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九十八章 情在心头心颤抖

第二百九十八章 情在心头心颤抖

 热门推荐:
    侍良成功过擂台后,便轮到了顾倾城,顾倾城看了看楚天情,但是好像楚天情心思并不在武林大会上,整个人并没有看场上,而是低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楚天情低头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他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变得不一样,一向平静的内心,怎么突然间跳动得不一样了楚天情扫视着人群,一眼便看见了莫北,和莫凡等人站在一起的莫北。在人群中依然那么美,依然那么夺目,整个世界都不及她。

    那一刻楚天情的心忍不住颤抖起来,但是楚天情不得不将头转过来,因为他害怕自己再下去就忍不住要上去将莫北紧紧地搂在怀里。但是当看着夏语雪和莫北在热烈地条谈时,楚天情的整个心都放佛被人狠狠地抓紧了,一瞬间仿佛连呼吸都变得极为艰难。

    唯有不去看莫北,楚天情才能够压制住内心的冲动,眼不看,心却能够看见。楚天情此刻的心完全是在颤抖,连呼吸都无法控制。楚天情想着过往,脸上的冷漠就轻而易举地被粉碎,不得不低下头,不让任何人看见。

    如果有人触碰一下楚天情便能够发现他的整个身子都在颤抖,虽然很轻微。但是众人都在将注意力放在擂台上,并没有人去注意楚天情的异常。楚天情的内心有着千百种感受,但是没有一种能够说出口,他找不到人可以说。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说自己的心中的事情,如果说这个世间还有一个人可以分享楚天情的内心,那个人便是莫北,但是很遗憾,莫北并不能够分享楚天情的内心,因为他现在是夏语雪的妻子。

    楚天情内心的情感激烈如火,如同火山一样将要爆发而出,但是却被楚天情硬生生地用冷漠给压制住了下来。那样浓烈的情感,在身体里面横冲直撞,血肉被无情地拉扯,是怎样的痛入骨髓不管有多么的痛,就算是痛不欲生,楚天情也必须将这样一份不能够见天日的情感,死死地埋藏在内心深处,用自己的冰冷将火山口给堵死,不然一发不可收拾。

    顾倾城经过一番心理斗争,最后还是上了擂台,因为该来的总会来的,害怕并没有什么作用,只有勇敢地接受。

    顾倾城的自报家门报得很慢,对手一开始很不耐烦,但是听到了后面,连冷汗都流了下来。

    顾倾城语气很低沉,语速很慢道:“在下少剑山庄八庄主顾倾城,蜀蜀中唐门十六少唐渊。”

    顾倾城说完这番话后,仿佛经历了一番生死一样,说得极为艰难。其他人不懂,凌升烟懂,台上这个男子,因为自己和家族决裂,而且家族还是蜀中名门唐门,当年唐门的杀手追杀唐渊,唐渊只有将自己安顿好,然后引开唐门的杀手,自己才能够幸免于难,不然现在自己怎么能够和他并肩站立在洛阳。

    顾倾城竟然是蜀中唐门的唐渊,而且地位好像还在唐门十七少唐家栋之上,这不得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和顾倾城比武的对手,一听对方竟然是唐门的高手,立刻在气势上就输了一半。结果出招的时候畏首畏尾,生怕突然间飞来一枚暗器,要知道唐门的暗器,温家的毒,都是冠绝天下的。

    李傲放对和轩辕剑天等人都十分注意,江子越曾说他们是兄弟十三人,如今已经出现了十二个,只剩下最后一个没有上场了。而上场的十二个人中,牵涉到的势力极为广泛,有老字号温家、浔阳江家、霹雳堂雷家、竟然还有蜀中唐门的人,这十三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这个少剑山庄简直是藏龙卧虎。

    李傲放突然对轩辕剑天问道:“轩辕庄主,令师兄弟个个武艺了得,不知道令师是何方神圣”

    轩辕剑天突然听闻李傲放问了这么一句,本来想隐瞒,但是经过一番考虑,觉得没有那个必要,李傲放不问,自己也要说的,便道:“家师风雪老人,人称晴空剑客。”

    李傲放皮笑肉不笑道:“原来竟然是晴空剑客门下,怪不得个个都非凡了得。”

    李傲放和轩辕剑天这一番谈话并不隐蔽,因此在坐的一些门派之主都是听得清清楚楚。

    唐歌对着唐宋绝道:“难怪这些年都找不到十六少,原来他竟然投到了晴空剑客门下,还和楚天情成了兄弟。”

    唐宋绝道:“你派人去处理一下十六少的事情”

    唐歌点头。

    不多时,唐蛋蛋在唐歌的安排下上场了,但是唐蛋蛋并不是来和唐渊比武的,他只是来传达唐歌要给他的消息。

    唐蛋蛋开口道:“十六少,歌总管让我来传达两句话,唐门已经不追究当年的事情了,令尊还在唐家堡等着你回去,唐家大门随时欢迎你回来。”

