去参加武林大会,纠缠着侍良比试的人也少了。

    人少了但是不代表没有,今天就有这么一位剑客拿着一柄剑来找侍良比试,侍良一开始并没有在意,根本就不想搭理。但是当那个人拔剑的那一刻,侍良开始认真了,因为他知道对方拿的是一柄好剑。

    侍良盯着对方的剑道:“好剑,如玉流转。”

    对方道:“我这柄剑,剑名愠玉,上好的玉石加上精铁,经过铸剑大师精心铸造而成。”

    侍良看着对方的剑,双眼放光,有一种狂热的冲动,他想拥有这柄剑,他的脑海中只有一个词,那便是:“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拿着好剑的人不一定是个好剑客,同样一个好的剑客拿着的剑也可能不是好剑。对方不是一个好的剑客,但是却拿着一柄好剑,这把剑侍良很想要,于是侍良打算用最原始的方法,将对方打败,然后将剑抢过来。

    侍良盯着对方道:“你这把剑我要定了。”

    对方笑道:“很多人都说这把剑我要定了,但是很多人都没有这个能耐,都死在这柄剑下。”

    侍良道:“那我就让你看看我的能耐。”

    不由分说,两人便交手,侍良因为实在是太想得到这柄愠玉,于是连试探都不试探,直接就用上了真功夫,因此对方首先便吃了个亏,受了侍良一剑。

    对方笑道:“难得,竟然让我吃了一剑。”

    侍良并不搭理对方,眼中只有对方手里的剑,誓要将剑夺在手中。但是很快对方让侍良知道了自己不是一颗软柿子,对方吃了一剑竟然还能够和侍良打个平手,实在是有点不简单。

    两人打起来半斤八两,但是侍良还是占据着一定的优势,首先,对方受了一剑,伤口一直没有包扎,其次侍良的风舞柳剑非常不好防,一个不经意便被划伤。两人激战了一个时辰,仍然没有分出胜负,但是侍良觉得自己即将胜利在望,仿佛看见愠玉宝剑躺在自己的怀中。

    对方由于流了许多血,加上和侍良战斗良久,如今已经是强弩之末。但是对方竟然还是不服输,不是不肯认输,他提过暂时先停下来,改日再战,但是侍良却不答应,除非对方将宝剑给他。对方一听,勃然大怒,自然不肯,剑客将剑看得比自己的命还要重要。

    侍良也非常之恼火,非要自己将他杀了,然后将剑抢来。当然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不管用什么手段,侍良都要得到那柄愠玉,因为他第一眼看见愠玉的时候就爱上了这柄剑。如果不能够拥有这柄剑,侍良觉得自己活着都没有了任何的意义,这柄剑势在必得,天王老子来了也不怕。

    对方已经知道自己是强弩之末,如今只有一击必杀,才能够保住性命,保住自己的宝剑,因此,这是他最后一搏,也是绝地反击。对方拿着宝剑用最后的生命力绽放出生命的最后光芒,那种美,连侍良都为这一剑动容,这一剑他竟然不能避,他竟然避不了,在愠玉刺进侍良身体的那一刻,侍良觉得能够死在愠玉剑下也是一种幸福。

    那一刻、侍良闭上了眼睛,等待这愠玉将自己杀死,但是对方实在是力竭了,剑刺进侍良的身体之后,再也没有力气抽出来,便倒了下去。侍良等了很久,但是发现自己并没有死,愠玉还插在自己的身上,只是对方已死。

    侍良这一剑也伤得很重,但是毕竟没有伤到要害,如果剑再向上刺三寸,那么侍良刺死无疑。刺良起身,将伤口随便包扎了一下,不知道是出于尊敬还是惋惜,将对方埋葬之后,侍良带着愠玉宝剑上路了,他要去洛阳,他要去和兄弟汇合,他要带着愠玉在武林大会上一剑成名,他也是有着雄心壮志的。

    侍良得到了“愠玉”宝剑,雷清玄也得到了一柄宝刀“昆吾刀”。

    与其他人不一样的是,雷清玄虽然是雷天龙任命的洛阳之行的龙头,这本来是一个极为光荣的事情,但是雷清玄却推迟了,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功夫还不够,完全不足以在武林大会上有所作为,所以他在雷天龙告诉他去洛阳的时候就推辞了。

    雷清玄想用一种最快而最有效的方法来迅速提高自己的实力,唯有实力提高,自己猜有可能栽武林大会上有所作为。雷天龙很高兴雷清玄竟然有这样的一种觉悟,很赞同让雷清玄先修练一段时间。不修练一定不会有提高,但是修练就不一样了,提高的程度不同而已。

    雷清玄觉得自己的武功还是没有雷家的特色,没有那种惊雷四起的感觉,雷家的心法学起来不是一时半刻的事情。而武林大会已经到了火烧眉毛的时候,雷清玄很是着急,于是他想到一个办法,去有雷电的地方,看是不是能够悟出来一些什么。

    雷清玄将自己的想法告诉雷天龙,雷天龙觉得虽然荒唐,但是未必不可行。于是雷清玄按照雷天龙所说去了昆吾山。传说昆吾山山巅一日有四季,风雨云雾阴晴开,云龙飞逝惊天幕。  .{.

    雷清玄果真去了昆吾山,那日赶路为走近道,直奔山上而来,只见山腰尚是天晴,山顶上却乌云密布,隐隐有风雷作响。雷清玄见此奇景,心中大喜,传说必然不假,希望自己能够有所得。

    雷清玄在昆吾山上待了十余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唯一干的一件事情便是打坐,体会着山间的变化。一日有四季,雷清玄便静静地感受着这四季,如同一年轮回。一开始雷清玄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受,但是越到后来心中的感觉越是强烈。

    时光荏苒,年华易老,英雄暮年,壮心不已。恰逢当年,少年高歌。脚踩江湖,我与天齐。这边是雷清玄心中的感觉,经过这十余天的静坐,雷清玄仿佛经过了几个春秋,整个人的都变得不一样了,无论是深度还是境界都得到了提高。雷清玄的思维有着一种空前的广阔,如同这云海一样无边无际。

    刚才还是天晴日丽,但是顷刻之间阴云密布,看样子马上就要惊雷滚滚,雷清玄并没有要躲避的意思,他静静地站在昆吾之巅,迎接着即将来到的狂风暴雨,果不其然,马上就是暴雨倾盆,大雨淋湿了雷清玄的头发,淋湿了衣服,但是却淋不湿雷清玄的眼和心。

    大雨过后便是惊雷滚滚,磅礴的雷云散发着令人的气息,仿佛能够将人吞噬,雷清玄站在高山之巅,竟然心中没有任何的害怕。闪电劈下,就劈在雷清玄的脚下,雷清玄也没有任何的惧怕,依旧昂首于昆吾之巅。

    雷云翻滚,不时有闪电击下,雷清玄觉得自己的内心就如同这翻滚的雷云一样,在激烈地翻滚着。不远方的一块无比磅礴的雷云,正向自己翻滚而来,雷清玄心想这势必是最大的一块雷云,如果被劈中肯定尸骨无存。

    但是不幸的事情发生了,正的如同雷清玄所想,这道雷云正朝着雷清玄而来,一道婴儿手臂一样粗的惊雷劈下,刚好劈中雷清玄,雷清玄就这样直挺挺地倒下了。惊雷过后,昆吾山开始下雪,茫茫白雪将雷清玄给完全覆盖了,连坟墓都不需要,天地已经给雷清玄用白雪盖了一座白雪之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