    唐蛋蛋说完这句话,然后便说了声弃权便下了台,虽然唐蛋蛋这个行为和规定有违,但是唐蛋蛋并没有出手,加之唐门之前上台的人,没有一个是没有通过的,少一个好一个,众人也没有在意。

    顾倾城听完唐蛋蛋的话,眼眶有点湿,对着唐歌和唐宋绝的方向,重重地行了一个唐门门礼。

    接下来,顾倾城不用剑,将沧海剑收了起来,用唐门暗器,他这是要让其他人知道,他是唐门的人,他的暗器还是唐门暗器。在顾倾城唐门暗器之下,几乎无人能够夺奇锋芒,顾倾城也顺利通过。于是,十三兄弟便只剩下楚天情没有上台了。

    楚天情还是在那站着,但是没有任何想要上台的想法,其他人都不知道楚天情在想什么。只有楚天情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在调整自己,让自己的悲伤掩藏起来,一上擂台,自己便会正面面对莫北,而莫比也会看见自己,到时候自己无所遁形,那时候的自己如果不够冰冷,不够坚强,自己要怎么才能够不那么狼狈

    楚天情没有上场,其他人还是在继续上场,少林寺这一次来的人好像颇有实力,除了之前的智绝被打败之外,都基本上顺利过了第一轮。四智之后上场的三慧、四蕴、八乐都让人大开眼界,再一次让世人了解到了少林武学的博大精深。少林虽然比不上以前,但是在江湖上也是不容小觑的存在。

    十个擂台上站的是少林的十魔,十功德大师的十个弟子,分别是富贵、恩爱、女色、刀兵、患难十人。十功德大师,个个是得道高僧,但是他们的弟子为何却叫十魔

    通达解释道:“原来,这十个弟子以前皆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但是却被十功德大师一一教化,收为弟子,所以如今才叫十魔,是为了驱除心魔。十魔经过十功德大师的教导,如今个个都变得诚心礼佛,杀戮之心已灭,所以这一次我才会带着他们来洛阳。”

    可是,情况似乎不见得那样,十魔当中的刀似乎本性不改,在交手的过程中竟然将对方一刀劈死。十魔中的刀似乎完全没有悔改之心,人群中立刻爆发出了愤怒的声音,纷纷道:“将这秃驴杀了,为之前的那位兄台报仇。”

    人群激愤,通达上前怒吼道:“刀,你现在是佛门中人,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无双刀者纪无双。”但是刀魔似乎并没有清醒之意,只是笑道:“我纪无双才不怕你们,有本事就上来和大爷一战,我要你们这群懦夫尝尝我刀法的厉害。”

    唐歌若有所思道:“原来当年为了抢夺秘籍,屠杀了无双门的无双刀者纪无双竟然被少林十功德大师收服了,难怪江湖不见他的影子。”

    不是所有的人都知道纪无双,不知者无畏,所以他们一个个冲了上去,但是怎么会是纪无双的对手,于是一个个仅仅是一个照面就被分尸了。

    死了三四个人之后,人群终于安静下来了,他们的无畏开始变得畏惧,眼前的这个人不是他们所能够对付的。  .{.

    纪无双在擂台上大笑道:“有谁能够杀我纪无双,我是天下无双。”一些知道纪无双的人都知道此刻和纪无双对上并没有什么好果子吃,都在等君傲堂做决定,是轩辕剑天出马还是李傲放出马制服这个魔头

    擂台下的莫北看了此情此景后,心生愤怒,这个纪无双怎么可以这样子草菅人命于是,莫北摇着夏语雪的手臂道:“语雪,你上去教训那个魔头,好不好,为大家出口气。”

    夏语雪知道莫北心地善良,但是纪无双展现出来的恐怖战力,不是一般人能够打得过的,夏语雪心中并没有太大的把握。但是既然是莫北的希望,那么夏语雪就算是死也要去做到,所以夏语雪回道:“好。”

    与此同时,张翊君正准备起身,可是台下已经高声道:“有人要上台对付纪无双了,有人要上台对付纪无双了。”

    正是听得这一声有人要上台对付纪无双了,夏语雪和张翊君都缓了缓,他们都想看看是谁会上台对付纪无双。

    那个人不是直接飞上擂台的,和其他的侠客相反,那个人是一步一步地走上了擂台,而且走得异常缓慢,再慢一点恐怕和乌龟没什么两样了。但是这个人的每一步都让人感觉很沉重,仿佛是去赴一场生死。

    这不的不让人怀疑,这个人看起来那么害怕的样子,为什么还要出风头也许在很多人看来,那个人是害怕,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但是当众人知道他是谁之后,所有的怀疑都消失了,因为那个人是冷血杀手楚天情。